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战国逆风记

更新时间:2019-11-22 09:29:35

战国逆风记 已完结

战国逆风记

来源:落初 作者:荆柯守 分类:历史 主角:明白庆德君 人气:

经典小说《战国逆风记》由荆柯守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明白庆德君,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百姓如反,杀光如草。  大名如反,灭族焚城。  寺庙如反,神明崩溃。  举剑举眉,谁人可以站我阶前。  一声笑谈,千里响彻宛如雷霆。  想念秦王风采,天下跪伏。  更有独行之人,一剑一人。  何人不可杀,何物得永生,吾心如秋起,见得樱花飘零,片片嫣红。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一个密室之中,关闭的门把外界和里面隔离,只有二排蜡烛,驱除了黑暗。一行人恭敬的跪坐在二边,中间的那个人,戴着面具。

‘森木夺也!你怎么搞的!不但没有控制黑川家,而且还损失了这么多的人员?‘

‘是!臣有罪!还请殿下惩罚!‘一个中年的男人跪在地上,没有丝毫的抗辩,将自己的头深深的磕在地上。

一阵沉默,大家都端坐在二旁,只是看着森木夺也连叩了二,三个头。

‘唉!先起来吧!‘中间的那人发出了叹息:‘诸位,你应该知道,我们在织田家的行动失败了。不但我们支持的织田信行被杀,而且还损失了大部分的潜在组织人员。如果这次在飞弹国我们的行动再失败,我们在御君那里就无法交代了!‘

这时,一个老者双手伏地,叩首。

‘殿下放心,既然暗中控制黑川家失败,那就由臣用武力来控制黑川家吧!‘

‘是氏理啊,你内岛家有什么办法吗?‘

说话的那个老者,就是内岛家的家督--内岛氏理,他控制飞弹国5成的国人众,必要时可以征调1000名士兵作战。

‘黑川家只有600兵,只有我家的一半,既然和平控制黑川家不行,那就由臣来用武力解决它吧。‘

‘哦,那姊小路家有什么看法吗?‘

‘姊小路家基本上已经默许了--但是为了避免太过明目张胆,臣已经先在镇上准备了兵器,人员集中好了,再去镇上武装。‘

‘哦,那就去办吧!‘上座上的那个男人有点呻吟的说。

其实他心中是不愿意这样的,这样一来,内岛家就可以完全控制飞弹国的国人众,只怕即使夺取飞弹国,也只是为内岛家忙碌而已,但是事实上又没有其他办法。

‘是!‘内岛氏理双手伏地,再次叩首,心中按捺着激动,如果内岛家统一了飞弹国的国人众,那取得飞弹国之后,这城主之位,就肯定是内岛家的了。

黑川庆德买了一身光鲜的衣服,回到了自己的家,刚回去,就得到通知,黑川德六郎大人要见他。

黑川庆德也不换衣服,就这样子走到了父亲的大厅中,看见了父亲在那里,黑川庆德就以一个标准的礼仪向父亲大人行礼。

‘父亲大人,我回来了。‘

‘哦!‘黑川德六郎的确没有预料会看见这样子的儿子,高贵的衣服,高贵的举止,甚至连走路,都流露出出类拔萃的高贵的气质,他如此熟练的走动,仿佛他不是一个浪人组织的头目的儿子,而是一个大名的继承人。

‘父亲大人,你有什么事情吗?‘黑川庆德看见父亲有些发愣,就提醒他。

‘哦,庆德啊!‘黑川德六郎说:‘就让炎平长和向你介绍一下情况吧!‘

炎平长和,是炎平不定的父亲,他和他的儿子同样是黑川家的老臣,侍奉黑川家已经超过了三代,特别是炎平长和,德高望重,连黑川德六郎也让他三分。

‘是!主公!‘他向黑川德六郎稍微鞠躬,然后就向黑川庆德点头介绍:‘近来,内岛家已经有了大的动作,内岛家不但在召集自己的战斗人员,而且还招募浪人,并且频繁和其他家族联系,我们认为,内岛家要有所动作,而这个动作的方向,明显就是我们黑川家。‘

