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棋星魂爵

更新时间:2018-12-16 19:09:19

棋星魂爵 已完结

棋星魂爵

来源:落初 作者:断掌男儿 分类:奇幻 主角:刘蛇黄帝 人气:

主角是刘蛇黄帝的小说《棋星魂爵》此文是断掌男儿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生活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时代里,我们都无可奈何。我叫洛十一郎,与几个好兄弟相约出去旅行却出乎意料的闯进了一片神秘的山麓之中。魔鬼占据了人类的内心,金钱成为了生存的第一要诀,为此,杀戮、战争便接踵而来,上古神器,远古神兽层出不穷,正斜对视,彼此厮杀,血肉模糊。我虽拥有最强的灵力,但这依然无法拽住命运的转盘,在那个大雪纷飞的冬天,我突然间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发现早就只剩我一个人了,他们全都停留在了青春最美的掌纹里。  在这苍茫的世间,我抬起头来,看见了一滴泪,不知道是谁的。谁胜了,谁败了,大家都只不过是为了生存而已。只是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法,无关对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原来,在洛十一郎与半猿马出去后,浪凯就醒了,这时洞Xue里其他人都还在熟睡中,浪凯是一个Xing子比较急的人,想到了什么就要立刻去做,半刻都不能等待,这一点应该算是他的一个缺点吧。反正也无所谓,谁都有缺点。

浪凯趁大家还在熟睡之际,一个人偷偷离开了洞Xue。走出洞Xue后的他站在冰冷的土壤看了一眼天行的方向,然后独自一人去了,去找尼特算账。

只是这次洛十一郎本来已经想好了抓尼特的方法了,早晨约半猿马出去比试就是想看看他的功夫如何,好分派任务给他。这回倒好,浪凯把他所有的计划都破坏掉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鲁莽行事的人,基本上都会坏事,这都快成公理了,无需另加验证。

强攻肯定是不行的,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更加的不可收拾。洛十一郎的大脑急速运转着,他眼珠快速的随意的一扫,看见了大家看他的眼神,眼神里饱含期待与指望,迷茫的看着洛十一郎,俨然洛十一郎已经成为所有人心中的大哥哥了,对于大家来说,面前的这个男生,就是救世主,这不仅仅是他有盖世神功,更主要的是他有一颗善良的心,敢于担当的责任心,勇敢机智,够义气。而且长得还那么帅!

这些都是当下年轻人应当学习的,所有的男生都应该学习洛十一郎的为人处世之道,能像个男子汉一样的去处理身边的事情,能保护那些爱自己的和自己爱的人。让他们不受到别人的欺负,让他们能够尽量的很开心的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让他们不受到任何的伤害。

洛十一郎在洞Xue里来回的踱了几下步子,不用想,这会儿浪凯一定是被擒了,不过洛十一郎并不担心他们会杀掉浪凯,因为经络十一郎分析,尼特以前跟浪凯的时候,一定知道有群像洛十一郎这样的年轻人在山里,而且他还见识过洛十一郎的厉害,所以他要么来笼络洛十一郎,要么杀了他,因为谁都不愿意有个劲敌做自己的对手。

这时,洛十一郎的脑海里想起了一个人,没错,就是马桶脸,现在洛十一郎也只能请她帮忙了。洛十一郎花了一小段时间跟大家说了他的想法后,便起身离开了。

洞***有半猿马在,他们应该会比较安全,因为首先要发现这个藏身之所就已经是个很小的概率了,半猿马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也没被天行的人发现,要知道,他可是从天行逃出来的成功试验品!不亚于一级通缉犯。

洛十一郎边料想着后方营地即半猿马那边的安危,边思考着各种能够找到马桶脸的方法。思来想去,洛十一郎的双腿就在他不自觉的时候将他带到了那条遇见马桶脸的步行街,洛十一郎站在街口,站在上午的时光里,看上去这里与昨晚的街道有些区别,可能是白天与夜晚所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差异。抬头望了望天,天空被裁剪的很是狭窄,几只飞鸟很快的飞过,淹没于楼层的阴影里,不留下任何痕迹。

街道里的人流还算比较多,毕竟这是一个人类的社会,而街角外的地方,也就是洛十一郎此刻所站之地,由于在向前走几步就是森林了,所以行人相对来说很少,又加上冬天的缘故,所以这里几乎一个人都看不见。洛十一郎也没有过多的掩饰自己,站在寒冷的风中,任由衣衫随风扬起。

在来看看浪凯此时的处境。

大牢里,果然有浪凯的身影。粗大的铁链将浪凯的手臂、腿部、腰还有脖子全都缠绕捆绑了起来,他的身后是一个巨大的排风扇,风扇里不断地向外吹出热风,在这大冬天的看起来似乎不错,还蛮人Xing话的。当然,如你所知,风扇里不仅仅只吹出了热风,风里还夹杂着其他的东西,这种东西叫做盐,比市场里能买到的盐要细的多,以至于被风吹出来的时候你根本看不见有异样的东西混杂在里面。

