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

更新时间:2020-02-10 22:47:16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 已完结

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北宇郡王 分类:女生 主角:殷夫人小姐 人气:

火爆新书《错嫁冷傲毒君:倾世毒妃》是北宇郡王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殷夫人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日过晌午,殷家苗寨里的男女老幼用过了饭食,正打算小憩。殷家的奶娘收拾着藤质矮桌上的银器,晃到半圈,冷不防见着倒身蜷睡在地上的少女,真是让她哭笑不得。“小姐,这不是睡觉的凉处。”殷家夫人见状,无奈地摇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想都不想:“给他来最后一剂猛毒。放心,欺负我的人,我会让他死在我前面,我不做亏本买卖。”

他听了又笑笑声朗朗,合着他的帅脸映着温和的月光。

燕行云停步,正面对着我,他说:“真是个有趣的小丫头。原来不仅这小脸蛋丑得特别,连脾气也怪得可以。”

“这话是褒我还是贬我?”

燕行云一笑:“你自己说呢?”

我一伸手,耍赖道:“云哥哥背我。”

“我可不敢,大小姐一身的毒,会不会用在我的身上?”

我气得一跺脚,他又拿这事调侃我,在我发怒之前,他突然伸手拉上了我的手臂,肩一挺,拽着我上了他的背,他自己调侃道:“也罢,中了毒,红雪妹妹这里有解药,吃一颗,立马解毒,将来百病无伤,强身健体。”

我趴在他肩头,快乐地笑。

这一夜,燕行云没有带我连夜赶路。

他在山中找了个避风的山洞,在外面捡了柴火,一整夜都在为我烤火取暖,盖在我身上的是他的外套,亲密无间某一刻,我真的觉得我们有缘,生死劫难之后,竟能相处得那么好,传说中的天生一对、青梅竹马也不过如此。

出了山里,燕行云带我进了大理城,事先他帮我找了一块面纱,先让我遮一下。燕行云带我来到一处酒家,他只让我坐在台阶处有阴凉的地方,自己则进了里面找人说话。

进门后,燕行云来到柜台那处,他问掌柜的:“锦王爷可派人来此问过话?”

掌柜的是个不惑年纪的中年人,唇上密咂咂的一排短胡子,他抬眼认出了燕行云,看了看左右,悄声在燕行云耳边说:“你怎么才来?不是约了九月初七之日你把王爷要的锦盒带来吗?”

“是九月初七,难道不对吗?”

“我说……”掌柜的哭笑不得,一瞥外面的日光,说,“你在外头过了几日都算不清了?”

“你……说什么?”

“这都九月初九了,前两日王爷还在,昨儿王爷没来,只是他的随从来了不知道今日还会不会来。你这真是的,还是我向王爷保举的你,说你办事能干,手脚利索……你瞧瞧,怎么换了个有声望的主顾,你却迟了交易,锦王爷的脾气杀人都不吐骨头,你叫我怎么和王爷交代?”

“我把锦盒带来了!只是在路上出了点差池不知王爷今日还会不会到此?”

“这个就不知了。我托人给你问问去,你先在外头等等。”

“有劳掌柜的了!”

燕行云从里头出来,黑了一张脸。我并不知道,我耽误了燕行云的行程。

我起身到他身边:“云哥哥,我想要进药材铺买我需要的美容药材陪我去吧?”

燕行云不让,他直白地说他没有银子。

我又指了指摊贩上卖胭脂的,我说我要那个,那个便宜,我相信脂粉之类的东西,也可以打造出一个美人儿。

“你有完没完!”

燕行云突然在大街上不耐烦地吼了一声,我楞了,就连客栈里头正在用膳的人也楞了,他们纷纷把同情的目光睇到我身上……也不知道我们这双小儿女发生了什么事情。

燕行云冷哼一声,端起双臂抱在胸口,走去一边靠在了那边的红木柱子上。

我一下子就懵了!

从我认识他开始,除了他劫持我那会儿脸色狰狞恐怖,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发脾气并且泄愤的对象是我。

“我……”

我想说话,委屈得无从说起。

我怎么了?我冤枉啊,我不过是说说,他要没钱,我又不会让他奸淫掳掠,干吗冲我发脾气?我又不是那样的娇小姐,你买不起我想要的东西,你说完也就好了,对我吼什么?

