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霸道总裁请深爱

更新时间:2019-01-23 14:47:34

霸道总裁请深爱 连载中

霸道总裁请深爱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天下无双 分类:其他 主角:曦小灵儿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霸道总裁请深爱》是天下无双最新写的一本其他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曦小灵儿,书中主要讲述了: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七十七章、失望而归卫南继成和夜石会到王府后,心情有点沉重,今天无功而返。

卫南继成去烟花楼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飞遍了整个王府的角落。

刘青青和韩淑尔两个人在花园里面散步,刘青青说:“姐姐,可听说王爷娶烟花楼的事情。”

韩淑尔点点头,刘青青说:“王爷怎么回到那种地方呢,如今朝正紧张,朝中大臣和皇上都睁大了眼睛看着每一位皇子,而这个时候,王爷还要去烟花楼那种地方。”

韩淑尔微微一笑,说:“王爷做什么事情都有自己的道理,王爷不是那种按照自己的心性胡来的人,不过说起来,天启国那几日使臣来访了,不过王爷竟然没有把王妃放出来。”

刘青青冷哼一声,说:“自以为是,是不不会有好下场的。”

韩淑尔点点头。

烟花楼里面。

一名女子,对镜贴花黄,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微微一笑。

她是沙华。

“二爷,来了。”沙华转过身,笑着问。

二爷笑着点点头,说:“你刚刚梳妆的样子,真像是一幅画。”

沙华笑着说:“二爷惯会取笑我。”

二爷没有说话,站在窗边,看着下面,转过身来说:“卫南继成已经来过了。”

沙华轻轻的嗯了一声,脸色突然变得不好,那一天沙华也是站在窗边,远远的看着他,从来没有看见他穿过平常人的衣服,那一天,是第一次。

二爷说:“有一些事情,我必须要你说清楚,沙华,你要知道自己曾受过的伤害,你要记住你这次再见卫南继成的主要目的。”

沙华点点头。

沙华一直没有说话,二爷看着沙华,说:“怎么了?”

沙华说;“那个孩子是紫玉害我失去的,不是卫南继成。”

二爷皱着眉头,说:“可是卫南继成并没有责备紫玉,事实就是他是帮凶,难道你忘记了你的父母嘛。”

沙华听了二爷的话,坚定的点点头,说:“我不会忘记的。”

二爷只待了一下会儿,便走了,烟花楼人多嘴杂,实在不是久留之地。

隔了几日,卫南继成和夜石又来到了烟花楼,老鸨不愧是做生意的老人,卫南继成和夜石走到烟花口的门口,她便一扭一扭的走了过来,说:“两位爷好久没来了,赶快进来,上茶。”

一个长相极为稚嫩的小姑娘端着茶水走了过来。

卫南继成说:“不知道老板给我打听到了吗?”

老鸨笑着说:“暂时还没有,不过奴家会尽力的。”

卫南继成的脸色很不好,老鸨看卫南继成有晴转阴的脸色,忙说:“今天两位爷来了,也不要走了,今天算是赶巧了,我们的沙华姑娘今天突然来了兴致,要表演筝,着可是我们沙华姑娘最拿手的一件乐器了。”

卫南继成不知道沙华是谁?看着夜石,夜石低下头,说:“烟花楼的花魁,是烟花楼新来的姑娘,据说,从来都是以纱掩面,不以真面目示人。”

听了夜石的话,卫南继成来了兴趣,说;“好呀,我们今天晚上再这里看一看沙华姑娘。”

老鸨高兴的走了,在自己的心里面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沙湖姑娘貌美如仙,清丽脱俗,还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果这位公子看上沙华姑娘的话,那么,沙华的身价便蹭蹭蹭的往上长,到那个时候……

老鸨将卫南继成安排在二楼的雅间,从整体的镂空窗户里面,便能看见大厅里面的一举一动。大厅里面人山人海的。

一个小丫鬟走过来给卫南继成,说:“烟花楼每天都是这样吗?”

小丫鬟看着大厅里面人头攒动,笑着说:“也不是的,只不过今天是沙华姑娘突然有雅兴要出来表演,所以大家都慕名而来的。”

“哦?刚才那个老鸨子刚刚说了那个叫沙华的姑娘要表演,人便来了,号召力竟有这么强?”卫南继成好笑的说。

夜石笑笑没有说话。

小丫鬟也被卫南继成的话给逗笑了,说:“这位爷想必是没有看见咱们沙华姑娘的样子,给仙子一般,着实让人着迷。”

卫南继成没有说话,看着下面。

等了很长时间,那位沙华姑娘也没有出来,很多人已经不耐烦了,再下面开始嚷嚷。

尽管老鸨子出来打圆场,但是,还是不管用,声音越来越大。

这个时候,一阵古筝的声音像是踏着云彩一样,缓缓而来,之间已为身穿白色纱衣的女子,头发只是用一朵粉色的荷花别了一缕头发,其余的全部散落在肩上,真是像仙子一样。

沙华看着那个雅间里面,卫南继成看呆了的表情,不由的一笑,古筝的声音越来越大,人们的心跳声音也越跳越快,可就在这个时候,古筝声音忽然变小了,轻缓的感觉像是一只婴儿的手抚摸着你的心脏。

第七十八章、烟花楼闹事一曲古筝演奏完,众人还沉浸其中,久久不能回身。

老鸨子笑着走上台说:“众位爷,今天的演奏到此为止,如果还想听,赶时间在来吧。”

听了老鸨的话,众人怎么可能罢休。

其中一个男人说:“今天崩跟爷废话,也大老远来了,就只弹奏一首曲子,这可怎么行,不就是钱嘛,爷有的是钱。”

说着把钱给扔到台上,其余的人也将钱扔到台上了。纷纷要求沙华再弹奏一曲。

老鸨子为难的看着沙华,沙华将古筝交给下人,说:“刚才沙华迟来,让各位久等了,实际上刚才沙华是故意迟来的,古筝之色,心静的人才能欣赏,沙华虽在烟花楼卖艺,但是心中仍希望得一知己。本来,沙湖应再谈一首,以谢罪,但是,琴艺不能用钱来衡量,沙华没有了刚才的那份心静,怎么能弹出好曲子呢,我想各位大爷也不想失望吧。”

沙华偏了偏头,看着二楼的卫南继成心想,鱼上钩了。

沙华刚想走下台,不想一个大汉,飞上台,拦住沙华的去路。

沙华退后一步,说:“这位大爷可有什么事情?”

