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先婚后爱之独宠世子妃

更新时间:2019-03-25 22:52:54

先婚后爱之独宠世子妃 连载中

先婚后爱之独宠世子妃

来源:落初 作者:安福宁 分类:言情 主角:叶冬阳叶 人气:

《先婚后爱之独宠世子妃》是安福宁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先婚后爱之独宠世子妃》精彩章节节选:十八岁在21世纪是早恋的年纪,在古代却已经是大龄剩女了。  叶冬阳只是个小老百姓却忽然有一天被皇上赐婚给了安阳王府的世子爷。  原以为这是场彼此将就的婚姻,却不想双方都动了真心。  “祖母想抱重孙!”  “王府需要小世子!”  “……”明明说好各过各的,他却总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爬上她的床。  叶冬阳无奈,他不守承诺在先那她也没必要恪守约定了。  什么公主、乔家小姐、尚书府小姐……有她在一日任何人都别想觊觎她的夫君!  公主声泪俱下地说:“我喜欢言哥哥,哪怕做妾我也愿意!”  叶冬阳脸色硬如铁,摇头,语气坚决道:“我不愿意,有我在一日,世子爷的后院只能有我一人!”  公主哭得昏天黑地跑去告御状,皇上一边听着公主控诉叶冬阳的种种不是,一边提笔写了道圣旨让人送去了安阳王府。  圣旨云:“安阳王府世子妃叶冬阳端庄贤淑,蕙质兰心,世子当一心一意待之!”  世子爷看着圣旨失笑不已,看到叶冬阳进来,忙收敛了一脸的笑意,语气悲伤地叹息:“圣旨压身,看来这辈子是没机会三妻四妾了!”  叶冬阳笑笑道:“你若想,我去请皇上收回成命?”  世子爷忙道:“别,圣旨岂能朝令夕改,皇上政务繁忙,咱们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长青接着道:“这都是拖你的福,要不是你咱们家也不会有如今的好日子。”所以给妹妹花再多钱他都是愿意的,他自己苦点累点,吃穿差点都没有关系。

叶冬阳脸色微红的道:“大哥你别这么说,咱们是一家人,我只不过出了些点子,忙的可都是你和爹娘。”

是她提出开“面点王”的,经营模式也是她仿的现代的餐馆,至于吃的也是现代的一些路边摊。那个时候爹和大哥在大户人家做工,娘在街上摆摊卖桂花糕,整天累死累活早出晚归都挣不了几个钱。她尝试着做了些灌蛋饼、手抓饼和鸡肉卷之类的放在摊子上卖,卖的可比桂花糕火多了。她便提议父母盘个店铺,开个小餐馆。

起初父母是拒绝的,开餐馆是需要本钱的他们没有,是大哥极力主张开,父母才咬咬牙点头同意的。他们三人出去借钱找铺子,低三下四的求人,才最终将餐馆开起来。

从头到尾她真的就只是出了些点子,铺子都没去过几次,娘以女儿家不宜抛头露面为由再忙都不会让她去帮忙。有的时候生气说着让她去帮忙,可真正到了那儿也不会真的让她做事。

叶长青道:“这才是了不起的地方,能动能跳的人多的是,可是聪明人却不多。”

叶冬阳被这话逗乐了,她其实不聪明,只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比古代人见识多一些而已。

不远处另一艘明显比其他画舫繁华精美许多的画舫上都是一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小姐们在底层弹琴吟诗,公子们在顶层喝酒吹风。

一红衣男子从岸上施展轻功涉水而来,身轻如燕红衣似火,引得百姓们纷纷惊呼,只见他稳稳的落在湖中最精美的那艘画舫的顶层之上,在一众锦衣华服的公子中格外瞩目。

“好厉害的轻功!”叶冬阳也不禁惊叹出声,以前她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轻功这回事,可到了这里后已经见识过许多次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厉害的,那画舫距离岸边可是有足足三四十米的距离,他竟然只借助湖水便上了画舫。

叶长青也点头叹服道:“好俊的功夫,我曾无意中听人说过永恩侯府的三公子喜着一身红衣,不学无术,但是轻功却是极好的,难不成他就是?”

