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莫断琉璃

更新时间:2019-11-29 10:10:04

莫断琉璃 已完结

莫断琉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印歌 分类:言情 主角:薛宁薛 人气:

经典小说《莫断琉璃》由印歌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薛宁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琉璃山上的算命仙琉璃,身陷怪病,留下亲笔书信后陷入昏迷。 信上言,若三月后还未曾醒来,便遵父母对她的安排,以活身嫁入耀城入其族谱,而一日后,就是耀城城主穆一封来琉璃山迎娶之期。 ‘出嫁’前夜,乌云蔽月,琉璃悄然命绝于亥时却无人察觉。 子时,柳并竹穿越进其身,琉璃下落不明柳并竹重生成了琉璃,听到自己就要嫁人,逃婚成功。 一路向西走,只要远离东方耀城,她就可以再一次作为柳并竹活上一生了。何奈命运作弄,夜间赶路遇了歹人,贪了她的东西,还将她引向了东方,注定遇到给他感情劫难的穆一封,成了一世的欢喜冤家。东南西北四城池。有争斗有同盟,柳并竹作为一个迅速适应古时生存条件的人,秉持着破罐子破摔的心,一路与众人纠纠缠缠数年,终得美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柳并竹还是想知道,许心颜到底是为什么这样做,却见许心颜转身走到苏元耀身边,大大方方地挎上了男人的手臂。

“你不是一向自认为很聪明吗?那怎么会看不出来,我从来就没有把你当过朋友呢?”许心颜的目光看了看四周,这家书店经营的真是不错,她作为掌柜娘还是很满意的。

“你说什么?”柳并竹气红了眼眶,胃酸翻腾的厉害。

“我的目的其实也很明确,就是让你知道,人生没可能一直平稳,就像你一样。”许心颜也豁出去了,多年以来,她早受够了一直被称呼为柳并竹的朋友,她明明各方面都一样出色,但别人的眼中却只能看到柳并竹的优秀。

“为了打到目的,你就假惺惺的在我身边装了十年吗?”

“都是孤儿,凭什么你却能对我一直用着施舍的态度?不就是因为你爸妈有钱吗?不过那也是他们死了才留给你的钱,而且这些钱,现在是我们的了。”许心颜边说边冷笑着,美艳漂亮的脸蛋透露出几分扭曲。

柳并竹的手心渗出了冷汗,因为过于生气,心跳也很剧烈,她不能就这样算了!

转身冲出了书店,心里想着该怎么对付这一对渣男渣女的时候,走到了一条完全陌生的街道,茫然之下走进了便利店去问路,顺便决定买些酒来浇愁,如果暂时想不出解决的办法,那么至少她可以灌醉自己。

等等——

她又想着要灌醉自己吗?

突然,柳并竹的脑袋里传来一阵剧痛,不对不对,她已经这样做过一次了,所以才会疏忽之际被人给给推下了……正想着,脚下突然开始强烈地摇晃起来,她只能下意识去抓东西来稳住身体,却抓到了铁栏杆。

一阵阴冷的风突然刮过,她好像站到了一个高处,睁眼发现天已经黑了。柳并竹完全懵了,她怎么会站在高桥上的,这不就是她之前被推下去的桥吗?

“小姐,你自己一个人喝闷酒,是有什么烦心事吗?”一个穿着黑色长袍的男人就站在柳并竹的一米之外,缓缓开了口,两排牙齿白闪闪的,有些吓人。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能对我做这种事?”柳并竹太想问出一个究竟,她是被这个男人困在梦境和回忆里了吗?

男人大笑了一阵笑,无奈脸被巨大帽子遮掩住了,柳并竹只能看到他下巴的一道长疤。

“还是那个问题,如果有机会,你是否愿意继续活一次不同的人生?”

“快你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你会能给我这样的机会?”柳并竹此刻觉得她可能已经疯了,不然为什么发生过的事情又在重演了呢?

“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况且你该醒了,再晚就没命了……”语毕,男人伸手将柳并竹猛地一推,动作还是如同前一次一般快狠准。

再一次自高桥上跌落,向车流之中坠落时,周遭的一切都被放慢了,脑中虽然还回闪着过去二十几年发生的事,但也能记得在琉璃阁醒来后发生的事,记忆前前后不断地交叠,直至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缓缓吟诵着四句话——

琉璃山上琉璃仙,琉璃玉阁琉璃田。

柳并竹垂陸里岸,流水终渡满姻缘。

***

柳并竹重重跌落在地,瞬间就被倾盆大雨淋了个透,一时间无法从跌下高桥的惊恐中回过神来。

如同前次一样,她依然没有受伤,双手胡乱地拍了拍地面,沾了满手的泥巴,她怎么会在雨中的?茫然之下睁开眼四处看了看,柳并竹意识到她这是被人从屋里带出来了。

“她身上带了这么多的钱,一看就是有钱有势人家的,所以她的命断不能留。”老妇人狠毒地说道,劫财必须要灭口,要是被她告到衙门里面去,那就要又多背一个案子。

“都说好了不能再杀人了,拿了这些钱足够我们继续过日子的了,就这么走吧。”一个看不清楚长相的男人在劝阻着,声音很没有底气。

老妇人却不肯,手里攥着的一把匕首就往柳并竹面前冲,狰狞贪婪的嘴脸显露无疑,哪里还有稍早时候的慈祥模样。

“我们杀了她万一留下线索,惹毛了那个阴魂不散的捕头,以后还有安生日子吗?”男人只能继续劝说。

“我说你是不是被这丫头的漂亮脸蛋给勾了魂?”老妇人突然激动地骂了起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快给我让开,我今天非要杀了她才行!”