‘东木家有什么看法?‘黑川庆德问。

‘少主问的好,东木家、黑川家、内岛家,是飞弹国的三大国人众,通常东木家和我家比较靠近,这样才保持了势力的基本平衡,现在内岛家要破坏这平衡,东木家也会受到损害,所以,我家已经发出了信号,而东木家也有了回应。只要我们二家联合,内岛家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是什么信号?‘黑川庆德敏锐的发现其中的问题。

‘是黑川家和东木家联姻的事情。‘炎平长和观察着黑川庆德脸色:‘东木家的姬君,有个女儿,现在才15岁,听说十分美丽。基本上东木家的回应是很正面的,但是姬君也要先看看你的人。‘

这就是召他回来的原因了?黑川庆德有些郁闷,他知道自己才16岁,在黑川德六郎甚至其他家中的家臣来看,还只是个孩子。

黑川庆德点了点头:‘是,我明白,我也是黑川家的一分子,当然以黑川家的利益为重。‘他似乎对于这样的政治婚姻,没有多大反感。

黑川庆德的态度,明显使二人欣慰,他们相视一笑。

‘但是,父亲大人就这样让我去吗?‘

‘这不要你Cao心,礼物的事情,我已经准备了。‘黑川德六郎说。

‘不是礼物的事情,而是这样--东木家之所以对于我们二家的联姻没有完全答应,其一就是为了看看我是什么样子的人吧!‘

‘当然,一个为了她女儿的幸福,还有就是你是黑川家的继承人,她要看看你能够不能够挑起黑川家兴旺的担子来。‘黑川德六郎一笑:‘这是人之常情啊!‘

‘我觉得还有一个重大的原因,就是即使东木家和黑川家联合,是不是能够对抗得了内岛家呢?我认为,在东木家的内部,就有这样悲观的想法,所以东木家的姬君才有点含糊其词--关键就是不信任我家的实力!‘

‘那你说怎么办?‘

‘应该让东木家见识一下我黑川家的实力!‘黑川庆德说出了他的想法:‘外交是建立在实力之上的,口说无凭是会让人嗤笑的。‘

‘主公,少主说的是。‘炎平长和想了想,同意黑川庆德的意见。

黑川德六郎哑然一笑,他用手敲了敲自己的纸扇,有些诧异,有些意外的欢喜:‘庆德啊,你出外三年,倒没有白费,有些长进了。这样吧,我把不定交给你,叫他带上我们黑川家的士兵,让东木家看看我们黑川家的实力!‘

‘是!‘黑川庆德连忙感谢。

‘这事就这样定了,但是啊,庆德啊,长摩和家以及在京镇的杀人事件是怎么一回事?‘黑川德六郎问。

‘京镇的事情,只是我杀了几个武士而已,但是现在却得到了长摩和家作为家臣,父亲大人,您不觉得这是十分值的的吗?‘黑川庆德说:‘如果要和内岛家战争,我们现在正需要人手呢!‘

‘庆德,你可真了不起,跑了京镇一次,就给我拉了100多人回来。‘黑川德六郎的语气听不出是夸奖还是责备。

‘100多人?‘这倒使黑川庆德小小的吃惊了。

‘你不会不知道吧,长摩和家是长摩家的继承人,他在路上,将逃亡的族人和家臣都带来了,有120多人。‘

黑川庆德先吃惊,但是马上又笑:‘是吗?他可真了不起啊。‘

‘不要表示这种态度,你拉来的人,就属于你管,你要负责好,一定要将他们牢牢的控制,不要出现引狼入室的事情!‘黑川德六郎说:‘我将这支人马任命为第四队,就你去当队长!‘

