当前位置 : 首页 > 游戏 > 在瓦罗兰的旅途

更新时间:2019-02-10 01:06:27

在瓦罗兰的旅途 连载中

在瓦罗兰的旅途

来源:落初 作者:雨下的雨下 分类:游戏 主角:雯锐 人气:

《在瓦罗兰的旅途》为雨下的雨下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余乔是锐雯从小收养的孤儿,在诺克萨斯与艾欧尼亚的战争中,他与锐雯奉命运送一批生化武器,途经交战区的納沃利省时被敌军所包围,呼唤支援后回应的却是点燃生化炸弹的飞箭。锐雯拼着震碎符文阔剑将余乔从生化烈焰中带了出,虽然余乔知道锐雯并没有死去却没办法再联系到她。侥幸活下来的余乔被瓦罗兰的守护者瑞兹看上并且交付了他收集英雄信物的任务,为了获得保护锐雯的力量余乔踏上了自己在瓦罗兰的旅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是我是我。”光头瑞兹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不好意思地说,“之前忙着在就书楼里查东西,这不,刚一找到,不就过来了吗?咦你们这……”光头瑞兹环顾了一下四周,“好像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到你们了。”

“没事没事,”达克威尔挑挑眉头,“这个审判已经审完了,处刑通知也宣读了,法师您有事可以直接说。”虽然明面上这么说,但是达克威尔还是有点不高兴的,毕竟审判还没有完全结束,连人都没走,然而即便他身为诺克萨斯的帝王,他也不敢随便得罪这个看似疯癫的光头法师。因为他是代表战争学院行走在瓦罗兰大陆上的。

战争学院,说是瓦罗兰最大的权利集中地也不为过,不管是哪个国家的国王,都需要对它保持绝对的尊敬。因为这里是绝对中立的领土,是裁决瓦罗兰各个国家的政治纠纷之地。同时也是瓦罗兰最重要的军事培育机构,这么多年来,它为各个国家培养出了无数有名的将领。

同时战争学院的理事席,也由各个国家的代表担任。同时它也是瓦罗兰最神秘的地方,因为它所拥有的知识储备是海量的,包括瓦罗兰最神秘的魔法知识。这一点光看这个光头法师就知道了,他是瓦罗兰的守护者,据他所说,他已经流浪前年了,他的任务就是寻找瓦罗兰的不稳定节点,然后再进行消除。最后,他流浪到战争学院,就连他这种活了几千年的老古董都被战争学院储存的魔法知识所吸引,心甘情愿地在战争学院停留并偶尔的时候,给那里的学生上两节魔法课。要知道,流浪法师瑞兹的课程可是节节爆满,还有什么比他那经历了上千年时光打磨的魔法更吸引人的东西了吗。

只是可惜他不会经常在那里,他更多的时候,还是行走在各种异空间里,寻找瓦罗兰不稳定的节点。战争学院是他最常用的落脚点。

同时有了战争学院给了他一个行走的身份,这样他在瓦罗兰各个国家提出要求的时候,都会很方便的得到满足。比如说现在。

“我想找皇帝陛下要一个人。”

“哦?什么人?”

“我需要他有足够的毅力,沿着整个瓦罗兰行走一圈,帮我收集各个英雄的信物。”

“法师,这么简单的任务,又何必千里迢迢地来我这里要人?”

“欸?你可不要想得太过简单了,要知道瓦罗兰北至弗雷尔卓德,南至瘟疫丛林东北有黑魔法师聚积的暗影岛,西边有强国艾欧尼亚和民风剽悍的比尔吉沃特。我战争学院一共要签约141个英雄,并且绝大多数都是性格有些缺陷,不太好相处的,想取得他们的信物,是难上加难。更何况瓦罗兰大陆上还有那么多险地,要是失足踏进里面,可谓是九死一生。唯一走遍整个瓦罗兰的,也只有探险家伊泽瑞尔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是英雄的身份,并且和不少英雄都有过摩擦,所以不太合适,最主要的是,他现在好像又陷入了一处险地里,无论用什么办法我都联系不上他,所以我需要找一个人来帮我完成这项任务。”

达克威尔摊摊手,“那为何要来我诺克萨斯寻人?”

“陛下,我经过我整整一个星期的推算,可以确定,能担负此重任的人,就在你们诺克飒飒。”

“那法师你知道他是谁吗?”

“唔……”光头瑞兹捏了捏下巴,打量了一下身旁的余乔,“我觉得这小伙子不错。”

“瑞兹!”达克威尔正色道,“我敬重的是你身后的战争学院,但是我诺克萨斯的内政,还轮不到你来干涉,余乔已经由审判厅宣判,将马上与广场上绞死,并且暴尸七日,以儆效尤。”

“这样吗?”瑞兹可惜地说,“那就没办法了……”

达克威尔得意地笑了笑,纵你是战争学院的行走又如何,我达克威尔决定的事情,从没有任何人可以干涉,“来人,把他给我拖出去……”

“等等!”光头瑞兹伸出手,“我还没说完你急什么。如果你非要处死这小子那就没办法了,你可以把这小子借我用几年,等他完成任务了我再把他带回来给你处死,怎么样?”

