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酷炎一夏

更新时间:2019-12-08 16:14:09

酷炎一夏 连载中

酷炎一夏

来源:落初 作者:mzsl 分类:玄幻 主角:师尊初筱 人气:

《酷炎一夏》是mzsl写的一本玄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酷炎一夏》精彩章节节选:山脚下的言初筱,回首望向来时的那条小路,静默良久...果然,期盼什么的,永远都是一场空,可望而不可即!得,竟然如此,那她便努力闯出一片天,奋斗出属于她的传奇人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而就是临布县南门开启不久,距离言宅不远处的某间宅院内,一灰衣劲装汉子正恭敬的站在书房内,躬身禀报道:“大人,如您之前所料,一刻钟前临布县南门再次开启。

出去之人,除了极少数外来人士外,大多数都是当地各家各户年少之辈,并无当家掌权管事之人。”

此时,他也终于明白,大人选择在此落脚的缘由为何了。

也是,要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会相信:堂堂一县之长,大半夜放着好好的觉不睡就算了,竟还带着一帮人往城外的民宅跑。

真真是,让他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未等顾径庭出声,斜靠在一旁的左边堂便单手托着腮,笑眯眯调侃道:“啧啧,这么看来,这临步县的传统还确实挺奇特。

就是不知道,那传说之人是否真有传说的那么厉害。要是有时间的话,我还挺想上门见识一下。”

话说,言家姑娘真有传说中的那么神奇的话,为何她的事迹一直都只在小众里流传,而始终未大范围往外扩散?

也不知姓顾这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闻言,顾径庭闲闲停下手中的笔,瞥向他淡淡回了一句:“你要真想去,我没意见。”

正好,他还缺个上前探路之人。

虽说资料他是收集了一大堆,但其中真真假假一时还真有些难以判断。

如果是在炎阳,或许他还不会那么被动。

这会,可真是麻烦了。

而后慢一拍反应过来的左边堂,立马干笑挥手道:“呵呵…我刚那不过就随口说说而已,不必当真,不必当真。”

呼…

还好还好他反应快,差一点就要掉坑里去了。

果然,他就不该贪图一时舒适,跟着这家伙一起出行。

可惜…

顾径庭斜斜的瞥了对方一眼,而后漫不经心挑眉道:“是吗?”看来,这家伙之前在炎阳确实是栽了个大跟斗。

不然,以这家伙那爱凑热闹的性子,这会还能忍得住,可真是奇迹呐。

可惜,真是太可惜了。

而唯恐慢了一步,便被推去做马前卒的左边堂,立马猛点头应道:“当然。”特么,就算他这会对那言宅再怎么好奇,也不会选在这么个时间点过去好吧。

更何况,就算他这会再怎么好奇,想要上门拜访什么的,那也得等到天亮以后再说。

毕竟,这可是上门做客的基本准则,又没什么太大要事,真没必要犯这种低级错误不是。

要知道,他这一趟出来,为的只是散心修养来着。

是以,有些事当然是稍稍避讳下的好。

对此,顾径庭不置可否的笑了笑,便未再多说什么,转而朝静立在一旁的属下低声吩咐了几句,便挥手让对方离开。

回过头,当他看到躺椅上装睡的左边堂时,眉毛微挑了会,便也未多说什么,便低下头继续之前未完之事。

而在南城门外不远处,展润之三人正围在一青衣少年身边,小声相劝着。

“燕西,你真要跟那一帮人一起过去,那帮人一看就不是个靠谱的,你就不能再等一会?”对于燕西的执意离开,莫予年真心是半点都不看好那帮人。

然,真要他说出个一二来,一时半会他也不知该怎么说。

毕竟,在世人眼里,一向都是:道听途说都不如亲眼所见。

对此,就连一向都很喜欢跟莫予年对着干的宋岩铁,这会亦难得点头应同:“是啊,燕西,再等一会吧。”

而后未待站在一旁的展润之开口,将燕西微微抿了抿唇,朝三人摇了摇头,而后浅浅笑道:“谢谢,不用了,他日有缘再会,再见。”

话落,他便直接从莫予年身旁穿过,朝着正前方不远处的那群人走去。

“燕西…”望着对方远去的背影,莫予年这会也不知该说什么,又或能说什么,才能将自个的同窗好友给叫回来。

对此,静立在一旁的展润之、宋岩铁互相对视了一眼后,同时低下头不知想什么去了。

而随着外边的热闹发展,言宅里的言初筱亦在芬娘的忙碌下,终于吃上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得以缓过神来。

当然,要是这会还能再小憩一会那就更好了。

可惜…

吃饱喝足的言初筱,单手托着腮,闲闲瞥了眼一旁正聊得兴起的两人,小声嘀咕道:“啧啧,也不知老娘这会在干嘛,进去那么久了都没出来,真是太难得了。”

真真是,事出反常必有妖。

也不知,老娘这会又在打什么主意?

要不然的话,她老早就被老娘给吼进去,医治那臭小子去了。

正在收拾碗筷的芬娘,听到这话身子微顿了会,正打算开口说什么的时候,突听到外边一片嘈杂声响起,眉头微皱了会舒缓下来,该干嘛便接着干嘛去了。

而后,也正因着外头的那些喧闹声,一旁聊得正在兴头的言父、商霆钰两人不得停下交谈,起身换地方继续交流去了。

这个时候的言父,也早已将惹怒言母的事忘得一干二净,一心除了他心心念念的医经外,便再也容不下其他东西。

同样聊到兴头的商霆钰,这会亦早已将他进来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起身随着言父边走边聊去了。

对此,言初筱望着两人渐去渐远的背影,嘴角微抽起来:得,她这会算是知晓,小弟到底是用什么忽悠到老爹了。

啧啧,她那可怜的小弟呐,这回可真真是,挖了个坑然后把自己给埋了进去。

这么看来,她这一次的提前归来,老娘他们必然早早便收到了消息,要不然的话便也不会那么凑巧,她一回来所有人都不在了。

至于这会…

不用说,要不是出了小弟这个意外的话,她这会肯定还靠在大门外,吹风赏景来着。

得,看在小弟意外帮了她一把的份上,她便大发慈心让那臭小子今晚少遭些罪好了。

至于外边那群人…想来有张叔叔他们在,一时半会也用不上她。

言初筱一边捂着嘴打着哈气,一边小声嘀咕道:“呼,好困,好想躺床上好好睡上一觉呐。”

然下一刻,当她进入堂屋,对上自家老娘那一脸平静的目光时,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

雾草…

得,看样子睡觉什么的,她今晚是半点都不用指望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