大汉摸着胡子,笑着说:“久闻沙华姑娘清丽脱俗,如天上仙子,刚来烟花楼,便夺得花魁只名,今天一看,果真如此。”

沙华不赢一握的腰,微微一弯,说:“谢谢大爷夸奖。”

沙华继续往台下走,不料大汉伸手挡住,说;“姑娘留步,我知道烟花楼的花魁卖艺不卖身,我也不难为沙华姑娘,只不过我千里迢迢的赶来,只是为了沙华姑娘的容颜,今天就算是拼了命,也要看一看沙华姑娘的庐山真面目。”

台下的人听见大汉这样说,赤裸裸的挑衅,都跟着起哄,喊了起来,要求沙华摘下面罩。

沙华面向众人,说:“我知道人都有好奇心,奴家本应该满足众位爷的好奇心,但是,这是烟花楼的规律,沙华就算是有心而力不足呀。”

大汉不是好打发的,说:“沙华姑娘说笑了,我当然不能让姑娘坏了规矩,我来给沙华姑娘摘面罩就可以了。”

说着,大汉朝沙华走过去,沙华连连后退,老鸨子急的满头大汗。

“啊。”

沙华只是看着大汉,没有防备后面已经没有台子,脚下落空,摔了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卫南继成从二楼的阁楼上轻轻一点,飞了下来。将沙华接在怀里面,再次回到台上。

沙华在卫南继成的怀里面,嘴角微微勾起,刚刚站在台上,沙华一个转身,离开卫南继成的怀抱,不料,自己的面罩与卫南继成衣袍上的扣子钩在了一起,沙华转身的时候,面罩也钩在了卫南继成的衣袍上。

“你是哪里来的?”大汉问。

卫南继成走过去,说:“这位公子怎么不知道怜香惜玉呢。”卫南继成在大汉的耳边说了几句话,那个大汉脸色苍白如纸,慌慌张张的走下台。

卫南继成将面纱摘下来,走到沙华的面前,说:“姑娘的面纱。”

沙华抬起,笑着说:“谢谢这位爷。”

第七十九章、假装不认识沙华莞尔一笑,嫣然无方。

卫南继成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

沙华站直身体,将面纱再次带上,台下面的人,用尽全身的技巧,往那边凑,希望能够看到沙华姑娘的庐山真面目,可惜,他们还没有看见,沙华姑娘已经将面纱重新带上了。

“这位爷,改天奴家有幸可以请爷喝茶。”沙华说完准备往下走,卫南继成拉住沙华的手,说:“曦儿,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

沙湖顿住脚步,回过身,说:“曦儿?奴家叫沙华,爷可是看错人了?”

卫南继成用尽全身的力气,握着沙华的胳膊,像是要将沙华的胳膊弄断一样,即使很疼,沙华也一直忍着,没有吭声。

最终,卫南继成将沙华的胳膊松开,说:“这里人多,不方便说话,你和我回王府?”

沙华抿嘴笑着,说:“您是王爷?这位爷,不管您是何种身份,进了这烟花楼,都有一样的规矩,奴家虽是风月女子,的但只是卖艺不卖身的。”

沙华趁卫南继成不备,快步走了下去。

维纳继承回过神来的时候,沙华已经不见了。

夜石从二楼走下来,来到卫南继成的身边,说:“王爷。”

卫南继成摆摆手,说:“回府。”

安王府中,卫南继成在书房里面走来走去,夜石站在旁边,也感到很无奈。

夜石说:“王爷,天色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卫南继成终于停下脚步,看着夜石说:“今天那个人肯定是上官曦儿,她竟敢假装不认识本王,还说自己的名字叫沙华,在烟花楼里面,成了花魁,真是失了分寸。”

夜石想了一会儿说:“王爷,怎么能这么肯定那位姑娘就是上官夫人呢。”

卫南继成没有说话,那是一种感觉,那种莫名的亲切感和熟悉感。

卫南继成看着夜石说:“你的心中还没有心仪的女子,如果有了,就知道为什么了?”

“不过,王爷,还是小心为上,不要忘记了曾经的卫轻柳。”

卫南继成点点头。

弯月公主被卫南继成软禁在王府里面最冷清的园子里面,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这个院子本事王府里面犯了错的奴才们,待得地方,后来,卫南继成仁善,这个园子就荒废了,没想到再次打开,竟然是为了安王府的王妃。

弯月公主一个人在安王府里面,无亲无故的,甚是可怜,刚开始的时候,还会大喊大叫,想着要出去,说不妨自己出去,便告诉自己的父皇,弯月公主本以为卫南继成会害怕,但是,上次天启国的使臣来访,卫南继成都没有将弯月公主放出去,而使臣也没有问候弯月公主,难道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父皇已经忘记自己了吗?

弯月公主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几天朝中有事,卫南继成一直都处在忙碌的状态,抽不出一点空闲的时间,到烟花口看上官曦儿。

终于事情处理完了,卫南继成长舒了一口气,换了一身平常穿的衣服,来到了烟花楼。

老鸨子看见卫南继成,两眼冒光,知道财神爷又来了。

“哎呦,爷,您怎么好久都没有来了呀。”老鸨子笑呵呵的问。

卫南继成轻轻咬着手中的纸扇,说:“最近有点忙。我来找上次表演的姑娘。”

卫南继成环视着四周,老鸨子抿着嘴,一脸可惜的说:“哎呦,今天可真不巧,我们沙华姑娘,今天不接客。”

卫南继成笑着看着老鸨子,说:“不接客?进了这烟花楼,还有不接客的道理?”

“这位爷,您可不知道,我们沙华姑娘,从来都是挑客人的,不管是有多少钱,官多大,只要我们沙华姑娘说不见,那便见不得的。”

卫南继成不耐烦的将一袋金子扔给老鸨子,说:“那就麻烦你,通传一声,看沙华姑娘还要不要请本公子喝茶了?”

