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凤凰羽

更新时间:2018-11-27 17:50:17

凤凰羽 连载中

凤凰羽

来源:掌中云 作者:玄紫珀 分类:奇幻 主角:玄炫羽 人气:

主角是玄炫羽的小说《凤凰羽》此文是玄紫珀原创的奇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关于凤凰羽: 《玄系列》的重写版。 贵公子蛊师和动物控天师养小神兽,寻找十大神器解开千年之谜的故事。 分七个单元故事,有美男,有萌物,有破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玄炫三人从最后一节车厢开始往前逐节车厢找张俊,每间洗手间都进去看过,也问过每节车厢里的乘客,可是都没有人见过张俊,赵瑞每隔五分钟就打一次手机,电话那头依然是一成不变的机械女声:“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这是倒数第十节车厢了,还有四节。”赵瑞握紧拳头,心底的不安像杂草一样疯长,要是找遍整个火车都没有找到张俊,那、那……

玄炫和月羽对望一眼,心情都不禁沉重起来。

“我见过这位哥哥。”问到第四节车厢时,终于有了一点眉目。

“真的?他在哪里?”赵瑞猛地捉住那个说见过张俊的小女孩。

小女孩被激动的赵瑞吓着,转身扑入母亲怀里。

月羽把赵瑞拉开,和颜悦色地对一脸戒备的母亲道:“我们四个是朋友,他突然不知去向,打他手机又没人听,我们怕他有事,所以才到处找他,请问你有印象见过他么?”

女人摇头。

月羽问小女孩,“那这位小姑娘呢?”

小女孩歪了歪头,脆生生地问:“你为什么叫我小姑娘?不是应该叫小妹妹么?”

月羽笑:“因为你的确实是位小姑娘啊,你有见过这位非常不乖到处乱跑害人担心的哥哥么?”

小女孩咯咯地笑了,“有阿,刚才这位哥哥还一直盯着我手上的包包看呢!”小女孩一边说,一边把一个黄色的小锦囊举了起来。

月羽目光转沉,又是这样的锦囊。

玄炫问:“那你有没有看到这位哥哥去哪了?”

“跟一个乘务员姐姐走了。”

“噢,往那个方向?”

“前面啊。”

“乖,真是一个乖巧的小姑娘,来,送颗糖给你吃。”

“谢谢哥哥!”

听了小女孩的话,赵瑞陷入了沉思:那家伙跟着乘务员去干什么?是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

玄炫右手插在裤袋里,貌似漫不经心的,眼角余光却在观察抿唇沉思的赵瑞。

这个人似乎知道一些事情,看来他坐这趟火车的目的不单纯。

女乘务员?月羽不期然想到行为古怪的范小燕,张俊是不是跟范小燕走的?这一路走来也没有见到列车上的工作人员,这事似乎有点不对劲。

然而,玄炫他们并没有在前面的四节车厢中看到张俊的身影,也没有看到小女孩形容的那个圆圆脸的乘务员,就连其他的乘务员也没有看到。

找不到张俊,赵瑞不由得焦躁起来。

“我们还有一个地方没有找。”玄炫道。

“驾驶室。”月羽接口。

玄炫敲了敲门,没有动静。

又敲了三下,还是没有动静。

玄炫转了转门把,出乎意料,驾驶室门没有锁。

“小心。”月羽忍不住出声道。

玄炫的眼睛闭了一下又睁开,“里面没人。”

“没人?”赵瑞不相信,他上前把门推开,正如玄炫所说,驾驶室里面空无一人,寂静得可怕。

张俊不在这里,那他去了哪里?难道被人杀了扔下火车?这个恐怖的想法令赵瑞浑身冰冷,嘴唇发抖僵在那里不能动弹。

“火车是在前进吧?”月羽忽然问。

玄炫挑眉,“为什么这样——”

话了说了一半,嘎然而止。

耳边传来铁轨摩擦的声音,脚下也感受到轻微的颤动,窗外的景物也在飞驰,这都说明列车正在前进,但驾驶室空荡荡的,只有屏幕在不断闪烁着,列车是一般的列车,并没有自动驾驶系统,无人驾驶的列车正在飞速前进……

***

张俊艰难地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眉额之间一阵剧痛,无奈他只能一动不动地躺着那里等待疼痛过去。

躺着?猛然意识到这点的张俊一个鲤鱼打挺就想跳起来,谁知却重重地撞上了类似钢板的东西,发出好响的“咚”的一声,震得他眼冒金星,差点再度晕死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可怜的头颅才稍稍好了一点。

缓过劲来的张俊学乖了,不再乱动,他把思绪整理了一下,自己跟着那个圆圆脸的乘务员去找列车长,然后他在驾驶室里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和很有做鬼潜质的列车长站在一起,再然后他就莫名其妙地晕了。

绑架?杀人灭口?

