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浮生若梦随风逝

更新时间:2018-12-04 15:56:04

浮生若梦随风逝 已完结

浮生若梦随风逝

来源:落初 作者:馨雪凝兰 分类:仙侠 主角:紫菀玉帝 人气:

主角叫紫菀玉帝的小说是《浮生若梦随风逝》,它的作者是馨雪凝兰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阴郁,寡言,步步为营只为了在得到她的芳心后狠狠丢弃,这是他接下的任务,也因为她是那个人的心上人,他,谦和,温润,默默无声的守在他身边,愿为她挡去所有风雨,可她注定不属于他,而他也早已没有了爱她的资格,他,睿智,狂傲,一介凡人却给以她所有的宠爱,匆匆而过的一瞬却足以让她铭记。--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希望是我猜错了,我希望听到她说不。可是她艰难的点头彻底粉碎了我最后的期盼。

“天!怎么会这样!”我像是虚脱了似的,浑身没了力气。

那植物正是薇儿叫我送去凡间的罂粟……

“你说什么?”扶桑在听了我的话后面如死灰。

我歉疚的望着她,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我们出去说?”扶桑拉着我离开了天园。

在离开的途中我看见了秋千上的薇儿,依然是笑魇如花,纯的那么真,我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们在银河河岸坐下,扶桑用脚尖轻轻波动着水面。

“对不起。”我说。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扶桑的目光还是停留在波动的水面。

“如果我说是薇儿交给我的你信吗?”我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

“我知道不会是你,如果你有这份心,只要袖手旁观就够了,没必要在帮了我以后再推我下手,这样会绊到你自己的,只是我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薇儿,她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我转过头看到扶桑用上齿重重的咬着下唇,唇上细小的纹路已经有了血丝。

“扶桑!”我将她的唇从牙齿下救了出来,轻拭去上面的血迹说:“放心,有什么事我会担下来的。”

我知道薇儿这么做是因为我,如果没猜错是为了风逝吧。毕竟薇儿对仙位的企图心不大,也没有与扶桑有过争执,没道理去为难扶桑。

只是……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得转头,发现扶桑也用同样诧异的眼神望着我。

“薇儿是怎么知道这些植物的?”我们异口同声的说。

“算了。这已经没有意义了。”扶桑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继续说到:“只怕是这些植物在尘世又会引起一场风波。”

“会怎么样?”我问。

“你知道这是取自地府的植物,但更准确的说这是取自由凡池水滋养的植物。”

“凡池水!”我惊叹。

“对,凡池水,也叫无情水,再铭心的亲情,再深厚的友情,再刻骨的爱情,只要喝下由凡池水熬成的汤后都会被遗忘。”扶桑顿了顿继续说:“送下凡的罂粟是经过有着太上老君炼丹炉的炉灰覆盖的天土培植,加上银河的水予以灌溉,已经减少了很大的毒Xing,但还有残留。所以……”

“所以会怎样?”我紧张的忘了呼吸。

“所以,如果量少的话,可以有短暂让人失去意识的功能,或者研制作其它药引,但如果大量服用,就会让人产生幻觉,一旦迷恋上这种幻觉,就会忍不住长期服用,直至中毒身亡。”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有幻觉,是什么幻觉?”

“世上的事物都相生相克,有个平衡点,有些是在一个个体里面,比如绝草,它的叶是毒,而根是解药,有些则是在其周围生长的东西,比如罂粟。”

我好象有点明白,但又好象不懂。

看着我紧皱的眉头,扶桑继续解释道:“因为凡池水太无情,所以长在它边上的植物,就是现在叫的罂粟则是多情的,这就是所谓的相生相克。凡池水让人忘情,而罂粟则让人忆情、念情、恋情。那些意识中想要的但现实中得不到的东西在服下罂粟后都会在虚无的空间真实的模拟出来。所以一旦药物失效,人们回到现实中则会难以承受,想再回到那个虚镜中去。形成恶Xing循环。”

听了扶桑的这番解释后我终于明白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研究这个植物呢?”我忍不住问。

“这是好几千年前的往事了。”

我知道又有一个被淹没了的故事正在被翻开。

“你没见过孟婆对不对?她现在身态伛偻,头发苍白,有谁能想到当初的她曾是我们天园最漂亮最有悟Xing的仙子呢!”

我本能的用手捂住嘴瞪大了眼睛,如果没见过可能不会有那么强烈的冲击,但我亲眼见过孟婆的,我要怎么把这样的一个老人与现在风姿绰约的天园仙子们联系起来。

“孟婆其实叫孟箩,是天园的一份子。她聪颖、灵慧,是仙家难得的修炼苗子。当然的,她也有着比一般仙子更多的傲气。而紫菀不同,紫菀是处处谦和,知道进退,很得王母欢心。”

“你是说紫菀是王母的人?”我再次吓了一跳,今天是怎么回事,那么多的惊讶一连串的跑出来,完全不给我喘息的机会。

“对啊,你记不记得上次王母震怒,是紫菀求的情,你说像我们这个仙位的仙子,谁有勇气在王母发怒的时候开口讲话,更别说求情!”

我暗暗怪自己的粗心,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个问题。

“那时候她和紫菀同时喜欢上了儒雅的天庭药师。王母自然是给紫菀拉这条红线,无奈情是无法控制的,药师选择的是孟箩。天庭之中有几人敢忤逆王母,药师的不遵从和孟箩的执着无异于是给王母最大的难堪。”

“然后呢?”

“然后,然后王母给药师两个选择,要么跟紫菀在一起,要么就喝下她从凡池取来的水。药师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其实真正意义上说起来,苦的人只有孟箩,喝下凡池水的药师忘记一切情爱,被贬到地府,就是现在的阎王。而孟箩一面怪自己当初不该坚持害了药师,另一方面也忍受着天庭地府遥望却不得相见的相思苦。”

“那孟箩是怎么到地府成了现在的孟婆的?”我追问到。

“很简单,如果你尝试过从相恋到单恋的痛苦,如果你知道和你深恋过的人把你当陌路人一般对待,你是不是也会选择让自己也忘掉!”

“是。”我想了一下觉得确实如此。

“所以孟箩是去找凡池的水的,只是当她取来水正要过奈何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轮回的凡人,看着她撕心裂肺的哀号,孟箩不忍,就把水给了她,之后又同样陆续给了好几个人。这些人再投胎做人的时候都冷漠无情,有的成了杀手,有的则成了吃人不吐骨头的Jian商。自然的,这不但影响她的修行,玉帝也势必要做出惩罚。”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