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其他 > 印痕

更新时间:2019-03-03 21:57:12

印痕 已完结

印痕

来源:掌中云 作者:湖润泽 分类:其他 主角:大头二胖 人气:

主角叫大头二胖的小说是《印痕》,它的作者是湖润泽最新写的一本其他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这是一部描写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农村少年儿童多彩的画卷,刻画了农村孩子天真烂漫顽皮的多姿多彩的童年生活,从而引起广大读者的浓厚兴趣,以期使我们的现在的孩子能够融入到广阔的大自然中去,去陶冶情操,锻炼自己,提升我们孩子的综合素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午后,三人又聚集在苇塘边的树荫下,扯着肥大的苇叶折苇船玩,二胖说:“这几天,我总看见翠鸟在鱼池上飞,真漂亮!要是能捉一只喂喂,多好玩呀!大头,这事好办吗?“不好办,翠鸟很机灵,听爷爷说,它的窝不搭在树上和苇子杆上,很难找,不好逮。”大头说。“咱先看看翠鸟落到什么地方,到时好好找一下,你说呢,大头哥。”小干巴插嘴道。“不好弄,要是好逮的话,我早就弄一只了。”大头回答。三人不说话了,瞪着眼睛看着紧挨着苇塘的鱼池。 “快看--”小干巴边叫便用手比划着,一只翠绿色的翠鸟轻快的在水面上飞着,突然,飞行中的翠鸟极速扎入水中,水面荡起一圈圈地涟漪,还没等涟漪散开,翠鸟叼着一条小鱼窜出水面,飞行的速度明显的变缓,“跟上--看它朝什么地方飞。”大头喊了一声,起身顺着小路沿着翠鸟飞的方向就追了下去,小干巴二胖一前一后紧紧相随,翠鸟顺着小清河的北岸,向西方飞去,渐渐的只能见到一个模糊的影子,再后来影子也消失了,大头喘着粗气停了下来,好一阵,小干巴和二胖才赶上来,二人气喘吁吁,没等站稳张嘴就问,“落在什么地方了,看见了吗?”大头摇摇头,指指前面提水站方向,说道:“应该在提水站的堤坝附近,得好好找找。”这座提水站,是用大的水泵把小清河里的水抽到高处,浇庄稼用,为此,还修建了长长的堤坝,前面一段堤坝是用石头砌成的,有三米多高,堤坝下面是一段长长的水沟,用水泥抹平,做排水用的。大头说的地方就是指这个位置。 三个调皮鬼,不顾头顶上的火辣辣的太阳,在堤坝下,转悠,结果什么也没发现。二胖撑不住劲了,边走边抹着身上的汗水,脸上星星点点的沾了些野花的种子,头上还沾着苇子穗的绒毛,要多滑稽有多滑稽,最后二胖不走了,蹲在树荫下,用手不停的扇着,嘴里嘟嘟噜噜。小干巴也停住了脚步,直看着大头,大头也没了脾气,三人凑在一起,边歇着,边琢磨,这翠鸟能飞到哪儿去呢?后来,还是大头说:“得好好看看才行,不能这样乱来,太费劲。”二胖直点头。“有机会在就在这个位置转一下,怎么着也能发现它。”小干巴接着说道:“走吧,找个地方洗一下,身上太脏了。” 三人来到提水站,在水管头上的水坑中,用手撩着水洗了一把,这次三人没有乱来,都在琢磨着那只美丽的翠鸟。还是大头先说话:“快黑天时再来,它的窝应该就在其附近,我们肯定能发现它。”“对,咱就在这等等,那翠鸟可真漂亮。”小干巴随声附和,二胖说:“大头,按你说翠鸟的窝不建在树杈上和苇杆上,还能土坎子上?那也不对呀。我感觉翠鸟的窝就建在提水站两边的堤坝上,这地方很陡,有些石头缝很深,我看到有的麻雀就在那里钻来钻去的,肯定错不了。只要咱好好看着点,总能找到。”“对,二胖说得对,咱这就行动,继续找。”大头说着,站起身来。 三人又起身来到刚才的堤坝下,因为提水站就修了这么一段石头的堤坝,修的时间也比较长了,有些石头缝中长出了杂草,三人一边走一边看着石头缝,矮地方就用树枝捅捅,高地方觉着有可能的地方,做个标记,三人不顾头上正午的烈日,脚下的杂草,终于,快走到堤坝的尽头,最后三人的目光都停在一个地方,在堤坝中间靠上的地方有一段小锅盖大小的水泥管子突出出来,这是用来排水的,水泥管子的下方有个不规则的黑洞,周围也有些杂草,不过比较少,而且,在水泥管子的正下方有新鲜的鸟粪,可能是有小鸟在这里呆过,或里面是小鸟的窝,大头站在堤坝下伸手比划了一下,门都没有,根本够不到,小干巴二胖不以为然的看着大头,后来由于天热,三个小子蔫溜溜回家了。 过了几天,三人时不常的聚在一起,但是一直对翠鸟这事耿耿于怀,而且,有几次在池塘边发现过翠鸟,但就是没有找到翠鸟的落脚点,这让三人很郁闷。 这天午后,三人又凑到一起,整天在一起玩也没有什么可说了,就是琢磨着那只美丽的翠鸟。“我觉着上次堤坝那里就应该是翠鸟的窝,在哪里肯定能找到翠鸟,我们应该再去看看。”小干巴首先开口。“对,要不咱再去找一下。”二胖也跟着说。大头点点头,三人这次没有走小清河北岸,而是换了个方向,沿着苇塘的北边的田垄上向西走去,边走三人边哼唱着电视连续剧《霍元甲》的主题曲,虽然唱不准调,记不住词,但三人兴致盎然,同时,手脚也不闲着,不是用树枝抽打这田垄上野花小草,就是随手捡起小泥块丢打着田边的小树。