老鸨子打开钱袋,看着满满一钱袋的金子,顿时高兴的合不拢嘴,一个劲儿的直说好。

老鸨子来到沙华的房间,敲了敲门。

“进来吧。”沙华站在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景物说。

“姑娘,上次那个爷又来了。”老鸨子高兴的说。

“哪位爷?”

“就是那位出手相助的公子,他拖老身问你还要不要请他喝茶了?”老鸨子小心翼翼的问。

原来是他,果真来了。

沙华说:“我既然答应了他,自然是要说话算数的,你让他上来吧,一会让让人送一壶茶进来。”

老鸨子高高兴兴的去回话了。

第八十章、许是心里面苦不一会儿,卫南继成走了进来。沙华笑着说:“公子,还真是好记性,都快去这么些天了,竟然还能记得奴家的茶。”

卫南继成冷哼一声,说:“上官曦儿,你可真能装。”

沙华一脸的疑惑,说;“我真不是什么上官曦儿,我是沙华,公子可是看错人了?”

“你化成灰我也认识。”

“可惜,我并不是那位上官曦儿,如果公子是来找人的,那便走吧,我这里可没有什么上官曦儿。”

小丫鬟敲门进来将茶放下,走了出去。

“这是什么?”卫南继成看着那茶,问。

“这是牛乳,我最爱喝了,公子也尝尝吧。”沙华给卫南继成倒了一杯。

卫南继成端着牛乳,看着沙华,上官曦儿最爱喝花茶,而不是牛乳,曾经她说过自己是不喝牛乳的。

难道她真的不是上官曦儿,可是卫南继成不相信。

沙华笑着说:“我也听妈妈说过,这位公子经常来我们烟花楼来,找一位叫做上官曦儿的女子,可是我们这里真的没有叫上官曦儿的女子呀。”

卫南继成冷哼一声。

沙华坐下来,说:“看来这个叫做上官曦儿的人,对公子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吧。”

卫南继成抿了一口牛乳,啧,真甜,卫南继成轻皱眉头,沙华看在眼里。

卫南继成放下牛乳,说:“是很重要的人。”

“那公子能不能跟我说一下那个上官曦儿呢。”

不管沙华是不是真的上官曦儿,此刻,卫南继成有了很强的倾诉欲望。

卫南继成说:“曦儿是一个很安静的女子,琴棋书画,也是样样精通的,同样的,她是一个倔强的女子,自己认定的事情,便会做到底。”

沙华笑着点点头,说:“那她为什么消失了呢。”

“是我对不起她,我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卫南继成情绪低落,沙华看在眼里,心里也不好受。

沙华说:“难道现在公子这样找她,是为了弥足以前的过错吗?”

卫南继成点点头,说;“虽然我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便不能弥足,但是我还是要找到她。”

沙华没有说话。

卫南继成看着沙华安静的样子说:“曦儿……”

卫南继成讲沙华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

沙华挣脱,说:“公子自重,奴家不是上官曦儿,虽然沙华沦落风尘,但是,还是有尊严的,如果公子再敢放肆,奴家便不客气了。”

卫南继成看着生气的沙华,这一点不像他的曦儿,他的曦儿生气的时候,不会大吼大叫,只会撅着嘴巴,不说话。

卫南继成笑着说:“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沙华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事物说:“人生会有很多的不应该,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如果是错误的,那就让错误继续下去吧,因为即使你想改变什么,那也是改变不了的了。”

卫南继成觉得沙华话里有话,只是看着沙华。

沙华看见卫南继成的样子,说:“怎么了,这位爷。”

卫南继成笑笑没有说话,端起牛乳,喝了一口,说:“你知道宫里面的女人最喜欢吃什么吗?”

沙华想了一会儿,摇摇头。

卫南继成笑着说:“最喜欢吃甜食。”

沙华看着卫南继成,说:“为什么?”

卫南继成端起起那杯牛乳,喝了一口,说:宫里面的女人都太苦了,吃点甜食,甜一甜。”

沙华看着那杯牛乳,笑着说:“公子不会以为奴家心里面很苦吧?”

卫南继成没有说话,沙华笑着说:“我心里面有什么苦的,吃穿不愁,想要什么就有什么,那么多男人都可以为我生,为我死的,我心里面有什么苦的。”

卫南继成说:“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自己知道,不是吗?”

沙华笑笑没有说话。

卫南继成在沙华的房间里面待了很长一段时间,临走之前,给了老鸨子很多金银,嘱咐说要好好的照顾沙华,老鸨子高兴的点点头,直说好。就算是没有卫南继成的嘱咐,老鸨子也会好好的照顾沙华姑娘,沙华姑娘可是烟花楼的摇钱树呀。

卫南继成回到王府里面,一个下人来报,说王妃生病了。如果没有下人来报,自己应该就把这个人就给忘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不能放弃弯月,她现在还有利用价值。

卫南继成来到后院,弯月躺在床上,脸色发白。

弯月看见卫南继成,说:“王爷,王爷,您终于来了。”

弯月眼中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第八十一章、她也是一个可怜人卫南继成看着弯月公主一脸病象,对身边的奴才说:“怎么没有找大夫来给瞧一瞧。”

奴才说:“因为没有王爷没有在王府之中,所以奴才们不敢擅自做主。”

“混账东西。”卫南继成生气的说,“去请大夫来吧。”

奴才麻利的去请大夫来了。

不一会儿大夫来的时候,卫南继成正站在院子里面看风景。

大夫说:“王爷。”

卫南继成摆摆手。

奴才将大夫带进屋里面去。

一盏茶的功夫,大夫便从屋里面走了出来,卫南继成听见声音,转过身去,问:“怎么样?”

