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出马仙:我当大仙的那几年

更新时间:2019-12-08 16:13:25

出马仙:我当大仙的那几年 已完结

出马仙:我当大仙的那几年

来源:袋鼠书城 作者:东北神汉 分类:言情 主角:老李老太太 人气:

经典小说《出马仙:我当大仙的那几年》由东北神汉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老李老太太,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南茅北马,自古以来以山海关为界,南方属茅山道术,北方则是出马仙马家,出马仙继承了上古萨满教的传承,信奉,胡,黄,长,蟒,这类野仙,胡三太爷,黄三太奶,常小跑,黄小花,蟒天龙,这些东北仙堂的名字,或许只是存在于传说当中。具有东北灵根的王莫枫,一个困扰几代人的诅咒,不想成为出马弟子可却偏偏与马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命运会如何,成为出马弟子后又会有着怎么的命运。一本《天荒道典》,一段曲折的身世,白驰所谓的南茅弟子,又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八章 神奇的板砖

人生有太多的巧合,或许那些巧合都不真实,那个曾经是一脸白痴相的白驰,谁能想到如今却能威风的站在我的面前瞬间变成一个驱魔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白驰站在对面此刻显得非常的伟岸,那造型就像救世主一样。白驰看了看我然后对我摆出一个胜利者的姿势。我立刻无语了这他妈的也太恶搞了吧。白驰啊!看来你还真是个白痴,刚才的那个光辉形象在我心中立刻荡然无存。

此时白驰对我说道:哥们你先歇会把这个小崽子交给我了。

我翻身站了起来,只见那小崽子被拍了一砖头后似乎留下了什么阴影,看那砖头有点害怕。其实我也是百密一疏以前每次战斗时都是砖头不离身,这次以为有了符咒,等级能上升一个层次,没想到这婴煞居然不怕符咒怕砖头。

婴煞恶狠狠的看着白驰,似乎在怪他坏了自己的好事,要知道我是天生邪骨,东北仙脉灵根所汇。要是刚才让那小崽子得了手吸尽我的阳气那他还不得成精啊,估计到时候连胡三太爷来了都没用。

白驰也不再废话,对着那婴煞喊道:小鬼,你的投降的干活,要不死啦拉的!

妈的我顿时无语了,要知道这婴煞是中国人,也不是日本鬼子你跟他说这些干啥,还不如过去把他解决了呢费什么话啊。

那婴煞凶相毕露张牙舞爪的向白驰扑了过去。白驰冷笑一声从背后拽出一支箭来,对着那小东西就是一箭。那婴煞也不是寻常的妖物怎能如此就范,身子一扭躲了过去,随后吐了一口黑烟。

我知道这烟乃是阴煞之气,对白驰喊道:小心那烟有毒。

再看白驰果然不简单,见那黑烟奔自己而来也不慌,从兜里掏出一张符贴在额前喊道,急急如律令。然后又拽出一支箭对着那小崽子又是一箭。

那婴煞以为自己的阴煞之气管用所以有些大意,但没想到白驰的符咒居然能够克制住他的阴煞之气,那支箭带着青光奔着婴煞的额头便来,此时婴煞在想躲已然来不及了,一箭正中脑门,婴煞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白驰乐呵呵的走了过去,边走边说,这婴煞也不过如此,书上写的婴煞多厉害,今天一见也很一般。

其实我也以为婴煞就这么的被结果了,其实我们都错了。别忘了那婴煞属于双生并蒂,有两面脸刚才白驰射中的是那笑脸,而那个怒脸的此刻转来过来,我想提醒但已经晚了。

白驰离那婴煞也就五步的距离被那婴煞反扑过去按倒在地,我见此赶忙与常小跑,黄小花跑过去要解救白驰。这时白驰脚下一使劲,一脚将那婴煞踹了出去,要知道婴煞的力气有多大,连我想反抗都困难,没想到被白驰一脚给踹了出去,这白驰也够变态的。

白驰站了起来,似乎胳膊被那小东西咬了一下。怒了,白驰彻底被激怒了,只见白驰左手结印嘴中念道:九天玄音,急召众神。齐会景霄,驱雷奔云。金钺前驱,雷鼓发奔。太一行刑,役使雷兵。来应符命,扫荡邪精。然后把手一招天空中一声雷响。