‘遵命!‘黑川庆德说:‘父亲大人放心,交给我了!但是,父亲大人,请允许我在您的本部中挑选一组卫队,不需要多少人,10个就足够了。‘

‘恩?你挺有长进吗!好吧,先吃饭,吃了,就去挑人吧!‘

‘是!‘

‘去吧!只是,如果以后遇到这样子的事情,一定要预先获得我的同意,明白吗?‘

‘是!我知道了!‘

黑川庆德一边谈,一半吃饭。最后,黑川庆德停了下来:‘黑川家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父亲大人,我有话要说。‘

‘父亲大人,我对于内岛家的动作还有点看法。‘

黑川德六郎停下了筷子:‘说说看!‘

黑川庆德将一大块肉吃下:‘这次内岛家这样大的动作,我认为不是东木家和内岛家联合就可以吓阻的。‘

‘说下去。‘

‘内岛家这样大张旗鼓,事先没有获得姊小路家的同意,是不可以想象的,如果姊小路家也同意内岛家统一飞弹国的国人众,那即使东木家和内岛家联合,也恐怕不能够阻止内岛家的意志。‘

‘而且,对于内部,我必须建立武功来证明自己,对于外部,黑川家也必须摆脱危机。所以我建议把我们黑川家的重心,放在和内岛家开战的事情上。‘

没有等黑川德六郎说话,他继续说了下去:‘我也知道,我们现在的兵力,大约有600人,和内岛家1000人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更何况,内岛家的家主内岛氏理还是飞弹国大名--姊小路家的侍大将,如果明目张胆的和他发生冲突,会被大名赖纲视为叛逆,对于我们黑川家的生存是极端不利的。‘

黑川德六郎本来想说的话,被黑川庆德说了,这反而使他充满了兴趣:‘哦,庆德啊,你想说什么呢?‘

‘父亲大人,东木家和姊小路家的关系很密切,上代姬君的丈夫是赖纲的叔父,如果获得东木家的支持,就可以消除内岛家在姊小路家的影响力。如果我们能够主动出击,把内岛家消灭,也许我们黑川家就可以统一飞弹国的国人众了。‘

‘这个事情,很重大,要经过考虑才行。‘黑川德六郎想了想,还是认为黑川庆德太卤莽了,于是说:‘你只要把和东木家联合的事情办好就行了,其他的事情,就由我和其他家臣来作吧。‘

……还是没有重视我吗?黑川庆德这样想,他无可奈何的回答:‘是!‘

就在黑川庆德出门的那个时刻,黑川德六郎说了一句:‘哦,庆德啊,你的母亲,已经被我送到了森木家,她的母家去了。‘

黑川庆德身体一僵,就听见黑川德六郎慢慢的说:‘这个女人,毕竟是你的母亲,所以我也不好太严厉的处置她,你明白吗?‘

黑川庆德的母亲,就是她泄露了黑川庆德的行踪,使‘黑川庆德‘死亡,对于这样的母亲,现在的黑川庆德没有丝毫的感情。

他听见了,只是僵了僵,就走出去了,没有对父亲的处置,作出任何的意见。

黑川庆德到了长摩和家的地方,发现他们正在砍木造房子,看见黑川庆德过来,长摩和家迎接了上去!

‘主公,你来了!‘长摩和家好象很忙,他的脸上,有着汗珠。

‘是啊!来看看,你们人很多吗?‘

‘主公,一共有武士102人,还有23个妇女,5个老人!‘

‘哦哦,我知道了,我的父亲大人将你们编成第四队,我为队长,你是副队长!这样的决定,你同意吗?‘

‘是!那就好!我就希望能够在主公的直接领导之下啊!‘

‘在造房子啊!我叫其他人帮忙,尽快将房屋造好!‘

‘多谢主公!‘

‘还有,我们将整编一个60人的洋枪队,和一个40人的武士队,你对于人员熟悉,尽快形成编制!‘

‘是!主公!‘长摩和家说:‘我老家,还有一批人,我想……!‘

‘……可以,都搬过来,不过,请稍微等待一个月,我们将有一次大行动,她们晚点来比较好!‘黑川庆德听了,认为现在的势力分布已经比较合理了,如果长摩和家的人再多一点,在现在的黑川家600人的情况之下,就有失去平衡的危险,还是等一阵再说。

