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女国相

更新时间:2019-03-03 22:14:34

女国相 连载中

女国相

来源:掌中云 作者:樱念 分类:女生 主角:宁渊九鸢 人气:

主角叫宁渊九鸢的小说是《女国相》,它的作者是樱念最新写的一本女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绝色女子,十年的筹划,怀揣满腔仇恨,颠覆整个王朝!九鸢以和亲公主的身份踏上大庆国的土地,她所谋的,从来就不是那些丰神俊秀的天家皇子,而是那权倾天下的帝王宝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九鸢虽然与月桑国的国君有了交易,二人目前也算是有着相同的利益目标,她却不能相信身为一国之君的月桑国国君能够信守承诺。 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月桑国国君现在希望她能牵制大庆国,令刚刚经历战败的月桑国能够有喘息的机会,在这段时间内会向她提供一定的帮助,但是九鸢不会天真的以为二人的盟约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这个世界瞬息万变,利用他人的时候,同样也会被他人利用。 九鸢早就已经明白一个道理,一旦产生利益冲突,帝王是最无情的存在,她会是最先遇到危险的那个人。她不相信月桑国的国君会这般放心自己,肯定也会在她身边安插暗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所以她尽管清楚这种事不能避免,她也不肯在表面上对他妥协。 “帮我梳妆吧。”九鸢虽然心中想着心事,面上却一派从容的对着冬青几人吩咐起来。“不需要太复杂,端庄大方点就可以了。” 九鸢很清楚,现在她能做到的事情还不够多,她必须尽快在大庆国培养势力,才能将那一群渣滓一网打尽! 九鸢梳洗完毕之后,宁渊也结束了晨练,一进屋就看到打扮妥当的她,不免露出了尴尬的神色。“鸢儿,你今日真好看。” 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摸了摸鼻子,一副不好意思看九鸢的模样。 九鸢很清楚他是为了昨晚的事情感到尴尬,不过身边服侍的丫鬟们却不清楚内情,还以为是他们只是夫妻恩爱,新婚燕尔才会这般腼腆羞涩。 “大少爷,少夫人,是准备先在屋中用膳,还是先去给大将军请安?” 和锦看了看不好意思看九鸢的宁渊,又将询问的视线投向了九鸢,她看的出来这对夫妻之中,九鸢才是那个能管事的人。 九鸢发现和锦看着她,眼神中都是询问之意,又看了一眼在一旁忙着收拾东西的冬青,暗暗将这两个丫鬟的个性做了比较,才轻笑了起来。 “大将军用过早膳了吗?” “大将军还未用过早膳。”秋碧也不失时机的出声,她轻轻摇了摇头,又追问了一句。“少夫人的意思是要跟大将军一起用膳?” “既然我已经嫁进了将军府,就是家中的一份子,当然是一家人一起吃饭比较好。这样吧,我跟大少爷先一同去向将军请安,之后再一起用膳。”九鸢轻柔的说着,又将目光投向了宁渊。“渊哥哥,你看这样可好?” 宁渊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当即就点头应了下来,又主动为九鸢带路。“我们一起过去向父亲请安吧!父亲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九鸢轻笑着点了下头,迟疑了一下,却是主动上前跟在了宁渊身后,两人的距离很近,虽然没有出格的举动,却令人一眼就觉得他们的关系亲密无间。 宁渊察觉到九鸢的动作,心上又是一痛,却还是强作镇定的在前面带路,二人就这样缓步出了住着的院子,一路上宁渊表现的非常体贴,不时为九鸢介绍府中景致,惹得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个小丫鬟不时在后面偷笑,暗叹二人琴瑟和鸣。 九鸢认真的听着,不时提出一些问题,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宁哲皓的住处,二人经过通报之后就进了院子,却是被宁哲皓身边的贴身小厮直接请进了书房。 宁哲皓早年丧妻,现在身边也就只有一个妾室,由于妾室算不上府中的正经主人,也就让二人直接到书房向自己请安了。 九鸢跟在宁渊的身后进了书房,就听到一个威严的男声传入耳中。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宁哲皓低声吩咐着,低沉的声音不含任何情绪,有的只是属于上位者的威严。 侍从丫鬟们听了他的话都急忙应是,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书房,只留下三人在书房中。 九鸢默默看着书房的门被人关上,还没行动,就见宁哲皓突然就对着她跪了下来! “宁伯伯,您这是干什么?” 九鸢被宁哲皓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当即就要上去搀扶,却被宁渊阻止了,只对着她摇头。 果然就听到宁哲皓用带着哭腔的语调缓缓开了口,面容悲伤的看着她。 “九小姐!属下无能,无法救得太尉大人性命,属下该死!” 说完这句话,宁哲皓低头就要对着九鸢磕头,这次却是被九鸢阻止了。 “宁伯伯这是说的什么话?若不是有宁伯伯在,九鸢我也不能得到机会重新回到大庆国,而且我也知道宁伯伯您的为人,当初那些事情,您也是无力阻止的。” 其实九鸢之所以能够成功和亲,并且顺利嫁给宁渊,宁哲皓在其中出了不少力。若不是他一心想要报答九明宵,多方打探九鸢的下落,恐怕也不能跟九鸢取得联系,更不用说帮助她成事了。 “这些年来多亏宁伯伯照拂,九鸢感激不尽,只可惜没有机会报答宁伯伯大恩。如今您又这般对我,岂不是要叫九鸢愧疚死?将您牵扯进来已经是错误的事情了,若是您再这样对我,岂不是要让我没脸活在这世上?” 九鸢故意将话说的很严重,只为了能够让宁哲皓不要再这般对待她了。她敬重这位长辈,并不希望他这般卑躬屈膝的对她。 “宁伯伯,既然我已经以这样的身份回来了,您就将我当做您的女儿一般,不要再这样对待我了!” “属下,属下无能啊!” 虽然听着九鸢的安慰使得宁哲皓的心情好了一点,却仍旧对过往的事情不能释怀。 他看着九鸢,一下就想起了很多过往的事情,想起九明宵在乱军之中救他性命,一手提拔他。二人情同手足,不但在战场上并肩作战,战场下也是相互扶持。 只可惜在九明宵与他割袍绝义时,他非但不明白对方的用意,还以为这位大哥是因为身居高位之后翻脸不认人,这次断了与他的情义,却不想这实际上是九明宵的良苦用心。 每当他想起这些事情,就会感到无比自责。如今看到九鸢好端端的站在面前,这些痛苦的情绪又像是潮水一般的涌上他的心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九鸢看到宁哲皓这般,眼眶又微微红了起来。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