大夫说:“回王爷,王妃没有什么大碍,只不过这个地方湿气重,王妃感染了风寒,湿气侵入体内而已。”

卫南继成点点头,看着周围的环境,这个地方卫南继成非常喜欢,本来是想要盖一座阁楼的,四周树木环绕,每次到夏天的时候,树木非常茂盛,旁边又有一个小湖泊,也算是雅致,但是看上去阴森森的,湿气的确是重了一些。

卫南继成说:“有劳大夫了。”

大夫走后,卫南继成站在院子里面,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一会,一个丫鬟出来,说:“王爷,王妃吵着要见您。”

卫南继成轻轻的嗯了一声,没有往屋子里面走,小丫鬟一直站在那里,也不敢动。卫南继成看着小丫鬟,说:“你先进去吧。”

“是。”

小丫鬟进去后,屋里面便传来了,瓷器破碎的声音,许是弯月发脾气了吧。

卫南继成叹了一口气,走了进去,说:“你这脾气还是改改的好。”

弯月公主看见卫南继成,又是哭又是笑,拿手帕擦干眼泪,说:“王爷,妾身知道错了,您放我出去吧。”

卫南继成看着周围的奴才们,挥挥手,奴才们都退下后,卫南继成说:“你想离开这里,我可以答应你,不过你要答应本王一些事情。”

弯月公主看着卫南继成。

卫南继成说:“弯月,你是天启国的公主,但是这里不是天启国,而是安王府,你在安王府里面,就要守着安王府的规矩,这里的有的人是不能动的,你明白吗?”

弯月点点头。

卫南继成冷哼了一声,说:“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娶你吧。”

这次弯月公主没有说话,低着头,像是在啜泣。

弯月公主当然知道卫南继成为什么会娶自己,自己还在天启国的时候,父皇便已经告诉自己,和亲代表着什么,自己的夫君很有可能会成为皇上。

当时卫南继成的若近若远,便让弯月公主感到莫名的紧张了,虽然有时候会骗自己说那是错觉,但是事实还是这般的不堪。

弯月公主擦干眼泪,说:“王爷,妾身当然知道为什么。妾身从小生长在宫里面,自然明白权利的互换和利用。”

卫南继成点点头,说;“你知道就好,所以不要抱任何的不该有的期望,明天你便搬出去吧。”

弯月公主双眼含泪,点点头。

卫南继成在书房里面看书,夜石突然闯进了,说:“王爷,皇上有发病了。”

卫南继成一惊,赶忙放下书,快马加鞭进宫去了。

皇上的身体不好,近几年来,更是一天不如一天,如今身体拖到今日,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卫南继成赶到的时候,卫南继岩已经在大殿外面等候,卫南继成说:“二哥,皇阿玛怎么样?”

卫南继岩叹了一口气,摇摇头。

这时,大殿的门开了,一个太监从里面走了出来,说:“两位王爷吉祥,太医正在给皇上医治,容妃娘娘再里面伺候,容妃娘娘让奴才告诉两位王爷,不要慌张,今天就先回去吧,改天等皇上身体稳定了,再来不迟。”

既然是容妃娘娘传下来的话,也算是皇上的意思。

卫南继岩和卫南继成都退下了。

临出宫门的时候,卫南继岩说:“五弟,你最近经常去烟花之地,可不要让人看出身份呀。”

卫南继成听了卫南继岩的话,心里面一惊,自己去烟花楼,卫南继岩怎么会知道的,也是,既然他有望于储君之位,那么肯定会派人盯着自己的,去烟花一楼一事,自然会传到他的耳朵里面。

卫南继成笑着说:“这等小事,二哥竟然也知道了,我只不过是闲来没事,去逛一逛罢了。”

卫南继岩笑了笑,便走了。

“王爷,看来平王爷已经开始行动了。”夜石走到卫南继成的身边说。

卫南继成轻轻的嗯了一声。

卫南继成说:“回王府。”

夜石和卫南继成回到王府,下人来报,说王妃已经离开那个后院了。

卫南继成点点头。

第八十二章、赎身到了晚上的时候,卫南继成突然召集王府里面所有的人在大厅集合。

下人门都小心翼翼的来到王府的大厅,心里想着这几天自己有没有犯过错误。

不一会儿,官家来报,说:“王爷,都已经到了。”

卫南继成走出内室,来到大厅,说:“大家都知道,最近王府里面发生了很多事情,两位夫人连着失踪了,实际上,是王妃管理不善,所以本王决定,弯月公主不足以担任王妃这个位分,降为夫人。”

卫南继成说了一半,下人门便开始议论纷纷的。

卫南继成看看官家,官家说:“不要吵。”

下面马上变成一片安静的景象。

卫南继成接着说:“王府里面虽然不比皇宫里面,但是人也是比较多的,本王不喜欢背后咬舌根子的,所以不要让本王听见任何闲言碎语,听见了吗?’“是。”

“王爷想好了吗?”夜石问。

卫南继成看着夜空,说:“这次是真的想好了。”

烟花楼里面。

“卫南继成发现你了吧?”二爷关心的问。

沙华点点头,说:“是的。”

沙华的脸上很平静,但是二爷知道沙华此刻的心里根本不可能这么平静。

二爷说:“卫南继成不是一般的人,心机很深,你不可能看清他的真面目的,沙华,你以前也算是他亲近的人啦,所以,一些事情不用我跟你说了吧。”

“二爷放心,我的心已经死了。”沙华看着二爷的眼睛,坚定的说。

二爷点点头。

‘沙华姑娘,那位公子来了,说是要见您。’老鸨子站在门外喊。

沙华看着二爷,二爷说;:“我最近有一些事情,可能不能经常跟你碰头了,一些事情,自己要掂量好。”

沙华点点头。

老鸨子站在门外,说:“姑娘,你在吗?”

沙华说:“我在,进来吧。”

老鸨子高兴的推开门,走进去,说:“姑娘,我还以为你不在呢。”

“什么事情?”

老鸨子的嘴巴都要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老鸨子说:“姑娘,好福气呀,这位公子要为姑娘赎身呢。”

沙华没有想到卫南继成会这么的沉不住气,这么快就要给自己赎身。

沙华看着老鸨子,走过来,握着老鸨子的手,说:“赎身,可是奴家舍不得这个烟花楼呢。”

老鸨子听了沙华的话,两眼含笑,反手握住沙华的手,笑着说:“姑娘,说的这话,真让老身高兴。”

沙华没有说话。

老鸨子接着说:“不过,有一些好听是好听,但是不一定是真的呀,这个烟花楼是风花雪月之地,男人来找乐子,女人在这里却是讨口饭吃,为了生存下去。”

沙华知道老鸨子的意思,每个人所做的事情不就是为了生存下去吗。

沙华说:“我知道,您让那位公子来吧。”

老鸨子高兴的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卫南继成走上来,说:“我为你赎身,你还不愿意,很少见呀。”

沙华没有说话,卫南继成轻摇着纸扇,走过去,说:“怎么,真的不愿意,不要紧,我既然既然给你赎身,便会真的给你赎身的,我已经将赎金交给那个人了。”

“哦?不知道奴家值多少钱呢?”