“你别胡说!我怎么会是那种人呢?”男人有些发窘,赶紧出声反驳。

柳并竹耳朵里听着他们的争吵,脑子就回想刚才的梦,难道那个黑衣男人把她困在梦境里,是想要救她一命吗?

想到这里,她强行压住了心中的恐慌,用手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慢慢站起身来,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

“我不必告诉你们我是谁,但你们必须知道,如果杀了我,绝对会有人追杀你们到天涯海角的!”

老妇人没想到柳并竹会这样不怕死,所以有些迟疑了,就在上下又打量了她几眼的时候,身边的男人赶紧抢下了她的匕首。

“你们杀了我,是绝对跑不掉的。”柳并竹又吐了吐嘴里的泥水继续说道。

“大话谁都会说,这荒山野岭的,你死了谁会知道?”老妇人突然大笑起来,似乎听到了多好笑的话。

“我是逃婚出来的,追我的人多的很,你真的不怕吗?”柳并竹反问道,还特意用目光多看了男人几眼,这人竟然年纪不算大,和老妇人站在一起几乎像母子一样。

不过他们是谁并不重要,只要男人一直出手阻拦妇人,她就有机会活命。

“熙妹!我们走吧!”男人虽然马上躲开了柳并竹的目光,但他始终没有松开抓住妇人的手,继续劝说,“这些年人命背得实在太多了,我们原本就只是偷东西的小贼啊!”

这谦虚的,他们哪里算是偷东西,就是明抢好吗?

就算遇险的经验不多,柳并竹也知道这个时候求饶也是没用的,如果眼前的两个人就是铁了心要杀了杀人灭口,那么她不如吓一吓他们更重要。她的话说的是有些夸张,可没办法证明的事情,要怎么说都是可以的。

“许年,你是不是傻啊!你的脸被可她看清楚了!”老妇人突然站直了身体,完全没有之前老态龙钟的模样,连声音都变得清甜了起来。

居然见识到了传说中的易容术,柳并竹忍不住盯着这个叫做熙妹的女人看,原来人真的可以靠这招就改变模样,真的太厉害了!不过他们的智商还是挺可怜的,几句话连名字都透露给她知道了。

熙妹是个十足泼辣的女人,她发现柳并竹的目光后马上威胁道:“你看什么看?小心我现在就动手了结你!”

还没等柳并竹做出任何反应,忽然间,大雨骤停,三人同时被这个变故吓了一跳。

天色越来越阴沉,就像是被一块灰布给遮住了,闷雷滚滚,猛地一个闪就劈了下来,两间房的房梁应声而断,随后轰然倒塌。

“报应……是要有报应的……”看着眼前塌了的房,许年吓白脸了脸色。

熙妹也向后退了几步,不再有抢刀子的意思,抓住了许年的手臂说道:“好!就听你的,今天咱们不杀人了,算她命大!”

“以后都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熙妹,我跟你私奔可不是为了这个啊”许年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紧张,“你看看,再继续杀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熙妹不再言语,别开头似乎默认了男人的话。

“好了好了,我们现在就走吧,这里不能再待了。”许年这会儿也在庆幸,幸好这次他回来的及时,不然就没法救人了。

在两人一推一拉之间,趁着熙妹没注意,许年从怀里掏出个东西丢到了柳并竹的脚下,然后又迅速地瞥了她一眼。

柳并竹紧张地看了一眼那东西,不知道男人想要做什么?

“我们是放了你,能不能活着出去,就看你自己的命了。”许年留下一句话,拉着女人头也不回地就走了,急匆匆的。

柳并竹一直等到两个人走远了,才双腿一软又跌坐回了泥水里,这个叫许年的人看上去很不太对劲,看着她的目光里掺杂凄苦。难道说,他并不是心甘情愿跟那个熙妹在一起的?

被丢在她脚边的东西是个油纸包,柳并竹打开看了看,里面只有两个白面馒头。

老天爷先是用惊雷劈房子救了她一命,抢劫她的人随后又给她留了两个馒头,真实匪夷所思的事都被她遇到了。

许年虽然是留了口吃的给她,可她现在根本不知道如何走出树林,恐怕是饿死在这里的可能性最大了,而就算她命大出去了,身上也没有一点钱了,之后又要怎么活下去呢?

柳并竹边想边扭头去看那已经成了一片废墟的房屋,决定努力去试着翻出一点吃穿的东西,挽起湿哒哒的袖子时她还忍不住叹了口气,幸好是她遇到这些事,要是换成那个病弱的琉璃本人,恐怕今天因为惊吓就没命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