‘……是!主公!‘

‘啊,少主在这里啊!‘一个人走了过来。

‘啊!是鬼九啊!‘

‘这次去东木家,主公派我来保护少主。‘

‘啊!欢迎!‘黑川庆德对于长摩和家说:‘这是鬼九!‘

‘是!鬼九前辈,和家拜见。‘长摩和家不敢怠慢,现在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必须和这个地方的重要人物打好关系。

二人就这样呵呵笑,但是其实大家都清楚--长摩和家现在是黑川庆德的人,而鬼九是黑川德六郎的人,虽然都属于黑川家,但是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

但是在表面看起来,他们在一起都十分融洽,很快一个星期就过去了,长摩和家的房子已经建立起来了。第四队已经建立起来了,洋枪队也建立起来了。

这时候,有人已经通知和东木家的姬君约定的时间就要来了。

黑川庆德在鬼九、阿木、长摩和家陪同之下,来到了东木家的总部。

东木家的总部,在一个山头上,可以看见几百座房屋包围着一个中心而建造--中心可以看见有高出普通木房的建筑物,想必是东木家主家的所在地方。

在山脚下有人迎接,这个人是个40多岁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衣袍,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好,看上去很严肃的模样。看见黑川庆德他们来到,打量了一下,对黑川庆德说:‘你是黑川家的少主吗?我是东木家的家臣--东木里得!‘

东木里得,是姬君的弟弟,东木家举足轻重的领导人物。

‘啊!能够得到里得大人的迎接,是我黑川庆德的荣幸!‘黑川庆德向他以标准的礼仪行礼--他知道东木家以前是贵族家族,十分重视教养和礼仪,现在虽然已经流落到国人众,但是还是脱离不了以前的习惯--或者说忘记不了以前的荣耀。

‘哦,少主太客气了!‘东木里得打量黑川庆德,看起来,对于他的衣服和礼仪,甚至气质,是很欣赏很满意的。黑川庆德可以看见他的神色明显松弛下来,露出了笑容:‘姬君已经在上面等着你呢!‘

‘是!多谢。‘

黑川庆德就跟随着东木里得上去,走过了山道。黑川庆德仔细打量着这里的防卫措施和家族规模--这可以看出大概来。

看建筑,这里大概有2000人,大部分开发了农田,或者男人可以成为士兵--恩,情报上说,东木家大概有400名战士,这情报差不多。

走到了外面,发现东木家的主家的房屋面前,有许多全副武装的士兵在门外,那寒光闪闪的刀锋上,透露出让人不寒而栗的杀气。

‘少主请!‘

黑川庆德心中恼怒,但是脸色不变,他从容的跟着东木里得走到了士兵形成的道路上,仿佛旁边的,不是可以格杀他的士兵一样。

这样透露出杀气的士兵,不是一般的农兵可以办到的,黑川庆德望了望,这里大概有50个士兵--这也许就是东木家战斗力的骨干了。

东木里得回头:‘黑川少主请!‘

等他发现黑川庆德从容不迫的跟随他,反而脸色一变。后面的鬼九和长摩和家,脸色目无表情,但是手已经按到了剑柄上。

走到了门口,黑川庆德看见,里面的人依照一定的秩序已经跪坐在两边,黑川庆德一看就知道,这是很有讲究的坐法。

黑川庆德心中有些厌烦,难怪东木家会流落国人众,现在也只是和黑川家从野武士崛起的国人众差不多--他们太重视礼仪和规矩了,忘记了实力才是战国时代生存和发展的唯一保障!在东木家,肯定有许多滥竽充数的家伙占据高位,而有才能的人不能够获得肯定,这现在不关他的事情,以后也许可以考虑如何控制和分化东木家。

