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水浒之寨主当自强

更新时间:2019-11-22 09:25:53

水浒之寨主当自强 连载中

水浒之寨主当自强

来源:落初 作者:史家闲人 分类:历史 主角:邓龙杨志 人气:

《水浒之寨主当自强》由网络作家史家闲人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邓龙杨志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寨主书友群:514245408,有兴趣的兄弟进群聊接下来的剧情!21世纪宅男穿越了,别人不是王侯,就是二代大官人。他附身在二龙山邓龙身上,邓龙是谁?俗称炮灰,又叫路人甲。作为后世宅男屌主。邓龙和宋江比腹黑。和吴用较下限。在北宋末年翻云覆雨。带领梁山好汉笑傲风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济州府尹坐在大堂上,唉声叹气,心里好似长了一株黄莲。眼看着自己还有半年多就要高升了,偏偏在这时候出了这档子事,现在不但是高升的希望黄了,只怕连现在的位子也保不住啦。现在自己才四十多岁,还不想早早回家养老,哀叹一声,自己攒了半辈子的家产,算是保不住了。

差役进来报道:“何观察已经捉到劫生辰纲的贼人,只是怕出了意外,只能先把犯人带回济州,生辰纲留在郓城县,何观察派小的来求援。”

府尹一愣,狂喜道:“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差异又说了一遍,府尹大喜道:“好,好,只要找回生辰纲就好,我马上派团练使,带领一千人马前去押运生辰纲,你快带我前去迎接何观察。”

差役鞠身答应,等府尹安排完前去押运生辰纲的人马,就带着府尹往城外走去。

济州城外,何涛骑在马上,身子打着哆嗦,看着愈来愈来近的城墙,哀叹一声,带着身后数百人马来到城门前,下马道:“何涛见过府尊。”

府尹正要夸何涛几句,何涛身后的两个大汉便扑上前去,一把抓住府尹的脖子,其他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正要大声喊话,眼前顿时齐刷刷的出现一片朴刀。

府尹撕声喊道:“何涛你要干什么,还不赶快把我放开。”

何涛慢慢蹲在地上,痛苦道:“府尊,这次我们算是完了”说完,就蹲在地上痛苦的大哭起来。

邓龙走出人群,笑道:“小可梁山邓龙,见过府尊大人。”

府尹厉声道:“好你个贼寇,济州城内几千兵马,你这是找死,还不赶快放了我等。”

邓龙讥笑道:“刚刚与我们擦身而过的军队,难道是我眼花看错了不成,要不知府大人把你的几千人马叫出来,让邓某见识见识,开开眼界也好啊。”

说完,也不管府尹大声的叫骂,带头走进城门。

阮小七带着邓龙来到知府大堂,从怀里拿出一只烤鸡,一壶酒,笑道:“哥哥只管在大堂歇息,剩下的都交给我们去办吧。”

点了点头,邓龙嘱咐道:“告诉兄弟们,天亮之前必须离开,动作要快。”

阮小七答应一声,便跑了出去。邓龙揉揉腰,哀叹一声,都是宝马,为什么差别这么大,这个宝马差点颠的自己三魂去了两魂。

吃了两口烤鸡,柴柴的不好吃。又喝了一口酒,不错是好酒,几口下肚,坐在府尹的椅子上,稍稍休息了一会,有些不放心外面,邓龙来到府库,看着林冲指挥其他人,正在装金银。

林冲见邓龙来了,上前兴奋的说道:“我刚刚查看了账簿,府库里金五千两,银三万两,铜钱八万惯,粮草四万多石,得了这些钱财,山寨几年之内,吃用不尽呢!”

晁盖笑道:“不算这些,光是知府的家产就有七万惯之多,这下全是我们的了。”

邓龙倒是没有高兴过头,毕竟这些钱财看起来很多,真正花起来,怕是经不住邓龙的大手笔,看了看左右,邓龙奇怪的问道:“其他人去哪了。”

林冲回道:“杨制使和鲁提辖带着人马去城墙上守城,公孙胜带人去大牢去救白胜了。倒是吴学究带了些人去干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邓龙应了一声,说道:“粮草,金银全部带走,其他能带走的,就带走。带不走的。都分给百姓,再有两个时辰天就亮了,必须加快速度装车。”

两人答应一声,自己也亲自上阵,大声催促众人装车。

这时街上传来嘈杂的哭叫声,只见吴用带着数百衣衫不整的百姓,走了过来,邓龙心里一沉,正要发作,吴用赶紧上前解释道:“这些都是出城官兵的家眷,不是百姓。”

邓龙这才松了一口气,不是百姓就好,出发前颁布的军令可不是开玩笑的,自己真不想砍了吴用这个狗头军师的脑袋,证明军法的厉害。

吴用继续道:“我们这次惹出了大乱子,不找点人马,恐怕会人心惶惶,于山寨不利,所以小生自作主张,就把他们的家眷带来了。”

邓龙展演一笑道:“先生真不愧号称【智多星】,还没上山寨,就立下一桩大功劳,既然这样,我们两现在该去和府尹谈一谈了。”

两人肩靠肩向后院走去,留下目瞪口呆的两人,晁盖对林冲疑惑的问道:“林教头,这两人刚才说什么。”

林冲小声嘀咕道:“狼狈为Jian”,没有回答晁盖的疑问,继续吆喝着装车。

后院,府尹被捆成大粽子,坐在地上,看着一箱箱金银珠宝被搬出院子,心疼的低声呢喃道:“没了,都没了,我的宝贝都没了。”

邓龙哑然失笑道:“府尊倒是好兴致,现在还有心情唱小曲。”

吴用也在一旁帮腔道:“哎呀呀,难不成府尊大人还有小金库不成?”

