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纯阳第一掌教

更新时间:2019-02-10 00:57:05

纯阳第一掌教 连载中

纯阳第一掌教

来源:落初 作者:池宁羽 分类:武侠 主角:萧千离宫 人气:

完结小说《纯阳第一掌教》是池宁羽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千离宫,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坑爹的穿越!好好一个宅男,竟然穿越成了一个道士!有个系统帮助,但是这系统同样是个天坑!“叮!系统唯一主线任务:纯阳成为武林第一大宗派。此任务不可取消!”望着只有两个人、几间破石屋的门派,萧千离简直欲哭无泪……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什么?还有二百两银子?”正在门外和陆无厌闲聊的萧千离突然睁大了眼睛。

“当然!”陆无厌没好气的瞪了萧千离一眼,“既然是赌斗,自然双方都有相应的筹码。他们拿话挤兑逼得你用这玉虚峰参赌,他们便拿出二百两银子作为赌注。”

“唔!”萧千离摸了摸下巴,心中盘算半晌,好一会儿才点头道,“原来这偌大的玉虚峰,只要二百两银子……”

“你在想什么呢!”陆无厌又好气又好笑,解释道,“这玉虚峰地势险要、人迹罕至,我爹买下只用了四十两而已,倒是请工匠开凿道路、平整山腹,少说也花费了七八十两银子。”

萧千离心中一动,抬起头来,向那高耸插云的玉虚峰顶方向看去,问道:“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把纯阳宫索性建在峰顶?”

陆无厌对这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也是无可奈何,摇头道:“你知道这玉虚峰有多高么?只怕千丈也还不止。能开凿道路到这里已经是极为不易,足足耗费了我爹数年之功,再往上,哪来这么多银子?”

萧千离摇头不答,目光转了一转,又落在环绕玉虚峰那连绵起伏的数十座大山上,喃喃感叹道:“日后扩建门派道场,倒是大有可为啊!”

陆无厌没听清他的自语,只是静静的站在旁边,一双妙目跟着萧千离的身形,若有所思。

萧千离出了一会儿神,目光转处,一眼见到山路上的几个小黑点,当下轻笑道:“找麻烦的来了!”

一听“来了”,陆无厌目中杀机一闪,纤纤玉手已经伸向背后,握住了剑柄。

“师妹尽管放心!”萧千离微微一笑,伸手在师妹如削香肩上轻轻一拍,轻声安慰道,“一切有师兄呢!”

“你?就算祖师梦中传功,你又如何凭借那些东西退敌?”

少女低声自语了一句,迟疑半晌,依然缓缓松开了剑柄,垂手后退两步,站在萧千离的身侧,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倘若这个师兄比武失利,起码也要救下他一条小命。

见来人已奔至近前,萧千离身子忽然佝偻下来,面露惶恐,声音颤抖的说道:“你们……你们来干什么?”

四人当中,性子最为冲动的马栋取出一份文约在手里抖动,洋洋得意的笑道:“姓萧的,咱们来履行赌斗来了!你的地契准备好了么?”

萧千离神色慌乱,转头看着陆无厌,战战兢兢的叫道:“师妹……”

少女紧紧抿着嘴,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小锦盒,掀开盒盖露出里面发黄的地契,遥遥向四人展示。

高谨冷冷一笑,刚要大踏步上前,却见萧千离连连摇手道:“莫急莫急,地契诸位已经过目,不知你们的赌注可曾带来?倘若赌注不齐,这赌斗……”

四人对视一眼,各自嘿嘿怪笑,高谨打断萧千离的话,冷哼道:“我家少掌门果然神机妙算,想要借赌注来拖延时间么?二百两银票就在这里,有本事就来拿!”

他伸手入怀,取出银票迎风一抖,萧千离看得分明,这才战战兢兢的说:“既然……既然有了赌注……咱们……”

“要打便打!啰嗦什么?”马栋怪笑道,“打完了咱们好回家喝酒啊——”

余下三人顿时起哄起来,模样精瘦的风不四嘿嘿笑道:“杀鸡焉用牛刀?高师兄,这一架不如就由小弟来打吧?”

高谨虽然不屑与萧千离对战,却也不愿意把这夺取玉虚峰的功劳平白让给三个师弟,当下眼睛一瞪,喝道:“赌约是我签下,自然也是我来打!”

高谨在门派中地位不低,常年积威之下,只是一声低喝,三名师弟顿时唯唯诺诺,不敢再说。

见到三名师弟乖乖站在一旁,高谨满意一笑,这才迈步上前,双脚不丁不八站定,怪笑道:“小子,有什么本事就招呼过来吧!本大爷就站在这里,只要让我动上一步,便算我输!”

昨天他逼迫萧千离签订赌斗文书,还生怕这文弱小子得了一些前任掌教陆青崖的真传,因此趁其不备出手偷袭,却不料这小子却是个银样镴枪头,一拳就打得他昏迷不醒,早已把萧千离的修为摸得清清楚楚。

此时高谨有恃无恐,索性故作大方,嘴里说着话,眼神却早已往旁边的陆无厌飘了过去,一看之下不禁心中暗赞,“怪不得少当家要收这女子入房,果然是人间绝色。”

萧千离对高谨的蛮横无礼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抖抖索索的说:“这位……这位大爷,在下……在下不善空手……可否……可否容在下……取来兵器?”

“兵器?”四人不禁都是一愣,高谨一双眼睛眯缝起来,在畏畏缩缩的萧千离身上转了一转,呵呵笑道:“想不到你竟然学会了陆老鬼的剑法?行,本大爷就以空手对你的长剑!”

