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秋水长天

更新时间:2019-03-03 22:11:04

秋水长天 连载中

秋水长天

来源:掌中云 作者:谢小嵘 分类:女生 主角:陈婉婉李晋 人气:

主角是陈婉婉李晋的小说《秋水长天》此文是谢小嵘原创的女生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有人说,每个人活着都有属于自己的羁绊。从现代穿越到古代,没有手机,没有网,她该干什么?干活儿呗,为了活着。一朝身份突变,尽享荣华富贵之余,她又该干什么?不是所有王府都流行宅斗,也并不是每一个后宫女人的毕生追求都是皇帝那根烂黄瓜。身处乱世,男人们忙着打天下,她也跟着兴风作浪的凑份子。逐鹿中原的热闹怎么能不围观呢?可是热闹凑了,她的羁绊又在哪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救他们的是固朗族猎人。准确来说,是固朗族两大分支中的夏朗人。 在清醒过来又卧床休息一天后,陈婉婉团坐在兽皮褥子上,心满意足的喝着加了各种草药的鲜美肉汤。 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探进帐篷,“阿姊,吃水果。”绿油油的大树叶上盛着一小把紫色浆果,小毛头利落地替她在背后塞了只枕头,然后乖乖坐在一旁。 “这是什么?” “天天。” “好吃吗?” “甜。” 陈婉婉摸了摸他的头,“索索爱吃天天吗?” “爱吃。” “来一起吃。” “不行,首领说这是给客人的。” “那索索帮阿姊一个忙吧。” “好!” “把天天给大叔送去,就是和阿姊一起被你阿爹带回来的另一位客人。” 索索撅着嘴摇摇头,“不行呀,大叔一直在睡,阿爹都不许我进他的帐篷,还让花花和大黄守着门口。” “为什么?” “因为阿娘说大叔是我们夏朗最最尊贵的客人。” “索索,不要打扰阿姊休息,去外头玩儿去。”一名年轻妇人挑帘子走进来,手中还捧着只盛满草药泥的小罐。 索索很听话地退出帐篷,不忘叮嘱:“阿姊一定要吃天天啊。” “这孩子和您很投缘。”妇人笑着说。 “我也很喜欢索索。” 妇人示意陈婉婉侧过身好帮她上药。掀开衫子,见背上划伤已大半消肿很是欣慰,但涂抹药泥时发现她左胛骨下有一处寸许长的旧伤,以指轻触,“小时候弄的?” 陈婉婉不愿提起陈年旧事,敷衍两句便岔开话题:“你们首领和虞将军是旧识?” 妇人听了连忙摆手,“将军是何等尊贵的人,我们哪有幸与他相识。” 接着又一脸惶恐的样子:“现下只能委屈二位,当家的说等你们伤好一些就迁到高地去,高朗人有木屋,比我们的帐篷强许多。” 高朗就是固朗族的另一个分支了。陈婉婉曾听村里的老人说起过一句顺口溜,“高朗的皮货,夏朗的参;逃不过的弓,扯不断的线。”言简意赅的形容了两族特征。 高朗猎人只要开弓必有收获,夏朗采药人只要掏出红线必能挖到极好的山参。她那点草药知识就是跟一个借宿在他们村的夏朗人学的。 想到这,陈婉婉突然发现她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固朗族虽归属泱国,但这个游猎民族作风强悍,向来只生活在固有领地内,鲜少与外族人打交道。 那为什么他们会把虞凤天奉为“最最尊贵的”客人?她并没告诉他们虞凤天的身份,但上至首领下至幼童,对虞凤天的态度简直可以用崇敬来形容。 试探着问:“大嫂,既然你们与将军不相识,又为何称他为最尊贵的客人呢?” 那妇人听了便虔诚地按住胸口说:“将军是我们整个固朗族的大恩人,要不是他十二年前在朔兰江的双崖口打败牧壑人,我们现在恐怕已沦为奴隶。我们部的首领……” “阿娘阿娘阿娘!” 索索突然尖叫着跑进来,慌里慌张地喊道:“醒了,醒了!” 那妇人一愣,立刻转身跑了出去。 外面乱哄哄的,许多人都在说话,索索探头看了会儿热闹,再回头看向陈婉婉时吓了一跳:“阿姊,你怎么啦?你的脸好白!” 陈婉婉无力地揉着太阳穴,“没事。”然后有点神经质地笑了一声,“我就是个二货。” 索索歪着头,“二货?” “是啊,超级二货。” 十二年前于朔兰江畔以五千骑兵成功逆袭牧壑大军的,不是旁人,正是北燕六州的武将藩王——虞凤天! “我以为你想不起来了呢。”虞凤天靠在一堆软垫里,虽然面色略显憔悴,但风华气度已全数回归。勾勾手指,“过来,我看看你的伤。” 倒是陈婉婉有点局促,“在背上,不方便。” “过来。” 已知晓他的身份,陈婉婉不敢忤逆,一步一挪地蹭过去。 她身上穿着夏朗女人常见的高腰白裙——取夏朗白布裁制,衫子短而肥,长裙裙摆极大,通体雪白,只在袖口领口处绣上寸许宽的艳丽花纹。 待虞凤天看过,陈婉婉也问了他的伤势,“您的左胳膊……当时也没东西能给固定上,不会落下毛病吧?” “不会。夏朗人除了擅长采药,医术也颇为专精。不过你倒是提醒了我,”虞凤天一指旁边的肉羹,“我惯用左手,现在要烦劳你了。” 陈婉婉赶紧端起来,舀起一勺先试试热度才递出去。 虞凤天吃得很慢,中途还调整了一次坐姿。见陈婉婉扶他时颇为吃力的模样,就问:“从暗河冲下来后你是怎么把我拖上岸的?” “人在危难关头都有股子邪劲儿。” 虞凤天淡淡一笑,重复了一遍“危难关头”四字,“撞上巨石后我以为此次难逃一死,却还活着。” “将军福大命大。” “是吗?但我觉着自己死过一次。” 陈婉婉不知该怎么回答,好在虞凤天很快就放弃纠结于这个问题,转而和她议论起在水洞中所见的一处奇怪事物。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