这时候的燕行云,和在山里对我温文尔雅的他判若两人。

他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我则傻傻地站在门口:他一副我欠了他身家百万似的,好像我是他的大仇人,抢了他家的房契又烧了他家的地。

他不愿理我,我更稀罕搭理他。

窝回刚刚的台阶上,继续坐在那里数着台阶窟窿那里爬出来的蚂蚁。

此一时彼一时,方才燕行云进门前还好好同我说话,吩咐我坐在这里等他,顺带摸摸我的头。我欢欢喜喜坐在这里,还会想这些蚂蚁能入什么毒,能做什么蛊。

现在呢,我心里直冒酸水和苦水,我不知道燕行云为什么对着我吼,不知道他会不会永远都呆在一边再也不理我了?我很想知道我刚刚到底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

身后,小二兜着一条白斤跑出了门口,左右一张望,朝燕行云那里去:“云公子,掌柜的托小的告诉你,那位爷今儿晌午会去东边街口的御云楼用膳,你可以过去问问,看看那位爷还是不是需要您找来的那盒子。”

小二是个不懂世面的人,说得话传的就是掌柜的意思,说得不清不楚的,很是浅显,倒不是他故意说得朦朦胧胧;我没听懂,可燕行云听懂了刚刚紧皱的眉头这才松开了,他一笑:“我这就过去!”

说完了话,他突然往我这方向瞥了一眼。

我倚坐在那里,从小二和他说事的时候就看着他了,这时候他看我,免不了和我眼对眼的撞上。

男人是不是都是自尊心特强的?

他明知是他脾气大又吼了我,这时候他自己心里舒了一口气,觉得对不住我了,却连个“对不起!”都迸不出口,一低头,一转眼,他往另一边的栏上一跨,往东街口去了。

燕行云不说一声就走,我立刻站了起来,就这么想丢开我?门都没有!

说什么都要跟上你!

街上的人熙熙攘攘,他没有走得太快,我还能跟上……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

到了御云楼,他在门口和一个小二模样的人打听着什么,随后出来了两个高个子的男人,穿着锦华的衣裳,像是大理皇族的人,他们说着什么,我躲在一旁的墙边悄悄看。

燕行云把他从我爹那里抢来的锦盒双手奉上对方接下了,转身往楼里去,燕行云则等在外面,大约过了一盏茶的功夫,那人又回来了,领着一个小口装银子的袋子丢进了燕行云手里。

“这不是原先说好的!”那边我听见燕行云喊了起来。

身强体壮的汉子堵在门口,冷笑道:“王爷还愿意留下那东西,已对你格外开恩了!王爷说是你爽约在先,迟了两日才把锦盒带来。给你这点银子,知足吧!”

燕行云紧紧握着手里的钱袋,因为对方的话,刺中了他的要害,他无言以对。

抬手一个作揖,扭头而去。

站在御云楼前的他们相视一眼,不屑地冷哼一声:“王爷最讨厌不守信之徒,过了两日才送来王爷要的东西哼,也不想想当日是谁信誓旦旦说是提早两日就能把锦盒送到的?”

我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是燕行云偷了我的爹的锦盒来和别人交易?我成了他的累赘,我拖累了他他一路上对我呵护备至,他顾及我的身体,带着我在山林里穿梭赶路……误了和别人约定的时间?

那方才……他也是在担忧找不到那个要锦盒的人?他在担忧不能得到银子,所以冲着我发火吗?

那点银子……对他来说那么重要吗?

臭男人,偷了我家的东西,换不到银子居然还往我身上撒气!也不想想,他如果不来偷东西,我又怎么可能认识他?自己急着做事,也不和我说,误了时间反而怪起了我

要问罪魁祸首,和我有关吗?

我伏在墙边气得浑身抽抽着,忽然,有人落手在我肩上

是在旁边摆摊的老妇人,她见我回头,顿时叉腰埋怨起来:“姑娘!好端端的你站在这儿来做什么,连我这篓子鸡蛋都给碰碎了!看还看什么看,快快赔钱来啊!”

“什么?”我不记得我有碰碎过鸡蛋啊?

刚刚我来这里躲着,隐约听到燕行云他们的争执,我在揣测他不高兴的原因,我半点都没动,怎么可能会碰翻老妇的鸡蛋?

再说了,我来时,这墙边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老婆子看着我的目光忽闪忽闪,像是做了什么亏心的脏事。我一想,莫非看着我身子娇小,是个好欺负的主儿?

我蒙着面纱的脸对着她,我道:“你的鸡蛋破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踢的,你什么时候跑来猫在这里自己作践了自己的东西,反倒赖在我的头上了。本姑娘没时间和你耗,让开!”

“慢着!谁许你走了!”老婆子突然发起了狠,伸手揪住了我的臂膀,“弄烂了我老婆子的蛋,你就想跑?赔银子!看你穿得也体面,怎就这么不知廉耻,你爹娘是怎么教你的?”

