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轮回劫:花若殇

更新时间:2019-03-09 23:46:38

轮回劫:花若殇 已完结

轮回劫:花若殇

来源:掌中云 作者:微末温暖 分类:女生 主角:沈逸之林清浅 人气: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轮回劫:花若殇》的小说,是作者微末温暖创作的女生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本书主要讲的是:轮回劫,花若殇,大梦初醒已十年,红尘一梦只为相思,入骨相思知不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苏念薇也笑,“公主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会说的很!” 湘晚荷翻了个白眼,薇姐姐这不是拐着弯儿地说她脸皮厚不知羞吗! 几人都笑。 稍后刘二把沈爷爷爷也带了过来,沈爷爷当年作为沈府的管家自然和苏太傅也是认识的,湘晚荷把沈爷爷托付在此。她们今后要走的路很危险,带着沈爷爷更不安全,把沈爷爷放在师傅这,她们几人都能安心。 苏念薇如帮着苏夫人给几人做晚饭去了。湘晚荷望着苏太傅沉声开口,“师傅,我这次前来,实是有事相问,” “师傅应该听说了近日来闹的沸沸扬扬的樟城事件吧。” “这些事、是你…所为?”苏太傅有些不敢置信。 “是我,”湘晚荷不置可否,“南湘这十年来内有官官相残、勾心斗角,外有天灾人祸不断,百姓们早生心生怨气,却是敢怒不敢言,我只不过是点着了根引子,火自然借势越烧越大。正好可以为我在民间造势,此后纵使南湘王再如何计谋,也难堵这天下悠悠之口。” 苏太傅皱眉,沉声道,“南湘王并不是你所想的如此简单。” 湘晚荷挑眉,“为君者,慧以天下也。民为重,君为轻,民为水,君为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是以民,为国之根本也。古曰:蜉蝣之躯,可憾大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万民之本可安天下也。人君何道为民,何道为岸,兼听则明。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者,必浚其源,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徳义。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也。得道者多助,失道着寡助,寡助之至,天下叛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天下之所叛,胜负自已分晓。谋者,谓之天时、地利、人和,其和为万物之本也。如若人心所趋,天下反之,自是不攻自破!” “……好,好一个天时、地利、人和!”苏太傅一拍桌子大笑道。 “民为重,君为轻……………,当初先王也曾说过这话!哈哈,不愧是我南湘的公主,你这一席为君之道的治国言论如若传出去,只怕又要引起再一次的天下震动了!” 湘晚荷摇头,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对治国实无兴趣,终归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苏太傅叹息一声,声音有些怆然,“公主可曾想过,如这可以为我在民间造势,此后纵使南湘王再如何计谋,也难堵这天下悠悠之口。” 苏太傅皱眉,沉声道,“南湘王并不是你所想的如此简单的,” 乌湘晚荷挑眉,“为君者,慧以天下也。民为重,君为轻,民为水,君为舟,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是以民,为国之根本也。古曰:蜉蝣之躯,可憾大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万民之本可安天下也。人君何道为民,何道为岸,兼听则明。思国之安者,必积其徳义。域民不以封疆之界,固国不以山溪之险,威天下不以兵革之利也。得道者多助,失道着寡助,寡助之至,天下叛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以天下之所顺,攻天下之所叛,胜负自已分晓。谋也,谓之天时、地利、人和,和为万物之本也,如若人心所趋,天下反之,自是不攻自破!” “……好!好一个天时、地利、人和!”苏太傅一拍桌子大笑道。 “民为水,君为舟……………,当初先王也说过这话,不愧是我南湘的公主,你这一席为君之道的治国言论如若传出去,只怕又要引起再一次的天下震动了!” 