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一刀劈出一片江湖

更新时间:2019-01-02 13:41:00

一刀劈出一片江湖 连载中

一刀劈出一片江湖

来源:落初 作者:沙中壁虎.CS 分类:武侠 主角:秦风葛泰 人气:

《一刀劈出一片江湖》作者:沙中壁虎.CS,武侠类型小说,主角:秦风葛泰,本小说主要讲述了:江湖中的人,就像漂浮在海中的叶子,不断被海浪推动着前进,直到死在沙滩上。你是要做一个随波逐流的浪子,还是掌控命运的枭雄?刀出鞘的时候,人头,也就跟着落下了,那时才知道江湖是如此残酷,而命运,根本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写最纯正的武侠,喝最狂烈的美酒,开最牛掰的外挂!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夜月色如梭,湖光如练,清坪府水道码头数百飞鱼帮众赤膊上身,腰胯刀剑,正在紧张的卸载靠岸货船。这条长江水道素来是飞鱼帮势力范围,所有过往客船必须缴纳过江钱财方能准许通行,但即便如此,往来于沿岸各州府间的货轮依然络绎不绝,足见长江水道的繁荣。

夜色中,数十条牵引小舟船舷两边插满明亮火把,正在长江上来回激荡,指挥靠岸货轮安全进入水道码头卸货。

数条大船中,其中一条货船沿江渐渐顺流而下,最终停泊在了清坪府水道码头的东岸。

几条小舟载着飞鱼帮众疾流而来,有人在舟上叫道:“船上装的什么货,哪条道上来的?”

清坪水道码头乃是飞鱼帮最大的一个码头,分舵主楚天一治下严厉,任何停泊在码头上的船只无论客货都必须登船接受检查,否则一律格杀勿论。

此时货船上已经有人提着火把走到甲板上,船老大挥了挥手中火把大声道:“我们是泰州来的船,装的都是大米!”

飞鱼帮众又问:“哪个商记的?”

船老大回答:“泰州府‘和记米商’的大米,运往清坪府来的!”

忽然船舷四周抛上来几条挠钩,飞鱼帮帮众已经抓着绳索飞快跳到船上。这伙长江水道上的强盗头裹布巾,手提刀剑,凶神恶煞的瞪着船老大道:“让船上所有人都集合到甲板上来,我们要进行检查!”

船老大自然知道长江飞鱼帮的厉害,半点不敢耽搁,一会就把船夫水手统统集合到了甲板上。

飞鱼帮帮众则提着火把,鱼贯进入船舱开始例行检查。

这艘大船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船舱装的是一万石陈米,下部船舱装的则是八千石新米,但在这上下两层船舱的中间,实际上还另有一个夹层,此刻秦风及龙云帮秘密训练的敢死队,就全都躲藏在夹层里严正以待。

“好汉,这些都是上等的大米,天一亮就要卸货运到城里去卖,烦劳你们检查得快一点。”船老大暗中掏出一袋银子,悄悄塞给了飞鱼帮头目。

头目掂了掂银子微笑道:“你们这**商,心比官老爷还要黑,把陈米混在新米里去卖,这样丧尽天良的事也只有你们才会做!”

船老大满脸愁容道:“大爷,这船从泰州一路南下,长江水道上除了你们飞鱼帮,还有海沙帮、铁叉会等大大小小十余个帮派,每个帮派或多或少都要缴一笔过江费,要是我们不这样做,哪有钱来孝敬各位大爷。”

“哼,说得倒好听,咱们赚的是刀口钱,哪像你们随便耍点手段就倒腾了一笔银子,嘿嘿,嘿嘿。”

飞鱼帮检查完毕,腾腾腾的上了甲板。

躲在夹层里的秦风抬起头,看到一阵灰尘从头顶木板上落下,显然人都已经走了。

寇弦脸上露出得意自信神色道:“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我们已经成功混入清萍水道码头。”随即他摊开一张手绘地图道:“这是内应秘密绘制的清坪水道码头布防图,你们瞧这里,”寇弦用手指在地图上轻轻点了点道:“码头主要由东、南、北三座副寨和一座主寨构成,根据我所掌握的情况,楚天一每晚的这个时候,都会带人一一巡视三座副寨,然后回到主寨休息,这是他一贯作风。”

寇弦微微一笑,继续道:“打入飞鱼帮内部的接头人已经跟我约定好,今晚丑时一刻,他就以放火为号,到时我们就兵分两路,一队主攻南寨虚张声势,楚天一必然会将大量飞鱼帮人手调往南寨防守,与此同时,内应会伺机打开北寨大门,我们真正的主力则从北寨进入直捣黄龙,给他来个里应外合,一举擒杀楚天一!”

