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俘虏天下之至尊女帝:弃心

更新时间:2018-12-05 14:43:42

俘虏天下之至尊女帝:弃心 已完结

俘虏天下之至尊女帝:弃心

来源:落初 作者:弑爱的妖 分类:言情 主角:轩姬霜 人气:

《俘虏天下之至尊女帝:弃心》作者:弑爱的妖,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轩姬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归国的贺宴变成一场夺命宴,下手的竟是她最信任的人!异世重生,她成为备受荣宠的公主,却因故嫁与他国之君。无意争宠,偏又集皇宠于一身,栽赃嫁祸,她豪不辩驳,甘入冷宫,享尽清闲。皇妃诞子,满堂朝贺,他却出现在她冷宫前,酒意熏熏。“你是朕唯一深爱的女子,待一切过后,朕许你一生一世一双人。”那一夜,芳心乍乱。为了他,为了他的天下,她笑看他喜纳新妃。殊不知,一切只是一场精心布置的棋局。她声声质问,却换来却他掌掴相加。她的交心,换来的是国破家亡,那么,她就丢闲弃心,她会让他见识到真正的她……他因天下负她,她便要这天下成为她的俘虏!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那个孩子!虽然五年未见,但是,姬霜一眼就认出来了。

凤血一,擎翼国创国至今最年轻的丞相,年仅十岁,两年前成为擎翼国的丞相,身份不明。

“这凤印我还真不稀罕,这谁要谁拿去吧,啊,对了,将军您看中了是吧,那就给您好了。”那无所谓甚至是不屑的口气,让人不明白这位新封的娘娘到底在想什么。

“娘娘果然与众不同,你问问在座诸位娘娘,哪个不想得到这个最大的权利。”凤血一喝着酒,淡淡的口气中带着的笑意让人不明他那时欣赏还是嘲讽。

“丞相这话错了,本宫这个叫不在其位不谋其职。”不管周围是怎么样的目光,姬霜脸上从头到尾都挂着笑容,而且越来越灿烂,特别是眉间的那朵猩红,娇艳似血,然后转头面向南宫轩:“皇上请收回成命吧,这凤印不是我该拿的。”

“你的意思是只有你坐上了皇后的位置,才会接下这个凤印?”环视一下众人的表情,南宫轩没有怪姬霜抗旨不尊,而是道出了令人诧异的话语。

“皇上的话是说对了,不过也说错了,因为我不一定愿意坐上这皇后的位置。”轻抚自己的发丝,那笑,晃了众人的眼睛。

“有意思,有意思。”凤血一放下酒杯,嘴角勾起一抹笑。

南宫轩一瞬不瞬的盯着姬霜,她就像一个谜,永远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她就和那个人一样,一直,他就没有懂过,曾经,他想让那个人坐上这后宫之主的位置,可是,那个人的回答就如同今日姬霜的回答,她们明明如此不同,却又如此的相似。

“为何?因为这个后位,多少人暗地里较劲,而你却如此轻易的推出门外?”当初,南宫轩没有从那个人口中知道原因,今日,他很想听听姬霜的回答。

“那是愚蠢,本宫不会那么愚蠢,而且,历代皇后都必须住在景凤殿的,本宫却独独喜欢倾菡殿。”那说话的口气带着笑意又多了真切,让这不是理由的理由,听上去却是那么回事。

“倾菡殿?皇上将倾菡殿赐给霜贵妃了?”南宫轩身旁的秋歆瑶,即使之前牵扯到自己她也未开一口,然而,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不得不开口询问。

“霜贵妃甚是喜欢,朕就赐给她了。”南宫轩看了一眼秋歆瑶,随后将目光注视到姬霜身上,缓缓的说道。

是吗?这是代表皇上放下了那个人了嘛?而她,是不是也可以开始行动了?秋歆瑶绝世的容颜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只是细细盯着远方。

秋贵妃身旁一蓝衣女子听到了南宫轩的回答之后,雪白的贝齿紧紧咬着下唇,手中的锦帕不停的搅着,那硕大的双眼因染上了这后宫的尘埃而失去了原本的灵气。

“谁同意这个女人住进倾菡殿的,她有什么资格!”秋墨寒拍桌而起,那个宫殿,那愤怒显于表面,任谁都看的出,那这身怒吼不是吼给姬霜听的,而是给南宫轩听的。

“左将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不要一直挑战朕对你的忍耐限度。”帝王终究是帝王,他不可能一直接受着别人的不敬,可能前一刻的容忍是有一定的理由,但当理由不足以盖过面子的时候,他便是掌握生杀大权的主宰者。

“皇上容禀,左将是不甚酒力,胡言乱语,请皇上不要放在心上,微臣这就带左将先行离席。”凤血一起身护着秋墨寒,然后拉起秋墨寒行了一个礼之后退下了。

“臣妾也稍觉得有些乏了,皇上和大臣们继续在此尽兴,臣妾先行告退了。”行礼,转身,不管南宫轩是否同意,姬霜都按照了自己的意愿离开了。

南宫轩仅用探究的目光注视了那背影一眼,而后同大臣们一起欢乐,并没有因为有人的不敬而影响他的心情。

除去那畅欢的地方灯火通明,御花园其余的地方都只能借助着一点点月光照亮前面的道路。

“你刚才那是做什么?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冲动的嘛!”凤血一的声音中满是责备却更多的带着关心。

“那是她的宫殿,怎么可以容其他人入住。”月光下,让人看不清秋墨寒的表情,只能从他的话语中听出那满满的悲伤。

“那座宫殿的人已经不在了,那宫殿留不留对你又有什么意义?你不能,也不曾踏进一步。”墨寒对于倾菡殿太过于执着,这样会坏事的。

“我……”凤血一说的对,他不能也不曾踏进一步,因为,他怕自己忍不住,会取了那个人的Xing命,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熏儿。”一声娇媚的叫唤让前行的两个身影颤动了一下,而后又若无其事,假装什么也没有听到继续前行。

“淳于熏。”看到前行的人没有任何表示,姬霜又换了一个称呼。

一阵风吹过,一个矮小的身影已经来到了姬霜的面前,一双手紧紧的掐上了姬霜的脖子:“你到底是谁!”

“主子。”随行姬霜的四个侍卫看到自己的主子深陷危险,都准备上前行动,却被自己的主子喝下了“你们都退下。”那是命令,要绝对的执行,但是,他们谁也没有放松戒备,只要凤血一有进一步的动作,他们就会出手。

“凤丞相这手不应该掐在我的脖子上,而是那边龙椅上的人的脖子上才对。”姬霜笑着,好像此刻被凤血一掐着的不是她自己一样,她只是一位看客。

“说,你是谁!”脸上满是狠戾,在也没有了面对众人的儒雅,手上的力道再次加重了一番,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这些!

“本宫很高兴凤丞相有如此的成长,这个丞相真是当之无愧,不过,不要把利爪伸向不该伸的人,本宫同你是友非敌,有些事情,本宫可以帮你,当然,当我要用到丞相的时候,希望丞相也可以帮我。”即使命被掐在别人的手中,但是,她却如同那个主动者,而他凤血一却像是个被动的人一样,慢慢的松开手,她话中还有话,她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居然能面对死亡而名不改色的他谈话。

“左将当年没有实力,也没有势力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如今你有实力,可是,势力还不够,右将老了,该退位了。”这一席话,姬霜说的笑容满面,却又如此的分析利害。不管他们两人有多少的疑问,姬霜踏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像是没有出现过一样。

只是留下的两个人心中有了一致的想法,这个女人知道太多,留不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