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梦醒又是几度秋

更新时间:2019-11-29 10:10:58

梦醒又是几度秋 连载中

梦醒又是几度秋

来源:落初 作者:盛世之钰 分类:言情 主角:李明程李兰芳 人气:

经典小说《梦醒又是几度秋》由盛世之钰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明程李兰芳,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爱情犹如那一抹彩霞看似灿烂却求而不得,人生亦如那洪流般任你力大无穷也得随波逐流。人活一世,生死一瞬,繁花再灿烂也抵不过枯败的结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见她怔怔的站在那里发呆,她母亲牵着她的手慢慢的往客厅走去,她母亲也曾被缠过脚,所以总是走得很小心翼翼。娘俩挨着坐下来,她母亲拿过茶几上的报纸用手指指着说:“新闻都出来了,你哥这次可算讨了个教训,太容易相信人,把自个儿都搭进去了。”

她接过报纸,报纸头版上赫然写着“麻木不仁的凌云制药厂生产的新药进行无人道活体实验,导致试药者死亡……。”凌云制药厂是几年前大哥和李叔叔一起合开的以生产西药为主的制药厂,其实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成品药,到工厂里完成包装,然后上市销售。她着急的想问点什么又不知道该问什么或者说该怎么问。她母亲拿过报纸叠起来又放回到茶几上说:“别想多了!你爸会处理的,你哥也不会有事的。去吃饭吧!明天我要带你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她问道。

“去了就知道,先保密。”她母亲说着就站起来向餐厅走去,她也站起来跟上。刚坐到餐桌椅子上,客厅的电话铃就响起了。她看赵妈正在厨房端菜,就跑去接电话。电话那边是一个很有磁性年轻男性的声音“喂!赵妈!我是明程,我想跟肖伯母聊聊天儿”。

“呃!明程哥,你等一下,我去叫我妈”。

她母亲早就站在她身后,顺势接过电话:“喂!明程啊!有事儿吗?我们正在吃饭呢?你吃了没有呢?”

母亲不是说大哥这次是都怪李叔叔吗?怎么还对明程哥这么客气啊?她有点想不通,心想可能本就没多大的事儿吧!于是她走到餐厅去了,偶尔还听见她母亲爽朗的笑声。

过了一会儿就听见她母亲往餐厅走来“哼!臭小子!油腔滑调的,不知道以后会是谁家的姑娘要倒这么大血霉嫁给他呢……”说着就在餐桌边坐下来,拿起筷子准备吃的时候朝着她说:“李家的那个纨绔子弟,你可得给我躲远远儿的。”

她想自己本来就已经躲的他远远的,但却不是因为母亲说的接近他女孩儿会倒血霉,反而是喜欢他而不敢接近他,嘴角不经意间就向上翘。她母亲可把她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暗暗有了计划。

第二天,她母亲穿一身暗红绸面的旗袍配明黄色的披肩衬的皮肤光滑雪白,十分显年轻。今天首饰换成了钻石项链以及配套的钻石耳环,阳光下发出闪耀的光芒。头发向后梳着用摩丝打理的一丝不苟,露出微微发福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她则用新买的发带半扎着,头发像瀑布般垂下去。她喜欢朴素简单的服饰,穿了一身淡蓝色到脚踝的大摆长裙,黑色的低跟皮鞋。吴叔开着车把母女俩刚送到林府门口,林府的王管家就迎了上来打开车门笑盈盈的说:“马夫人,马小姐!路上辛苦了,老爷夫人特意让我在门口接您娘俩。”林府巍峨雄壮有点像古时的王府,步上几步石台阶就是高大的府门,林老爷子的生辰宾客盈门,所以大门都大开着,门上是用铜做的两个龙头挂着两个铜环,一般作敲门用。门两边站着迎接宾客的仆人。有作躬身请进姿态的,有到车前迎接的,也有抱着客人送的礼物的。王管家带着母女俩绕过回廊来到大厅,厅里坐着很多来给林老爷贺寿的人。听王管家说都是些生意上的志同道合和老爷的忘年之交。有穿着时髦的西装套服戴着礼貌的男人,有穿着长袍衫子套着金钱褂子的,也有穿着新款旗袍蹬着高跟皮鞋的太太们,有的含笑盈盈交头接耳,有的边说边比划,有的抱拳行礼,勾肩搭背,大厅的两边都设有客坐茶几,客人们或坐或站,或走或停,好不热闹。大厅正中坐着一位瘦削的留着辫子看起来五十多岁的男人,笑脸盈盈的感谢着来祝寿的人们。