这计划看似周详,实则声东击西,十分冒险。

李定风沉声道:“少帮主想得周到,可清坪水道码头虽然只是飞鱼帮一个分舵,但少说也有几百号人,我们冒险攻进去会不会反而被包了饺子?”

寇弦顿时沉下脸,不悦道:“李二叔中了一次飞鱼帮的埋伏,怎么胆子变得越来越小,俗话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楚天一身边有我安排的内应,这次如能杀掉楚天一,就能堵上乔厌兵的嘴,你也不希望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吧?”

寇弦虽有雄心壮志,却也十分好大喜功,这一点就连秦风也看出来了。

此时秦风忽然问道:“少帮主,你怎么就肯定楚天一一定会回到主寨休息?还有,你那个内应信得过吗?”

秦风初来乍到,寇弦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此刻脸一沉道:“那人受过我的恩惠,还收了我许多银子,怎么可能信不过!”

寇弦年少轻狂富有野心,急于想要证明自己却又太过锋芒毕露,当日他在老帮主面前发下毒誓要杀掉楚天一,当然是为了实现心中宏伟抱负。这些年来龙云帮虽在寇天应经营下越来越昌盛,但寇老帮主年纪渐长,年轻时又受过几次重伤,近些年来已经越来越感到精神和体力上有所消退,寇弦早已看出这一点,才想借此机会立下大功,在帮中取得强势威望,以便将来顺理成章的从他父亲手中接过龙云帮掌舵人的权力。

对于这一点,老帮主也是心知肚明,才会同意他这项计划,但为了保险起见,同时也派李定风来辅佐他这个独子,以免他太过激进而惨遭失败。

寇弦刚愎自用,一旦决定一件事,就很难再听进别人劝阻,此刻淡淡道:“李二叔,我已经安排了两船人,分别停泊在码头南边和北边,等信号一起,你只管带人主攻南寨舷楼,给我制造机会取下楚天一首级!”

他生怕李定风跟在身边会碍手碍脚,所以故意支开李定风,以免抢了他功劳。

李定风却没猜到寇弦心中小算盘,他脸露担忧道:“少帮主,你要一个人杀进去,这太冒险了,不如让秦兄弟陪你一起去,秦兄弟虽然才刚刚加入我们龙云帮,但武功智谋都令人钦佩,有他跟着,我也放心不少。”

寇弦向来自傲,更怕有人盖过他的风头,断然拒绝道:“李二叔攻打南寨比我更加凶险,既然秦兄弟武功高强,更应该留下来帮助你才对,我这里就用不着你费心了。”

寇弦一意孤行,李定风心中叹了口气,也拿他没有办法。

夜风激荡,时间已经接近丑时,远处热闹的码头上依旧灯火通明,但近处平静的江面上,却忽然七八艘小船快速划过,荡开一圈圈浮动的波纹,很快就消失在黑漆漆的夜色中。

寇弦伏身在其中一条小船上,取出一块黑布,将鼻端以下半张脸完全遮了起来。

小舟如箭般穿过水浪,在灰蒙蒙的雾气中渐渐靠近清坪水道码头的北寨沿岸。北寨紧挨着船坞而建,是水道码头上最深入江河里的一座环形建筑。它主要由两座高约十五六米的箭楼组成,两座箭楼之间由一堵削尖了的木墙连接在一起。

北寨防守森严,飞鱼帮帮众手持刀剑,正在寨门两侧站岗放哨。

寇弦大致清点了一下,视线之内,大概有七八十个飞鱼帮帮众驻扎在北寨防守。

丑时一刻,正如他所料,南寨的方向果然亮起一片火光,显然内应已经行动,准时发出了信号。

刹那间,南寨传来一片厮杀声,顿时火光冲天,毫无疑问,李定风已经对南寨发起猛攻,寇弦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得意笑容,再次对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绝对的自信和骄傲。

只需赢得这一仗,他就能在龙云帮中打响名头,一举立下赫赫威名!

