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论女主的战逗力

更新时间:2018-11-28 20:10:37

论女主的战逗力 连载中

论女主的战逗力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中二隐修会 分类:武侠 主角:李先生白浦远 人气:

中二隐修会新书《论女主的战逗力》由中二隐修会所编写的武侠风格的小说,主角李先生白浦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关于(修真)论女主的战逗力: 从小缺根筋,长大爱玩命。一闭眼穿越修真界,依旧用绳命作死。师门长辈教育她说,要心如止水,物己不惊。夏元熙虚心接受,点头称是,深夜自省,坚决不改。末法如乱世,总有人要化身利剑。所以,请走开!让专业的来!主逗比又中二,智商情商全点在战斗力上了。有仇当场报,毒舌一流,嘴炮无双,对敌人分分钟戳心窝,终极目标是能打又能喷。等级:胎息旋照凝元筑基灵寂金丹步虚元婴分神渡劫大乘男主出场晚,有柔伪冰山期有黑化),剧情党升级文,心性流,感情线为辅(原名:无量劫)2o15/5/31入V,当天三更,没抽的话4点半更新。面的都是倒V,因为鼠标要拖很长才能看到新章……所以看过的小天使注意,不要买错了(づ ̄3 ̄)づ基友的文男主总想毁灭世界[穿书]耽美文[白蛇]系统之我是许娇容穿越之游戏大师耽美文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到王诩的警示,众人皆是一愣。而天空中墨知非带来的傀儡仪仗队伍中,却有一只正悄悄转身,闻言露出了相当人性化的刻毒表情。

这具人偶肚中保存了墨知非内脏,而他本身在外示人的躯体则是以秘术填入的机关内脏。这也是因为机关修士本体太弱,如果被人接近,很容易遇到危险。

于是他就着手炼制了一个替身偶人,在主体身死的情况下,可以把元神转移到人偶身上,只要找个安全地方取出内脏填入生人肚中,再静静蛰伏数年,就能够将新躯体同化成另一个墨知非。这秘术有着夺舍的效果,却无夺舍的限制,更像是嫁接植物一般,少有对肉身的限制,十分方便。

只是,墨知非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王诩拆穿,于是转身鬼鬼祟祟的身影在一干呆若木鸡的偶人中显得格外突兀。

“谢玄幽真人提点!还请各位助我,不要放跑了墨知非!”钟严大声喝道。

事已至此,恐怕逃脱生天要下点血本了!

墨知非精神寄居的人偶一狠心,张口吐出一条琥珀手串,上面大大小小不规则的琥珀一共有三十三粒,内部都有个米粒大小、似昆虫般的黑点。

还是不要尽数用掉吧?毕竟还要靠它们重振墨家,如果尽数用掉,固然一时爽快,今后却再无立身之本。

他心疼地扯断绳子,把二十一粒琥珀仍旧咽下,掌中托着十二粒暗自祝祷。

【用尽一切手段杀了他们……再不济也要将他们抵挡住,事成之后,诸位就自由了!】

这也是迫不得已。

墨家祖上的确出过几位屈指可数的渡劫修士,琥珀中封着的傀儡就是先祖昔日炼制之物。

不过傀儡仿照真人制造,本身就是诸宝中最有灵性之物,也最容易诞生灵智,更别说这些威力强大的个体在炼制中都以生人祭炉,出来的具具傀儡天然就带了种魔性。

和剑修法修不同,机关修士既是傀儡的制造者,也是它的使用者和奴役者,不仅战时要以它挡刀,平时还要令它服侍生活起居,所以大凡傀儡诞生的灵智都个性扭曲,隐约有些怨恨主人。加上墨家傀儡秘术以生人祭炉,更天生就带了怨业。

于是机关修士,特别是墨家子弟们总是不厌其烦地抹杀掉傀儡诞生的灵智,以防它关键时刻反噬主人。

这些先祖昔日的傀儡也同理。不过由于墨家太久没出过渡劫修士,无法将新生的灵智抹杀,这些近乎成精的偶人也有了自己的思维,若不是中枢契约被墨知非掌握在手中,只怕直接走人了。

所以,双方也就一直处于家主不动用,傀儡装死的平衡状态,最多也就能威慑一番惦记墨家的各路人马,实际上要请这些傀儡老爷出马简直千难万难。

今日遇到这走投无路的情况,墨知非也只能铤而走险,以给予傀儡自由的代价相求。他心念祈祷下,十二粒琥珀珠渐渐发出红光,一声幽魂叹息般呓语在他耳边轻轻响起。

“成交。”

话音刚落,琥珀很快融化,里面飞出十二个小点,见风即涨,变成十二具形态各异等身人偶,拦在前来追赶墨知非的众人面前。

神剑侍中的一人当先斩过去,但原本切金断玉如豆腐般的飞剑只破开了它的衣物,在本体的乌金躯壳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刻痕,几乎完全无损于傀儡的中枢。而熟视无睹的傀儡十指指甲暴涨,很快欺近身一抓下去,那名神剑侍只得狼狈避过,被抓破的袖子也如烂泥腐朽,好在他手疾将衣袖整个扯下,才不至于蔓延。

