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蜜汁娇妻,邪恶总裁要顺捋

更新时间:2019-01-11 23:23:51

蜜汁娇妻,邪恶总裁要顺捋 连载中

蜜汁娇妻,邪恶总裁要顺捋

来源:微小宝 作者:寒香 分类:其他 主角:唐颖辛子安 人气:

经典小说《蜜汁娇妻,邪恶总裁要顺捋》由寒香所编写的其他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颖辛子安,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被坑爹的会所经理带错房间是她人生黑暗的开始。第一次,在黑暗的房间中,他把她当成廉价的绿茶女;第二次,他把她堵在家门口,用她的男朋友来威胁她;第三次又被无良的服装老板出卖……一次次亲密接触,她企图顺从一直朝歧途狂奔的人生,不再挣扎,最终却发现,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因为十几年前的一场阴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房间里头,辛子安已经洗过澡,赤裸着上半身,恰到好处的阳刚肌肉,流畅的腹部腰线收拢在一条白色的西裤里。

他的手弯里抱着睡得宛如初生婴儿般沉静安详的唐颖。

唐颖因为今天是职场新人,没有穿她所钟爱的耀眼的玫红色,而是挑了一套露肩的黑色小礼服裙。

但是她身段好,十指纤纤不露骨,体态丰盈却不见肉,加上肤白胜雪,黑色穿在她的身上,更显出她的别致。

辛子安将她放在床上,自己坐到床边,细细地打量。

房间里没有开灯。

此刻,十五的大圆月亮挂着空中,银沙一般的月光铺洒床前,唐颖的身体如沉默的山峦一般优雅地起伏,十分养眼。

就是这个女人能够治愈他吗?

他怎么也看不出她和别个有什么不同之处。

辛子安索性解开唐颖的衣服,让她光洁溜溜的呈现在自己面前。

没有了衣服遮拦的唐颖总算让辛子安有些动容,她的身子介于青涩的少女和成熟的少妇之间,像将熟未熟的水蜜桃,鲜嫩欲滴。

辛子安低下脑袋,用鼻尖轻轻地去嗅她,若有若无,淡淡的女人香。

鼻尖轻轻地蹭在软腻动人的肌肤上,从脖子到香肩,再到胸前。

两个小碗倒扣着的小山峰盈盈地晃着,十分可爱,辛子安张嘴含住顶端的凸起,用力向外拉扯。

大约扯得疼了,已经昏了十成十的唐颖不适地嗯嘤一声,翻过身子,却正好将辛子安的脑袋夹着中间。

辛子安感觉一颗心在胸腔里强烈地跳动,冲动在血管里奔流。

他将唐颖压到他的跨上,厮磨着,更觉腰腹处一股灼热。

他拉扯起唐颖的双腿,柔韧性极好的身体在眼前展开。

就这样吃掉,又觉得太草率,完全是猪八戒吞人生果,缺少一个细嚼慢咽的过程。

他今天晚上将唐颖弄晕,就是要好好品味一番。

对于这间房间会发生的事情,他不希望任何人知道,即便是女方本身,也不行。

这样想着,又耐着性子将她放下。

他将视线落在唐颖那张俏丽的脸上。

从光洁的额头到舒缓的眉眼,到翘挺的鼻梁,最后落在那张还涂着口红的嘴上。

电影电视上总把接吻的镜头拍得特别煽情,也不知道亲吻是个什么样的感受。

之前,因为无感,他从不接吻。

没有感觉的接吻跟吃一条猪舌头有什么区别?

他试探性地将两片嘴唇贴在唐颖的嘴上,粘腻的口红让他有些不满,索性伸出舌头,撬开牙关。

清甜的津液敲开他的味蕾,在头脑中炸开来,很快他就忘我地投入到这个吻中。

舌尖抵着牙床、舌根、放肆地吮吸,肆意地翻搅。

代表着雄性的那个部位胀得快要爆炸。

略带薄茧的手随着本能地需索在软软沉沉的身体上游走,辛子安欣喜地发现身下那具毫无所知的身体慢慢变得又热又软。

女子的额头上渗出一层薄汗,白皙细腻的肌肤上泛出可爱的红晕。

这么说,身体下的女子对他的亲吻和爱抚是有感觉的?

为了追求真实的感受,辛子安叫人给唐颖吃下去的只是迷药,并没有春|药的效果。

这对辛子安来说无意是莫大的鼓舞,他解开腰带,下腹一沉——从未体会过的世界在眼前炸开,万紫千红,闪着金光向他走来。

*

唐颖进去了足足有一个小时,顾宁宁像一个有耐心的猎人一样守在门口。

她家和辛博文家是世交,两个人青梅竹马,两家人都乐见其成。

不料辛博文从国外留学回来后,有一次她带他去学校,他撞翻了唐颖的画板。

就像电影里拍的镜头一样,画纸满天飞。一个心急,一个愧疚,两个人都低头捡画纸,突然两个人的头撞在一起。

抬头起来,四目相对,竟然就此对上了眼,一见钟情,擦出火花了。

从此辛博文就屁颠屁颠地跟在唐颖身后。

这是横刀夺爱,叫顾宁宁如何不恨!

