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北镇刀传奇

更新时间:2019-02-10 01:14:39

北镇刀传奇 连载中

北镇刀传奇

来源:落初 作者:红衣半落 分类:武侠 主角:孙蝉尚武 人气:

主角叫孙蝉尚武的小说是《北镇刀传奇》,它的作者是红衣半落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百年前,大雍王朝初立,歌舞升平,盛世人间;七十年前,战乱骤起,千里白骨,秃鹫盘旋;去年,于少欢怀揣着三分忐忑、三分向往和九十四分的好奇走出了小谷,走向了属于他们一代的江山!(写手是个新人,场景铺开较慢,但一定会坚持更新,不断进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时是七月,天正热的时候,大堂里的门关上后,屋内的温度顿时升高,房间里还放置了不少用来照亮的火盆,整个大堂宛如一个蒸笼,背靠火盆的于少欢很快就全身湿透了,甚至意识都有些模糊了,便急忙暗自运功,虽不能降燥降热,却也能平心静气。

坐在主位上的张命环视了一下四周,看到众人摄于自己的压力而频频擦汗,心中暗自得意。

“诸位。”张命站起身来端起碗,说道:“在说正事之前,张某首先要感谢各位同道,能来就是给我面子,要知道若是少了朋友帮衬,那就很难在江湖立足,在座的各位都是我的兄弟,我先敬诸位兄弟一碗。”张命一边说着一边扫视了长案旁的那两张空椅子,显然并不是所有的同道都给他面子。

张命说完也不含糊,将身前的三个大碗端起来一饮而尽,下面轰然叫好。

喝完之后也没有坐下,熊皮包裹的大椅着实是太热了,仅仅坐了一小会,张命就感到自己的裤裆湿透了。

暗自运气将自己的湿裤子吹开一点,使其不要紧贴着屁股,略微舒爽的张命继续说道:“今日邀请诸位兄弟前来,是为了两件事,这两件事有无关系,全看诸位一句话。”

张命说完这句话,长桌两旁的寨主有一半以上都看向了坐在张命下首第一位的山羊胡中年人,中年人嘴角上挑,微笑的捻了捻自己的胡须,继续等着张命继续说下。

中年人名为李季秋,也就是众人口中的李麻子,与张命不同,他本身是湘东郡人,在衡山上已经超过十年了,朝廷曾派兵清洗过衡山数次,都每次都被他提前发觉避过了。

在张命到来衡山之前,李季秋的湘东帮就是山中最大的团伙,张命来了之后,两人也自然的成为了对头,论武功,李季秋不是张命的对手,但仗着地头蛇的优势,在与张命的争斗之初,李季秋还占据了上风。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的过江龙张命也逐渐向地头蛇转变,李季秋的优势越来越小,但张命也不敢贸然动手,双方都比较克制。

此次张命召开大会,李季秋本不想参加,因为到了别人的地盘上,尤其是那人的武功还高过自己,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张命为此亲自去了李季秋的山寨里邀请,两人秘密商议半天后,张命便告辞离去,随后李季秋便放出消息说自己将会按时参加大会,于是为李季秋马首是瞻的部分寨主便纷纷表示自己也将会参加,张命的大会才得以召开。

“第一件事是一个消息。”张命开口说道,“本月三十,乃是我荆州武林领袖钟洛前辈的六十六岁大寿,钟老前辈在巴陵举行寿宴,这可是我们荆州,甚至南武林都少有的盛事,我们作为荆州同道,于情于理都该去祝贺一番。”

下面片刻沉默后,一人方才说道:“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去年七月时,便有传言说是钟前辈要庆寿,但韩道琥当了刺史,事情变作罢了。今年我看也一样,更何况去年还有左恽之事,韩道琥不会给钟前辈大型庆寿的机会的。”

张命嘿嘿笑道:“兄弟有所不知,韩道琥已经不是荆州刺史了,上月便离开荆州了。”

“此事当真?”下面顿时议论纷纷。

“千真万确,说来也跟第二件事有关。张命说话时,袁丛上前两步,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了他,“这是一张请帖,是江陵的俞氏兄弟遣人送来的。”

众人听到俞氏兄弟的名号,便开始互相交头接耳,俞钤、俞错二兄弟的名号在荆州也是小有名气。

“不是说俞氏二君被赶出荆州了吗?”一个知道一部分内情的人说道。

“韩道琥接任荆州刺史以来,妄想整合荆州诸势力为其韩氏所用,二君无力与韩氏抗衡,便带人入了长江。他韩道琥做白天的刺史,咱们便做晚上的州牧,韩道琥又不能在荆州做一辈子刺史,等到他走了,俞氏兄弟这不依然是那赫赫有名的江陵二君吗?”下面有知道更多内情的人补充道。

“王贤弟的话有道理,不过可能还有事情还是看不到位。”李季秋捻着小胡子笑道,“二君出江陵入长江,这才是真真正正的蛟龙入海,现在凡是在水面上讨生活的,谁不要仰仗二君,或许不久之后,江陵二君就可以称为长江二君了,现在韩道琥走了,江陵城虽然让了出来,但人家还不一定能愿意回去呢。”