一进门儿,她母亲就笑呵呵的走上前去:“林大哥,您啊!福如东海长流,寿比南山长青”伴随着一串笑声,林老爷乐开了花,接过礼物说:“我都老成这样了!肖妹妹,还是这么年轻,你是我们这辈里的长青树哟”说完全厅的人儿都跟着笑起来,她母亲将她拉过来:“翠莲!来给你林叔叔祝贺”。林老爷上下打量着她:“我也是多年没见了,翠莲都长这么高了!”她不太喜欢这样太吵的场合,平时她父亲是很反对女子未出阁就在外抛头露面,他哥哥经常引导他父亲的思想要适应大环境的改变和接受新文化,才对她有所放松。她颤巍巍的说:“林叔叔,生辰快乐!我林表哥在家吗?”林老爷诧异了一下说:“他跟李家少爷在后院呢。”她母亲接着说:“李家少爷?可是李明程?那他爹也来了?”林老爷当然也看到报纸了知道她母亲话里的意思:“生意上的事暂且抛开,今天是喜庆日子,先不管那些生意上的种种,马老爷马少爷都是有福有能之人,必能度过难关”。

林老爷接着又对所有人说道:“为了感谢各位来宾的厚意,已在府里备了些酒菜,请跟我移步到后厅用宴,来来来……”说着就推着她母亲往后厅去。其他宾客也都跟着往后厅去。这时李明程和林家少爷正来到大厅,看大家伙儿都往后厅去,也就尾随其后。

李明程用胳膊肘儿拐了一下林家少爷:“嘿!勇哥你猜前面那是谁?”林家少爷单名一个勇字,比李明程还要大三岁。林老爷就这么一个独子,疼爱有加,舍不得他吃半点苦。林家祖业庞大,涉及多个行业,这座林府也是祖上传下来的。建筑风格和屋里家具摆设都是延续旧社会的审美。林勇也曾是很有奋进的心思,想去国外留学学习充实自己,然后接管家业。可是林老爷不同意他去吃那些苦,硬要坚持把他留在身边,平时去工厂或者店铺也都会带上林勇,教他一些生意上的事情,希望他在实践中学习经商之道。可是林勇觉得自家产业无论是技术方面还是运作管理方面都比较落后,不引进新技术进行创新,迟早会被时代的洪流所淘汰。所以这两爷子一直有隔阂,林老爷虽有意让他接触生意却又不给他实权,根本无法进行工厂改革或者创新注入新血液谋取新发展。无奈老爹一心一意的要维护老祖宗留下的产业。觉得林勇还是太年轻不够成熟才会不明白祖辈的经商之道是王道。新思想与旧时代碰撞摩擦,多次沟通无果后,林勇基本处于放弃挣扎的状态,空有一腔热血却无处可施展,遂迷上了上瘾之物。林勇顺着李明程视线的方向望去都是前来贺寿的客户和老板些还有亲戚朋友们,他们交头接耳边走边说互相寒暄吹捧着,每个人脸上都挂着不同类型的笑容,有露出牙齿大笑的,有笑弯腰的,有点头哈腰的阿谀般的笑,还有只牵动一边嘴角笑的……林勇太熟悉这些嘴脸了,不耐烦道:“没兴趣。”李明程朝他翻了翻白眼“切……”向前跑去,留下一脸茫然的林勇后面。

“嗨!翠莲!很久都没看到你了呢,你都在忙什么呢?”李明程拍了一下马翠莲的肩膀问道。被惊吓到的马翠莲转过来直拍胸膛:“吓我一跳!明程哥”她轻皱着眉头,抬起头望着他,那是俊美绝伦的五官,一对浓黑的剑眉下闪着漆黑倨傲的眼眸魅惑有神的眼睛,高挺笔直的鼻梁下有张薄薄的精致的红唇,嘴角时常都挂着笑意。