就在他沉浸在欢喜雀跃中时,突然北寨寨门大开,有人竟带人从里面杀出来,一下子打开了寨门!

显然内应和他约定好的事情办妥了,寇弦浑身血液沸腾,立刻飞身扑到码头,带人直接杀入北寨之中。

可一进入北寨,他就立马傻了眼,北寨诺大的空地里哪有什么人,甚至连一只苍蝇都没见到,原先立于寨门上放哨的飞鱼帮帮众,根本就是一群木头做成的假人。

心头一丝不祥一闪而过,随后就变成了寇弦的自负和骄傲。“也许楚天一把人都调去南寨防守李定风了,所以故意用假人来迷惑敌人。”寇弦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

但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好像被人给卖了。

背后大门突然‘轰’的一声,竟被人重重关上,随即四周的城楼上,竟一下子涌出一两百个人。

清坪水道码头的分舵主楚天一头扎束带,赤裸上身,身材虽不甚高达,却肌肉突出,十分强壮健硕。

此刻他就夹杂在飞鱼帮帮众中间,忽然哈哈大笑道:“寇天应杀了我们帮主独子,这下也让他尝尝失去儿子的痛苦,你放心,我会亲手结束你的生命,以慰少帮主在天之灵!”

南寨,火光冲天,厮杀惨烈。

但在龙云帮的全力进攻下,飞鱼帮居然只是紧闭寨门一味的防守。如果真的如同寇弦所预料的一样,楚天一将大量人员调到南寨来对付他们,那么对方在人数上必然占据优势,以飞鱼帮的德性,怎么可能被动挨打而不主动出击?

秦风眼中透出一抹疑惑,除非楚天一根本没有把人调过来!

“李二哥,我总觉得有点奇怪,”他此时沉声说道:“按理说少帮主带人由北寨攻入,可为什么北寨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李定风有同样疑惑,神情担忧道:“这也正是我担心的,少帮主急功近利,毕竟缺少江湖经验,这次进攻并没有备用计划,万一中了飞鱼帮设下的圈套,回去实在没办法向老帮主交代。”

秦风想了想道:“依我看不如这样,你继续进攻南寨,我带几个人去北寨瞧瞧,看少帮主是否已经杀进去了。”

李定风一拍秦风肩膀,露出灿烂笑容道:“这样最好,秦兄弟你救了我一命,现在还让你被迫卷入本帮与飞鱼帮之间的斗争,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李定风向来知恩图报,否则也不会一直跟在老帮主身边,一待就是二十几年。

这世上他只欠过两个人人情,一个是老帮主寇天应,另一个,则正是秦风。

夜色撩人,浮光掠影,长江水道上正在上演一场残酷斗争,江湖帮派林立、腥风血雨,纵使那些江湖豪客平时意气风发不可一世,但说不定转个身,就血溅五步命丧刀底。

尤其是在今晚,龙云帮与飞鱼帮之间的厮杀已经染红了江面,一具具尸体随着江水被冲刷到了岸堤上,残酷场面令人触目惊心。

秦风乘坐十余艘小船,很快赶到了北寨门下。

跟他想的一样,北寨门前静悄悄的,丝毫没有想象中的厮杀场景。

“看来寇弦所谓的‘内应’出卖了他,也许他现在已经身陷重围,得想个办法把他救出来。”秦风独木难支,想救人就得出其不意。

这时一阵夜风从江面上吹过来,现在刮的正是东南风,忽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了用‘火攻’的办法。

古人有‘周瑜借东风’火烧赤壁的典故,在水面上打斗,‘以火攻船’永远都是最有效的办法。

当即他就命人把十余艘小船都集合起来,泼上焦油用火点燃了,然后驱赶着船只一齐冲向远处的的码头。

熊熊烈焰在风势的作用下烧得足有几丈高,冒起的浓烟根本让人判断不出龙云帮到底来了多少人。秦风手持降魔铁杵,带人杀到北寨门前,百炼神刀一招‘横征暴敛’重重砍下,蛮横的力量竟把厚重寨门也劈出一道裂缝!

