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奇幻 > 复仇领主养成计划

更新时间:2019-11-29 10:11:55

复仇领主养成计划 连载中

复仇领主养成计划

来源:落初 作者:妖志 分类:奇幻 主角:卡博雷金 人气:

妖志新书《复仇领主养成计划》由妖志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卡博雷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来自现代的夏亚,追寻着心爱的女人穿越到「安多哈克」大陆,对力量一无所知的他当即成为密斯拉帝国的叛徒……看无根的蚍蜉如何玩转异世大陆!本书为穿越实用说明手记,种田流、不套路——飞龙骑脸怎么输?粉丝群号:290118191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请你回去。”

幽林中的话语依旧冰冷无情,只是,卡博雷有生以来第一次向村子以外的人吐露了心声,这让他觉得舒服多了。

少年可没有忘记自己的来意,他一边拍下黏在屁股上的叶片,并抖了抖裤管,也许是仍带有少许水分的缘故,他感觉有些湿漉漉的。

一边继续坚持着此行的目的,他对着里面说道,“好吧,在走之前,能不能让我带一只冬竹回去,要年长些的。”

不疑置否,对于卡博雷的要求,对方没有表态,少年只好暗自揣测对方的意图,但面前这位看不清样貌,又貌似不食人间烟火的家伙,一时间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卡博雷径自在冬竹林里踱着步,他走到其中一株其貌不扬的冬竹前,轻拍了几下,驻足观察着,之后便转头询问道。

“就这一株吧,我可以带走吗?”毕竟是在别人的地盘,太过于肆无忌惮,或许会招来不可预测的后果。

幽风袭来,准确地拍击在少年所指的那颗冬竹上,摇曳的树枝频频微动。

犹见对方的反应让卡博雷大喜,少年面向来风的位置微微鞠躬以表示自己的感激,他也不多造作,那两柄短刃在熟练地操持下,如同短暂而美妙的舞蹈一般流逝在空气中,并划过冬竹的躯体,而其中所包含的年轮圈数,着更让卡博雷松了口气。

“太好了,今年的任务总算是完成了。”

卡博雷心满意足地拍着躺落在地上的冬竹残枝,回过身子准备向对方再次表示感谢之时,却发现,不知何时,灰鸦群的鸣叫再次传到自己的耳中。

少年抬头望去,空中的灰鸦群早已纷纷落下,归置只属于它们的世界里。

而其身后的标记也再次浮现,位置鲜明地指向来时的道路,两旁合拢的冬竹们早在不经意间让出了自己的身位,那条狭长的红色通道提醒着少年是时候迈出回归的步伐。

“糟了,天要黑了!”灰鸦归巢,卡博雷终于发现这个现状,他赶紧抱起冬竹便顺着自己的标记向着幽林外快速跑去,直到临近树林的边缘之时,少年猛然停下脚步。

在他的微笑中似乎掩饰了某种关于孤独的表情,卡博雷一反常态,真诚却带着恳求的意味,他说:“真的谢谢你,陪我唠嗑了这么久。如果,我是说如果,有机会的话,下次一定要陪你好好说说话。”

说罢,他张开双腿重新进发,其身后传来阵阵微风,却让卡博雷感受不到有丝毫的寒意。

少年暗自得意,他一阵腹诽:“哼,口是心非的家伙。”

黑夜已至,“红土山”上温顺的原住民们早已回到自己安适栖息的小窝里,毕竟现在是属于那些蛮横的肉食动物出门散步的时间,而群狼之间不时发出的嚎叫让卡博雷急切的归意显得愈发毛躁。

隐藏和追踪是猎人的拿手好戏,在巴尔金大叔的调教下,卡博雷自然也练就一身强大而协调的本领。

他的身形不停在树木之中交叉穿梭而过,而身上抱着的那束老迈冬竹也没有给他的行动带来丝毫的阻碍。

空中的密云遮蔽住夜晚的星辰,只留下密林间点点闪烁的繁星,这些地上的幽绿色光点总会在夜晚时刻,将卡博雷生活的村子包围其中,但丝毫不会雷池一步。

“不过,今夜的魔狼群们好像和我一样,显得有些狂躁啊。”

树林的陆地早已不再安全,年少的猎人攀上粗壮的树头,他站在高处寻判着村子的位置,而远处那密集的火把,很快将他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

“奇怪,是因为圣辰日的缘故么?”往常村子里在新年的当天只会在正中央升起一处篝火,但今天没有,以之替代的,却是如同树林中绿色繁星一般,茫茫多的火把。

山下,火把在蜿蜒盘旋的入村小道上汇集成一条长蛇,其整齐的行动脚步,更像是某个有序组织的队伍。

在他的下方,几只落单的魔狼正急忙奔行着,且视而不见那些,由年少猎人所遗留下的“战利品”。

异样让卡博雷心生疑惑,他没有继续按照之前上山的回村路线移动,而是在树上,紧跟着魔狼群移动的方向,跳跃前行着。

他想弄明白,村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魔狼们在平地之中移动的速度很快,卡博雷不时在树干上跳跃着,这将花费他更多的体力,但好在少年对自身的技巧和体能上刻苦要求,他总算是能勉强跟上。

