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少宗主成长手册

更新时间:2020-02-15 02:54:48

少宗主成长手册 连载中

少宗主成长手册

来源:落初 作者:一叶清水 分类:言情 主角:封印武道 人气:

主角叫封印武道的小说是《少宗主成长手册》,它的作者是一叶清水最新写的一本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三千年前,仙道被禁,武道崛起。  世间传说,若干年后,会出现一名天命之子,天命之子承袭天命后,仙道将再次兴起。  三千年后,甯清瑶从闺阁千金成为青冥宗少宗主,她一直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  很久以后,她才知道,自己只是天命之子候选人之一。皓月大陆共有十名天命之子候选人,成为天命之子的条件是:活到最后一个。片段节选:  她凑到他耳边,吐气如兰:“我会杀了你的。”  他微微一笑,眼神温柔:“我很期待,能死在你手上,是我的无上荣幸。”备注:请不要被文案吓到,女主很美很撩,男主超级腹黑超级深情,结局HE。会有这个故事,是因为我喜欢婠婠和顾小桑那种性格的女孩子,所以女主长大后的性格和她们比较相似,欢迎阅读,不会令你失望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齐全神情冷厉,须发皆张,握紧大铁锤柄部的双手更是连青筋都露了出来,仿佛要择人而噬,形状凶恶之极。

他心中实则极为不安。

江湖自古有言,遇上老人,女人和小孩行走江湖时要格外小心谨慎,若非身怀绝技,这种生来弱势之人又岂敢独自一人行走江湖。而这个红衣女子遇上这么多贼匪居然还如此目中无人,可见绝不简单。

“齐全退下!休得惊扰贵客”左文山上前几步,斥退齐全。

左文山面上镇定,心中却是同样忐忑,在这红衣女子踏进府门前,以他宗师境初期的武功,竟然未发现任何端倪,这实在是难以想象。

就是宗师境后期的飞虎寨大寨主廖应龙,靠近他身周十丈之内,他依然会心生感应。而不是像现在这般,纵然是亲眼看到红衣女子,在他的气机感应之下,红衣女子所在处依然是自然无比,与它处无异,就仿佛红衣女子完全不存在似的。若非依然能感应到那个小女孩的气息,他简直要以为自己在对着空气说话。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人?”左文山心中骇然。若非知道绝无可能,他简直以为自己是撞鬼了。

短短瞬间,左文山心中已是万般念头闪过,灵光倏现,如果说这世上有一个女人能做到这种程度,那一定是天榜排名第二的那位武圣境绝世高手,两大武林圣地之一青冥宗的执掌者,青冥宗宗主祁轩秀。

一股寒气从脚底直窜到肺腑,左文山心中惊骇,面上却依然周到有礼,口中话语更是极为客气:“请问贵客此来有何要事,可有需要左某效劳之处?”

以祁轩秀的武功之高,自然早感应到甯府内除了诸匪外无一活口。

她心中杀机凛然,面上却是神色不变。

轻抬螓首,祁轩秀眼波流转地环视诸匪一眼,仿佛才看到他们一般,漫不经心的道:“倒是真有需要左寨主帮忙之处,只是不知左寨主愿不愿意了。”

左文山心中长舒一口气,只要能说得上话,就有转圈的余地,忙恭声道:“还请姑娘示下,姑娘的事情自然是头等大事,左谋必定全力以赴。”

祁轩秀眼神微转,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左文山,“你倒是识趣,不愧是以周全著称的飞虎寨二寨主。若是只靠着廖应龙,只怕飞虎寨早已举世皆敌了。”

左文山头微低,声音更加恭敬了。

“区区薄名,不足挂齿,能入姑娘之耳,实乃左谋三生有幸。”

祁轩秀轻笑一声:“既然如此,本座就不客气了,须借左寨主项上人头一用。”

话音方落,祁轩秀食指和中指并拢,以指作剑,一道剑气激射而出,正中左文山胸部要害。

“你……你……”

左文山手抚胸口踉跄跌退,不可置信的看着祁轩秀,张口欲言,似要询问祁轩秀为何下此毒手,奈何祁轩秀的剑气太过凌厉霸道,不等问出口已然倒地身亡。

眼见宗师境高手左文山连神秘红衣女子的一招都挡不住就已身亡,其余诸匪惊骇欲绝,大喊一声,鸟兽般四散开来各自逃命。

“逃得掉吗?”祁轩秀轻笑自语。

说话的同时,祁轩秀身体不动,依然挡在门口,看都不看逃跑的诸匪一眼。她的左臂依然抱着甯清瑶,右手中则飞快的出现了数把银针,随着真气运转,那些银针化作一道道银色流光疾飞而去,速度快至极点,仿佛长了眼睛一般追上四处奔逃的众匪。

“噗噗噗……”

四面八方瞬时传来贼匪中针倒地的声音。

这报应当真是来的极快,前不久诸匪还依仗武功在甯府肆意逞威风,转眼间却纷纷在甯府中针身亡,竟无一人逃出命去。

不过一炷香功夫,甯府又恢复了平静,只余下甯府原住人口和诸匪的尸体散地到处都是。初夏的微风徐徐吹来,送来浓郁的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祁轩秀眉头微蹙,看了一眼脸色木然的甯清瑶,气机沟通天地,挡下了这股难闻的血腥味。

“宓儿,难过就哭出来吧。姐姐已经把那些恶人都送到黄泉下向你的家人忏悔,想来他们仇恨已了,定然会安心转世的。”祁轩秀柔声说道。

民间自古以来皆有传说,人死之后会魂归地府,喝过孟婆汤以后方能转世。但是一些怨气极大的鬼魂却是无法安心投胎,只有报仇雪恨后才能获得新生。

甯清瑶如梦初醒,想到慈爱的爹娘,慈祥的祖父祖母和待她极好的诸位堂兄,心脏又泛起一阵熟悉的抽痛,顿时哇的一声大哭出来,眼泪仿佛断线的珍珠般不住落下,如何都止不住。

原来还未到甯府,祁轩秀气机牵引下,已经探知甯府除了贼人外无一活口。甯清瑶当时就蒙了,心脏一阵阵抽痛,已然感知不到外界的一切,直到此时方醒过神来。

不多时,几个身着青色劲装的男女来到甯府,在祁轩秀的示意下,他们开始清理甯府诸人的尸身。

在祁轩秀和甯清瑶外祖父家的帮衬下,甯清瑶度过了艰难的头七。

送葬之后,祁轩秀和甯清瑶在小起居室中相对而坐。

祁轩秀沉声说道:“宓儿,姐姐即将离开,你今后有何打算?是愿意留在你外祖父家还是愿意随姐姐回青冥宗?如你愿意去青冥宗姐姐定会亲自教导你武功。”

在这短短七天时间,甯清瑶清减了不少,连脸颊上的婴儿肥都消了下去,唯有目光愈发清澈。

她想了很多,想到永久离去的家人,想到大难之前欢声笑语岁月静好的甯府,想到甯府的繁华犹如烟花般眨眼即逝,想到穷凶极恶的飞虎寨恶匪。厄运随时都有可能降临,而她不想再把命运交诸于人手,更不想当厄运降临时,自己只能像七天前一般无能为力,任由命运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一一夺走。

她要亲手掌握自己的人生。

甯清瑶的目光逐渐坚定下来:“宓儿愿意随美人姐姐去青冥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