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君妻

更新时间:2019-12-09 16:25:22

君妻 已完结

君妻

来源:落初 作者:西木子 分类:言情 主角:小姐虢 人气:

《君妻》由网络作家西木子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小姐虢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她是京城第一美人,更是当之无愧的名门贵女。祖父是孔子嫡亲后裔、天子亲封的衍圣公,父亲是当代大儒,母亲为她留下十里红妆。显赫的出身,庞大的财富,惊人的美貌,怎么看都应该荣华一生,可她最终却落得英年早逝,一代绝色佳人枉死荒野。  重活一世,她回到命运转折的那一年,选择了与前世决然不同的另一条路,下嫁给“英雄救美”中那位英雄。本以为对方是泥巴腿中的异类,勉强算得上端正君子,不想却是一匹山中恶狼,行走悬崖峭壁。罢了,既然摆脱不了恶狼痴缠,又有泼天富贵许之,且与他走一朝便是,反正坠崖也有垫背的!  一句话:重生白富美与草根皇帝的悠哉爱情!  *****  更新时间:  ①每日一更,晚上11:00—凌晨1:00。②晚上未更,必定次日早上8:00补上。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至亲的双重背叛,好似人在三伏天的日头底下被浇了一个透心凉,不可思议、震惊、难以置信……种种心火翻涌,孔颜说不清自己是愤恨还是悲哀,只是逐渐冷静下来。

闺阁之时,孔欣虽偶有与她较量之意,但总体而言却是相处和谐。

毕竟都是礼教之家精心娇养的名门嫡女,可谓早承家训,少习女仪,此种陷害根本不可能存在孔氏闺阁中,要知她姐妹二人同气连枝荣辱与共。而姐妹罅隙,最多不过两年前,孔欣痴缠自己见一面好炫耀她今日的富贵荣华,以解当年各为原配、继室之女的闺阁意气。

至于Ru母冯嬷嬷更是不该背叛自己,冯嬷嬷是母亲千挑万选留给她的人,自她出生便伺候左右,而冯嬷嬷少年丧夫,中年失孤,一颗心几乎全扑在自己的身上,她确信冯嬷嬷不会背叛。

思量之间,孔颜停止挣扎,沉默下来。

蒋墨之见状心里一喜,只道孔颜已被说动。

再说,原本也该如此。

这孔颜不说本与自己有定亲之缘,就说她如今虽貌似花信年华,实则已是徐娘半老之年,再看她辟居庵堂整整十二年,却依旧一副贵女装扮,分明是眷恋人世繁华。

他钦慕她,她又念世,若能成就好事岂不是两相宜?

再则她若能心甘情愿跟着自己,孔家也难以干预,只是需委屈她不得名分。可自己冲着孔家的份上,待她必是半分不比孔欣差,将来若是她还能生育子嗣,后半生也有依靠不是?就算是已过孕期,自己拨个庶子交予她抚养,不但减了她后半生的清苦,也让自己的庶出子嗣多了出息。不管如何思量,孔颜跟了自己,对彼此都是百利而无一害!

一番计较下来,蒋墨之越发成竹在胸,压下对又香又软的如玉佳人贪恋,他深吸口气,放开孔颜。

“颜儿,刚才是我孟浪了。”蒋墨之虽有几分时下文人的放浪之气,但到底多年教养风度还在那,眼前佳人又不是一般女子,他见情况一得控制,理智回笼之余便待之以礼,退后一步拉开距离,然后继续动之以情道:“颜儿,这两年多来无论你如何不作回应,我仍然每月一封书信奉上,对你之心可鉴。今日鲁莽冒犯,也实是无奈之举。”

孔颜不想刚才震惊中愣住了一下,倒让蒋墨之规矩上来,犹自愤怒之余不由松了口气,明白蒋墨之到底还是忌讳孔家,且经过刚才一番拉扯,她是明白这男人起了欲念竟能失了理智,难怪有言色令智昏,果然如此!