湘晚荷摇头,难得的有些不好意思,“我对治国实无兴趣,终归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 苏太傅叹息一声,声音有些怆然,“公主可曾想过,如若一日,一切尘埃落定,该来的终会来,该丢的又丢不掉呢,那又该如何?” 湘晚荷一震,心思瞬时百转千回,是啊,如若一切该来的都来了呢,那她又该如何,是失去自由,还是失却本心,可是,如若她不去争取,或许就连可以让她安然立足的十丈方圆之地都没有,她早就做好选择了,不是吗! 良久,她慢慢地吐出几个字,“……随心而为。” 苏太傅叹息一声,终是天意啊,他缓缓地道,“公主想要…知道什么?” “十年前那场宫变的真像,是因为,什么?”湘晚荷抬眼望向苏太傅,她不相信十年前发生的那一切只是一场单纯的宫变而已,五岁虽然是稚龄,但对于自小早慧的她来说,记忆里还是留下了一些模糊的轮廓,隐隐有一种答案一直盘旋在脑海里,就要呼之欲出。 “因为什么?呵!”苏太傅哧笑一声,嘴角的笑意三分嘲弄、三分凄然,还有一分意味不明。 “因为王后,你的母亲,穆青婉!” ………… “湘古自古民风开放,二十年前,那时,青婉刚及笄,还只是个小小的将军府嫡女。苏穆两家交好,我们自幼相识,我年长她五岁,自是事事都依着她。她从小性子就和你一样野,常常喜欢偷溜出府去玩,穆老将军和夫人也就这么一个独女自小视为长掌上明珠,时间长了也就随她去了。青婉虽然性子好玩好动,却是极其聪慧,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小小年纪便被誉为南湘的第一才女,和大禹的第一美女,北黎的第一贵女被并称为天下三颜,这样的女子身边自是少不了众多男子追逐的目光。”苏太傅的神情似乎陷入了回忆,脸上现出一抹淡淡的温情,似留恋、似怀念,“当年的六皇子,也就是现今的湘王,曾经的皇子府就在将军府旁,当年我们三人也常在一起玩耍,本来也没什么不同。可就在那一年王上的寿宴上,六皇子突然向王上请旨要和将军府联姻,被青婉当场拒绝了,满殿哗然。当时还有别国的使臣也在,明摆都是一副想看这一场笑话如何收场的神态。王上大怒,要治青婉藐视皇族之罪,要将青婉打入大牢。穆将军当场被吓得打翻了酒杯,六皇子脸色青白、闭唇不语,我向王上求情,被王上下令同罪处之,满殿惶惶然,竟没有一人敢求情! “呵……”,苏太傅笑了笑,嘴角勾起的弧度似嘲非嘲,带几分苍凉。似是又想了到什么,却又突然温软起来。 “呵呵,那孙儿就谢谢皇祖母了!”殿外忽然响起一阵愉悦的笑声,是四皇子的声音,我抬头看向对面的众皇子,果然没有了四皇子的身影。而殿外,四皇子正扶着老太后谈笑而来。四皇子似是才看见殿中情形,有些讶异,随即又笑了,“父王,儿臣刚才不过是离开了一会儿,这殿中是怎么了?” “源儿,你来的正好,这穆青婉…………” “哦~,是青婉的事么?”“四皇子没等王上说完就接过了话源,笑声似乎更加愉悦了,“我刚和皇祖母还在说呢,我和青婉其实早就互生心喜了,想和皇祖母请婚,皇祖母是孙儿的皇奶奶,在王室当然得是最受尊崇了,所以儿臣便先越过了父王,把这事上禀了皇祖母,父王不会怪罪儿臣吧?” “呵呵~,还是源小子知道记挂着你皇祖母啊,青婉那丫头,哀家也是挺喜欢的,陛下不也是老夸她来着吗,依哀家看呀,这是一对良缘!” 王上找到台阶下,立马好了脸色,立即哈哈大笑道,“是吗?原来青婉丫头心喜的是源儿啊!母后说的对,既然两个互都心喜,自是一对良缘。呵呵,源儿,皇祖母不但是你的皇奶奶更是孤王的母后,自是这皇宫里最尊崇的了,难得你还这般孝心,知晓大义,孤心甚慰啊!”多谢父王夸奖,不过…………”四皇子笑了笑,脸上却又闪过一丝忧色,“前些日子,儿臣曾听青婉提起过,说最近穆伯母的身体似乎不太好,犹其近些日子更是卧塌病床了…………”。 穆将军一听却是愣住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连忙叩头,“是……是啊,夫人最近身子确实不大好了,都卧床好些日子了…………。” 四皇子低下头,“儿臣心里也是甚替青婉着急,却又无法,因此便携了皇祖母来,看能不能帮儿臣先定下婚约,日后再商定婚期之事,让青婉先在家里多陪陪母亲,也当是连带着提前帮儿臣也尽尽孝道了,望父王能成全”。 “呵呵,这小子,这还没娶人家闺女呢,这就开始尽孝心了,别到时候有了岳父岳母大人,都忘了你这皇奶奶了”。老太后笑道。 “哪能呢!”四皇子也笑,“皇奶奶就知道笑话孙儿”。 “哈哈~”一位外国使臣朗声笑道,“没笑道四皇子如此的大孝大义,连同为男儿的在下都有些自愧不如了!” “呵呵~,使臣谦虚了。”王上笑道,脸上却掩不住露出几丝自豪之色,望向六皇子更是笑意盈盈,“好,孤王许了,若是什么时候你们觉的是时候了,尽管来禀孤王,到是孤王自为你们择一个好日子,成全一对好姻缘!” ……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