卫南继成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说:“一千两黄金。”

沙华暗自咂舌,不愧是王爷,当今皇上最宠爱的皇子呀。

沙华笑着说:“公子,何必这样沙华让您破费了。”

卫南继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沙华,眼睛一眨不眨,看的沙华浑身难受。

沙华咳嗽一声,说:“虽然工资为我赎身,但是奴家还是有话要说。”

卫南继成示意沙华继续说下去。

沙华说:“我不是你说的那个什么上官曦儿,所以不要拿我当替身,还有不要强求我。”

“不强求你做什么?”卫南继成疑问。

沙华红着脸说:“就是……就是我说不行的时候,也就是不行。”

卫南继成想了一会儿,说:“那不是你的事情,而是本公子的事情。”

沙华撅着嘴巴,没有说话。

卫南继成跟老鸨子说好了,明天一早派人来接沙华入府,老鸨子连连点头。

第二日早上,沙华起来的很早,实际上昨天一夜没有睡着,又要回到安王府了,那个让自己有希望,又失望,最后绝望的地方。

不知道那些人过的还好吗?

“姑娘,人来了。”

沙华点点头。

简单的行李,一个小丫鬟拿着,沙华上轿之后,透过小窗户,沙华看见熟悉的景物,心跳的节奏越来越快。

第八十三章、进府安王府终于到了。

沙华看见站在门口的卫南继成,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吐出。

“原来你是王爷啊?”沙华问。

卫南继成只是笑,没有说话。

官家说:“姑娘好,姑娘以后就住在春夕园,有穆桑姑姑照顾。”

沙华心中一紧,笑着点点头。

卫南继成和沙华走进府中,沙华习惯性的往右走,这条路里春夕园最近,但是心中一颤,停在边上的蔷薇上,说:“这话好香呀。”

卫南继成轻轻的嗯了一声,说:“我送你过去,我还有事情,晚上再去找你。”

沙华和卫南继成来到春夕园,里面的奴才早已经等够在那里。

穆桑看着沙华,激动的不行,早已经是泪流满面,穆桑走上前,拉住沙华的手,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虽然沙华很想拉着穆桑的手,但是她不能,沙华笑着说:“看来,我跟那位上官曦儿长得真的很像呢。”

穆桑一惊,看着卫南继成,卫南继成说:“这是沙华姑娘,以后她便是春夕园的主人,你们要好好听她的话,知道吗?”

“是。”

沙华笑着说:“大家都起来吧,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没有什么身份之差,我也是底下人,烟花楼的姑娘,所以以后还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

大家没有敢说话的,卫南继成咳嗽了一声,说;“我还有事情,先走了。”

“恭送王爷。”

卫南继成走后,沙华说:“大家都忙自己的去吧,我有什么事情会喊你们的。”

大家走后,穆桑说:“姑娘,这是您的寝室。”

虽然穆桑还是很怀疑沙华的真实身份,但是刚才听见沙华那样子介绍自己,还是觉得眼前的这根女人不是上官曦儿。

沙华点点头,说:“谢谢,其实不用这么客气的,您可以喊我沙华的。”

穆桑笑着点点头。

韩淑尔和刘青青听人说王妃回来了,心里只纳闷,到底是哪个王妃回来了。

那个下人说是春夕园的主子回来了。

韩淑尔和刘青青赶紧往春夕园赶去来到春夕园的时候,沙华正好在院子里面收拾墙边的花草。

穆桑看见韩淑尔和刘青青,微微行了礼,韩淑尔说:“在哪里呢、在哪里呢?”

穆桑指了指墙边。

韩淑尔和刘青青走过去,只看见一个身穿白色纱衣的女人在一堆花草之中忙碌着。

刘青青看着背影,说:“真的是曦儿,真的是曦儿。”

韩淑尔点点头,刘青青大声的说:“曦儿,曦儿……”

沙华听见声音,身子一僵,放下手中的工具,缓缓站起来,走过去,说:“我是沙华,不是上官曦儿,我们只是长得像而已。”

韩淑尔还是不信,仔细看着沙华,沙华笑着说:“名字无所谓了,如果你们喜欢,也可以喊我曦儿的,坐吧,穆桑上茶。”

韩淑尔,刘青青和沙华坐在石凳上,三个人都不说话,沙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说;“这是都怎么了?王府真漂亮呀。”

韩淑尔微微一笑,刘青青说:“漂亮有什么用。整天要闷死了。”

沙华笑了笑,说:“你们跟上官曦儿的感情好像很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怎么猜也不会猜到你们只是拥有同一个丈夫而已。”

韩淑尔说:“感情是一种很奇怪的东西,如果有缘分,再远的两人也是会有感情的。”

沙华笑着点点头。

韩淑尔和刘青青来到春夕园里面,希望而来,失望而归,即使是这样,但是还是很高兴,至少春夕园不再是死气沉沉了。

夜深了,可是卫南继成没有来,沙华长舒一口气,她还没有想好怎么样子面对卫南继成,今天晚上卫南继成没有来,倒是让沙华常舒了一口气。

淡淡的香气,是沙华曾经最细化的味道。

第二天刚刚睁开眼睛,便看见卫南继成坐在旁边,一时惊慌,叫了出来。

穆桑跑进来,看见卫南继成,又默默地推了出去。

“你喊什么?”卫南继成不悦的说。

沙华没有好气的看着卫南继成,说:“你怎么在我的屋子里面,把我吓了一跳。”

卫南继成笑着说:“整个安王府都是本王的,更何况是这件屋子,再说了,连你都是本王的,你可记住了。”

沙华抿嘴说:“妾身知道了。”