这时常小跑与黄小花被吓得一哆嗦说道:这是天雷咒。

要知道成精的东西都怕雷,虽然常小跑与黄小花都是野仙,但毕竟两人本体是动物,一个是蛇,一个是黄鼬。见到天雷如何不怕。

再看那婴煞面对天雷之威仍然不惧,奔着我和白驰便扑了过来。

白驰又是一招手那天雷结结实实的打在那婴煞的怒脸上。一阵烟雾过后,在看那婴煞已经被轰的面目全非,笑脸的这边额头上插了一支箭,而那怒脸那边则被天雷轰的面目全非。

白驰恶狠狠的看着婴煞说道:看你这回死不死,妈的居然敢暗算我。

我看着白驰抱着胳膊龇牙咧嘴的样子就是好笑,对黄小花说道:你过去给他看看吧,要知道黄小花的医术还是不错的。

黄小花带着一脸的恐惧看了我一眼说道:小枫啊!你那个朋友太厉害了,我不敢过去,要是他在发动天雷我的小命都不保啊。

我对黄小花说道:没事都是自己人,不用怕。然后又对白驰说道:哥们你的伤让我这个手下看看吧,她对这个可是内行啊。

白驰看了我一眼没有说什么,而黄小花则像老鼠见了猫似的走到白驰面前给白驰检查伤口。

我这时走到婴煞的面前,没想到这婴煞被天雷轰过后居然还没死,别说这小崽子还真抗揍啊。此时的婴煞已经被破了鬼门和一个废人差不多,想让他在兴风作浪已经是不可能了,我看着婴煞,那小崽子也正看着我,那怒脸的如今被轰没了只剩下这个头上插箭的笑脸了。如今那笑脸也是一脸委屈的看着我,此刻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要知道这婴煞一张嘴就毁了我好几个清风,这个仇不能不报,但想了想这婴煞也算可怜,从生下来没过过一天好日子不说,而且夭折后还被别人当做标本,也真够悲哀的。正所谓道心无处不慈悲,我叹了口气,手中拿出一张灭字符贴在他的额头,然后转过身喊道:灭!

带着一声不甘那小东西彻底形神俱灭了,这场仗看来又是我们赢了。

我松了口气走到白驰面前这时黄小花已经给白驰看过了还好都是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简单的包扎下后,我看着白驰。

白驰对我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你请我喝酒怎么样,要知道刚才是我救了你啊。

就这样白驰成功的敲诈了我一顿,我把黄小花与常小跑打发走后跟着白驰跳过围墙来到外面的小馆子,点了几个菜后,倒上杯啤酒,白驰说道:你是北马传人吧!我是南派的。

我大吃一惊没想到坐在我对面的白驰居然是南茅道术的传人,白驰这时对我讲,原来白驰家属于是世代吃阴间饭的,父母祖辈都是。

家里祖传一本《天荒道典》虽然不知是那个朝代传下来的,但这本《天荒道典》却是道家修炼的无上真法。父母在小时候由于追查一件关于湘西赶尸人的事情来到这里却一去不复返,自己是被老家的二叔拉扯大的,当然陪着自己的还有那本《天荒道典》。

白驰简单的把自己的身世说了,然后又对我说道:其实那婴煞的事情,他下午就知道了,准备晚上过来看看究竟,但没想到能看见我,虽然第一次见面就知道我的骨骼与一般人不一样,但没想到你居然是北马的传人。

我笑了笑,把我如何出马的事情简单的跟他说了。但却隐掉了,我是天生邪骨的秘密。这时我突然想起一事便问白驰,为啥那小崽子会怕你的板砖。

白驰笑了笑说道:其实那不是一块普通的板砖,而是道家的一件法器,原来最早练习画符的时候都是在砖头上练习,每天对着砖头画符,然后在用阴阳水浸泡后,七七四十九天后便可变成一件镇煞的法器。

哦原来这砖头还是件法器,怪不得那小崽子看到那砖头就害怕。

白驰几杯酒下肚后看着我对我说,小枫啊!咱俩怎么也算是并肩作战过,而且咱俩合起来就是南茅北马,我有个提议不知道你能否同意啊。

我猜不透白驰要干什么,但我知道这小子肯定没有什么好主要。那你说说看是什么事情。

白驰笑着对我说,小枫啊如今像咱俩这样的吃阴间饭的已经太少了,几乎可以说是快绝迹了,我看为了保护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也为了以后方便捉妖,而且咱俩还这么投脾气,我看咱俩成立个闪灵二人组如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