浪凯被绑在大牢里情绪异常激动,像只困兽一般,大喊大叫,不停的挣扎,并且嘴里不停的发出各种诅咒。更要命的是他有种坚持不懈的品行,就算累了也一定会在那儿咒骂。天行这个地方从来不缺乏整人的招数,他能让里面不同的囚徒每人各偿一种酷刑,绝不重复。没有为什么,就是一种变态的心里,让你在临死前感受一下人间的疾苦。

浪凯的整个身体被囚禁在铁链之中,只要挣扎,被锢之处必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这时在有股热热的风出过你冰冷的皮肤,让你瞬间清醒之时,那些细微的像是病菌一样的盐粒纷纷融入你新鲜的伤口之中,旁边站立的狱卒,仿佛都能听见伤口上发出来的“呲呲”声,犹如向烧红的铁锅扔入一片肥肉。

浪凯疼痛的大声喊叫,狱卒则开心的放声大笑。两种很具哲学意义的声音混在一起,在牢房里盘旋,穿透厚厚的墙壁向外蔓延,然后突兀的断在空中。

不知道浪凯还能支撑多久。

阴暗的牢房里,浪凯低垂着头,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遮住了狼狈不堪的脸庞。失去了睁开眼睛的力气,浪凯微眯着双眼,想到了妹妹,想到了蒙篱,想到了洛十一郎,想到了所有人,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浪凯不希望他们来救自己,他只希望可以杀掉尼特,为自己争口气,这样就足够了,就算自己在这里死掉了也无关紧要。所以浪凯洛十一郎他们不要暴露了行踪,一旦暴露了身份,则要在天行公司里刺杀掉尼特几乎是几乎是不可能的了。

浪凯自己送上门来,其实是有他自己想法的。他以为,尼特肯定不会想到自己会去投靠那个曾经千方百计想要杀掉的洛十一郎那里,他认为尼特一定以为自己一个人躲了起来,毕竟天行的势力摆在那里,几乎拥有压倒一切的力量,让你不得不臣服。尼特一定不会料到自己还会自投罗网,跑到天行来杀他。正是如此,浪凯才决定走这一步棋,来蒙蔽尼特,然后让躲在暗处的洛十一郎他们寻找到合适的机会,干掉尼特。

但是,你以为你以为的以为就是你以为的以为吗。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东西都是不受任何人控制的,就像起初浪凯也没料到自己会去投靠洛十一郎,怎么可能会和一个曾经千方百计想要杀掉的人称兄道弟呢?可谁又能料想到自己的妹妹竟然爱上了自己以往的仇人呢。

生活本身所具有的戏剧Xing超过了任何一门艺术。艺术在生活面前永远都显得格外蹩脚。

浪凯低垂着脑袋为自己的朋友们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全身而退,希望他们能够代替自己实现愿望,希望未来的妹夫蒙篱能好好对待昆云,也不枉他放心的将昆云交给他了。

要不是铁链勒着,浪凯早就瘫软在地了,这已经是第三天了,他还没死,这是奇迹,或是别人故意不让他死去。每天狱卒都会奉命按时喂其饭与水,不断掉生命的源头。

回到三天前,也就是浪凯被抓的那个早晨。洛十一郎来到了步行街的街口,站在那里朝人群望了一会儿,然后将脖子上缠绕的那条黑色围巾向上拉了拉,遮住了眼睛以下的所有部位。

这个时候,洛十一郎觉得这条朋友送的围巾更加暖和了。因为在这样一个特殊的街道,特殊的小区或者说特殊的城市里,你若是穿上了夜行衣或是戴上了任何企图隐藏面容的装扮时,无疑等于是站在楼上大声的对下面的人群说自己是个外来人员,要知道,这里对任何一个陌生人都不会心存善意的,因为一个没有高强灵力的人是不可能来到这里的,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敌人,都有存在对天行带来威胁的可能,所以,擅自闯入的外来人员必死。

可是戴上一条围巾就不一样了,在这大冬天的,用围巾将自己的脸部围个严严实实,无可厚非,谁都管不着。

洛十一郎遮住面容后,双手斜插进口袋之中,那副在上海时养成的痞Xing又出来了,不过是他故意表现出来的,可能这样会为他壮胆吧。洛十一郎痞痞的向前走了过去,眼睛不停的在周围搜索,眼光一遍又一遍的来回检索,不落下任何一个女生,准确的来说是不落下任何一个胖女人。现在,胖女人无疑成了他的贵人了,这真的验证了那句话了,叫做:有些事情男人很难完成,但到了女人那里,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一条街都快走完了,洛十一郎倒是看到很多胖子了,但就是没一个是他要找的,昨晚不想碰见她,却偏偏那么容易的就遇见了,而且还无法脱身,此刻峰回路转,洛十一郎急需要见到她时,她却偏偏淹没于人群中不再出现,正所谓,命运最爱作弄我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天下苍生了。

走到街的尽头,洛十一郎一无所获,不得不折回来。在原来返回的路上,洛十一郎开始留意每个店里的情况,所以这次他花的时间更长,差不多花了走过来的四倍时间,可是,依然一无所获,再次站在街口的时候,变化的仅仅只是时间,太阳变换了一个位置,此刻正悬在头顶,影子被缩得很短。