众人闻言都附和着哈哈大笑,于少欢却感觉有些不对,连衡山尚且都争斗不断,更何况大江呢。

于少欢想的没错,韩道琥不光将将俞氏兄弟逼入长江,还将荆北一带有点名气的势力全部赶入大江,就是为了使其争斗,现如今长江在荆州这一段的水面乌烟瘴气,除了一些大型派阀的船只,没有小型船队敢驶入这一段江域。俞氏兄弟现在在江面上也只是勉强立足,向西入不了三峡,向东进不去江州,而且深陷在混战的泥潭中,在势力重新划分之前已是无法抽身,因此才呼朋唤友的助拳,连张命这等交情不深的也来试着拉关系碰运气。

“张某在早年时候曾和二君有过一段交情,因此二君在接到了钟老英雄寿宴请帖之后,特意派人来告知,说来惭愧,若是没有请帖,我等即便是去了巴陵,恐怕也只能在外侧的流水席上喝酒吃肉,这等寿宴,若是不能登堂入室,会一会前辈同道,那还有什么意思,现在二君给我张命面子,邀请我一同前去,当年我孤身来到衡山时,全仗诸位朋友的帮忙才有了今日,如今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当然希望能跟诸位一起共赴盛会,也可以让天下豪杰,看看我衡山高手的气度。”

来参加大会的人或多或少都从李季秋那里听到了一些风声,即是张命希望整合衡山各寨,但没想到却是借助俞氏兄弟施压,俞氏兄弟虽然有些名气,但是毕竟离衡山很远,一时间内管不到众人头上,众人也不是很怕他,不过张命既然提出来了,那么自然要接招,部分山寨的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李季秋。

“既然张寨主看得起我们,我们自然愿意陪同张寨主赴会,不过邀请的人是张寨主,我等不在受邀之列,贸然前去,恐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啊。”开口的不是李季秋,是一个坐在外侧的小头目。

于少欢听得此话,估计这人是张命安排的托。

“这还不简单,正好今日我们衡山诸位好汉都在这里,不如就此共同成立一个联盟,尊张帮主为盟主,那不就什么麻烦都解决了么。”这是另一个坐在中央长桌子旁的有身份的托,接着众托便纷纷称是,张命则拱手连道不敢。

“帮人即是帮几,咱们往日里虽有些矛盾,但毕竟都是在衡山吃饭的,上牙跟下牙还总打架呢,不一样是兄弟吗。但俞氏兄弟就不一定了,说一句实在话,现在长江什么形式,咱也不清楚,一旦二君在长江那边失利了,来到咱们衡山,那对咱们都没好处,所以不如就帮他们在长江站稳脚跟,这样咱们在外面也算是有个帮手了,大家说是不是啊。”这是一个善于分析的托,虽然他的分析十分的牵强,但是众托都纷纷附和有道理。

粗糙的手段,于少欢看在眼里,鄙视在心里,俞氏兄弟一旦失利,那应该又多远跑多远才是,怎么能往上凑呢,失利的俞氏兄弟若是赶来衡山,打死便是,又有何可怕的。他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得见李季秋,看到李季秋嘴角上扬,露出了笑容,心中已经基本有数,张命与他已经达成了默契。

于少欢看的见李季秋的脸色,坐在他身后的小头目们可看不见,他们虽不明白李季秋心中所想,但此时此刻为自己的头领争取利益肯定是没错的,便纷纷吵嚷着要让李季秋为盟主。

于少欢暗暗摇头,这一吵嚷就将是否要成立联盟的问题跳过去了,直接进入到了谁当盟主的环节,况且似乎他们全然没有意识到到请帖是在张命手里,李季秋即便当上盟主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要听副盟主张命的指挥。

看到众人吵吵嚷嚷的也没个结果,张命咳嗽了一声肃静了全场,说道:“我与李贤弟一见如故,早就斩鸡头烧黄纸,二爷像前发了誓,结成了异性兄弟,谁当这个盟主还不都一样吗,遇到事情还不是大家坐在一起商量吗,因此,我推荐李贤弟当咱们的盟主。”

于少欢惊呆了,刚刚说完凡事商量着来,接着就推荐别人当盟主……意思就是盟主你来当,事情我说的算。

李季秋自然也不会想当这个假帮主,忙站起身来说道:“不敢不敢,张兄长我几岁,武功更是罕有敌手,领这个头是最好的,毕竟只有盟主强大众兄弟在外说话才更有底气,依我看,不如我们这个联盟就叫衡山盟,由张兄出任盟主,各位都为帮主,如何。”

李季秋在捧了张命的同时也告诉大家,放心吧,在衡山内我们各寨依然独立,自己管着自己那一摊,只是在外时,要联合起来。这也是李季秋对张命的要求,名头可以给你,但是我的权力一丝不能放给你,我的人马还是要我领着。

众人一看两位大佬都已经商量好了,心中虽然有些不爽,但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强出头,心中即便是存了其他的心思,也只得先答应下来以待日后变化。所以现在众人便纷纷道贺恭祝衡山盟成立,希望张盟主、李帮盟主二位盟主带领我们吃香的喝辣的云云。

但往往在这种祥和的时候,总会有一个不同的声音传来,夺命三叉今天既然坐在了这里,那么这个重要的声音,当仁不让的就该由陈四林发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