叶冬阳不知道什么永恩侯什么三公子,但是这人倒是和大哥听说的那人挺符合的,虽然距离远,不能完全看清他的样貌,但是那一身红衣在灯光的照耀下倒是格外的显眼。那艘画舫又比其他画舫看着华丽许多,时不时传出高雅的琴声,想来上面的人身份都不简单,这人八九不离十就是那什么永恩侯府三公子了。

不远处的碧月楼上,一雍容华贵的妇人临窗而立,对旁边姿容清贵的男子笑问道:“云睿这水上功夫比起你来如何?”

男子轻轻一笑道:“幼时比试过多次,儿臣都输了,只因为每次比试前他总说若是他输了他爹又会训得他一无是处,儿臣不忍他被骂便总是输给他。”

妇人失笑道:“那你有把握用尽全力能赢过他?”

男子道:“没把握,他学什么都不上心,唯独在这轻功上是下了功夫的,侯爷总拿棍子追着他跑,他比儿臣练的多,儿臣很少有机会施展。”

妇人笑的肚子都有些疼了,“你以为你比他又好上多少,多少次你父王气得要对你动家法要不是我拦着,你施展轻功的机会不会比云睿少!”

“儿子在此谢过母妃!”

“你若真心谢我,就听母妃的话早日成亲生子别让母妃为此忧心。”

最近不管和母妃说什么最后总能绕到他的亲事上来,刑顾言俊朗的眉头微不可察的蹙了蹙,扶着安阳王妃在桌前坐下,道:“母妃也知道大理寺事情多,我无暇分身。”

安阳王妃秀眉一竖道:“你少拿公务糊弄我,我就不信那些事情能难得住你?再说,整个大理寺又不是只有你一人,上面有白尚云,下面有一群手下,不是什么事都得你亲力亲为的!”

刑顾言无奈的笑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说,刚打算在她身边落座忽然听到湖上传来一阵异常的喧闹声,母子两相视一眼都重新走到窗口前往下看去。

“似乎有人落水了?”安阳王妃仔细分辨了下面的声音捂着胸口说道。

接着就看到扑通扑通画舫上接连跳下几道身影证实了她的猜测。

湖中央叶冬阳拼命的挣扎着,水不停地往她的嘴巴和耳朵里灌,她好难受,想大声呼救却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上辈子车祸临死前的一幕浮上脑海,车祸的恐惧和此刻溺水的恐惧交织在一起,浓浓的绝望感席卷了她。上辈子活到16岁这辈子也才18岁,难道她注定是一个短命鬼吗?

身子一点点往下沉,就像有一股力量在下面吸着她一样,她渐渐放弃了挣扎,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忽然一只有力的胳膊圈住了她的腰身将她带出了水面,她睁不开眼睛,但是心里却能分辨得出自己这是获救了,有人救了自己!

刑顾言带着她上了漂泊在湖心的一只小船上来不及休息就立马按压她的胸口,没几下叶冬阳就吐水悠悠醒转过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却不甚清晰的脸,他问:“你怎么样?”

叶冬阳微微晃了下神,挣扎着坐了起来,回道:“我没事,谢谢你救了我。”

小船距离岸边已经很远了,远处的画舫像是一个个小小的漂浮在水面的花灯,灯光照不到他们这儿,黑漆漆的,叶冬阳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刑顾言松了口气,姿态随意的在她对面坐下,微微喘着粗气,摇摇头,嗓音清淡的道:“举手之劳。”

叶冬阳语气认真道:“对我而言却是救命之恩,你若是迟一点我可能就已经没命了。”

刑顾言挑眉,“所以?”

叶冬阳捂着被他压疼了的胸口开口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救命之恩自然不能一句谢谢就完了,我叫叶冬阳,家住城西落虹街116号,你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