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异度大魔尊

更新时间:2019-01-02 13:23:15

异度大魔尊 连载中

异度大魔尊

来源:落初 作者:醋也留香 分类:武侠 主角:公子爷小姐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异度大魔尊》的小说,是作者醋也留香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每个热血的少年,曾经都有一个大侠梦,背着一把剑,浪迹天涯,笑看江山如画,醉卧美人膝。而俞惊尘的梦更夸张,他竟敢想着成为武林最至高无上的大魔尊!一柄翔龙折扇带来的武林秘密,一个不会武功而且重病在身的魔女,俞惊尘说,表慌,统统交给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孙丑道:“姑娘这话就冤枉了在下,在下是说出和令兄打赌,才想到这枚制钱的,一个跑江湖的郎中,身上总会带上一块磁铁,在下灵机一动,才在伸手取出制钱之时,在磁铁上轻轻磨了一下,这叫做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可不能说在下存心讹诈。”

步惊尘道:“妹妹,算了,咱们就让他先替吴庄主令爱看了病,再和吴庄主比划也不迟。”

公孙丑连连拱手道:“老弟真是守信用,在下这里谢了。”接着,他回身朝吴亦梵笑了笑道:“吴大庄主,现在该谈谈咱们的事了。”

听他口气,似乎也有备而来。

吴亦梵是什么人?他自然听得出来,一手摸着垂胸花白长髯,说道:“老夫方才已经说过,只要先生能治好小女的病,就算老夫身死,先生说个数目,刘总管自会照付,先生要是不信,这里还有冷总舵主,和陆、铁两位寨主作证。”

“好说,好说!”公孙丑连连拱手,陪笑道:“在下,行医济世,为的并不是金钱,吴大庄主厚赐,在下可不敢接受。”

这话听得在场之人,莫不暗暗惊诧!

鬼医公孙丑医道高明,那是没有活说的;但他是个贪得无厌的人,你把他请到家里,无异于请鬼上门。

走方郎中,看病给药,本来是简单不过的事,医药费用,你说多少,病家给多少,不就结了?

但他鬼医公孙丑可不是这样和你算法,他一进门,你就得先付两笔钱,一是车马费,一是诊断费。

车马费有一定规矩,是五两银子,这等于说,你要花五两银子,才能把他请来。

诊断费面议,面议就没有一定标准,从他踏进尊府,就已在估量你的家私,是中等人家,还是大户人家?当然,他说出来的数目,正好是你忍痛可以拿得出来,不伤脾胃。

等你付清这两笔费,他才肯坐下来,给病人切脉,切了脉,照说该处方给药了,但他又不。

他先问你要上等药、中等药、还是普通药?然后又问你要使病人三天痊愈,还是七天或十天痊愈?

当然,每一种药的价格,都是一级比一级高,等双方议定药价,付了药费,他又问你要不要病人当天就好,药到病除?药费当然更为昂贵。

但说也奇怪,只要你付得起药费,他答应你当天好的,真可说是药到病除。

你出的药费较少,那就得三天、七天,甚至十天才会痊愈,但他和你约了三天,就是三天,绝不会拖到第四天去。

经他看过病的人,病是好了,但被他一次敲诈去的财物,可也为数不少。因此,他才有鬼郎中的外号,说他棺材里伸手,死要钱。

如今他居然说出行医济世,并不是为了金钱,这话又有谁能相信?

吴亦梵拱拱手道:“公孙先生果然是清高之士,但你为小女治病,若是不收医药费用,老夫如何过意得去?这样吧,咱们都是江湖上人,讲究爽快,公孙先生医愈小女病症,老夫何以为谢?还是先生自己说吧!”

“岂敢。岂敢?”公孙丑笑得有些阴阳怪气,不好意思的道:“吴大庄主这么说,在下倒似要挟令爱之病,向大庄主勒索了。”

吴亦梵道:“不要紧,这是老夫自愿的,老夫只此一女,久病未愈,老夫早就说过,只要把小女的病治好,老夫不惜任何报酬。”

公孙丑一双鼠目,闪着亮光,呵呵笑道:“吴大庄主只管放心,在下虽没诊过令爱的病情,在下可以放肆的说一句,令爱的病症,服了在下的药,纵然不能药到病除,立竿见影,即刻就能痊愈,但三日之内,在下就有把握保她治好。”

吴亦梵大笑道:“行、行,小女今年十七岁,差不多生了十七日的病,别说三日,就是三个月,把小女的病治好,老夫已经十分满足了,公孙先生也不用客气,要老夫如何酬谢,只管直说无妨。”

公孙丑耸着双肩,笑嘻嘻的道:“在下有一嗜好,喜欢收集些古玩……”

吴亦梵爽朗的笑道:“先生怎不早说,老夫虽非赏鉴名家,但舍间也收藏了不少古人的书画册页,鼎彝古器,宝玉珍玩,任凭先生挑选。”

公孙丑深沉一笑道:“吴大庄主盛情可感,在下虽是浪迹江湖之士,但普通古玩,也未必在我眼里。”

吴亦梵听了一怔,诧异的道:“公孙先生之意……”