早有龙云帮帮众丢出挠钩钩住两座箭楼,几个身手矫健的,已经鱼贯般爬了上去。

一时间杀声震天,秦风带来的都是龙云帮最不怕死的敢死队,这些人今天来,根本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

楚天一挥手斩下,作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道:“除了寇天应的儿子要活捉外,其余人全部杀掉!”数百枚火箭从楼上落下,龙云帮帮众立刻围成一个圈,将寇弦死死护在中央。

这些人虽是精挑细选的高手,一个个武功都不弱,但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显然处于劣势。

眼见自己一手训练出来的敢死队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寇弦也逐渐生出一股恐惧,人只有面对死亡的时候,才会真正意识到死亡的可怕。

“我还年轻,”他惶恐不安,心中想道:“不能就这样死了!”

“楚天一,如果你能放我回去,龙云帮愿意退出长江水道,并以飞鱼帮马首是瞻!”寇弦突然大声叫道,居然提出了一个令众人吃惊的条件。

可惜楚天一要的是他的脑袋,而飞鱼帮的最终目标也是吞并龙云帮。

楚天一狞笑道:“少帮主怎么突然认怂了,你孤身进攻清坪水道码头的豪气哪里去了,哈哈,不瞒你说,本帮陈帮主早已下了死命令,今天一定要取下你的人头,回去向他老人家复命!”

寇弦双拳紧握,脸色煞白。

他已经放下高傲头颅,想楚天一卑躬屈膝,换来却是一顿羞辱,可如今瓮中捉鳖,他又能逃到哪里去?

轰!突然北寨大门外响起一声巨大轰鸣,随即有龙云帮好手攻到了箭楼上。

楚天一目光一凛,蓦地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高瘦男子手持铁杖,竟一连锤杀他数个好手,往他这一边掩杀过来。

他狞笑一声,取下了腰间一根九节钢鞭,喃喃自语的道:“没想到龙云帮里还有这等人物,看来是我小瞧你们了,可惜如此人物今夜却要死在我的手上,实在可惜!”

楚天一猛地发出一个啸声,竟从飞鱼帮帮众头顶越过,手里钢鞭仿佛一条游龙般卷向秦风头顶。

真气灌注下的钢鞭比尖刀还要锋利,破空声传来的时候,秦风刚好抬起头。他凌厉的目光与楚天一凶残的眼神一接触,顿时爆发出一抹极强战意。百炼神刀不仅仅是一种可怕刀法,还能锤炼人的心志,使修炼者变得极其坚韧。

因为百炼神刀虽然只有区区十九式,但每一式都是创招者在残酷江湖中历经几百场战斗而最终悟透出来的招式,同样的,在秦风修炼刀法的过程中,每一招都仿佛在和那些看不见的敌人作斗争,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走火入魔,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中。

正因如此,四叔才拿到了刀谱却久久不敢修炼,或许他只将百炼神刀下半册交给秦风,也是基于这种原因,毕竟刀法练错还有挽救余地,而一旦练岔了心法,神仙也难救。

秦风降魔杵高高一举,无边气势顿时从下往上亚过去,原本以楚天一居高临下的姿态,他的气势应该压过秦风才对,可他怎么也想不明白,明明处于下风的秦风,居然能让自己浑身生出一股寒意来。

“兴风作浪,如狼似虎!”百炼神刀接连使出两式,降魔铁杵竟以意想不到的角度突然折到楚天一背后,迎头击向他后脑勺。

楚天一瞳孔突然收缩,强行扭动身躯才躲开秦风攻击,落到地上的时候,浑身已惊出了一身冷汗。

可还没等他站稳脚跟,秦风已经接着攻上来,他绝不会让敌人有任何喘息的机会,皆因百炼神刀最重要的就是以‘势’慑人,接连十九式若能连续劈出去,其威力便会一招胜过一招,当中如有丝毫停顿,威力必然大打折扣。