第八十四章、挑衅安王府上下都知道了春夕园来了以为跟上官夫人长相一模一样的姑娘,还是烟花楼的花魁。

这个消息,自然也被弯月公主知道了。

空气里面水分少,十分干燥,弯月公主也骄躁不安,在屋子里面走来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说:“怎么会这么热呢。”

天启国三面环海,气候湿润,夏天也比这里凉爽的多。

一个小丫鬟低着头走进来,说:“王妃。”

“你怎么空着手回来了,冰呢。”弯月公主不解的问。

原来天气太热了,放在屋子里面的冰早已化掉了,弯月公主便让丫鬟去取冰,可是看着空手而归的小丫鬟,弯月公主的心里更是火气上扬。

小丫鬟说:“回夫人的话,奴婢去拿冰,可是他们说,冰已经没有了,都给春夕园的主子送去了。”

听了小丫鬟的话,弯月公主突然站起来,说:“好呀,真好。走,我们去春夕园看一看那位小狐狸精。“弯月公主领着一些人来到春夕园。

穆桑赶紧过来行礼,说:“弯月公主吉祥。”

沙华看着来人,嘴角扯出一抹笑,说:“这位姐姐真是漂亮。不知道是哪位?”

沙华看着弯月公主,一脸的挑衅。

弯月公主说:“我是天启国的弯月公主。”

沙华微微行礼。

弯月公主往屋子里面走去,沙华紧跟其后,弯月公主打开屋门,一股凉意扑面而来,在这么早热的天气里面,这股凉意像是一双手一样,抚摸着每一人,真是舒服。

弯月公主转了一个圈,说:“姑娘还真是会享受呀,整个安王府里面的冰都被你给搬过来了。”

沙华一脸的惊奇,说:“是吗?我不知道,我素来怕热,王爷便让人把这些冰给送来了,我竟然不知道将安王府里面的冰块给霸占了,真是罪过呀。”

敢把王爷搬出来,弯月公主想。

弯月公主坐下,说:“你是上官曦儿把?伶牙俐齿,可真是一点也没有改变呀。”

沙华笑的更加开心,说:“如果公主觉得我是,那我便是把。”

“你到底是不是,跟本公主说实话,不然没有你好果子吃。”弯月公主恶狠狠的说。

弯月必须要搞清楚眼前的这根女人到底是不是上官曦儿,如果是,自己以后可要小心,不然自己曾经那么对她,她肯定对报复自己的。

沙华坐下来,喝了一口茶,说:“我不是,我是烟花楼的花魁沙华。”

弯月公主常舒一口气。

沙华说:“公主好像很害怕上官曦儿呀。”

“胡说八道。”弯月公主激动的说,“你给本公主给跪下。”

沙湖很听话,跪在地上,以前自己也经受过这样的遭遇,膝盖还疼着呢,如今跪在地上,倒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沙华说:“我自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事情,夫人为何要罚我。”

弯月公主笑着说:“我想罚就罚,没有什么理由。”

“看来你的胆子还是那样的大呀。”

卫南继成从外面走进俩。

弯月公主看着门口的奴才,瞪了一眼,说:“王爷。‘卫南继成没有看弯月公主,走到沙华的身边,将沙华扶起来之后,看着弯月公主,说:“弯月,你怎么还是不知悔改呢。”

弯月公主跪在地上,说:“我只不过是在教沙华姑娘王妃的礼仪罢了。”

卫南继成冷哼一声,说:“主子不懂事,连你们都不懂事吗?看着主子胡闹,而不叫劝阻,糊涂,都给本王滚出去,领板子去吧。”

“王爷饶命啊。”

“王爷饶命啊”

弯月公主带来的人,听见卫南继成这样说,都跪在地上求饶。

沙华拉着卫南继成的衣袖,说:“王爷,能否答应妾身一件事情。”

“你说。”卫南继成看着跪在地上的下人说。

“主子是主子,奴才是奴才,身份尊卑是最明显的,他们作为奴才的,也不能阻止什么的,王爷,可否饶了他们。他们以后肯定会改过的。”沙湖静静的说。

卫南继成看着沙华,说:“也难为你这么大度了。”

沙华笑笑,没有说话。

卫南继成说:“都起来吧,这次就饶了你们,你们都给本王记住,春夕园不是你们能够撒野的地方。”

“是,奴才们记住了。”

卫南继成接着说:“弯月公主行为轻浮,在自己的园子里面好好的反省吧。”

“王爷……”弯月尖叫,自己刚从那个小破园子里面出来,如今有要被软禁。

卫南继成挥挥手,弯月公主被下人门送了出去。

第八十五章、差乎露陷沙华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以前说自己太好欺负了,看来这次弯月公主还能怎么反身。

晚上的时候,一个小丫鬟来说,王爷今天晚上有事,不能来春夕园了。

沙华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有仔细的问了一下,才知道周边的几个国家要打仗了,所以朝廷里面也是议论纷纷,所以卫南继成在皇宫里面商议朝政,时候不早了,容妃娘娘便将卫南继成流下来了。

卫南继成不回来,沙华乐得清闲。

可是,沙华可没有忘记自己身上的任务。

这天晚上,沙华趁下人门睡着了的时候,自己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往书房走去。

还好没有人。

沙华走进书房,看着一排排的书架,犯起了难,那个东西到底在哪里呢?

一排排的找过去,除了书籍,没有任何东西,沙华想着以前,卫南继成总是把东西放在书房的,这个书房,除了卫南继成身边的亲信外,其余的人是都不能进来的。

沙华环视四周,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倒是有一个锦盒吸引了沙华的注意,她走过去,打开锦盒,里面是一幅画。

人总是有好奇心的,沙华想把画再放进锦盒中,可是怎么也管不住自己的心。沙华打开再次打开锦盒,将画拿了出来。

沙华小心翼翼的将画打开,上面画的竟然是自己。

这是什么时候画的。

是自己在宫殿弹琴的那一天,应该是偷着画着的吧。

沙华的心漏跳了一拍,不该是这样的,卫南继成这是什么意思呢。

沙华感激将画收好,慌里慌张的走出去。

“哎呦。”

沙华一心只想逃离这个地方,没有看见迎面走来的人。

“你这是怎么了?”卫南继成说。

沙华看着卫南继成说;“我是来寻一本书的。”

卫南继成迟疑的看着沙华,说:“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是书房呢,你可是第一次进王府呀。”

卫南继成的脸上带着笑。

沙华的心咯噔一下,说:“妾身是问的下人,才知道的。”

卫南继成轻轻的应了一声,说:“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本王今天晚上还有事情,不过去了。”

“是。”

不是说要在皇宫里面带着吗,怎么又回来了呢。

看着沙华走远,卫南继成才和夜石走进了书房,卫南继成环视这书房,还是原来的样子。

夜石说:“王爷,王爷心里面可是有了什么想法吗?”