她寻思着机会已经成熟,便给辛博文打了一个电话。

“博文,你知不知道你的女朋友现在在哪?”

辛博文挺郁闷的,早上被唐颖放了鸽子,下午她好歹接了电话,又说有展示会,暂时不得空鸟他。

“她晚上不是有庆功宴吗?不是在酒会上,就是已经回家咯!”声音恹恹的。

顾宁宁勾起唇角,得意一笑。“我告诉你,你可别生气!今天的晚宴我也在场,看见她喝醉酒,被一个男人带走了!”

那端的辛博文立即从床上弹跳起来,电话里响起一阵踢踢踏踏的拖鞋声:“被谁带走了?走了多久?你怎么不阻止!”

顾宁宁嗤笑:“我怎么能阻止?她和我又不对盘,能听我的?”

那端响起什么东西摔倒在地上的声音。

顾宁宁又道:“不过我跟着呢,看见他们进了隔壁酒店的房间里,你最好快来,否则出了什么事,我可不敢保证!”

“快叫酒店的保安去敲门!”

“我拿什么身份去敲呢?万一她是心甘情愿的怎么办?”

“哎呀,你真是!”

辛博文问明了酒店,火速赶来。

顾宁宁挂断电话,冲着手机得意地笑。

辛博文这个时候赶来,恐怕早就木已成舟了吧,她就是要让他亲眼看到这一幕!

与此同时,欧佳迪和万崇云谈完了事情出来,发现不见了唐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她发动万崇云,将今天到场服务的所有侍者都集中起来,发现根本没有来接应她们的那一位。

欧佳迪眼前一黑,深深地自责。

又让万崇云带路,将他们准备给宾客休息的休息间通通找了一遍,谁知今天根本没有人用过休息室。

欧佳迪想死的心都有了,只好一遍又一遍地拨打唐颖的电话。

她哪里知道,唐颖那里正在水深火热地进行当中,辛子安嫌手机嗡嗡震动太闹人,几次过后索性将手机关机了。

房间里,辛子安将唐颖翻了个身,一下一下往深里插。

那个地方仿佛有了灵性,当他要进入的时候,那里自觉地让开一条通道,当他要退出时,那里又会自觉咬紧。

他生龙活虎地做了几次,爽得灵魂都要从头顶喷薄而出了。

他的手机在床头柜上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着唐少青的名字。

唐少青完全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按道理说,不会在这个时候给他电话,除非有什么急事。

被中断的感觉固然不好,但是辛子安却还没有色令智昏,保持着身体的结合,接了起来。

“老板,唐小姐的男朋友过来了。”

辛子安皱起眉头,“他过来做什么?”

唐少青心想,看他火急火燎的样子,怕是过来捉奸的,但当然不能这样直说。

他称职地道:“不知道,但看他样子好像挺急的。”

辛子安看着半趴在床上,正被自己折腾得恰到好处的人儿,敛眉想了一想:“知道了,如果他要上来,你就放他进来。”

“……是!”

挂了电话,辛子安淡淡弯起嘴角,银灰色的眼里突然耀出一点狠光。

他从随身携带的包包里翻出一个小玻璃瓶,打开瓶盖让唐颖闻了一下,然后提起人儿,一阵猛烈而极速的推撞。

唐颖被那刺激的气体一刺激,悠悠转醒,便觉得自己被颠簸地浑身都要散架了。

有那么几秒钟她搞不清状况,但是身体某个地方好像着了火,一阵难以言喻的块感猛烈地袭击了她,她本能地叫了起来。

辛子安更用力,不断钻得更深,要得更多,仿佛要将自己镶嵌在唐颖身体里,将她的身体劈成两半。

唐颖已经知道身后正在行凶的人是谁,但是和前两次不同,她的脑袋里嗡嗡的,身体里流窜着一股陌生的感觉。

好像痛快,又好像难受,让她只想尖叫。

身后那东西又推得更急,她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只有那里被反反复复地进出。

她已经无暇去想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明明她刚刚还在宴会上,只能随着辛子安的意志沉沦。

身后那人突然箍筋了她的身体,突然之间,她脑子一黑,无法压抑地大叫起来。

辛子安则是脑中一白,他紧紧地搂住手中的身体,浑身颤抖着,喷射出体内的火焰。

唐颖本来已经短暂地昏了过去,又被烫得浑身一抖。

没了辛子安的搀扶,她散架般地摔到在床上。

辛子安清理着自己,却并没有给唐颖休息的时间。

他伸手拍了拍她的脸,让她涣散的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嘿,如果你不想被你男朋友捉奸,最好行动起来,他正在上楼的路上!”

他在说什么!

唐颖的全身骨头都在痛,懒洋洋地恨不得睡死过去,她才不想起来。

辛子安接着说:“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来,但是他可能就要到了,你最好快一点!”

这个魔鬼!

现在躺在这里真的很舒服,纵然她已经不想再跟辛博文在一起,但是如果被辛博文撞见这一幕,后果肯定不是她想看到的。

唐颖呜咽了一声,用了好大的意志力才站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