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归农

更新时间:2018-11-28 20:10:42

归农 连载中

归农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川苇草 分类:其他 主角:杨二岑 人气:

《归农》由网络作家一川苇草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杨二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岑二娘因父被黜,由贵女变民女,很快又沦为农家贫女,地位一落再落。
眼见这日子没法过了,她果断抛下贵女的骄矜,战斗力全开,从此虐极品,惩刁民,占地头,圈财宝……所向披靡!
至于那个一再缠她的翩翩“君子”……岑二娘眯眼皮又痒了是吧!
这算是乱世种田文,女主非穿越非重生,但也有金手指。
*****
本文架空,请勿考
....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孽子”

西府松竹雅居东厢的堂屋内,得了岑二爷被府学罢黜、即刻贬为平民消息的岑三老爷,怒发冲冠,命身边最得力的柳大管事,火急火燎地将岑二爷召来自己的院子。

岑二爷将将推门入屋,便被岑三老爷一个茶碗砸在胸口。

纵使隔了几层厚厚的衣物,那滚热的茶水依旧烫得岑二爷一个激灵,胸口灼热的皮肤与胸腔内一颗冰凉的心两厢对比,让岑二爷一下经历了冰火二重天。

再回想他被罢免秀才的消息,传回西府不过一刻钟。这一路走来,府里那些往日里对他恭敬有加的奴仆,纷纷拿有色眼光看他:或同情,或嘲笑,或鄙薄更多的是轻视和看热闹。

这使他对岑家和岑三老爷这个父亲仅有的那点子不舍和孺慕,全部化为空气,散去了无痕。

岑三老爷见岑二爷这时还不下跪反省,乞求他的原谅,反而呆愣愣地杵在门口,看得他怒火丛生,更加气愤。岑三老爷“腾”地起身,一脚踹倒几案,任那破碎的瓷器和流溅的茶水,制造出一地狼藉。

“你这孽畜”岑三老爷几步上前,冲到门口,指着岑二爷的鼻子骂他,“岑家自立足弘安府,历经数代,秀才举人、学士公卿都出过这一百多年来,族里还从未出过被归农的白身秀才我岑家百年清贵的名声,被你毁于一旦你可知错”

“儿子有罪,父亲息怒。”

岑二爷很识时务地“嘭”地重重跪下,以头抢地,沉沉磕了几下,算是感谢岑家和岑三老爷对他的养育栽培之恩。他此时已确切得知自己被黜的消息,一想到往后求取功名,出人头地无望,早已心灰意冷。哪里还顾及得到岑家的面子

看父亲这样,岑家,是容不得他了。不过,他也并无留意。

岑三老爷气恨交加,一肚子邪火烧得他愤愤难安,他用力踢了大丢他脸面的儿子,一脚将他踹出门外,仰面跌倒在院里满是积雪的青石地面上。

岑三老爷怒气冲天地站在屋内,居高临下地责骂顺从地跪在冷冰冰青石地面的岑二爷:“你这孽畜当年你执意要娶林氏那个下贱胚子时,我就知道你是烂泥扶不上墙自从你娶了林氏后,科举之途便几经波折,从未顺遂过”

“我早就说过,那个克死爹娘的贱、人,迟早也会克到你身上。让你及早休了她你不听,如今怎样可不应验了你怕她病死,扔下书本蹲守在她床前照顾她,我几次叫你放下她,回去读书,府里自有丫鬟婆子和大夫照顾她。”

“那会儿你说什么你自有主见,不会耽误学业。如今可好你那愚蠢而又自以为是的主见害得你被黜,更连累了我岑家百多年的好名声”

岑三老爷眼见岑二爷被他骂得头越伏越低,心中的悲愤、耻辱、失望种种情绪交相闪过,难以抑制,最终全都化为怒火,直烧心肺,他猛地脱口而出:“我宁愿从未生养过你,也好比今日叫你把我、把岑家的脸面,踩到泥底”

这句话来得太过,饶是岑二爷钢筋铁骨,心智坚强,也被伤得体无完肤。他突然失去力气,瘫软在地。

自他三岁被带离周姨娘身边后,这二十多年他跟在岑三老爷身边,终日书不离手,哪怕在贴身照顾濒死的妻子时,他也趁妻子昏睡之际,争分夺秒地温书。

这二十多年的寒窗苦读,兢兢业业,父亲却全然不放在眼里。他一朝被黜,父亲就翻脸无情,甚至连宁愿从未生养过他的话,都说出了口。

岑二爷一时间只觉万念俱灰。再也没有长年不得志,一次不慎被发高热毁了岁考,然后拖着病体得知自己被罢黜为民后,听了亲生父亲这么一番戳心戳肺的话,更叫人难以承受的了。

接到罢黜文书那刻起憋闷在他心底的抑郁、、苦闷、沮丧、绝望、迷茫、空洞在这一刻,全部化为一腔热血,流经他的肺腑,自他的口中喷出,染红了一方白雪。

失去意识之前,岑二爷似乎看到自己的妻女儿子,大声呼喊着他,焦急而关切地奔跑向他。

岑二爷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还好,他不是孤身一人,就算什么都没了,他还有妻儿,还有一个永远温暖的小家。

岑二爷终于安心地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一向奉行蹁跹莲步,一行一动皆有章法,从不大步奔走以免有失仪态的岑二娘,与母亲兄弟领着亲信仆从,急匆匆赶到松竹雅居,就看到最疼爱自己的父亲吐血倒在冰天雪地里而她的亲祖父却视而不见,反而转身拂袖而去,还命柳大管事将门关好。她突然出离愤怒,大声呼喊着“父亲”,几乎不要命地带头冲了过去。

她身后紧跟着母亲兄弟,还有几名忠心耿耿的仆人,岑二娘率先冲过去,将岑二爷扶到自己膝上,大喊一声“快过来帮忙”。玉墨和岑大郎赶紧上前,帮着岑二娘扶起了岑二爷。

岑大郎自幼爱习武,又天生大力,他让玉墨把岑二扶到他背上,背着他便脚底生风地冲回暖梅堂。一路上,岑二娘给了疏影银子,吩咐她跑去外面,请杏林堂的甄大夫来为岑二爷诊治。

平时柔弱绵软的林氏,这次却异常坚强,连一丝眼泪也没流。他们一行人回到暖梅堂后,她只寒着一张脸,奔前跑后地亲手给岑二爷擦洗换衣,塞汤婆子给他暖腹,并温手温脚。

年仅六岁的岑三郎见父亲吐血晕倒,被吓得大哭不止。

岑二娘此时无心管他,只命奶娘把他领下去好生安抚,自己则把眼红脸黑、握着拳头无处发泄的兄长,拉到墨敞轩岑二爷的书房,把这几日来她与岑二爷的发现和所做所为,都告诉了他。

如今父亲昏迷不醒,二房还需兄长支撑。她这大兄性情耿直、率性磊落,是个铮铮小男子汉。可有一处不好,就是有时行事过于鲁莽冲动,难免会犯错。

此时二房正值风雨飘摇之际,一个不小心,他们一家人很可能被迫分离。岑二娘不想大兄受有心人挑拨,鲁莽行事,坏了他和父亲的计划,便把二房的处境和他们的安排,细细说与了岑大郎听。

单纯良善的岑大郎,一时被灌输了许多后宅阴私算计,陡然发觉自己身边的亲长一个比一个更不堪的真实面目,又亲眼目睹一向和蔼慈祥的祖父那般狠待父亲,只觉世界变化太大,让他无所适从。

...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