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谎言背后

更新时间:2018-12-16 19:03:20

谎言背后 已完结

谎言背后

来源:落初 作者:井底蛙的梦想 分类:奇幻 主角:安琪儿鲁黛舒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谎言背后》是井底蛙的梦想最新写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安琪儿鲁黛舒,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只老鸟口中的故事,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但又号称存在的地域。一些11女女老老少少彼此交织的复杂的真实情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开始,球类比赛是最有看点的比赛之一了。下面我要描述的这场是D组的一号和二号队伍之间的比赛。其实就是D族A班和D族B班之间的战争。A班有阿当和亚伯两元大将在,简直就是所向披靡。但是B班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团体合作意识也是全校出了名的,虽然在之前两个班所进行的数十场比赛中,B班从来都没有胜过,但是两班比分差距的缩小让谁也无法肯定这场比赛究竟会谁胜谁负。所以咱们还是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这是两队队员已经陆续进场,还没等队员怎么着,就听观众席上的拉拉队先互相争了起来。

“A班必胜!A班无敌!”

“B班加油!B班不败!”

场上的气氛立即被这两边的拉拉队带动起来,裁判的哨声响了起来,B班抢到了球权,哇塞!他们五个人一同前进,就像是撒了一张大网一样向这边移来,A班纵有阿当和亚伯也有些招架不住。网式阵型的厉害就在于进攻方队员都在外围,大家互相传球,制造投篮机会。只要求队员眼疾手快,传球速度要跟的上要求,而且中投和远投的进球率要高。这刚好用来对付那些个人能力比较强的球队。而B班就刚好具有这样的实力,所以比赛才刚开始没多长时间,B班就先进了一个球。看着这个进球,亚伯和阿当相视而笑,只在心里默默吐气。不过这倒是给B班的拉拉队长了不少志气。马上改了口号:

“B班冠军,B班无敌!”

A班的拉拉队长鼻子都气歪了,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先进了一个球吗?阿当和亚伯可是球队神话!我劝你们还是趁着他们热身的时候多得两分,不然一会就没这个机会了!”

A班发球,阿当把球传给亚伯,然后队员们尾随其后跟了下去,阿当慢三步离得较远,亚伯已经把球带入三秒区内,跳起来做出投篮的姿势,却突然转身将球传个已经飞在空中的阿当,眼看阿当就要拿到球,可突然被当空拦住了,直接朝A班的球篮飞去了,哇塞!直接进球,这实在B班的禁区耶!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被人把球劫走的阿当做出了一个该死的动作。

这回,B班的拉拉队就更加猖狂了。

“怎么样,还是练球都被我们拦下来了吧?我看你们还是省省吧,趁着比赛还没结束,早点退出比赛还可以少丢点脸!”

A班的拉拉队长一听,婆劲顿时就上来了。

“放屁!赢两个球有什么了不起?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还是替我劝劝你们队员,就说尿床的孩子进两个球就已经很幸运了,如果再继续蒙下去,当心把床尿塌了!”

B班的拉拉队长倒是好脾气,听此言语竟仍不动声色,只是自信的笑笑说:

“话说得太早,当心收不回来!”

A班的拉拉队长想再说点什么,只听哨声又响起了,大家都开始专心看比赛了。

结果是不必说了,B班屡屡进球,A班却还没有打破零的开始呢。A班的拉拉队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低着头在那里生闷气。A班也的确是输的太惨了点,就连观众席上都开始议论:

“篮球界终于要改朝换代了,DA的霸主地位怕是要保不住了。”

甚至有人怀疑,阿当和亚伯是不是提早进入退役期了。就连两人的粉丝们也都开始吐舌头了。甚至他们自己也有点丧气,毕竟0对他俩来说是前所未有的。面对DB一个又一个的进球,不管交多少次暂停,总是无济于事。DA的队员总觉得时间在一点一点被煮沸,总算,上半场结束的哨声被吹响了。

在DB队员的欢呼声中,DA的所有队员都倒下了,全都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大家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气氛闷得可以让空气都凝固。这时,一直观战的angel笑着说:

“真好笑!五个人的游戏,两个人怎么玩得好?人家是网,用刀子不就可以割破了吗?干嘛一直装酷?多一点配合不是更好?对方还真有一套,一看就知道是提前研究好的啊,可人是会变的,招数也自然会变,干吗非依着他们研究的去打?真好笑!”