……

火焰的光束将银色的制式铠甲映照得金黄耀人,为首的军人乘骑在高头战马之上,面罩自然垂下,前方村落中领星的火把在他的双目中不时跳动着,让人摸不清其心中揣测的意图。

在他的面前,一身斥候装扮的哨兵全身包裹着轻便的皮甲,而他身下的军马也如出一辙,仅仅用几块毛皮状的护具裹住几处要害,这样简易的防护则最大限度增加了其移动的效率。

“长官。”

训练有序的哨兵飞身下马,他不理会由于惯性而不断冲向一旁战友的军马,而是径直扑身面朝那位银色战铠的军人单膝下跪。

“阵外,无需多礼。”那位为首的军人没有移开自己的目光,其紧缩的眉头如临大敌,仿佛面前这小小简陋的村落将会是万丈深渊。

“属下已明确,巴尔金将军……不,逆贼巴尔金等人这段时间一直以来的确生活在这里。”

说罢,哨兵起身将一个物件交到其长官的手中,进而又退了回去。

长官终于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手头物件上,那是一枚印刻着精美剑饰的纹章,而纹章的背景则是一只灵动的独角兽。

他迟疑着,暗自考虑着是否要为这个物件作出最后的结论。

长官提问道:“王长女阿诺西·蒙……李德·金萨满和山德鲁大法师等人呢?”

“按照当地治安官恩莱科·罗斯尔中尉等人的汇报,这个村子中确实曾经有这几人生活着。”哨兵将其身旁的两人推上前。

若是卡博雷人在现场,他一定会认出,这两人正是,经常拉着物资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村落,与他嬉笑打闹的前辈们。

“报告克莱因·尼古拉斯将军。”

恩莱科·罗斯尔中尉上前一步,他装着样子认真打量着哨兵手中举起的羊皮画像,并在上头指指点点,似乎在对校着犯人具体的生理特征。

恩莱科中尉说:“确实是那几位通缉要犯,属下确实不知如此滔天罪极的犯人在眼皮底下生活了这么久!”

说罢他神色慌张,并立刻下跪道:“福特安郡地处帝国偏远山区,这里人们心智愚昧,再加上消息闭塞,方才让要犯逍遥许久。属下罪该万死!”

说完,他向着另一个人递出个眼色。

在恩莱科中尉的示意下,对方也连忙跪下,补充解释道:“巴尔金将……巴尔金成名已久,属下等人确实不知其所犯何事,帝国上层也没有具体明令通知下来。”

克莱因将军神色有些玩味,他喃喃自语,罪名?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他自知,对方所言并不为过,那位现在正稳坐王位的阿克图洛斯·蒙斯克,只不过觉得心头大患还未被处理干净,仅此而已。

不公布巴尔金·托尔曼塔将军的谋反罪名,仅仅是出于稳定军心的考虑罢了,那位盛名已久的老将军更是阿克图洛斯的武术导师啊!

如果现在的阿克图洛斯·蒙斯克不是帝国的皇帝,我自然也不愿做出这样大逆不道的事情。

“不论如何,依照皇帝陛下的旨意,这次一定要将巴尔金、山德鲁等人活捉回去,等待皇帝陛下的发落。”克莱因将军手指在战马上轻叩着,并在脑海中思索着目标的名单,他补充说道,“别忘了,还有李德·金萨满。”

“真的,没有一个是好惹的家伙。”

克莱因·尼古拉斯将军举起右手,习惯性伸出手指比向自己的太阳穴,遗憾的是,那层坚固的头盔将他的想法付诸东流。

为什么不安排你的嫡系呢,阿克图洛斯·蒙斯克皇帝陛下?

……

徜徉的火把加快了前进的脚步,进村的入口已经在军队的控制之中。

别无他法,卡博雷只能再次改变自己的方向,他快速翻过村旁一侧的栅栏,很快,他便摸清了自己身处的位置。

“这里是山德鲁爷爷的‘魔法实验室’!”接着村外密集火把的光芒,他发现此时村子里静悄悄的,但其敏锐的嗅觉却发生,其中所蕴藏不明的警惕意味。

在四周的几处,几个黑色的身影正快速渗透至村落之中,卡博雷下意识认为,自己不能被对方发现。

于是当下也不做多想,他从屋后摸至门前,并轻轻在门上一推,却发现,“魔法实验室”的门并没有上锁。

屋内黑漆漆的,往常通明的煤油灯此刻也都安静地沉睡在梦境之中,等待着主人的叫醒。

忽然,本能地危机感传遍卡博雷的全身,毛骨悚然,少年下意识之中向着一旁躲去,一股烧焦难闻的恶臭散发在他的周围,让他不由自主地捂住自己的鼻孔。

意识开始缓缓地离开他的身体,卡博雷暗念着。

“糟糕!”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