府尹连忙摆头道:“没了,真没了,只要好汉饶了小的一家老小的Xing命,这府里的东西随便拿。”

吴用好笑道:“难道我们现在搬东西,还要你答应不成。”

邓龙插话道:“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我问你,朝廷要是知道你不但吃空饷,而且还丢了府库的银子,会如何处置你。”

府尹痛苦道:“恐怕发配岭南,也是最轻的惩罚了。”

邓龙笑道:“我有一法,可保你无恙,不知你想不想听。”

府尹连忙挣扎起来,跪下恳求道:“还请好汉赐教,小人感激不尽。”

看着府尹慌了头,邓龙不紧不慢的说道:“济州团练使黄安,里应外合,伙同河北巨寇田虎,打劫了府库,你带着何涛,浴血奋战赶走了贼寇,保全了济州,虽然丢了府库的夏赋,但是百姓不曾伤亡一人,你说说朝廷还会怪罪与你,说不定到头来,还会给你升官呢。”

府尹也不是傻子,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法子,不知用了多少回了,只要自己没事,迟早还能东山再起。当下连连点头道:“就这么办,多谢好汉救命之恩。只是田虎一直在河北,这次跑到济州作案,是不是有些夸张?”

邓龙敲了敲府尹的脑袋,说道:“你管他是在河北,还是在河南,你只要上报朝廷,济州就是田虎打劫的就成,我不信你做了这么长时间府尹,这济州城没几个心腹?”

府尹狠狠点点头:“就照好汉说的办,只要好汉留下些珍宝古玩,小人好去朝廷打点上官?”

吴用鄙视的看了一眼府尹,哀叹道:“这般狗官倒是坐得大堂,我们这些有志之士,却只能落草为寇,老天何其不公啊!”

邓龙安慰道:“学究不必伤心,迟早有一天我们也能站在庙堂之上,指点江山。”

吴用突然一笑道:“哥哥,到底还是说了真话!”

邓龙暗骂自己一声糊涂,到底还是着了吴用的道,横了吴用一眼,对吴用道:“学究还是先带着那些你找来的麻烦,先回梁山吧。”

吴用自知得了便宜,说声:“哥哥保重”。便带着一百喽啰,先回梁山去了。

天边悄然露出了鱼肚白,不一会天色便亮了起来。杨志押着一千多辆马车,出了城门。这是杨志这辈子第三次押送物品,第一次押运花石纲,别人的船都安全过了黄河,只有自己过河的时候,吹起了大风,翻了船。

第二次押运生辰纲,耳根子软了一下,就被晁盖等人麻翻在地,要是这次再出了事故,还谈什么重整家门。想到这,便催促加快速度,免得和黄安的人马碰上。

晁盖看着街道两旁,欢送梁山人马的百姓,感叹道:“几万惯钱财,买来百姓的夹道相送,到底值不值啊?”

邓龙微笑道:“要不是发给百姓几万惯铜钱,乡亲们见我们搬不走几万石粮草,能把驴车都给我们,那些粮草能全部带走吗?”

林冲也笑道:“哥哥给百姓分发钱财是情义,百姓自发帮我们装车、送我马车,驴车也是情义,哪有什么值不值,只是可惜没人跟我们走。”

邓龙叹息道:“有谁放着安生的日子不过,去占山落草。还不都是被贪官污吏,豪强地霸给逼得没了活路,才落草的。”

+++++++++++++++++++++

中午时分,黄安带着人马飞快的赶到济州城下,看到济州城门紧闭,府尹站在城头安然无恙,悄然送了一口气,正要喊叫城墙的官差,打开城门。

不想府尹喊道:“好你个黄安,伙同梁山贼寇,攻破济州城,打劫了府库,现在还敢来济州,找死不成。”

黄安一听这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急忙喊道:“府尊,我没有私通梁山贼寇,还请府尊明察。”

府尹冷笑道:“没有?那梁山为什么连你们等人的家眷,都带出城去。我已八百里加急,上奏朝廷,拿你等问罪。”

黄安顿时气急,辩解道:“昨夜我等奉府尊大人之命,前去押运生辰纲,为何现在府尊大人要陷害我等?”

旁边副团练使苦笑道:“黄兄难道看不出来吗?昨夜我们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这狗官为了脱身,只能让我们背这黑锅。要不是害怕梁山人马,我们的家眷怕是保不住了。”

黄安惨笑道:“难道我们大半辈子,亡命舍身博来的低位就要舍去吗?”

副团练使道:“不这样,还能怎样。幸好这狗官还有良知,念着往日的情分,让梁山把我等的家眷都带走了,不然……。”

黄安点点头,转过身子,流着泪喊道:“兄弟们,这狗官的话,大家都听见了吧,没活路了,现在唯有去梁山落草,才能保住身家Xing命啊。”

差役们听了黄安的话,都哭喊道:“我们愿意跟着大人去梁山。”

黄安嘶吼一声:“狗官不得好死,出发。”

差役们也嘶吼道:“狗官不得好死。”

府尹见黄安带着人马远去,这颗心才放到肚子里,现在就看朝廷怎么处置自己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