“你说呢?”卫南继成沉声问。

“卑职还是劝王爷小心一点好,虽然卑职不知道姑娘要找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只是找书这样子简单。”

“还能找什么,这个。”卫南继成将东西拿了出来。

夜石看着卫南继成手上的兵符,说:“王爷,她……”

“你去查一查。”

“是。”

也是走后,卫南继成闭着眼睛沉思,今天在朝廷之上,大臣们纷纷提出自己迎娶烟花楼花魁的事情,父皇也很生气,可见如今的情形,对自己十分的不利,可是沙华她……

沙华回到春夕园,心里面还砰砰的跳个不停,赶紧回到自己的屋子里面,刚才真是要吓死了,幸好自己反应快,不然就露陷了。

‘沙华……”

沙华啊了一声,转过身,看着二爷,说:“吓我一跳。”

二爷笑了笑,说:“最近可好?”

沙华点点头,说:“二爷怎么来了?都已经这么晚了。”

今天在朝廷上,大臣说卫南继成身为王爷,却迎娶烟花楼的姑娘入王府,有损皇室颜面,即使是这样,皇阿玛很生气,却也没有责罚他,看来,皇阿玛将卫南继成看的很重。

所以他急了,如果不能理所当然的夺得皇位,那么只能靠武力了,可是自己受伤的兵权不多,虽然联络了一些,但是还不是不行,卫南继成的手上有一个兵符,掌控着一大半的兵力,如果自己能有那个兵符,那么继承皇位真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二爷说:“东西找到了吗?”

沙华说:“还没有,我不知道那个东西藏在哪里?所以还需要一些时间。”

二爷说:“沙华你要抓紧。”

沙华没有说话,二爷看着沙华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自己不是着急,只不过是沙华对卫南继成旧情复燃,到时候就算是继承大位,也……

二爷说:“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沙华点点头。

第八十六章、一杯果茶沙华无聊的在院子里面转着,想着怎么样,把兵符找到,卫南继成会将兵符藏在什么地方,真是让沙华头疼。

“你在做什么?”卫南继成看着站在院子里面抓耳挠腮的沙华问。

沙华赶紧说:“王爷,今天怎么又空来了?”

卫南继成笑着说:“怎么,这是怪本王没有来看你吗?”

沙华没有说话。

卫南继成说:“在这里太热了,小心中暑,今年的秋老虎特别厉害啊。”

沙华随着卫南继成走进屋子里面。

凉气扑面而来,真是舒服。

沙华说:“王爷,把王府里面的冰块都给妾身弄来了吧,可真是疼惜妾身,只不过有些人要找妾身麻烦了。”

卫南继成怎么会听不出这里面的话。只是笑,没有回应。

“来到王府里面,可还好?”卫南继成关心的问。

沙华想了一会儿,说:“还是不错的。”

卫南继成点点头。

卫南继成和沙华聊了一些家常,待了好长的时间,便走了,沙华心里面纳闷,卫南继成为什么不问自己昨天晚上为什么去书房的事情。

卫南继成本来想问这个问题,可是,还是忍住了,因为他知道沙华那么聪明,肯定会找一个特别好的借口,瞒天过海,自己何必讨个没趣,最后还要打草惊蛇呢。

‘王爷。”夜石站在书房的门口说。

卫南继成抬起头来,说:“进来吧。”

夜石走进去,没有说话。

卫南继成说:“怎么了?调查清楚了?”

夜石想了一会让,点点头,说:“到查清楚了。”

“结果呢?”卫南继成满怀希望。

夜石说:“沙华姑娘的确不简单,她的背后有一个日月盟。”

“哦?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会被你给查到了。”卫南继成拿着书,漫不经心的问。

夜石想了一会让,说:“好像是故意让我查到的,但是沙华姑娘是不是上官夫人,这件事情,却是查不到的,那么,王爷,您看这件事情?”

“找人看紧沙华,不要打草惊蛇,我要放长线钓大鱼。”卫南继成说。

夜石点点头。

到了晚上的时候,卫南继成又去了春夕园,沙华紧张的不行。

“怎么,本王来看你,你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卫南继成笑着问。

沙华笑了笑,说:“怎么会呢。”

卫南继成坐下来,沙华问:“王爷用过晚膳了吗?”

卫南继成摆摆手。

沙华说:“正好跟妾身一起用吧,穆桑,把晚膳端上来吧。’菜式不多,大多都是清淡的小菜,这一点倒是符合上官曦儿的口味。

卫南继成说:“拿一壶酒来。”

下人跑到酒窖,将白酒拿了过来。

沙华给卫南继成倒满,说:“王爷还是少喝点吧,免得伤身。”

卫南继成笑着点点头。

不知不觉,下人拿来的酒,卫南继成都喝完了,头有点晕晕的,沙华让所有的下人门都出去了,沙华扶着卫南继成躺在床上,心里还是非常疼惜这个男人的,卫南继成心里也是有很多的无奈吧。

沙华用手轻轻抚摸着卫南继成的脸颊,突然卫南继成抓住沙华的手,说:“曦儿,曦儿……是我对不起你。”

沙华心里面一颤,不知道是何种滋味。

第二日起来,卫南继成的头有点疼,扶着额头,坐在床上,正好沙华端着一杯茶走进来,看着卫南继成醒过来了,笑着说:“王爷醒了?”

卫南继成嗯了一声,看着沙华的一举一动。

沙华把茶杯放在桌子上,拿了一块毛巾走过来,说:“王爷,擦擦脸吧,清醒一下。”

卫南继成结果毛巾,胡乱的擦了一通,说:“你端来的是什么东西。”

沙华笑着说:“是醒酒的茶。”

说着,把茶杯断了过去,卫南继成接过茶杯,抿了一口,酸酸甜甜的,还算是可口。

卫南继成问:“这是什么茶?”