很快,三人来到提水站的的堤坝下面,二胖用长长的树枝抽打着堤坝,惊飞了一些小飞虫,有些蝉也被惊飞,“吱--”的一声向远处飞去。后来三人又集中在那个突起的水泥管子下面,这个地方最有可能是翠鸟的家。“快看,这里。”小干巴叫到,大头二胖凑过来一看,原来在水泥管子的下方,多了一些新鲜的鸟粪,小干巴用树枝拨拉了几下,大头蹲下身子看看鸟粪,不错,像是今天的,而且里面有小鱼的鳞片,这一发现让三人兴奋不已,大头抬头看着上面,从鸟粪落下的位置来看,应该就是水泥管子旁边的小洞,可太高了,根本就够不着呀。 怎么办? “叠罗汉。”二胖说道:“我和大头在下面,小干巴挺瘦的,你上。”大头一听有道理,就和二胖面对石壁并排半蹲在地上,小干巴也没客气,这种事又不是没干过,所以,一点也不紧张,小干巴来到二人跟前,左脚踩在大头的右腿上,左手抓住大头的右肩,右手抓住二胖的左肩,微一用力,身体就离开了地面,同时右脚踩在了二胖的右肩上,右手仅仅服装石壁,手指抠住石缝,轻轻一用力,提起左脚踩在大头的右肩上,身体紧贴着石壁,慢慢的立起身子,双手紧紧巴住石缝,感觉差不多了,对身下的大头和二胖说:“起,注意慢点呀!”大头和二胖,这时一手扶住石壁,一手抓住小干巴的脚脖子慢慢起身,小干巴双手慢慢的往上够,寻找合适的石缝,并把身体紧贴石壁,终于大头和二胖站直了身体,小干巴也用手抓住了水泥管子的口,小干巴一阵激动,想像那美丽的翠鸟就要被捉住了,心情格外激动,脚也有些轻微的晃动,大头紧紧抓住小干巴的脚脖子,轻轻地说:“小干巴,别磨蹭,快点,站稳了。我们可支撑不了多长时间。”二胖也说:“快点,就是能弄到几只鸟蛋也行。”小干巴没吱声,左手紧紧抓住水泥管子的边沿,右手轻轻的往早已观察好的小洞中伸去,用手一摸洞口,感觉很光滑,看来经常有小鸟进出,想着,手继续往里伸,突然一阵刺痛传来,小干巴“哎呀!”一声大叫,左手一松,脚下打滑,没站稳,身体斜斜的摔了下来,身下的大头二胖立即侧身,伸手去接小干巴,这一下可好,小干巴砸在了大头和二胖身上,二人没站好,结果三人一起摔在堤坝下,二胖大声叫唤这喊疼,大头也只哼哼,小干巴更是疼得龇牙咧嘴。幸好三人都皮实惯了,虽然三人都叫唤摔痛了,而且身上都有些擦痕,有的地方有血渗出,但三人兴致颇高,根本没在意,“怎回事?你叫唤啥?”大头问小干巴,“你看。”小干巴伸出右手,只见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的指肚上,各有两个针尖大小的小孔,还有血丝渗出来,“什么东西弄得?”二胖问,大头也看着小干巴的手指,“不知道呀。就是因为这样一痛,才没站稳。”“难道有蛇,不可能,没事。”三人没有立即起身,坐在地上,抬头看着那个不算很高,但又不好够的洞口发呆。 还是大头先开口:“我上,你俩在下面。”这次大头没有急于向上爬,而是找来几段细长的垂柳枝,把它们拧在一起,就像一条长绳子,大头把拧好的垂柳枝,抓住这一头把那一头冲着水泥管子扔过去,垂柳枝飞过水泥管子,那一头轻轻垂下来,大头抓住两头,用力拽了拽,没问题,挺结实。然后一挥手:“来继续,非把它弄出来不可。”二胖和小干巴,并排站在势必跟前,大头抓住垂柳枝,双脚踩在二人的腿上,借助垂柳枝很轻巧的就站在了二人的肩头之上,二人轻轻起身,也不觉得沉,大头稳稳地站住身形,左手紧紧抓住水泥管子的边沿,右手轻轻地往里探,洞口很光滑,是的,这证明自己的判断不错,肯动有东西经常出入才会如此光滑。大头便把手往里伸,心中想着小干巴的手是被什么东西弄得,他的手伸得很慢,突然,手指头肚传来轻微的痛感,大头下意识想把手往回缩,可一想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到底要看看是什么东西,手又继续往里伸,又感觉到了轻微的痛感,这次大头没有后退,手指继续向里探,渐渐感觉手掌各处都有轻微的刺痛,虽然心中害怕,大头也没有停止,但是手臂就这么长,根本不够用的,那个洞太深了,感觉里面还有很远,没法子,只好往回收手臂,虽不甘心也没办法,同时,大头下意识的用手向外扣,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刺痛自己,由于洞口小,手又扣起,不好向外掏,大头手指稍稍伸直,慢慢掏了出来,接近洞口时,那些东西哗啦啦的落下来,大头把头扭向一边,害怕把眼迷了,下面的二人不知是什东西也大吃一惊,身子有些晃,大头也就有些不稳,大头双手紧紧抓住垂柳枝,嘴里喊着:“稳住!別晃!”这样好歹算停住了。等大头下来三人一见,没了脾气,脚底下是一些小鱼的骨头,一些细碎的鱼刺,奥!怪不得小干巴被刺破手指呢!是这些东西,看来,这里一定是翠鸟的窝,但是,就算知道了又有什么用呀!三人垂头丧气的看着地上的鱼刺,谁也没有说话。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