“你什么意思!”达克威尔猛地一拍桌子,“这是我诺克萨斯的死刑犯!”

“那又怎么样?”光头瑞兹不屑地说道,“你能拿我有什么办法?”瑞兹说着,强大的魔法气息从他身上冲天而起,他站立的位子,一圈又一圈繁复的符文在他脚底绽放。

“德莱厄斯!”达克威尔怒吼着,“德莱厄斯你还在等什么?没看见连审判厅都被入侵了吗?”

德莱厄斯厌恶地皱了皱眉头,不耐烦地抽出随身地巨斧向光头瑞兹掷去,瑞兹的周围升腾起一圈蓝色的光罩,轻而易举地就阻挡下了德莱厄斯掷出的斧头。

“那么……”光头瑞兹笑着对达克威尔招招手,“陛下,人我就先带走了,等到我用完了自然会还给你的。”然后蓝光一闪,光头瑞兹和余乔都小时不见了。

“废物!都是废物!”达克威尔气地跌倒在审判长的座椅上浑身发抖。瑞兹身上所散发出的强大力量远超在场的所有人,估计连火力全开的德莱厄斯都阻止不了他,更何况还是在审判厅那么狭窄的地方,还要顾及到在场的其他军方的高层,所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从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

“陛下。”宫廷首席法师检查了以后恭敬地对达克威尔说道“是传送魔法,而且是很高级的传送魔法,没办法追踪。”

“追踪?拿什么追踪?我们都知道那个老家伙在战争学院里,难道你还要亲自跑到战争学院里找他要人吗?”

“那余乔……总不能放任他这么下去。”

“我当然知道,看他今天的表情就想吃人一样,等他有了相应的实力,可是我诺克萨斯的一大隐患,该死的老东西,居然如此折损我的面子,他不是需要收集所有英雄的信物吗?嘿嘿嘿,我诺克萨斯再怎么不济,也是有不少英雄的。”达克威尔冷笑地说着。他十分确信,余乔如果能得到瑞兹的全力培养,将会成为一个不弱于德莱厄斯的高手。毕竟那可是连个废人都能培养成一流高手的战争学院,战争学院所掌握的恐怖实力,即便是浅浅地瞥一眼都让人觉得心惊肉跳的

“陛下,我懂了。”

“传令下去,诺克萨斯任何与战争学院签署了英雄契约的将军,都不得将自身的信物交给那个叫余乔的小子。”

“是”

“战争学院……嘿嘿……嘿嘿嘿,你们迟早要乖乖地听我的指挥。”

余乔现在还是懵的,本来他以为自己是死定了的,已经没有人可以救他了,突然来了一个奇怪的老头,说自己就是他找了好久的人,需要去承担一个重大的使命。然后便把自己强行从审判厅带到了现在这一个奇奇怪怪的阁楼里。

余乔是离光头瑞兹最近的人,所以更能感受到光头瑞兹的强大,那股突然间爆发出来的魔法波动,即便是自己最崇敬的锐雯将军都比不上,身边的这个人,应该是站在瓦罗兰最顶峰的那一撮人吧,不知道他看上了自己哪里了。

随便坐吧,不要拘束。瑞兹对余乔做了个请的收拾,自己端起了茶壶倒了两杯热茶。

“请问……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战争学院,你现在的位置,是我的居所。”

“战争学院?”余乔十分震惊地说,“诺克萨斯的首都和战争学院相距了几百里地,怎么一道蓝光一闪就到了。”

“当然,这可是我得意的魔法,曲镜折跃,可是相当高级的魔法。哦对了,还没有正式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瑞兹,虽然我的身份有很多,现在我想说,我是瓦罗兰的守护者,我已经流浪一千多年了,我始终在寻找瓦罗兰的特异节点并且修补,同时这座世界为了补偿我,也给予了我超出了世人想像的力量。”

“所以……您这么厉害,也有需要我来帮忙的事情吗?”

“是的,孩子。”瑞兹推了一把椅子到余乔的身后,示意他坐下来。“我们这个世界虽然看似稳定,但是在深处,有暗流在涌动,不久的将来,灾难将会笼罩这片大地,我们需要寻找保卫这片大地的力量。”

“这一场灾难会在哪里出现?”

“这个还是无法预料,可能是虚空,也可能是其他的地方,所以我们需要提前警惕,我们需要预警那些与我们签订契约的英雄,因为他们的力量打过强大并且性格不好控制,所以很大部分都生活在与世隔绝的地方,并且有一些会经常进入沉睡。我需要你帮助的,就是将他们从沉睡中唤醒,并且赋予你他们的信物,这些信物可以是珍贵的宝石,也可以是随身的衣角,它重要的地方,也就是它为什么能作为英雄信物的是,它附带着英雄的感情,可能是愤怒喜悦悲伤贪婪,也可能是英雄的一段记忆,他们承载着英雄的一部分力量,只要持有了英雄的信物,就能随时使用这个东西,进入峡谷战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