这里面的原因除了有‘势’的作用外,更重要的还是在神刀刁钻刀法的震慑下,连续攻击根本让人无法获得任何喘息机会,自然也就无法准确判断和揣摩刀法的出刀手法和角度,因此更没有时间让敌人反应过来。

这就是百炼神刀所说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楚天一慌忙招架,钢鞭本是软兵器,可在他真气灌注下,竟像钢棍一样坚挺,硬是挡住了秦风三招。

三招过后,楚天一已经被逼到了城楼边缘,只要再退一步,就会掉到北寨空地上,此刻寇弦和他的敢死队正在下面拼死抵抗飞鱼帮帮众的围攻,他要是掉下去,这些杀红了眼的龙云帮好手,恐怕会拼了命的上来围攻他。

秦风一招‘求马唐肆’,铁杵猛地向前横扫,他虽然内功很差,不过手上力量却非常强,这一杖下去竟带起一阵风声。

楚天一退无可退,只好咬牙硬挡下了这一杖,只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秦风竟感到整条手臂发麻,整个人都朝后退了一步。原来他内力远不如对方,硬拼的情况下并不占优势。

不过楚天一似乎没看出这一点,他还在震惊于秦风的诡异刀法,以为秦风没有将他打下城楼,仅仅只是为了羞辱他。

楚天一惊魂未定,胆怯道:“朋友好像不是龙云帮的人,为什么要跟我们飞鱼帮作对?!”

秦风知道自己内力不如他,也不敢过分逼迫楚天一,沉声道:“你当然不认识我,因为我今天才刚刚加入龙云帮。”

楚天一大吃一惊,但很快就想起一件事,前两天他派人在牛鼻坡埋伏李定风,却被一个陌生高手坏了事,据逃回来的手下描述,那人满脸胡渣,又高又瘦,用的兵器正是一根降魔铁杵,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

“此人到底跟我们飞鱼帮有什么仇恨,要替寇天应卖命。”楚天一脑中闪过好几个念头,却没有一个可以有效应对目前处境。

眼看此时龙云帮好手已经悉数爬到城楼上,再耽搁下去恐怕主场优势瞬间就会变成劣势,到那时别说生擒寇弦,连自己性命也难保。

楚天一生性狡诈、诡计多端,此刻冷笑两声道:“朋友,寇天应那老贼给了你什么好处,我看你武功高强,刀法不错,不如加入我们飞鱼帮,我楚天一可以作担保,只要你肯来,这清坪府水道码头副舵主一职,非你莫属!”

秦风眯起眼,微微笑道:“此话当真?”

楚天一见对方有所动摇,忍不住笑道:“我楚天一在江湖上也算一号人物,说出来的话当然一言九鼎,飞鱼帮虽然不算什么大帮派,但在长江水道上也无人敢惹,朋友只要肯帮我剿灭龙云帮,荣华富贵不在话下。”

秦风突然‘哈哈’一笑,大声道:“好,既然如此,我就先帮你杀了龙云帮的少帮主,就当是我的投名状了!”

他慢吞吞的向前走近两步,脸上露出狰狞凶悍的神色。楚天一奸计得逞,立刻狞笑起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我最欣赏的就是你这样的人。”

楚天一暗中握住九节钢鞭,只要秦风一跳下城楼,他就立刻命城头上的飞鱼帮帮众万箭齐发,将北寨里的人统统射成马蜂窝。

以他奸诈好妒的为人,怎么可能让秦风这样一个极具潜质的高手来入驻清坪府水道码头。

眼见秦风一步步靠近城楼,寇弦脸上神情既愤怒又惊恐,但他最恨的还是李定风,因为秦风毕竟是李定风介绍进来的。

就在秦风握住铁杵,准备纵身跳下城楼的时候,突然他脸上露出高深莫测的神情,楚天一顿时一愣,秦风却已快速转过身,反手向他劈出了一杖!

这一杖正是百炼神刀后九式里的起手式‘横征暴敛’,后接‘磨牙凿齿’。楚天一刚刚才反应过来,黑漆漆的降魔铁杖已经劈到脸上,他惨叫一声,顿时身体直挺挺的从城楼上倒下去,重重摔在北寨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