下午吃过饭后,洛十一郎依然扮演者搜寻者的角色,在这座微型城市中游走,寻找一个又胖又丑的马桶脸。洛十一郎边走边想,想着想着就觉得好笑,笑得很无奈也很无力。突然间有种想哭的感觉,抬头望望天,让眼泪香进肚子里。

你永远都不会看见我的眼泪,因为只有在你不在的时候我才会流泪。

蒙篱在洞Xue里有些坐不住了,洛十一郎一个人出去寻找了,而蒙篱觉得呆在洞Xue里的这些人,出去找人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从没见过所谓的马桶脸,所以就算在路上撞了个满怀,也不会认识的。但这不能作为一直呆这个温暖又安全的洞Xue里的借口,洛十一郎不让他们出去是怕他们会遇见意外,怕他们遇见天行的人后对付不了,到时就麻烦了。

洛十一郎担心他们,他们也心疼洛十一郎,让他一个人在外面冒着危险,吹着寒风四处寻人,蒙篱越来越觉得这样做自己太不够意思了,所以,在第二天洛十一郎依然没有任何进展的情况下,蒙篱私自下定决心,自己也要出去做点什么,不能缩在这边当乌龟。

第二天午饭过后,洛十一郎跟大家简单的聊了几句后又出去“开工”了。当洛十一郎走后不多久,蒙篱便悄悄的准备离开了,在正要掀开地Xue里天花板上的顶盖时,被眼尖的昆云发现了:喂,你干嘛去啊?昆云的声音从下面传过来,蒙篱立马定住了,心想不好:被这丫头发现了。于是蒙篱立马用光速变换了自己的面部表情,然后嬉皮笑脸的转过身来,慢慢的从梯子上走下来,边下来便说道:亲爱的,我只是想出去透透气,这里面太闷了。

昆云是个聪明的女孩,蒙篱在她面前就像个没穿衣服的小孩一般,用句俗话说就是:你尾巴动一下,我就知道你要放什么屁!所以,昆云一眼就看出了蒙篱的心思,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昨天晚上昆云就发现了蒙篱“不正常”的地方。

昆云也笑得很灿烂的样子,全然没有丢失哥哥后该有的悲伤。昆云从小与哥哥相依为命,所以她怎么可能不悲伤呢。之所以这样,全然与她的Xing格有关。一个坚强的人是不愿意被别人看见自己脆弱的一面的,不管男生女生这一点都是通用的。昆云自小与哥哥一起生活,没有感受过去父母一起生活的感觉,自然就别提被父母之爱所包围的幸福感觉了,所以自小就养成了倔强不服输的Xing格,别人今天欺负了我,回家后我就苦练功夫,然后明日打败你,让跪在我面前求饶,否则我就废了你。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在别人面前展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呢。就算是在梦里面前也不行,至少现在还不行,昆云还不能说服自己向任何一个人示弱。

有时候女生活的还真蛮辛苦的,在这里我要呼吁一下所有的男同胞们,尽自己所能的去体谅一下你身边的女人们,因为她们经常的让自己陷入不可自拔的纠结之中,很多时候她们表面上所做之事与心里真实的想法完全不同,甚至是恰恰相反,就连说话也是,口头上明明说着这么一个意思,但心里却想着那样一种意思,更要命的是,她们在向你表面错误的信息之后还在心里默默的指望你们能够知晓她们心里最真实的想法,否则,就说你犯了错误。如果在这个时候,她愿意说你犯了错并且告诉你错在哪了或者提示你一下,然后让你慢慢去想,这样的女生我个人觉得还是非常可爱的了,非常值得去喜欢。让你抓狂的是她们什么也不说,就让你猜哑谜,猜对猜错都不说,只是撇起嘴转过头用后脑勺看着你。

所以说女生前前后后就是一个纠结体这句话一点儿也没错。因为她们太累,所以我们才要更加的去关心她们宠爱她们保护她们。她们可以让我们抓狂,她们可以随意的伤害我们,对我们呼之则来,挥之则去,随意的让我们去猜各种只有她们自己才知道谜底的谜,然后随意定下奖惩制度与实施力度,我们都要无条件的去服从。

因为只有在她们还爱我们的时候,才有心思来让我们去猜谜。

昆云用一种娇媚的声音对蒙篱说道:哦,真的么,正好人家也有些觉得发闷了,不如咱俩一块出去透透气吧。蒙篱抬起头来正好遇见昆云眨巴着眼睛看着自己,脸上一副坏笑的样子。

蒙篱苦笑了一下,嘴角动了动,心里琢磨着,这可如何是好呢,真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儿呢。

最后,蒙篱一咬牙,对昆云说出了心里真实的想法。

这时,其他人突然间都凑了过来,因为他们听见了蒙篱对昆云说的话。“这种事怎么能不带上我们呢”,周伦说道。

现在好了,全都想出去做点什么了,蒙篱笑着看了眼昆云,耸了耸肩,昆云也捂住嘴笑了。大眼睛弯起来令人心醉。

谢谢您对《棋星魂爵》的支持!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