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妻不可攀,权少宠妻要节制

更新时间:2020-02-15 02:52:48

妻不可攀,权少宠妻要节制 已完结

妻不可攀,权少宠妻要节制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许清欢 分类:言情 主角:周沈之墨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许清欢的原创小说《妻不可攀,权少宠妻要节制》,主角周沈之墨,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一场女演员之间的撕逼,影星淡绘锦意外流产。 在做手术的途中,赶过来签名字的人,竟然是自己结婚三年的丈夫。 她不问,他也不说,两个人渐行渐远,可是命运的齿轮终究到底偏向何方。 原本是一场成年人之间的各取所需的利益感情而已,是谁又轻易动了心? 本以为他不爱她,就可以各安天涯,可兜兜转转,谁又在谁的一生里,留下了印记,难以磨灭。 他说你是我这一生从未有过的幸运,可是对于她来说,却注定是一场浩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医院。

房门被推开时病房里一片漆黑,来人下意识的开了灯,却见病床上的人瑟缩在被子里发抖,以为是他来了,淡绘锦才慢慢探出头来,一张憔悴的脸上梨花带雨,完全不同往日在大屏幕上的惊艳模样,此刻她黑眼圈沉重,柔唇苍白。

“淡……淡小姐,那个……”

“你是谁?”

男人话音未落便被淡绘锦打断,她惊慌的拽起被子,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

“我是沈总的助理,他刚刚打电话过来,让我来看看淡小姐。”

男人是生面孔,脸上的青涩气息还未曾全部褪去,说话的时候恭敬却拘谨,淡绘锦勾了勾唇,“怎么可能?之墨的助理和秘书我都认识,你怎么会是他派来的?”

“哦。”男人灿烂的笑了笑,面容纯良无害,“我是公司新来的,淡小姐不认识很正常。”

“那他呢?他在哪儿?”

淡绘锦双手紧紧攥着床单,出声质问时声线陡然高了几分,双眸猩红湿润,“他为什么不来?!”

助理为难的皱了皱眉,“这个……淡小姐,我也不太清楚,只是总裁打电话叫我过来我便过来了……”

“你可以出去了。”

她淡淡一句,然后拿起手机拨号,见男人仍然立定在那里,便轻皱了眉,嗓音凉悠悠的,“还不走?刚进公司就想被炒掉吗?”

助理闻言心脏一空,连忙鞠躬道歉,“淡小姐,我这就走,如果沈总问起来,还劳烦您……”

“你放心。”她勾了勾唇,助理方才点头离开。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男人低沉的嗓音传过来,只有一个字,“喂?”

听到他的声音,淡绘锦瞬间便有红了眼眶,和刚刚的样子形成强烈反差,一开口便带了哭腔,“之墨?你在哪儿?为什么你没来?”

“我临时有事,所以来了公司,你好些了吗?”

男人嗓音淡薄,淡绘锦抿了抿唇,她跟在他身边多年,再了解他不过了,什么有事,什么去公司,通通都是不想过来的借口罢了,不过也好,至少证明他不在周温婉那儿。

她低低的啜泣两声,鼓足勇气道,“之墨,我想见的是你啊,你怎么让助理过来了……”

“谁去都一样。”

“可是我想见你,之墨,你过来好不好?”淡绘锦声音很轻,尽量放低姿态对他说出这句话。

但这一次,沈之墨终究是蹙了眉,脸色虽称不上难看却也不再温和,“绘锦,虽然她曾说过要我照顾你,可是我把你带在身边这么多年,你已经有了自我生存的能力,况且你也不小了,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总是这么粘着我,总归有些不妥。”

他说这话的时候声音与往常无异,一贯云淡风轻的口吻,可是淡绘锦却心下刺痛,他从在医院签字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问过她流掉孩子的事,如今又隐晦的表达让她找个伴侣,可见他对自己究竟有多不上心,但是他怎么会知道,这世上纵使有再好的男人,也不及他万分之一。

“之墨,你知道我不会喜欢别人的,而且那个孩子,他真的是个意外,不是那些媒体乱报道的那样,他是……”

“我不关心这些。”

淡绘锦咬唇,在外人面前她贵为影后,向来被人好好伺候着,她优雅也骄傲,可唯独在他面前要小心翼翼,男人电话那头如此一句,她就已然断了话音。

“娱乐圈本来就纷乱复杂,你是成年人,会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我是能庇佑你免受潜规则,但我不会干涉你的私生活,孩子的事我不会问,你也不必觉得难堪,至于那些乱七八糟的报道,我已经压制下去了,如果再有媒体提起,我会揽到自己身上,总之,不会让你因此受到舆论中伤。”

淡绘锦愣了愣,消化了好半天,他刚刚说……他会揽到自己身上?心头一暖,她直接红了眼眶,看来他还是在乎她的,不然怎么会决定揽下孩子父亲的名头?

本来她一个影后与其他女演员在医院公然撕逼已经是很大的新闻,可没想到自己竟然意外流产,一夜之间关于此事各种各样的绯闻满天飞。

其实说实话,在这之前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所以被告知自己流产时她才又惊又怕,但唯一有一点她敢确定,那就是孩子的父亲是谁……因为除了那个男人……没有人碰过她……

“谢谢你……之墨……”

“好了,你早点休息,时间不早了。”

“嗯。”淡绘锦点点头,还未来得及将晚安二字说出口,那头就已然挂了电话。

沈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时间定格在凌晨三点,男人靠在沙发上吸了根烟,似乎在沉思些什么,半晌才将烟头捻灭在烟灰缸里。

……

翌日。

周温婉是被闹钟叫醒的,睁开眼睛时只觉得眼皮沉重、头皮发麻,她都忘了昨晚自己是怎么睡过去,只记得沈之墨走后,她吃了一粒又一粒安眠药……

想要起身,却感觉身下剧痛,周温婉咬着唇掀开棉被,却见身体上是青一片紫一片的印记,那些烙痕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却让她觉得无比羞耻和难堪……

忍着痛穿完衣服,周温婉化了淡妆出门,到医院后还没来得及进办公室,就被主任拉着做了一台手术,患者是主任近亲,因为信得过她的技术和医德,所以主任坚持由她执刀。

手术结束后又参加了一个学术交流会,忙完后已经中午了,周温婉浑浑噩噩的回到办公室,苏清送过来的便当还没来得及吃几口,便突然想起了昨天手术的淡绘锦……今天早上应该去查房的,她都给忘了……

不知道是真的忙过头了……还是她内心不愿意想起来,对于那个女人,在沈之墨面前荣宠不衰的女人,她内心其实是无比的抗拒的……

这样想着,周温婉还是拿起了病例单和钢笔,起身朝那个病房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