但是,现在,目前的东木家仍旧掌握了不可小视的力量和地位,在黑川庆德的计划中,是必不可少的存在。

于是,黑川庆德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来到自己的座位前面,先跪坐了下来。

‘黑川家--黑川庆德,作为黑川家的和平使者,拜见姬君!‘

黑川庆德深深行礼。

‘是庆德啊!快坐过来!‘这是表示和善的语气。

‘多谢姬君,作为黑川家的使者,我带来了黑川家的问候。‘黑川庆德说,在后面,长摩和家将礼物送到了姬君的面前。

礼物比较丰盛,但是这只是表面的礼仪。黑川庆德借介绍礼物的机会,抬起来,仔细打量在场的东木家的重要人物。

姬君,根据情报是35岁,现在看起来还是比较名副其实,风韵已经存在,多年的姬君的生活,带给她高贵和沉稳的气质。

东木里得,是姬君的左手,原里三次朗,东木家的大将,坐在姬君的右手,下面是东木里得的儿子和原里三次朗的儿子。

原里三次朗是个重要的阻碍,因为他希望姬君将小姬君嫁给他的儿子--原里唯真,但是,原里三次朗已经掌握了东木家的大权,如果小姬君再嫁给他的儿子,那东木家的一切,肯定会落到原里家的手中,这是姬君和东木家所不愿意看见的。

黑川庆德介绍完了礼物,然后突然站起来:‘姬君大人,庆德这次来,是有一件事情向姬君请求。‘

大家知道重点来了,是黑川庆德提出和东木家的婚姻。有的人已经叹息,这个少年就是没有见过世面,沉不住气。

‘现在,大家都知道,黑川家、东木家、内岛家,是飞弹国的三大国人众,其中,内岛家的势力最强大,有可以动员的兵力--1000人,而且还是姊小路家的带刀武士,而我家的动员兵力,在600人左右,次于内岛家,姬君的东木家,和大名关系比较密切,因此,才保持了三家同时存在的局面。‘

大家没有想到,黑川庆德会说这些话,他不是来和东木家见面的吗?如何变成了高谈阔论现在的局面的了?

‘但是,最近,内岛家已经增派了300人,到我黑川家的山地下面,已经威胁到黑川家的存在和飞弹国的势力的平衡--我因此而来,提议为了两家的利益,和东木家结盟!‘

‘内岛家威胁的是黑川家,和我们东木家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们东木家要和你们黑川家结盟!‘跳出来的是原里唯真。

有人叹息。

‘说的好,请问,内岛家香并了我们黑川家,会放弃统一飞弹国国人众?我们黑川家和东木家同时存在,才和内岛家勉强保持势力的平衡,消灭了我们的黑川家,内岛家就可以统一飞弹国国人众,那么,内岛家的势力,就可以扩大到2000人左右,那时候,即使东木家和大名姊小路家关系比较密切,也逃脱不了灭亡的命运吧!‘黑川庆德向姬君说:‘如果我想的不错,内岛家的家主内岛氏理应该向姬君提出娶小姬君的要求吧!‘

黑川庆德停了下来,姬君拿出来一块手帕,咳了一声。

‘但是,在内岛家在外有优势兵力,在内是姊小路家武士的情况之下,和内岛家联合,在内岛家得到胜利的情况之下,东木家还能够保持东木家吗?‘

‘因此,现在,虽然我黑川家面对的是直接的威胁,但是,东木家难道以多活个一年半载为明智吗?‘

听见黑川庆德旁若无人的高谈阔论,在场的人各有所思,姬君和东木里得相互看了一眼,没有开口--虽然他们有些意外。

‘黑川家要求我们东木家同时出兵吗?‘是原里三次朗。

‘不,黑川家只需要东木家在战争的时候保持中立,并且使姊小路家保持中立就可。‘黑川庆德这样说。

‘哦,黑川家这么有信心吗?毕竟内岛家的实力大于黑川家吧!‘东木里得说。

‘这就我们黑川家的事情了。我认为黑川家的提议,已经很符合现在各自的利益了,请姬君考虑。‘黑川庆德一抬头,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想法宣布起来。