这还是傀儡自发动作,消耗法宝本源的力量,造成实力大打折扣的后果。真不知道要是有渡劫仙人操纵,它们会发出怎样的威力。

“不好!那是墨家秘传的牵魂魔偶,难道今天竟要被此獠走脱?!”眼见墨知非逃离的遁光已经快看不见,钟严声音带着浓浓的不甘,要论对墨知非的了解程度,恐怕在场没人比看过赏善罚恶殿绝密卷宗的他有说服力。

“哼,你这人就是喜欢庸人自扰,一剑不行斩上许多剑,自然让这些土鸡瓦狗归于一堆废铁!”席泷满不在乎地道。他说话间手上不停,掐诀一指,鬼哭伞数十根伞骨化为道道红芒,一剑接一剑,剑剑斩在刚刚的伤痕上,将乌金壳破开,几乎已经能看见里面精密的机簧齿轮了。

也只有剑湖宫的剑修才能在高速移动的傀儡身上,一连数十剑准确击中同一个位置,连看不惯席泷的钟严都忍不住在心里赞一声“漂亮”。

可是墨家祖上流传下的牵魂魔偶又怎会如此简单?见敌人有几分实力,傀儡的灵智自动判断,也顾不得节省本源力量,选择了最适合的战法。

于是十二具牵魂魔偶把身子一摇,瞬间消失在空气中。

“剑影藏形?!大家小心!”席泷对于牵魂魔偶的表现相当熟悉,虽然由剑换成了人偶,不过征兆异曲同工,当时就心中一惊。

有他的警示,所有人都自觉小心防御,梁映雪将罗刹天女召回身边,神剑侍和钟严也收缩了战线。

果然!大家摆出防御阵势,将飞剑法宝等护住身体后,几乎瞬息间就感觉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金铁交鸣的响声。

是隐形的牵魂魔偶!

众人中,只有王诩不是无的放矢,他拂尘一摆,一朵碗口大的莲花绽放,精确架住的柱形空气似乎是傀儡的手臂,然后花瓣逐渐生长缠绕,意欲将看不见的傀儡整个包裹。

弹指间,莲花一震,仿佛抗拒它的猎物消失了,又像是绷成弓状的鱼竿被拉断线一般,霎时又恢复成娇柔婀娜的模样。

王诩手中托着一只乌金的手臂,切口平滑整齐,自言自语道:“断臂求生?还算果断。”

他是幻术宗师,看穿这等伎俩并不算困难,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他能帮助别人也看到。

不过,这等能力让钟严双眼又燃起希望的火光。

“玄幽真人!你既然有克制傀儡之法,还请速速冲出包围,去追墨知非!”

王诩有些无语,心想你们显然处于劣势,我在还能帮把手,要是去追墨家老祖,剩下的人可难免有伤亡,但又在纠结应该怎么措辞才能让这个赏善罚恶殿的主事接受。

“这个……”

“玄幽真人可是担忧我等?但还请以大局为重!墨知非卡分神瓶颈已久,当局者迷而不自知,让他不能全心修炼的无非他天天惹祸的女儿!但如果他此次炼丹不成,墨昭灵不久就会寿元耗尽,此情执一断,只怕他突破渡劫指日可待!到时这牵魂魔偶有了操纵者,又是为祸四海的大害,万望玄幽真人为天下苍生诛之!实在不行也要将他牵魂魔偶消耗掉,此时解放魔偶,他无法收回,日后也成了没牙老虎,不难对付!”钟严苦苦劝诫。

但众人中还有剑湖宫与洞阳上馆的人,万一出了差池,这可不好交代,王诩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我等赞同钟先生意见!”神剑侍纷纷摘下面具,以本来面貌对王诩郑重一拜。

“何须如此!各位折煞贫道了!”

席泷双目含悲,一字一顿道:“那牵魂魔偶躯壳之材,若是我没看错,乃是剑修的本命飞剑制造!能用偶人使出剑影藏形的手段,只怕剑修本人也被拘魂祭炉!可恶……如果战败身死,不过技不如人;但被人炼制傀儡,此举简直骇人听闻!玄幽真人不必顾忌我等,真人若不去,我等就算豁了性命,也要为这许许多多剑修前辈们讨回公道!”

梁映雪也附和道:“晚辈有母亲留下的至宝防身,恐怕是最安全的一个,连各位前辈尚且不惧,晚辈又怎会贪生怕死,枉为那矫情之人?”

正在此时,厚厚的云层中突然平地一声惊雷,让天地瞬间一片亮白,水桶粗的闪电如利剑笔直下行,击在下方的伏波岛上。

岩石炸裂,烟尘蔓延,甚至还有一朵蘑菇云缓缓升起。

虽然沙尘漫天,但中央一个闪耀着微光的身影却让人看得十分真切。

无垢光以喻佛智,纵然火光尚微,仍然无有限量,不能障碍,普照十方。

在烛火般的光芒下,天空中浮现出十二道淡淡的影子,虽仍旧看不清形貌,但是总算能让人认出傀儡的方位。

“玄幽师兄,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吧。这里有伟大的我撑场子。”

尘埃落定,青白道袍的少女执剑升空,双目神光湛然,一身金丹修士的威压隐隐浮现。

“小玄玑你这天元上品金丹一出,师兄我真是老怀大畅啊……”王诩哈哈一笑,化虹直冲向墨知非离去的方向。

“你不装我们还是好盆友。”夏元熙笑骂回应。

十年结丹啊……

久违了,世界。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