“最近忙什么呢?都见不到你人了,”李明程继续发问。

她回过神低下头往前走:“也没忙什么,平时都在学校里”。

众人都来到后厅在主人家的安排下相继落座,仆人们也挨桌挨桌的上菜了。李明程与她挨着坐的,期间也谈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她想问些关于凌云制药厂的事,又不知道咋开口。

“肖伯母您今天可是太美啦!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的姑娘,那选美皇后的容貌也比不过您啦”李明程突然站起来说道。

她母亲本跟那桌太太们坐着的,见李明程跟翠莲挨太近,心里总不是滋味,于是便向这桌走过来。李明程的几句奉承又说的她心花怒放,暗自窃喜。于是满脸堆笑的说道:“明程这孩子就是嘴甜讨人喜欢,不知道得惹多少风流事儿呢?”“可别祸害我家翠莲”她把半句硬生生的又咽回去了,觉得说出来有失体面。说完忍不住用手遮着嘴笑的前仰后合,旁边桌的太太们,老爷们也都起哄笑起来。

林老爷端着酒过来拉走马夫人说:“肖妹妹快回去坐着吧,吃好喝好!牌局都给你备好了。”

马夫人也就顺势坐回去心想:“今天人多口杂的,我又是长辈,还是要保持风度,别损了我马家的颜面。更何况我儿子的事也还没查清楚就怪在李家头上也不理智。”于是便放下心来与桌上太太们边吃边聊起来。

饭后马夫人准备跟其他太太去打麻将,站起来要走时对马翠莲说:“莲儿,我这儿还要些时间,你去打个电话,让你吴叔先接你回去。”

马翠莲还没来得及回话,坐她旁边的李明程突然站起来:“莲妹妹要是想回去,哪里还用吴叔来接,我不就是一个现成的司机吗?”李明程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接着说:“肖伯母尽管放宽心去打麻将吧多赢点,,我一定将你宝贝女儿安全送回家的”。

马夫人一听这话反而急了心想:“我可不想我的莲儿被你这纨绔子弟拐跑”,于是说:“她吴叔说了下午会过来的,现在说不定已经在路上了。”

王管家正扶着已喝醉的林老爷往这边来。林老爷脸颊绯红,走路都有点左脚磕右脚的感觉,还好有王管家在旁搀扶着。林老爷满身酒气扑鼻而来,一开口说话味儿更浓:“肖妹妹快进去吧,她们都等着呢,王管家你让司机或者是林勇送翠莲小姐回去,扶我进去眯一会儿。”

马夫人听林老爷说让林勇送,心里别提多高兴。林勇她以前可是见过的呢,温文尔雅有点内敛,长的也还不错,算不上潘安之貌,也比不得李明程那般帅气,但是长得干净清秀,儒雅之气。又疑惑倒:“林勇今天这样的场合怎么也没见着啊?”

王管家接过话来:“少爷本来是在家的,吃饭那会儿老爷本来还有意让少爷向大家伙儿讲几句的,说是锻炼锻炼,可是不知道被什么人叫走了,这会子才刚回府。我等一下就去通知少爷过来,马夫人可得放心呢”。

林老爷懒懒的瘫软在王管家身上,王管家呲着呀脸部表情十分丰富各种表情包,估计是使上吃奶的劲儿了,一只脚用力向后蹬着。李明程见状赶紧上前帮忙,将林老爷的一只手搭在自己肩膀上,另一只搭在王管家肩膀上。林老爷完全没力气的感觉,软软的,只见二人用力搂着林老爷的腰,不使他身子下沉导致腿脚弯着在地上拖鞋。

王管家还回头与众人说道:“各位老爷太太们先玩着,我去去就来”。

众人见他三人离去的背影,各自准备着,等王管家回来就道别离去。马翠莲看到这一幕觉得李明程如此心细入微,在别人都只管笑的时候只有他主动积极的去帮王管家。她知道他并不是别人嘴里的什么纨绔子弟,他比别人更心细更懂得体谅人。马夫人对她说了什么,她也没听进去,估计是些无关紧要嘱咐的话。只是单鼻音的“嗯,嗯”的回答着。马夫人被一位脸擦的粉都能白过墙的太太强拉着走了:“你也太磨叽了,都等着急了,快快快”。马翠莲见她母亲也走了,就往李明程刚走的方向寻去。