公孙丑连忙含笑道:“在下是说……”他咽了一口口水,接道:“吴大庄主既然垂询,在下也不用隐瞒了,这次在下从仙霞岭来到靖安,原本是跟踪一个人来的。”

吴亦梵望着他,口中“噢”了一声,显然他还没有听出公孙丑的口气来。

公孙丑继续道:“这人是个古董贩子,专在各地收买古董图利。这次他在浦城一家官宦后裔的家里,买下不少古董,其中有两柄折扇,是唐人的工笔画,在下喜它用笔精细,色彩艳丽,当时曾问他要多少银子?他说买进来是二百两银子,至少要赚一倍,四百两银子,才能脱手,在下出他二百二十两,他不肯买,说少一分都不成,其实据在下事后知道,那两柄纸扇,他根本没花银子,是人家送给他的。”

“哪知在下看了那两柄折扇,竟然心有偏爱,忽忽若有所失,再一想一个人劳碌奔波大半世,既是心爱之物,四百两就四百两,把它买下来就是了,这就一路追着那人下来,前天,终于在路上遇到了,但他却说这两柄折扇已经卖了,在下问他卖给谁?他才说出他有几件书画,一起卖给了吴大庄主。”

吴亦梵一直静静的听着,心中暗道:“此人吝啬成性,怎舍得花四百两银子去买二把旧扇,看他这般如醉如狂,从仙霞岭一路赶来靖安,莫非这两柄折扇,有什么奇特之处?”心中想着,不觉点点头道:“不错,前天确有一个古董商人,携着书画古玩,问老夫兜售,老夫确实选购了几件……”

公孙丑喜形于色,急忙问道:“如此说,这两柄折扇,果然在吴大庄主这里了?”

吴亦梵颔首道:“不错,老夫也看出那两柄折扇是唐代之物,用五百两银子买了下来。”

公孙丑忍不住心头狂喜,拱手道:“吴大庄主一再垂询,在下治好令爱之病,何以为谢,吴大庄主倘肯割爱,就以这两柄折扇见赐,于愿足矣。”

原来他巴巴的赶来,只是为了两柄折扇!

公孙丑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他替人看病,索价之高,因人而异,吴亦梵答应他不惜任何报酬,而他却只要两柄折扇,由此可见这两柄折扇,极非寻常之物。

吴亦梵爽朗的道:“一言为定,先生只要治好小女病症,除了这两柄折扇之外,老夫收藏的书画古玩,任凭先生自取。”

公孙丑听他一口答应,不觉喜形于色,满脸堆笑,连连拱手道:“吴大庄主言重,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兄弟因对这两柄古扇心有偏好,能蒙大庄主割爱,足见盛意,其他珍玩,兄弟断不敢受。”

说到这里,不觉看了步惊尘、白慧二入一眼,说道:“事不宜迟,大庄主是否可以请令爱出来,在下替他看了病再说。”

吴亦梵点点头,朝刘总管吩咐道:“寄生,你去请小姐。”

刘总管应了声“是”,但他有些迟疑。

那是因为步惊尘方才说过:这场过节没有了结之前,这里所有的人,都不准离去。

何况老管家步福就守在书房外面,方才铁弹子贺德生,就是一个例子,以贺德生的功力,尚且接不下人家一掌,像斗败的公鸡一般,被人家逼了进来,他刘寄生自问比贺德生还差得远,如何能出得去?

但就在他这一犹豫之际,步休云已经开口了:“步福,这里的刘总管出去有事,可以放行。”只听外面步福应了一声。

刘总管一声不响,举步朝外走去。

最难堪的,自然是天隐魔尊吴亦梵了!

他身为四大魔尊之首,叱咤江湖数十年,长江上下游只要他跺跺脚,几省地面都会震动。如今在他吴庄的书房里,有人进出,都由不得他作主。

他纵然是个城府极深的人,此时一张满脸红光的脸上,已经气得由青转白,由白转青,一手摸着花白胡子紧闭嘴唇,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陆无常、铁凌霄、冷中锋二人,同样怒形于色,但也噤若寒蝉。

公孙丑看看众人脸色,耸着肩,在一张雕花椅上坐了下来。

这间精雅的书房小客厅里,在这一瞬间,空气像是凝结了一般!

过了约莫盏茶工夫,只听门外传来了一阵环配之声,但见一名青衣使女扶着一个脸有病容,身材纤瘦的少女,缓步走入。

那少女看去不过十七、八岁,瓜子脸,因她面色苍白,显得有些瘦削,两条细长的眉毛、配着一双灵活的大眼睛,一望而知是个相当聪明的人。

只要再丰满一些,脸上有了血色,准是个大美人。

那少女跨进书房,目光一抬,发现小客厅里竟然有许多人,苍白的脸上,不禁飞起两朵红云,低着头,走到吴亦梵身边,低低的道:“爹爹叫女儿出来,有什么吩咐么?”

一个江湖大豪的女儿,竟然如此羸弱,腼腆得有如深处闺阁的千金小姐一般。

吴亦梵看到女儿,本来紧绷的老脸,忽然有了笑容!

那只有在慈爱的父亲脸上,才可以看到的慈祥和蔼的微笑。一个杀人无数,叱咤江湖的霸主,这种充满了慈爱的笑容,也只有在舐犊情深的时候,才可以看到。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