‘是果茶,用山楂,橘皮煮成的,好喝吗?’卫南继成点点头。

沙华看着卫南继成,笑着说:“别看是普通的果皮,可是用处还是很大的呢,这种茶对身体非常有好处的,妾身在烟花楼的时候,姐妹们经常煮这种茶的。”

“你从什么时候在烟花楼的?”卫南继成看着沙华的眼睛问。

沙华别开眼睛,说:“很久了,妾身都记不清楚了。”

卫南继成说:“那就糊涂着吧。”

沙华浅浅一笑。

第八十七章、卫南继岩来了隔了几日,卫南继岩来到了安王府,卫南继岩已经很久没有来安王府了,那天卫南继成正好在府中,没有外出,看见卫南继岩的到来,恍如隔世。

卫南继成说:“二哥,怎么来了?”

卫南继岩说:“这几日,也没有什么事情,便来逛一逛,听着他们说五弟寻了以为佳人,不知道二哥有没有福气看一看呢。”

卫南继成心想,自己什么时候跟二哥这么客气了。

卫南继岩看卫南继成没有说话,接着说:“怎么,五弟这是金屋藏娇,不肯给我看看啦?”

卫南继成笑了笑,说:“哪有,去,让沙华姑娘,来一趟尚玉阁”

下人往春夕园走去。

“什么?”沙华听了下人的话,心里面只打鼓,卫南继岩吗?自己与卫南继岩也算是旧相识了,会不会被认出来呢?

沙华说:“我今天身子不舒服,还是不去了,你去跟王爷说。”

下人支支吾吾,左右为难,沙华看着下人的样子,知道自己让他这样回话,也算是为难他了,可是自己真的不能去,如果被卫南继岩认出来,卫南继成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那么二爷交代的事情完不成不说,自己爱这辈子也就毁了。

沙华硬下心肠,说:“快去,还在这里坐什么。”

下人这才苦着脸回去回话了。

沙华长舒一口气,幸好自己这关躲过了。

穆桑把茶端上来,说:“姑娘,外面热,要不到屋子里面去吧。”

沙华说;“没事,在屋子里面太闷了。”

穆桑点点头。

又有一个下人来到春夕园,说是王爷让沙华姑娘去尚玉阁。

沙华心想,看来卫南继成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了。

穆桑拉住那个下人问了事情的详细,转过身对沙华说:“姑娘还是去一趟吧。‘沙华为难的说:“我身体不舒服,还是不要去了,要不然会失礼的。”

穆桑拉着沙华,说:“姑娘,还是去吧,不然的话,王爷那里不好交代。”

沙华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好吧,我收拾收拾,这就过去。”

下人长舒了一口气。

沙华想着以前自己从来没有打扮过,总是很随意。所以这次要好好的打扮一下。

沙华出来的时候,穆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这个人是沙华,大红色的纱衣,头上带着一多玫瑰花,妆容也是极浓的。

穆桑说:“姑娘,您……”

“不好看吗?”沙华问,其实沙华对自己的妆容是有自信的。

穆桑笑了笑,摇摇头,说:“很好看。”

下人带路,穆桑跟着去了尚玉阁,远远看见卫南继成和卫南继岩坐在那里,两个人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王爷。”穆桑微微行礼。

卫南继成一惊,说;“你很少画这样的妆容。”

沙华笑着走过去,说:“因为有客人在,所以特地打扮了一番。”

卫南继成笑着说:“这是我的二哥,平王爷。”

“平王爷吉祥。”沙华再次行礼。

卫南继岩轻轻的嗯了一声,说:“果真很像,只是摸样像而已,曦儿从来不会画这样的妆容。”

卫南继成握紧茶杯,难道二哥和曦儿很熟吗?

卫南继成让沙华坐在旁边,拿起酒杯,一饮而尽。

沙华看见卫南继成饮酒的样子,慌忙的说:“王爷,还是不要和那么多的酒了,昨天晚上,您刚喝了很多酒,这样对身体不好。”

卫南继岩的话,让沙华悬着的放了下来,话噎不由得多了起来。

卫南继成笑着说;“知道了。”说着把酒杯放下。

卫南继岩看着卫南继成对沙华的深情,心里不由得一紧,说:“我还有事情,五弟,我们改天再叙。”

“二哥走好。”

卫南继岩走后,沙华总算是轻松了。

卫南继成说;“我送你回春夕园。”

沙华点点头。

卫南继成很高兴,仅仅是因为那几句话,可以看出沙华的心里还是有自己的。

卫南继岩回到王府里面,看什么都不顺眼,一向温和的平王爷怎么会成这个样子呢,奴才们都议论纷纷。

不能让沙华再这样下去了。卫南继岩可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

到了晚上的时候,沙华准备再次去书房看看,还没有来得及走,便看见二爷坐在那里。

沙华吓了一跳,说:“二爷,什么来的,吓我一跳。”

二爷说:“兵符找到了吗?”

沙华没有说话。

二爷叹了一口气,说:“计划可能有变,我会在通知你的。”

沙华点点头。

二爷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去了日月盟。

日月盟里面,书剑和南风正在讨论事情。

书剑看见二爷,说:“二爷,怎么来了?是不是有事情发生了?”

二爷摆摆手,说:“没什么,我们要把计划提前,书剑,南风你们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书剑和南风互相看了一眼,搞不懂二爷为什么要将计划提前。

书剑说:“二爷,将计划提前那是万万不能呀。”

二爷皱着眉头,说;“必须提前。”

南风说:“二爷,兵符暂时还没有找到,我们手上的兵力太少了,就算是我们从武林上寻找英雄好汉。也是很少的。“二爷没有说话,看着书剑和南风。

书剑说:“二爷,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沙华还没有找到兵符,会不会是……”

“你是怀疑沙华故意这么做的?”二爷看着书剑问。

书剑点点头。

二爷冷哼一声,说:“不可能,我相信沙华。”

只不过现在二爷也不敢相信沙华到底是怎么想的,今天……今天虽然是一句话,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沙华心里面的真心实意来的。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