经过一排带院子的回廊,有一处拱形的大门,里面又是另外的院子。院子正中有一座比人还高的假山,上面洽合时宜的长了些绿植,还雕刻建造的有亭台楼阁小桥流水,水从假山的桥下流到假山下的大池子里,池里养着鲜艳的肥肥的锦鲤,游来游去,时而在水下游只露出脊背,时而浮出水面张大嘴巴喝水吐泡泡,十分逗趣,她忍不住想伸手去逮住它。刚把手伸进池里还未碰到水就被一个声音叫住了“小心啊马小姐!”

王管家路过看见院子里马翠莲的身子往池里倾斜可危险了。她赶紧收回手藏在背后,像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惊慌。

王管家笑着说:“我不该一惊一乍的吓着马小姐,只是我在外面看着着实觉得危险,才叫住了您。”

马翠莲涨红了脸说道:“谢谢王叔,我只看看鱼儿”。

王管家呵呵的笑到:“好好,马小姐先玩着,我先去招呼些还在厅里的客人”,说完便躬身离去。

她早就想找个洞钻进去,觉得好尴尬。于是往王管家相反的方向拔腿就跑,在回廊的转弯处刹不住车了迎面撞上一个宽厚温暖的胸膛,这么结实硬朗一定是个年轻的男人,身上还散发着迷人的味道,是她不曾闻过的味道,让人想要留念的味道,也许这就是兰芳说的男人味儿。只听那男人一声哎哟,她抬起头想看看是谁,刚好那张脸也低下头看着她。这张绝美俊朗的脸,梳着时尚的大背头,睫毛下的眼睛好像会说温暖的话一样,让她有点想要沉沦在这瞳孔里。她想要用手去摸摸迷惑了很多少女的帅气的脸,可是她又不敢,只得手指往手心里攥。这人身着深蓝色的双排扣西装,内搭白色衬衫马甲,系着黑色领结,左胸前的口袋叠着蓝白格子方巾,露出尖尖角。

“翠莲,看不出来呀,你这小身板儿这么有力,撞的我胸口痛,完了完了你得负责”。

她还想继续留住这份美好,谁也不要打扰,她不想他说话,打破这气氛,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总不能用什么堵住他的嘴。可是他已经破坏了这微妙的感觉,她还是她,他也还是他。

她往后退了一步说:“明程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叫勇哥啊,你妈不是让勇哥送你回去嘛,为什么不让我送?我又不会吃了她女儿”。

李明程还想要继续说,一只男人的手从后面把他身子扳转过去。那男人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六岁,精瘦型身材,个子不是很高比李明程矮了一截,可能跟马翠莲差不多高或许高那么四五厘米的样子,脸型说不上来,既不是方方的国字脸也不是肉肉的圆脸,就很普通的脸,与普通脸又有点不同,颧骨很高,不知道是不是太瘦的原因。单眼皮的眼睛里眼神有点散,不知道是不是心里有事或者是经历了什么,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没什么精气神儿。这人说道:“你小子这么风流,我要有女儿也不会让你送。”

李明程反击道:“勇哥那也得等你有女儿了才能说这话吧”。

原来他就是林家少爷林勇,以前小时候也见过几次,不知道他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变得这副模样。

马翠莲说道:“我都没有认出勇哥来,可跟小时候不一样了呢”。

林勇笑着说:“谁长大了都得变模样不是,你小时候胖墩墩的,现在也出落的如此高挑”。

李明程挑高眉毛说:“这是黑脸勇哥说起甜话来就没我的事儿了是吗?”

三人都笑出声来。

李明程提议说现在回家太早不如去爬凤凰山,马翠莲听到爬山紧张的低下头。林勇觉得爬山太辛苦,来回时间又太长,故问道:“车能到山顶吗?”

李明程回答道:“能倒是能,不过那路太烂了,开车有点恼火”。

林勇当即就决定:“那就开车,再烂的路也比走路强,我可不想走的两腿酸痛”。

林勇当然知道马翠莲脚的问题,特意提出坐车上山顶。李明程这会儿脑袋肯定是短路了,居然没想起这个问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