‘哦,庆德对自己这么有信心吗?‘这是姬君的疑问。

‘当然!‘黑川庆德说:‘其实东木家虽然和我家结盟,但是不要派一兵一将,只要使姊小路大名家保持中立就可,这,不是困难的事情吧!‘

‘但是,这虽然对于东木家不是难事,但是对于黑川家是十分关键的吧!‘原里三次朗说:‘如果姊小路家干涉,黑川家一定没有机会吧!‘

‘但是我家如果失败,东木家会有好处?‘黑川庆德说:‘现在,如果和我家结盟,东木家就可以避免危机。‘

‘内岛家事后,会不会对东木家动手,还是未知之数,黑川家如何断言内岛家会威胁东木家?‘

黑川庆德突然笑了:‘如果殿下对于局面是如此判断,庆德也无话可以说。其实,东木家如果不和黑川家结盟,这也无所谓。‘他懒洋洋的笑了起来:‘黑川家还有一条路,姬君,你应该知道吧!‘

他向姬君发话。

‘你的胆子很大?‘姬君沉默了一会儿,说。

‘战国嘛,生存是第一!‘黑川庆德懒洋洋的说:‘但是到了那时,黑川家如果铲除了内岛家,自然会将东木家消灭。‘

用如此从容的话,说出了如此的威胁,在场的人人人脸色大变。原里唯真甚至将剑拔了出来。

‘黑川庆德!你在我东木家的大厅之内,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发话威胁?‘姬君脸色一寒,说。

黑川庆德拿出了自己的折扇,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悠闲而扇。

这时候,有人匆忙的进来,对姬君说了暗语,而一直漠无表情的姬君,动容,她看着黑川庆德,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好象欣赏,又好象憎恶。

一个少女上前,带着茶水:‘各位大人,请喝茶!‘

少女的到来,打破了大厅中的紧张的气氛。

黑川庆德也把话音一转:‘庆德失礼了。‘

乘着气氛的和解,黑川庆德再次说:‘姬君,其实黑川家和东木家,和则两利,分则两害,这是明显的事情,请姬君决断!‘

‘庆德的意思,我也知道了!‘姬君喝完了茶,终于说。

‘如此就好,为了表现黑川家的诚意,我黑川庆德,希望能够娶东木家的姬君作为妻子,以联合两家!‘

‘好吧!在黑川家和内岛家的战争中,东木家会保持中立,而且会使姊小路家保持中立,至于黑川家和东木家的联婚……!‘姬君沉吟了一下:‘就在黑川家打败内岛家之后举行吧!‘

‘是!‘黑川庆德行礼。

‘今天就到这里吧!‘姬君表现的有点疲倦。

‘是!那么,我就回去报告好消息,黑川庆德告退!‘

黑川庆德再次行礼,退了出去。

看见黑川庆德出去,在场的人都有些呆滞,本来他们因为,黑川家面临这样的威胁,一定会放软身段来拉拢东木家,但是没有想到,黑川庆德根本没有借东木家之兵的意思,而且口气强硬,对于东木家的小姬君,也没有多大的热诚。

这样的话,许多本来准备的条件的手段,就不得不修改了。

最令他们印象深刻的,就是黑川庆德本人了,这样强硬的少主,对于黑川家是祸是福,现在还不知道,但是对于许多图谋,已经破碎了。

大家都可以感觉到,黑川庆德不是可以随便利用和支配的人。

走到了山下,埋伏在山下的队伍出现了,长摩和家才恍然大悟刚才姬君的态度的转变。

‘哎呀,出了一身冷汗!‘黑川庆德说。

‘刚才主公何必如此尖锐呢?‘长摩和家问,他刚才也出了一声汗--如果谈判破裂,就不知道黑川庆德如何向黑川家交代了。

‘和家有所不知啊!‘黑川庆德说:‘其实,东木家也明白必须和黑川家联合的道理,这次拜见,就是姬君来看看我是哪种人的,既然如此,我就表现给她看,让她知道,我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一个坚定了和黑川家联合的决心,第二,也同时堵住了东木家利用这次危机的漫天要价。如果好处都是东木家,那我们还打什么呢?啊哈哈!‘