她看我只身一人,忽地一扯腰上的花巾兜子,跌坐在地上嗷嗷嚎啕了起来:“老头子呀……你怎么去的这么早,丢下我们孤儿寡妇的留在世上,上街做个小生意都被一个姑娘家欺负天啊,还有没有天理了!”

我冷嗤一声,蹲下身子吓唬她:“不许哭不然我毒哑你!”

我在燕行云那里憋的气没处发泄呢!

谁料,这老太婆凶悍着呢,手一扯拉上了我的面巾。

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是想让我丢脸人前,她偏偏料错了,我不是因为太美而遮脸,面纱掉落的瞬间,我面前的老妇脸色“唰”一下的惨白!

“啊啊啊啊!!”

她大叫起来,是看到我的脸之后最为正常的反应!

她踢着腿从我面前退开,哭喊着拉扯身边的过路人。

“妖怪妖怪啊!!”

停步的人们听到有妖怪,不但不躲,反而聚拢到了一起,他们有的咂嘴,有的称奇,对着我指指点点,说说笑笑……

我抬手挡着脸,厌恶地瞪着他们,在心里我把燕行云骂了一千遍一万遍!

臭男人!让你不陪我去药铺买药、要你不给我买胭脂遮脸,这下你偷了我家锦盒,得了银子跑去哪里逍遥了,把我这只哥斯拉曝光在市面上……我会不会被他们抓进动物园?我会不会被他们带进实验演示做研究?

我越想越委屈,围着我的路人对我的嬉笑评论成了一种晕眩,晃得我头疼。

我抬手捂着脸,憋着快要涌出来的眼泪一股脑儿向前冲。

人群见不得这样的怪物撞上他们金贵的身子,不约而同地让出了一条道儿。

谁料,我这一冲,竟撞上了一个人的身子,我闻到了女人的胭脂气,诡异得撩人,那是一种很奇怪的异香,香得冲鼻子,可能是我闻多了药物,对这种奇怪的味道特别的敏感!

我跑得太快那力道太猛,和“他”猛得撞上了,那一股冲力,害我直接扑通一声仰跌坐在地上,而“他”……被身后的一堆人慌慌张张伸手扶稳了:“王爷!”

魁梧的汉子下一刻就对着我骂:“哪个瞎了眼的东西!连王爷都敢冲撞!不想活了?!”

原本在我身后围观我的人一股脑儿都作鸟雀散开了,就剩下我孤零零一个人在地上任由他们宰割,那大汉一见我丑得不似个人样,他的手很快抓上了身侧的佩剑,下一刻抽剑对准了我!

我屁股疼,头也疼目光一闪,我对上了那锦衣玉食的男人的眼。

他亦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我,倒是没有嫌弃我的丑样,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住手!!”这一声大喝,伴着一个人的身影轻巧地落在我旁边!他的手一拽,像拽小鸡一样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是燕行云,他替我挡开了那大汉的剑,护着我在他身后。

“锦王爷请恕罪,舍妹不懂礼数,并非有意冲撞王爷,还请王爷见谅!”燕行云埋头作揖,替我向着他们求情。

我揪着他背后的衣服,悄悄抬眼看……

王爷?别吓我呃!

这明显是个“女人”嘛!

玉面剔透,唇红眉黛,脸上没有男人的半分刚毅之色,倒似个玉琢出来的嫩娃娃!若不是他一身的男装,这垂落鬓角的姿色更胜倾国倾城的女人!不……不对……不是那样的感觉,是他在绝色之外还有着另一种难以言喻的诡异气质。

美丽之外带着英气,俊朗之外揉着绝色这是一种天上有地上无的姿色,断然不是凡人可及的。

在我看来燕行云已经长得够俊气儒雅了,这一回让我见了一个“人外人天外天”的!我很肯定这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么“妖”又妖得让人流口水不恶心的男人!

男人长得比女人都漂亮我这做女人的连个人样都不是。

上天就是这么不公平!

我恨不得一头去撞死……

玉琢似的美王爷也瞟了我一眼,他那模样,典型的皮笑肉不笑,阴冷不乏妖媚,魅力无法挡。

他道:“原来是你。这是你家妹子?怎么看着不似?”

“王爷见谅,小妹来自苗寨,从小玩蛊毒坏了一张脸,惊吓到了王爷罪该万死!”