萧千离如蒙大赦,急忙转身往屋里奔去,只是大约是过于心急,脚尖在地上一绊,身子直直飞了出去,摔了一个极为狼狈的狗啃屎,把粗布上衣也挂了几条破口。

见到此状,四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高谨一边大笑,一边叫道:“不必心急,咱们时间有的是——小心把你那狗腿跌断了,一会儿还得找人抬你下山!”

陆无厌在旁边看着,秀眉早已紧紧蹙起,心中叹息道:“果然还是那个不中用的师兄,那纯阳祖师梦中赐宝……莫非都是假的?”

幸好这次萧千离拖延的时间并不长,不到片刻,萧千离的身影又出现在门前,只是他的姿势有些奇怪,背对着场中,弯着腰,正费力的拖拽两个硕大的圆乎乎物品。

等萧千离拖着那两个东西来到近前时,四人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狂笑。

马栋笑得尤为大声,哈哈笑道:“我当是什么惊天动地的兵器,原来是一对锤子。一个假道士用锤子当兵器?倒也是天下奇闻!”

高谨更是笑得眼泪都要出来,指着萧千离大笑道:“好大的锤子——倘若是精铁打造,怕不下数千斤重?姓萧的,你这是在拿纸糊的锤子糊弄咱们么?”

风不四笑得险些在地上打滚,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取笑道:“小子,你那点小力气,只怕连你师妹都抱不起罢?还拿着一对锤子来咋呼,你这玩意儿要是铁做的,爷爷就把脑袋输给你!”

萧千离把锤子拖到场中,擦了擦额头,扶着锤柄站直身子,等四人笑完了,这才干笑着说:“模样……是差了点,不过确实好用!”

看着那两柄斗大黑乎乎的锤子,高谨嘿嘿一笑,道:“拿纸糊的锤子来故弄玄虚,你也算是给你师父丢尽了脸,也罢!小子,上来受死!”

萧千离放下锤柄,恭恭敬敬的施了一个起手礼,笑道:“我这锤子可不是纸糊的,阁下可要小心了。”

高谨不置可否的一笑,他虽然为人傲气,却并不傻。但是萧千离的修为高低他看得清清楚楚,一根手指就能碾死的蚂蚁,就算玩出什么花样,又能奈他何?

想到这里,他哼了一声,双臂一震一抖,骨骼格格作响,摆开了架势:“废话少说,来吧!”

萧千离双手慢慢伸下,一把握住了两个锤柄,突然舌绽春雷一声大喝,猛然跃身上前,手中两柄如同桌面大小的黑锤激荡风声,雷霆万钧的劈面向高谨砸去。

高谨被那一声大喝惊得心神微分,此时见到一柄大锤如同乌云盖顶般砸到,急忙挥拳格挡,却不料刚一接触锤头,立刻发现那锤子并不像自己心中所想的纸糊般一拳就破,却如同岩石般坚硬无比。

他再要闪避却已经来不及了,萧千离右锤重重轰下,转瞬之间已将他的拳、臂、肘轰成一团肉酱;左手一锤紧接而至,一锤将高谨的腰身砸断;接着双锤并举全力击下,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将高谨全身骨肉生生轰成肉泥!一时间鲜血四溅,脑浆横飞,场面惨不忍睹。

盖马三锤!

昔日赵王李元霸纵横天下的成名绝技,这惊天动地的三击,第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见到这般惨状,陆无厌只看了一眼便险些吐了出来,那三名苍龙弟子早已呆若木鸡。

萧千离只是长长吐了一口气,不去看那血肉横飞的模样,只是仰头望天,喃喃自语道:“虽是取巧,却好歹没有丢了赵王的脸面。”

在场众人中,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为了这一刻,他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

之前的战战兢兢、抖抖索索,甚至连那摔的一跤都是假装出来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让高谨放松警惕。

而那装作锤子极重、非要倒着拖拽出来的模样,更是让四人以为自己只是在故弄玄虚——倘若是真锤,必有数千斤重量,任凭多大力气也决计拖拽不出。

种种示弱,终于让高谨放弃了躲闪,放心大胆的认为这锤子只是虚有其表。即使在最后关头被高谨发现不对也无关紧要,桌面大小的锤子一旦击下,岂是普通的闪避腾挪就能避得开的?

哪怕已经身死的高谨,也绝对想不到这是什么锤子。

实际上,在萧千离原来的世界中,这锤子也并不是什么简单东西——虽然不如四猛八大锤的名声响亮,瓦岗寨八彪将军齐国远的“镔铁轧油锤”也算得上是赫赫有名。

齐国远为人粗俗,不通文墨,人称瓦岗一大草包。虽然人高马大,却常用一柄硕大的纸糊大锤在阵前招摇,连秦琼、裴元庆均曾在对阵时被他蒙骗,待到双方兵器碰撞,纸锤立刻就露出马脚。

破铜旗阵时,为了阻挡敌军的步弓手,齐国远绞尽脑汁,特意用重量轻、却质地较为坚硬的铁木订做了一对斗大的空心木锤,刷上黑漆,自称“镔铁轧油锤”。此招果然奏效,任凭对方箭如飞蝗,却都被齐国远一一挡下,惊得敌军心惊肉跳。

原本萧千离打算兑换裴元庆的银锤,却发现这银锤一把便足足有八十多斤,他哪里能挥舞得动?万般无奈之下,竟然发现了这个好东西,顿时眼前一亮,毫不犹豫地兑换了出来。

“价格便宜量又足!”萧千离朝地上那摊不成模样的肉酱看去,一边强忍着呕吐,一边勉强笑道,“才二十个兑换点,就换了你一条性命,你说划算不划算?”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