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嫡嫁

更新时间:2018-11-27 17:50:01

嫡嫁 连载中

嫡嫁

来源:掌中云 作者:顾盼若浅 分类:女生 主角:林明馨明华 人气:

新书《嫡嫁》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顾盼若浅,主角林明馨明华,是一本女生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作为一个大龄未婚女青年,土生土正的国公府嫡长女。 林明华表示,自己的压力其实也不是那么大。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嫡嫁》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说姐姐前两日吓着了小六,让她出了好大的丑?”林明晗笑着端起茶盏饮了一口,再看看一旁波澜不惊练字的明华,笑着道:“姐姐别怪我聒噪,实在是听闻她这两日都在家中,日日一言不发养着喉咙,觉得解气!”

国公府五姑娘林明晗倒是比明华预料的晚了不少日子才上门,而且一上门就送来了不少新鲜的瓜果蔬菜,说是京外庄子中暖棚里面得的,不值什么钱不过是自家人的一点儿心意。

她与林明馨只差了五个月,两人自小就同床掐架,不和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听闻了林明馨的遭遇,她昨日已经去了一趟沈府“探望”六妹妹,今日这才巴巴回了娘家谢明华给她出气。

林明晗性子爽利大方,活泼开朗,与林明馨那娇柔温婉的模样全然不同,一副直肠子的模样。

说了一大通的闲话,她见明华停笔,这才过去道:“父亲替姐姐退了谢家的婚事,我看谢家怕是不满呢。”她说着给林紫苏递了橙香绞好的帕子过去,又从青梅手中接过茶送到明华手中,这才担忧地道:“姐姐,虽然这事儿是因谢家家教不严,门风败落所起。只是看谢家竟然让那孩子和通房都留下,就知道谢铮在家中必然受宠。咱们家这般挑明了退婚的事情……”

“你担心谢侯爷会暗中下绊子?”明华扬眉看了一眼林明晗,含笑坐下缓缓道:“我听闻,五妹夫这些年在翰林院中不错,想要出去历练一番,可寻好了合适的地方?”

听她这般一说,林明晗心中一块大石这才算是落了地,笑着过去给明华轻轻揉着胳膊,低声道:“如今各地空缺也就那么几处,姐姐也是知道的,你五妹夫平日里早已经读书读傻了,如何去得了那些富庶、繁华的地界?那种地方,只怕只能够给人当盘菜,让人给吃了个干干净净。”

明华扫了她一眼,示意她不必如此,坐下来说话。

林明晗凑过去,又端了两盘点心到明华手边,道:“我记得姐姐是喜欢吃这些的,不知道我出嫁这些日子,口味可有改变?”

“还是五妹妹心细。”明华道:“接着说,选中了哪里?”

“姐姐关心我。”林明晗道:“若是去太过于清贫的地方,他怎么说也是世家子弟,怕是吃不了那般的苦头。因此公公细细让人查了,选定了茗州三元县。那地方说起来也算清贫,不过倒是依山傍水、民情淳朴,又不与其他权贵的地界交汇,没那些乱七八糟的麻烦。你五妹夫去了那里,只需专心庶务,踏踏实实做事,三年之后考评定然能够得个优。”

“听你这般说,确实是个好地方。”明华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在眼下投下阴影。林明晗偷偷观察着她的神色,心中还是忐忑不安居多。话是已经说了,总比小六那个傻子一般,连话都没说出来就被吓破了胆子要好得多。只是,林明华帮不帮忙,就两说了。

许久,她听到一个声音问。

“此事,你可与父亲说了?”

林明晗立刻抬头,目露喜色道:“还不曾,此时也不过是个想法,再者,一点点的小事总不好惊动父亲。”

“既然如此,中午留下吃饭,等父亲早朝回来,与他提一提。”明华立刻做主,看了一眼林明晗,唇角带着笑意道:“谢家那边,你不必担心。”

谢家是势大,还出了一位宫妃。然而国公府却也不是吃素的。林矍之所以被称之为儒将,是因为他当年可是探花郎,只当时投笔从戎,开疆拓土百里,以军功封了国公之位。真正应了那句入则为相,出则为将的老话。

林矍在武将之中颇有名声,然而文臣之中也颇得赞誉。当年与他同科,有着师兄弟之谊的同僚,也是遍布朝堂,有居庙堂之高的,也有处江湖之远的。

谢家是侯爵,可林家,早在林矍继承家业之前,就是侯爵的爵位了。

周朝文官武将不说泾渭分明,却也各有各的门道,只林矍一人,双方都吃得开。

明华心中细细盘算了一番,不管是林明晗,还是五妹夫曲绍锗都是清楚明白的人。曲家虽然不算世家,然而这十多年来也算是渐渐在京城站稳了脚跟,如今余下子弟皆上进,想来再过若干年,只要第三代好好发展起来,就又是一个蓬勃家族的苗头了。