他记得当时列车长的脸色有点蓝,不过鉴于他那张脸皮本来就那个颜色,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那个中年男人,对了,是那个村子的人,那一身的民国服饰就是最好的标签,那两人当时好像在商量什么事,看自己的眼神就像毒箭,根本就是想把他给杀了!那两只豺狼也不知道把我扔在什么鬼地方,嘿咻咻的忒吓人!早知道就不要独自行动了,这回好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赵瑞也不知道要来救自己,这回真的死定了!说起来列车长和那个村民在驾驶室里做什么?受贿?即使受贿也不是什么值得杀人灭口的事啊……

想了半天张俊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他放弃不想了,还是留着点力气想想怎样自我营救。

伸手摸了摸四周,凭触感都是钢板铁板之类,耳边传来轰隆隆的声音,因此张俊判断自己应该还在火车上,总算不是太过倒霉,没有被扔下火车,张俊苦中作乐地自我安慰。

他所在的空间狭窄得可怜,只能容一人藏身,难道是被关在箱子里?

张俊试着喊了几声救命,可是都被轰隆声盖过了。

这声音似乎太响了,先前不注意不觉得,现在听来震耳欲聋,火车上有哪个地方声音是这么响的?机房?火车底?

第二个可能性让张俊手足冰冷,冷汗渗背,应该不会这么倒霉吧?

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张俊在狭窄的空间内艰难地翻了个身,手脚几乎被刮下一层皮。身子翻过来后,张俊发现下面的钢板在自己背部的位置有个圆形的孔,微弱的光线从小孔中透了进来。

孔很小,勉强能把头伸出去,张俊用力咬了舌尖一下,刺痛暂时压下了涌上心头的恐惧,他定了定神,小心地转动着头部。

当看到铺在碎石上的一截路轨时,张俊就知道自己乌鸦嘴了,他真的被困在了列车底。

张俊没有注意到列车在动,但是路轨却是静止的这异况,他的注意力被一个个锁在列车底部像棺材一样的铁箱吸引了……

铁箱是长方形的,用铁链牢牢地锁扣在列车底,张俊不合时宜地想到一个很不好的假设,这列车上面载活人,下面载死人,箱子里全是死人,那自己呢?是不是已经死了?

恐惧一下子把他笼罩。

他在这里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他害怕自己会无声无息地死掉,没有人知道他死了,这是何等可怕的事情,在那一霎那,他的坚强开始崩溃了,甚至开始分不清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这个有意识的个体是自己的灵魂还是肉体?

他从来都没有像现在如此想念赵瑞,不知道这个龟毛男有没有发现自己失踪了,会不会惊慌失措,会不会来救自己……

***

赵瑞很快便镇静下来,他侧目看了一眼玄炫和月羽,发现这两人冷静得异常,脸上不见丝毫的惊慌。

月羽摸了摸下巴,问:“我们撞鬼了?”

“是撞鬼了,鬼车。”玄炫在驾驶室转了一圈,下一个结论。

“鬼车?死物也能有灵魂的么?”

“为何不能?”玄炫反问。

“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把列车停下来再说?”赵瑞道。

玄炫抱着手臂,“你觉得这列车能停下来么?”

赵瑞一怔,半晌他苦笑:“不能。”

月羽道:“看这势头列车极有可能会失控撞向山岩爆炸,那我们岂不是死路一条?”