几个人在旁边越听越起劲,到最后的时候简直应该用大彻大悟来形容他们的表情。都摸摸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下半场哨声响起,所有的人都静静的观战,期待着有什么奇迹出现。结果DA没有辜负大家的期望,一开始,DA就全线出击,打快,劲,准!连连得分,使DB精心准备的攻破方案全线崩溃。比赛就这样进行着,在最后三秒钟时,阿当一记冒险一搏,三分远投,进了!就这样,DA一分险胜DB,把A班的拉拉队长乐得一下子从椅子上串了起来。

“看见了吧?DA就是DA!永远不败的DA,纵使你们在我们身上花再多的时间也没用,下次还是祈祷在决赛之前不会碰上我们吧,免得像今天一样,第一场就被淘汰!”

正当DA队员为胜利欢呼时,塞雅走过来跨住阿当的胳膊说:

“大家都辛苦了!今晚我和阿当在家里给大家庆功,一定要来哦!”

“真的吗?可以参观神秘的当塔帮吗?那真是太好了耶!”

阿当敲了说话人的脑袋说:

“想得美!去丝太雷家啦!”却不经意朝看塞雅笑了笑,表示赞许。

见此情景,angel顿时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儿,想着又要到丝太雷家,可能会想到之前婚礼上的一切,那时候心里一定又会很不好受,所以干脆直接溜走了。可是刚一出门口,就被人叫住:

“angel!”,

“等一等!”

原来是亚伯。他看到angel溜了出来,也马上跟了出来。

angel转身一见是他,心里倒是很惊讶。

“有何贵干?”

亚伯走到她身边,低着头小声的说:

“明天苏楠有球赛,所以我想请你帮我带样东西给她。”

angel听了这话,反倒笑了,绕着亚伯转了好几圈,然后故意取笑他说:

“呦!你的心倒是挺细的嘛!只可惜你的脑袋倒像个木瓜!只会在这里默默地对她好,人家可不会知道,也不会领你的情!”

“这你就不用管了,你只需要告诉我,想不想帮忙?”

“好,好,好,不管就不管!”angel无可奈何的伸出手,

“要带什么?拿来吧!”

“我现在正要去买,你跟我来吧。”说着就朝公车站走去。

“呵,还挺神秘!我倒要看看你想搞什么名堂?”

只见亚伯在公车站停下,看样子打定主意要等公车了。

“喂!干吗有车不开跑到这里等公车啊?你脑袋是不是撞柱子上了?”

可是亚伯什么都没说。

过了一会,车来了,上面的人不是很多。angel吐了口气,心想这下不拥挤公车,情况也不是那么遭。于是二话不说就往上冲,谁想她在上面刚刚站稳,亚伯却站下面文思未动。搞得她差一点没下来车。

“哎!你又不坐车,难道站在这里看风景吗?真是莫名其妙!如果是这样,那本小姐还有事,我可没心思陪你玩!”

angel刚想丢下他走人,只见这时又来了一趟公车,上面挤满了人,可是亚伯偏偏挤了上去,还一把将angel也拉了上来。

一上车,angel便甩开亚伯的手,对他大喊道:

“诶!我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不开自己的车不说,还偏偏坐这辆挤死人不偿命的破车。你不是在耍我吧?”

可是亚伯看也不看她,只顾着自己傻笑。倒是周围的人都莫名奇妙的盯着她看。搞得她超级火大,脸又胀的通红,所以在心里发誓一旦她有机会下车,一定马上跑掉,丢下他一个人看他怎么办?

可是谁知道一道站亚伯就地一个跑下车,留下angel就不见了。弄得angel连生气都忘了,一向是路痴的她,甚至连回家的路都找不到,出来太急又没带钱,所以只得站在原地等亚伯再次出现。可是心里连杀了亚伯的心都有了。

就这样大约等了十分钟,就见亚伯兴高采烈的拎着一套乌鸦牌球衫朝他走过来,特高兴得对她说:

“再跟我去一个地方就好了。”

说罢,也不管angel什么表情就往前走。

“喂!你不打算跟我说点什么吗?你说要给苏楠带东西,我就要跟你挤公车,你把我带到这里,二话不说就不见了,我等了你十分钟,十分钟诶!你就这样拎着一套牌子都叫不上的烂球衫,告诉我再跟你去一个地方就想让我跟着你走吗?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这一切说清楚,本小姐我就不干了!。。。。。。”

angel话还没说完,一腔怒气都还没完全释放,就听亚伯头也不回在前面说:

“小楠是篮球队长,每次比赛前都会压力很大。所以为了缓解她的压力,我们想出办法给她找了幸运球衫和一个吉祥物,这样他只要相信那些可以给她带来幸运,消除紧张,就可以每次都打胜仗。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陪她来买球衫,小楠说过,平平淡淡,穿着舒服就好。所以我们从来不买名牌球衫。她还说过,别人都说乌鸦是邪恶之鸟,可是乌鸦有什么罪?难道就因为他们长得黑,叫起来难听,就要受到这样的待遇吗?所以百鸟之中,她最喜欢乌鸦,于是她便选乌鸦牌球衫做幸运球衫。小楠喜欢紧迫的感觉,所以我们每次都坐这班车来这,以最快的速度冲进商城达成交易,每次一出商城,我们就会不由自主的大笑,互相笑对方刚刚砍价的语气有多可笑。”

angel听了这些故事后,心里才略微原谅了亚伯。

“好吧,念在你一片痴情的份上,本小姐现在原谅你了。那么让我猜猜,我们现在是要赶去买吉祥物吧?”

angel话一说完,只见亚伯突然在一个路口停了下来。微笑着盯着什么看,angel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原来那边的十字路口有个摊位。她顿时觉得很奇怪,心想:

这两个人怎么回事啊?都是身价上亿的富豪接班人,竟然不但喜欢买便宜货,现在又要去买路边的小饰品。

于是她凑到亚伯身边问:

“哎,你说的吉祥物,到底是什么?”

亚伯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又像是见到老朋友一样站在那里凝望着那个卖东西的老NaiNai:

“是那个婆婆的幸运头套。”

想着买到头套就可以回家休息,angel便有些迫不及待,

“看你沉浸的样子,你还是舒舒服服的站着吧,我马上帮你搞定头套。一分钟后等我回来!”

说着“嗖”的一下就向摊位去了。等到亚伯回过身来想要拉住她时,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angel跑到那老NaiNai面前,拎起个头套便问:

“NaiNai,这个多少钱?”

那老太太抬起头,看了看她,便伸出五个手指。

“五百块吗?好,您拿好,NaiNai再见!”说着拿起头套就想走。

“小丫头你等等!”

老太太很生气的叫住她说:“你这小东西太没劲了,这东西呀,我不卖给你了!”

“为什么呀?我又不是没给你钱?为什么不卖给我啊?”

“不卖就是不卖!卖给谁都行,就是不卖给你!”

受到如此不平等待遇后,angel简直无法忍受了,这个下午她也忒倒霉了!刚想上去继续与老太太理论,却被亚伯拦住了。

“NaiNai,五百块太贵了!便宜点吧。”亚伯上去跟老太太砍起了价来。

“便宜?我这可是小本经营,一共赚不了你几个钱,见你还像个样,你就开个价我看看吧。”

“NaiNai,您出来风吹日晒的也不容易,我少减点,100块卖给我吧!”

“100块?”老太太撇撇嘴,伸出两双手说:

“你看看我这手工,再看看这图案?你再看看这材料,怎么也得给我点辛苦费吧?”

亚伯也应着接过头套,那是个炽热的红色头套,那颗金丝线镶边的黄色小幸运星诱人可爱,这又让他想起了从前和苏楠在一起的日子。

“这做的的确很精致,不如这样吧,五块钱。您答应咱们就成交。”亚伯情不自禁就笑了出来,这可把老太太乐坏了。

“你这个臭小子!怎么不懂规矩?你应该先砍到八十,然后再说你家也很贫穷,最后才说要我五块钱卖给你。怎么才一年没见,你的记Xing就差了这么多?还有,你这次怎么没跟苏丫头一块,倒是带了一个不懂得珍惜钱财的疯丫头过来?”