茗州在京城以北三百里外,虽然偏北了些,但是三面环山,倒是难得春暖夏凉的地方。虽然比不得南方富庶之地,却最是容易做出政绩来。曲家的这个选择不错,两家既然是亲家,这点儿忙自然是要帮的。

林矍午饭后听了大女儿的解说,又细细问了五女儿细节,这才道:“放心,谢家的那点手段我还看不在眼中。”原这事儿本已经是十拿九稳了,所以之前林明晗一家趁着休息去了城外庄子小住。谁知道回京之后就听到这事儿又起了波澜,竟然是有人要中途截胡。曲家这边略微一打听,知道背后有着谢家的影子,这才有了林明晗今日上门的事情。

明华倒是不觉得林明晗这般有什么不好,他们总归是一家人,遇到难处不寻家人帮忙,难不成还如同林明馨那般求到外人跟前吗?

想起这些,她就又有些烦躁,不过是一门婚事罢了,竟然还真让小六他们夫妇给惦记上了。偏偏之前的韩士子又是那般情况,她的婚事倒是一时僵持住了。只是,再耽搁下去,到了五月间,她可就真的过二十二岁生日了。

“如今,宁王的车队大约也已经到了茗州了。”林矍的声音把明华从那点犯愁之中拉了回来,她抬头看过去,略微想了想道:“可传回来消息,宁王殿下如今究竟是何情形?”

“今日倒是递了谢恩的折子,据说是宁王亲笔。”林矍与女儿说起朝政倒是毫不迟疑,“孙院判也上了折子,细细说了宁王的情况。只皇上并未让我们知道,只说宁王如今性命无碍,需要好生调养才是。”

“这般?”明华皱眉,“似乎有些粉饰太平的样子。若真的是无碍,依着之前父亲说的情形,宁王都该入京了才是。”她说着,目光渐渐明朗,“茗州离京城有三百里开外,若是伤势不重,最慢五六天也当到了才是。如今,只看宁王殿下何时回京就是了。”

林矍点头,“正是如此。”

虽然北疆刚打了胜仗,可是若是打了胜仗的少年将军奄奄一息,会不会让北疆的那些蛮族重新升起勃勃野心,就难说了。而且,宁王回京,北疆那边定然要调过去一些急需军功的青年才俊。若是宁王伤重不治,只怕老将也该去一二镇守才是。

“父亲,可是担心陛下让你去北疆?”明华此话一处,一旁一直安静的林明晗忍不住惊叫出声,“父亲要去北疆?!”

父女两人扭头看了她一眼,然后林矍才道:“北疆那边,总要稳固了陛下才会安心。当年吴成豪伤了腿,不能行军作战,陈耳更是埋骨北疆,徐泽渊固守南岭,张瑜源受子孙连累告老还乡……若不是这五年里面有宁王殿下顶上,带着北疆将士与蛮族死磕,哪里来得这太平盛世。”

京城距离北疆不过千里,一旦北疆城破,没有天险阻拦,蛮族可以长驱直入,兵临京城城墙之下。

明华素日就熟知朝中之事,如今听林矍说起神色不变,倒是林明晗吓了一跳,心中盘算了许久,突然觉得那茗州也不是什么好地方。她欲改口,然而思来想去,最终却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父亲虽然偏心,却不至于弃她与不顾。更何况,公爹也不是傻子,如何会给自己的亲儿子选这样一个危险之地呢。她虽然不懂,却不逞强,还是先回去问问清楚才好。

此时已经过了二月中旬,天气渐渐转暖。明华回去之后,想了想随手画了一副桃花,只是那画中枯枝偏多,花却只有六朵。她每日里闲来没事涂上一朵,倒是让红樱忍不住笑着道:“姑娘这是把这当成九九消寒图了吧?”

明华笑了笑,把最后一颗桃花给涂了颜色,想了想又往上面添了三朵桃花。

等那枯枝之上桃花足足有十三朵之多的时候,她才听闻了宁王回京的消息。

三百里地,走了十三天。明华让人把那画给取了收起来,默默盘算了许久,然后才道:“明日清点库房里的药物和皮料。趁着天好,该翻晒的都好好翻晒一番。”

宁王只怕不只是伤重,应该是真的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了才对。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