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血剑酆都

更新时间:2019-02-10 01:26:06

血剑酆都 连载中

血剑酆都

来源:落初 作者:金口书生 分类:武侠 主角:灵霄楚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血剑酆都》是金口书生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灵霄楚,书中主要讲述了:九重天之上,神魔俯瞰世间事。三千里飘血,几使人间变酆都。虽一介穷儒,戴罪之身。然宝剑在手,道理藏心,天下虽大无我不能安身之所,江湖虽远何处非我立命之地?我白小七,此生但行当行之事,杀该死之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白小七醒来之时,只觉得昨夜刚做了一场大梦,可身旁那灵霄娘娘像的残骸却是使人触目惊心。

回想起昨夜种种,白小七往身旁一模,果然有一柄四尺五寸长的连鞘宝剑躺在那里。更加可怕的是在白小七用力思考“修齐剑术”四个字之后,竟然真的有一套精妙剑术浮上心头。

几乎是下意识间,白小七手中宝剑出鞘,便连挥了三剑。这三剑使出,真是如臂指使一般,有着股说不出的畅快。然而过后白小七马上想起了灵霄娘娘的嘱咐,说了声得罪,小心翼翼的把剑收起,生怕因为这三剑耗光了灵霄那仅剩的灵力。

收好了宝剑,再将书箱背在身上,白小七想了想又把宝剑插在书箱与后背之间,还用布条缠了几圈,才算勉强把剑给固定住。

正在迷茫之时,山下逐渐传来人声。

“完了完了,肯定是附近的村民来参拜来了。”白小七看见身边的废墟,脑袋里“嗡”的一声。

用膝盖想也知道,要是让村民们看见眼前这幅景象,白小七最少也要被判个毁坏神像的罪名。楚唐国的百姓一向敬畏神袛,到时候白小七百口莫辩,被凌迟处死都未必没有可能。

想到这里,白小七赶紧绕到庙后,趁着还没有被人看见,先行钻进了山林之中。

果不其然,白小七刚刚离开不远,就听见灵霄娘娘庙的方向传来一声尖叫。而后更是马上骚动起来,隐约间还能听见一些“缉拿凶手”之类的话语。

好在村民们多半是以为凶手在推毁神像之后,肯定已经逃之夭夭了,因此也没人带头搜山。白小七拨开挡路的草木,只是认准了一个方向下山,走了没多一会便又来到了一条小路上。

这山间有许多小路,看起来是上山采药或者砍柴的村民用许多年的时间一点点蹚出来的。

在这么大的一座山上,到处都能打材采药,所以村民们为了避免冲突,通常每个人都有固定的上山路线。也正是因为这样,白小七一路上根本就没有遇见任何人影就顺着小路慢慢下了山。

到了山下,白小七才零零散散的看到了几个人影。而通过这些路人间的谈话,他才知道灵霄娘娘在附近的影响力竟然恐怖如斯——连带着云间村在内的十余个村子已经联合起来,誓要抓住毁坏神像的凶手。非但如此,这些村子里面的丁壮还四处设卡,盘查一应路人,而盘查的主要对象便是似白小七这样的生面孔。

好在白小七长的还算英眉俊目,而且由于读了十几年的书,本人的气质也十分温和,让人根本无法联想到毁坏神像的凶徒。所以在路上和几个行人交谈两句之后,白小七就大概问清楚了最近的几个关卡所在的位置。

按说他脸上也没写着“凶手”两个字,就算是被守关的人拦住了,也未必能看出他是毁坏神像的凶手。但俗话说做贼心虚,白小七下意识的就想躲开那些拦路的关卡,因此在看清四下无人之后,就又找机会钻进了路旁的树丛。

照着白小七一开始的想法,他进了树林之后只要绕一个大圈,就能躲开前面的两个哨岗。而过了这两个岗,离灵霄娘娘庙的距离就比较远了,再往前面的岗可能就不会那么严格,到时候他说两句好话,别人也就让他过去了。

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在他老家的林子里,白小七的确是可以想怎么走就怎么走。然而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在没有熟悉的参照物的情况下,你以为你在林子里直走,其实没准已经拐了好大一个弯了。

想要准确的避开两个哨岗后再回到大路上,那几乎就是一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再加上山林里的路一向是坑坑洼洼,白小七深一脚浅一脚的,对高度也没有个明确的认识。因此在不知不觉下,即便是白小七以为他自己走的路还算正确,可实际上他都已经绕到了半山腰了。

从头一天的中午开始,白小七就已经粒米未进。他有心在山上采点野果充饥,却无奈根本找不到能吃的东西。虽然身旁不时有窸窸窣窣的动静,说不定是山兔或者老鼠之类的,但白小七一介文人,根本就抓不住那些玩意儿。

就这样,白小七饿着肚子一直走到了中午,才实在是忍不住找了一个树桩坐下。

楚唐国北部的天气基本上可以用四个字来形容——冬夏分明!

冬天的云间村固然是寸草不生,可到了夏季,人走在路上几乎都能给晒出油来。山林里虽然没什么阳光,但到了晌午时分炎热感还是慢慢传了进来。白小七又走了一上午,流了一身的汗,难免会感到口渴。

饥饿尚且可以忍受,然而喉咙中传来的那种火烧般的干涸却让他实在忍耐不住。几乎是不受控制地,白小七躺坐在树桩上呻吟了起来。

也许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白小七在那边哼哼唧唧的时候,树后面忽然转出一个人影来。

“小兄弟,你在这干什么呢?”那人看见白小七躺在地上,哼唧不休,第一反应是有毒蛇把他咬伤了,因此满脸都是担心的神情。

白小七听见人声,先是被吓了一跳,赶紧翻身坐了起来。等看到来人脸上全是担心,好像并没有想要抓他的念头,才放下心来仔细打量了对方几眼。

眼前那人看样子能有五六十岁,中等身材,身上穿着一身村民中常见灰色衣衫,头上绑着的汗巾也早都被汗水浸透,身后背着的竹篓里放着些柴火,右手上还提着一柄看来已经不甚锋利的柴刀,看来多半是进山打柴的村民。

对于白小七来说,此时见到了活人,简直就像是见到了救星一样。来不及多想,白小七赶紧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道:“这位老伯,我是苦树县的秀才,南下之时路过此地。无奈山路崎岖,又不辨方向因此迷路在此。刚才我实在渴的紧了,所以忍不住了呻吟两声,还望老伯不要见怪。”

在这白小七还留了点小心思,特意没有说昨天遇到强盗的事情,这样一来老汉自然也想不到他昨夜已经在灵霄娘娘庙住了一宿了。

“小老儿虽然没怎么读过书,不过我也知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的道理。这样吧,你随我来,我带你下山就是了。”打柴的老汉呵呵一笑,就要去头前领路。

白小七虽然急着下山,但还是客气道:“老伯不用心急,你这柴……”

“不妨事不妨事。”老汉把手伸到背后拍了拍半空的竹篓道:“我已经打的差不多了,再者说,我打柴并不是为了卖钱,只是自家用的而已。家里一天也用不了多少柴火,我打的这些,都够烧三天啦!”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