听到这里,亚伯本来灿烂的笑脸顿时凝住了,渐渐的流露出伤感。

“都过去了,以前的事就别提了。”

老NaiNai也不是肤浅之人,见到他这样便明白了些什么。

“哎,年轻人吵吵闹闹是难免的,快别难过了,这头套应该是你给苏丫头买的吧?NaiNai帮你搞定一件事情,所以你快拿着这个走吧。把这个给她,她会明白的。”

说着便推着她那一车幸运小标志消失在小巷中。

亚伯明白老太太的用意,深叹一声:

“NaiNai真是个Xing情中人。”

便领着angel走了。亚伯猜到angel这回肯定又要对他兴师问罪了,所以这次来了个先发制人。转过身来笑着对她说:

“前面有家Nai茶店,我请你喝一杯吧。”

于是他们在那家店坐下,看着angel满脸疑云的盯着自己看。亚伯终于开口了:

“刚刚那个老NaiNai,其实并不是个普通人。她是参议员的母亲,很多年前,她就像现在这样领着自己的儿子在街上卖东西,是出了名的街头卖后,因为她的技艺精湛和讨价还价的本领无懈可击,所以特别出众。现在她的儿女都已经有了本事,大家都以为以后在这种地方再也见不到她,买不到她亲手做的工艺品了。可她就是闲不住,放不下自己的癖好。所以每年四月下旬,她就开始编织幸运头套,然后在六月这个多赛的季节拿出来卖。她的癖好就是喜欢与人讨价还价,现在人们生活水平都高了,她知道多说几倍的价钱也不会有多少人在意,所以就卖饰品实际价格的几百倍,让人么不得不跟她讨价还价。可是没想到碰到你这种毫无价值观念的傻帽,所以她刚刚才会那么生气,不肯买东西给你的。”

angel一边听一边点头,

“用原来是这样,这老NaiNai还真怪!不过我喜欢。”

亚伯笑了笑接着说:“那你知道我们为甚要在这个时候来买头套吗?”

angel眼睛睁得大大的,神奇的回答:

“猪头!你不是刚刚告诉我,每次都会坐那班车,所以每次都会在这个时候到这啊。不过,你们为什么每次都要坐那班车啊?”

亚伯也不反驳angel骂自己猪头,只是继续陈述:

“砍价婆婆的头套很灵的,的那是最后一个最灵验。她的生意一向很好,所以通常这个时侯来就可以买到最后一个,这样一来,小楠就会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

“啊?这么说,那个婆婆之所以会推着还没卖完的头套离开,是想要你买到的这个成为她卖出的最后一个头套。好善良的NaiNai哦。”

亚伯看了看angel,“行啊,看样子你的智商还不是太低。”

受了一天挫的angel好容易得到一声夸奖,心里还蛮舒服的,也没对这句话里暗含的讽刺在意什么。只是不断地摸头傻笑,不过,当她突然发现亚伯一直盯着自己看时,又马上恢复了本来面目。

“喂!你看什么?我可警告你哦!要是敢对本小姐有什么企图,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哎!你这可就不对了哦。刚刚只是想说你很可爱,与阿当很合适,可是现在我敢肯定,刚刚我肯定是感觉错乱了。你这样的泼妇怎么可能用可爱来形容呢?”

这句话可把angel激怒了,

“臭小子,你说什么?你给我站住!别跑!”

追着追着,angel突然停了下来,Jian笑道:

“喂!好象有个家伙刚刚要我带写东西给楠姐诶,我现在书三个数,他要是不在我面前出现,我可就撒手不管,走人了。一!二!”

‘三’字话音未落,就听亚伯在那边乞求道:

“好了,好了,小姐,我算彻底服你了,我认栽还不行吗?只要你同意帮我带东西,你想对我下什么毒手都行!”

angel挡在亚伯面前,得意的说:

“哪!这可是你说的啊!你看我这个小户人家,独自一个人在在这么贵的学校里读书超不不容易了。所以现在呢,手头相对来说比较拮据,这两天运动会饭量又大了些,所以。这个。。。。。。”

“啊!。。。。。。成啊!这十八天得饭钱我报了,请你一个女孩子,我还是可以的。”

“哪!咱们可得先说清楚,这十八天的饭钱只是我帮帮你带东西的交换条件,你刚刚那么损我,作为惩罚,我在太阳城进修剩下的这四五个月的饭钱,你都得包下。哎?你可千万不要不同意哦。拜托你先想想清楚,请我吃饭有两点好处。第一呢,我可以教你一些对付女人的方法。这第二呢,我可以及时向你汇报楠姐的情况。做你的内应。你看怎么样?”

亚伯听了后,点点头说:

“你说的倒是有点道理,好吧,不就是吃饭吗?我就只当是自己多吃了一份饭好了。”

angel听了这话,暗自偷笑:傻子,何止多吃一份饭?本大小姐的饭量,你林亚伯还没领教过呢!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