一时孔颜对男人这副劣Xing根子直感恶心,尤其对蒋墨之这种人前人后两面的伪君子打从心底厌恶。不过,虽然认定了男人是这般地无耻恶心,但到底对蒋墨之方才的强势心有余悸,这待蒋墨之一放开她,便连忙退后数步,直到腰间抵上临崖的茅亭围栏方才停下。

孔颜这番心里却也不算错,见孔颜一副避之不及的样子,蒋墨之本是不悦,但待见孔颜身上的丝帛Chun裳,被崖口的风吹得贴在身上,露出若隐若现的丰腴身子,心口就是一热,刚生出的那点不悦也烟消云散,声音温润道:“方才是我唐突,不过颜儿且放心,只要你儿不再拒我于千里之外,我定不会再做出冒犯之举。”

孔颜拂开吹上面颊的长帔,懒得理蒋墨之这番巧伶之言,直接冷声问道:“孔欣和冯嬷嬷是怎么回事?”

美人理当有些脾气,何况还是天下文人为之倾慕的孔家小姐?蒋墨之也不恼孔颜的冷声冷气,目光贪恋的在孔颜身上不着痕迹的一转,落在雪白如玉的脸孔上,道:“你也别恼她们,其实,她们也是念着你。”

实在看不上那张惺惺作态的脸,孔颜瞥了一眼坡下的青瓦大宅,估摸着可是听到她方才的呼声。又一想今日上香人多,还有冯嬷嬷的私下安排,只怕宅中仆从多数被派到茅坪庵附近,以防有香客闯入她的私宅领域。

这一思量,不由暗恼自己作甚派了多人去茅坪庵守着,倒成了外强中干让这蒋墨之钻了空子!

看来现在只能靠她自己了。

孔颜压下心头对蒋墨之的厌恶,作势对他们三人串通谋和自己仍存不虞,冷冷哼了一声撇过头去,目光睃向茅亭唯一通向外面的石阶,估摸着自己避开蒋墨之一口气跑过去的胜算。

蒋墨之不知孔颜打算,只以为孔颜千金小姐的脾气大,这厢便想劝了孔颜消了火气,他也才好亲近佳人。于是好言劝道:“冯嬷嬷确实一心向着你,她怜你大好年华蹉跎在山野中,又觉得你后半生若一直在这委实清苦,所以待我立下誓言,纵然不能给你名分,也将护住你后半生无忧,并将给你添一子嗣承欢膝下。”说着欣慰一笑,似高兴孔颜有这样一位忠心仆,后又补充道:“就是今日见你之前,冯嬷嬷都还在犹豫,若不是我应了之后将在岳父面前承诺誓言,只怕今日还是不得见你。”

此情此境之下,孔颜哪有心思探寻冯嬷嬷何故如此,这会儿乍然一听,却是说不出什么滋味。

当年她婚事被悔,又无法再嫁他人,冯嬷嬷暗地里为此不知流了多少泪,当着她的面却是强打精神宽慰。两年前看见孔欣的夫婿温柔体贴不说,更有一对可爱儿女绕膝添乐,本已认了她将独身一辈子的冯嬷嬷,便常常希冀她若能有一子半女就好。也许是女子到了一定年纪便添了为母情怀,又加之她从小失母,当看见茅坪庵有妇人带着儿女时,竟是觉得有个孩子也是不错,就随口回了冯嬷嬷一句,不想造就今日后果!

理清前因后果,孔颜也不知该怪冯嬷嬷,还是该怨她自己,又仰或是怨时下对女子的不公,即使出身如她,也需靠男子存活于世。然,此时不是感叹追责的时候,孔颜也不欲深想下去,当下只想摆脱蒋墨之的纠缠。

孔颜敛下心神,似不经意的微微侧身,只待时机一到立马跑开。

蒋墨之一直暗暗留意孔颜神色,见自己说完孔颜神色一怔,随后又有一丝的恍惚与释然,只当孔颜被自己那番看似为冯嬷嬷辩解,实则却是向孔颜许之以利的话打动,不由心头暗道:女子再清高孤傲如何,到头来终归需要依附男子,需要一子半女傍身才可。

不料正得意间,却见孔颜身子微侧,向着茅亭的出口方向!

蒋墨之少中状元,可谓思维敏捷,一见便知其意,当下脸上一黑,一再甩脸如何不怒!?

孔颜也是机警,她一面瞅着出口,一面也暗暗留心蒋墨之,几乎同一时间发现蒋墨之变脸,心里暗叫一声不好,又心悸蒋墨之刚才的无耻行径,不待转圜之间,只一见蒋墨之异状,就忙不迭提起迤地长裙直奔出口。

蒋墨之大怒,逼急直扑上前。

刺啦——

一声裂帛之声骤然响起,纠缠的两人双双一怔!

****

ps:亲们,求收藏,求推荐票,OO!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