“跳车。”玄炫说得简洁有力。

赵瑞迟疑,“这速度跳车——”

“放心,死不了。”

“不是这个问题,那其余的乘客怎么办?再说我们还没有找到小俊。”

玄炫正想答话,不经意他抬头看到窗外的景物,瞳孔一下子收缩,脸上的神色也变了,他转过头,脸上一片漠然,“我不是英雄,也不是超人。”

“可是……”玄炫的冷漠让赵瑞大出所料。

月羽想不到玄炫的性子竟是如此的冷漠,看似有情却是无情。

玄炫仿佛没有看到月羽投射过来的探究目光,“张俊应该还在列车上,我们再找找吧。”

赵瑞道:“现在这列车就像一个□□,说不准什么时候就炸得我们尸骨无全,我觉得有必要把这个情况告诉其他人。”

玄炫道:“你虽然说得没错,但是眼下这种情况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到时候只会乱成一锅粥,这种状况即使跳车也是枉然,他们走不了,如果横竖都是死,那为何不让他们在不知不觉中死去。”

赵瑞轻咳了一声,“你们也没有办法?”

他可以感受玄炫和月羽身上那股隐隐的力量,这两个人绝不简单。

“我以为你很聪明。”

赵瑞怔住,“什么意思?”

玄炫也不喜欢把话说得隐晦,干脆挑明:“我上这列车时,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直到刚才我才突然明白过来,这列车不是从一开始就是鬼车,简单说这列车本来并不是幽灵列车,而是在特定的时空、特定的环境下变成了幽灵列车,你们看看窗外。”

听得入神的月羽和赵瑞立刻反射性地扭头望向窗外——

光秃秃的山坳,枯萎烧焦的树木,衣衫褴褛骨瘦如柴的人,浓密的烟尘遮蔽天日,远处烽烟四起,似乎能隐隐听到凄厉的哀叫声,黄褐色的泥土泛著一种暗沈的红,那是干涩的血迹......

呈现在眼前的是战乱下哀鸿遍野的乱象。

赵瑞觉得喉咙发干,他吞了一口口水,眼前所看到的绝不是这个时代会有的惨象。

不曾在战争的年代生活过,根本不能体会到战争的残酷,在战争这种大环境下,人命只不过是蝼蚁,踩死了就踩死了,根本没有人会觉得悲伤、心痛,因为人都麻木了。

一时之间,除了沉默还是沉默。

对上那些像饿鬼一样满脸脏污的人群那直勾勾的目光时,虽然明知道是幻象,但即便是玄炫,内心深处也衍生了一种胆怯的情绪。

花栗鼠第一时间钻进玄炫上衣的口袋里,死活不出来了。

月羽舔了舔唇,“这算不算是穿越时空?”

“不能说是真正意义的穿越时空。”玄炫道,“因为对於那些人来说,他们是看不到我们的。”

看了一眼窗外的人群,月羽道:“我觉得他们活像想吃了我们。”

“大概当时在我们这个位置的确存在让他们垂涎的东西。”

“幸亏他们只是虚幻的,我还在考虑要是那些人扑上来,我是否要自卫杀人。”

“你不杀他们,你就要死,那你杀不杀?”

“杀。”

“那就是了,特殊情况下一定要狠!”玄炫最后那个字说得铿锵有力。

月羽被他的凶狠吓了一跳:“你怎么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玄炫摸了摸脸,脸色缓和下来,骂了一句:“该死,被影响了。”

月羽伸手握了握他的手,担心:“你没事吧?”

月羽的手干燥而温暖,躁动的情绪慢慢地沉淀下来,玄炫抽回手,“你有没有觉得很烦燥,很嗜血,很想杀人?”

闻言,月羽很认真地感受了一下,摇头。

玄炫转头问赵瑞:“那你呢?”

赵瑞道:“我以为是我自己情绪的问题,难道不是?”

玄炫不由得多看了月羽几眼,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月羽略带顽皮朝玄炫眨了眨眼睛,玄炫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碰了钉子的月羽摸摸鼻子,道:“驾驶室没人的话,那列车长去了哪里?”

玄炫一愣,刚才一路走来他就一直觉得有些事情被忽略了,此时月羽这样一说,他终于想到了他们忽略了什么……“不止是列车长,列车上的乘务员,还有那几十个半路上车的山村村民都不见了。”

赵瑞双手悄然握紧,“小俊极有可能和那群人在一起,乘务员加上那些村民,至少也有50人,这么多人竟一下子都消失了,他们能躲到哪里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