“既然是罪该万死,是不是本王可以带她回王府慢慢扒了她的皮,慢慢解恨?”他诡异的笑,一手挽着袖子,水灵灵的眼瞳盯着我一眨不眨。

他的眼睛……竟是一种泛着墨色的蓝,不细看……看不清。他的眼睛像是会说话,这么淘气的玩味落在我的身上,我身子像被电击中了……一阵酥麻紧致之后彻底松散了……

我两手捏着燕行云的衣服,却很明显的感到燕行云因为这位王爷的一句戏话而一哆嗦。

锦王爷见了我,好像心情不错。

我以一个女人的直觉衡量一个长得很像女人的男人的心态:他应该很得意他的“天生丽质难弃”,他的心里一定乐滋滋地想,他是个男人都超越了女人的美丽,如今放了一只丑小扮斯拉在自己脚边,天鹅傲慢地扬起了美丽的头颅。

当然,锦王爷也不知道我心里想的,我翻来覆去就那么两个词语:

人妖?妖人!

人妖!妖人?

锦王爷问燕行云:“听克伦说,刚刚是你把本王要的锦盒送来了?怎么还留在此地?莫非是嫌和本王之间的交易太亏了?想着心里觉得不舒坦,就放你家妹子到处闹事?”

“我没有闹事!”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躲在燕行云身后直言,“对!我云哥哥就是嫌你给的银子太少了你说话不算话!”

“红雪!”

“放肆!”

两个不约而同咆哮的男人都是冲着我吼的燕行云是担忧我的处境,好不容易锦王爷不追究我的鲁莽,反倒是壮了我的胆,得寸进尺了。

“克伦。”

这位段家的王爷美得天仙儿一般,他一掸手,轰了自己的随从。

“可别吓着了这丫头,本王倒觉得她好生有趣。真是没见过世面的苗家女子,天不怕,地不怕。都说躲在苗寨里的个个真性情,这话倒也不假。小丫头,你刚刚说什么来着,本王被他们一吼都忘了……”

他这话,既是怪他自己的人多嘴了,又警告燕行云别再呵斥我。

我躲在燕行云身后,又说:“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云哥哥替你卖命就抢个盒子,你拿了东西还扣他银子。那东西当真不重要,你拿了岂不是多余,倒不如还给我云哥哥不过,既然是王爷要的东西,肯定价值连城,既然收了也就没有少给钱的道理,更不能少给钱。这事若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以为你一个王爷仗势欺人,拿不出赏银还敢雇人家给你盗宝,他日传出去了,一定被人笑死!”

锦王爷的表情我是看不到的。

燕行云个子高,挡我的视线,但这一回,我明显感到他的后背僵硬了。

我的话说完了,半晌没有个应声。

原本这条街上来来往往的路人很多,就因为我和锦王爷杠上了,周边的人都躲在远远的地方看热闹。

四下里就我们几个,大气都没一下。

忽的,锦王爷先笑出了声,他那白玉似的手掌一下一下地击出软绵绵的掌声:“说得好,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明明是赞,可他的口吻带着十分十的毒辣!他正面对着青了一张脸的燕行云,实则是在和我说话,“小丫头,你可知这天底下没有人敢和本王这么说话,就算是大宋国主也得让着本王三分。”

“关我屁事……”

我在燕行云身后嘀咕,换来燕行云的爪子一反手,狠狠地拍了我一下。他的意思是要我别再说激怒人的话?

锦王爷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说的不雅的四个字,他转头唤了他的随从克伦,也就是那个身材魁梧的大汉,锦王爷当着众人的面吩咐他:“方才给了他多少?照原数补上,不许少一文也不许多一文。”

说完了他又对燕行云说:“这一回,本王不和你们计较,云郎见惯了世面,回去好好教教你家妹子,这一时的口舌之快可说是伶牙俐齿,也有可能是祸从口出,既然她的舌头在本王面前可以是卷的,下一回本王也可以让她变成直的!”

最后两个字,铿锵有力……我的腿不由自主地一哆嗦……

“克伦回王府。”

“是,王爷。”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张扬跋扈的侍从,邪恶诡异的锦王爷。这一年我云英未嫁,一番丑态初遇段锦秀,火石撞火石,撞出的火星烫着了在旁的燕行云。

我的第一直觉告诉我,锦王爷这厮可以惹,但是惹了之后的“好果子”会要了我的小命。看着美丽的东西往往都是蛇蝎暗毒包藏在心,没有裂开那是最好,万一毒水漏了……此毒,无解。

只能叹这辈子,我怎么就认识了这么个变态的家伙!

锦王爷走后,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燕行云如释重负地一叹

好在他是个男人,没吓软了腿。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