黑川庆德大笑。

‘是!主公的豪气,令臣下佩服!‘长摩和家也擦了擦额头的冷汗。

‘是啊!少主今天的表现,令鬼九佩服,主公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鬼九也说:‘有了少主,黑川家一定会兴旺的!‘

黑川庆德将手按到了自己的剑柄之上,他望着黑川家的部队,没有发出回山的命令,这使大家很诧异--等了很久,终于鬼九说了:‘少主,怎么不下令回山山寨去呢?现在天色已经不早,如果再耽误,就来不及在今天回到山寨了。‘

黑川庆德看了鬼九一眼,就向长摩和家问。

‘和家!洋枪队已经培训完了吗?‘

‘是!因为完全准备好了,就听主公的命令!‘

‘那么!通知部队,不回山上,大家集中兵力,和炎平不定部分汇合!进攻在山下乡镇上的内岛家的部队!在山下乡镇上的内岛家的部队!现在只有300人,而我方面的军的第四队有150人,第三队炎平不定有200人,这次鬼九带来了100人,我方局部就以450人,有优势,必须在内岛家增加兵力之前,先歼灭这300人,使我们zhan有主动!‘

‘少主!这事不可,这样的事情,应该通报主公才可。‘鬼九连忙阻挡。

黑川庆德脸寒如水,他并没有向鬼九解释的意思,只是说:‘鬼九!我现在是不是这支部队的主将?‘

这话中的意思,鬼九立刻听出来了。

‘但是,主公可没有命令你去攻打内岛家啊!‘

‘战机如电,鬼九,你不用多说了--现在你服从不服从我的命令?‘

鬼九迟疑了下,其实他主要的考虑,不是黑川庆德的杀机,也不是长摩和家的亲卫,而是考虑--现在翻脸,只怕会形成黑川家的内部的火拼,这可不是好事。

必须立刻告诉主公,让主公来阻止少主才是。

想到这里,他低头:‘是!听从少主之令。‘

‘那么,就向炎平不定的部队汇合,大家准备好,在今天黄昏之前歼灭内岛家的先锋队!‘黑川庆德望了望鬼九:‘你就随我一起行事好了。‘

‘是!‘鬼九无奈的回答。

于是,黑川家的部队,在黑川庆德的带领下,来到了炎平不定的部队中。

听见传报,炎平不定连忙迎接出来,他惊喜的说:‘少主!你怎么来了?‘在黑川家,炎平父子,是比较亲近黑川庆德的家臣。

‘我想趁机,将内岛家的先锋队歼灭!‘黑川庆德也不掩盖,就直截了当的说。

‘主动攻击内岛家?‘

‘现在不要紧了,我们和东木家已经联盟了!‘

‘主公知道吗?‘炎平不定问,他知道黑川德六郎的做法比较慎重,一般不会采取这样的大动作。

‘你看,鬼九都来了。‘

‘啊!那就好!‘对于黑川庆德的回避,炎平不定立刻明白了,但是他想了想,现在自己有450人,对付镇上的内岛家的部队,还是有胜算的。

他也想打一仗,于是就装了糊涂:‘既然少主下令,我听令就是。‘他装着没有看见鬼九的眼色。

‘那么,不定,内岛家的情况怎么样?‘

‘内岛家300人,由内岛家的大将--古木清水带领。‘

附:实在没有太多时间,先更新《风起紫罗峡》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