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往事如风

更新时间:2018-11-27 17:51:14

往事如风 连载中

往事如风

来源:掌中云 作者:楚遗舟 分类:历史 主角:柳郁柳郁非 人气:

《往事如风》由网络作家楚遗舟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柳郁柳郁非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1937年,中日战争爆发,陆军大学校长蒋百里向蒋介石建议迁都重庆,利用西南地区的有利地势延续国脉,等待国际形势变化....每个世纪一场战争,这是中日两国的宿命。2033年,日本当政的自民党成功修改宪法,并提出“欲取中国,先取西南;欲取西南,先取成都”的战略,加快对华战争准备。中华民族的有识之士,觉察到日本的狼子野心,战争准备也在无声中展开....当烽烟散尽,将军沉沉睡去,再不醒来,只留下红颜泪尽,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往事如风》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丑女人很快便发出均匀的鼾声,或许她说的没错,她真的是个失眠症患者,枕着自己的枕头才能入眠。

方芳难以断定这个丑女人的来历。她究竟是帮自己逃离险境,还是挟持自己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个方芳真的没法断定。看着她酣睡的样子,如果方芳这时抱一块大石头砸在她的头上,绝对能砸个半死,但万一她是帮自己的呢?又万一她并没睡着,只是在装睡呢?

想不清就先不想,观察观察再说吧。

方芳百无聊赖,在溪水边找了根藤蔓,在腰上缠了一圈,这样可以防止裹着的床单滑落;她还别出心裁地把床单在肩上打了个结,这样既可使床单免于滑落,看起来也更美观。

“我如果学服装设计估计也是个优秀学生!”她心头暗自得意。

方芳刚忙完这些,发现丑女人已经醒了。

“你这么快就睡醒了?”

“假寐片刻,足矣!”丑女人站了起来,“如果打扮好了,我们就走,他们也该追到了。”

“啊?你昨天不是修了个假栈道吗?”

“所有做过的事,都会留下痕迹,假象只能暂时误导他们,浪费他们的时间,使我们掌握主动权。幻想摆脱了危险,那才是真正的危险!”

丑女人拾起地上的枕头,往胸前塞。

方芳撇嘴,一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丑女人停了下来,看着方芳的脸,“这副神情我好像见过。那次,我偶然听到数学老师要请假,委托语文老师次日代为宣布几天前的数学考试成绩。这是我翻身的好机会啊,放学后,我和一个同学翻窗进入语文老师的办公室,找出成绩单,一看,我考了57分,我那个同学更惨,考了55分,我俩分别占据全班倒数第一第二啊。我毫不客气地分别在前面加了个9,又加了小数点,我们的成绩立马变成了95.7分和95.5分,名列第一第二!第二天啊,老师一宣布成绩,大家都傻眼了,以为平时我俩低调,现在逆袭啊,大家对我们刮目相看哪。只有一直以来数学稳居第一的那个女同学,死死地盯着我们,那神情,和你现在是一样一样的!”

“你和你的好伙伴要么逃学去溜冰掉河里,要么翻窗进老师的办公室改分数,你们貌似不是好学生啊。”

“当然不是了。好学生不是都上大学了吗?”丑女人一边答道,一边把枕头掏出来扔在地上,“也罢,作弊其实也挺难受的,第一名还是让给你吧。”

说完,丑女人迈进溪水中。

方芳跟着下水。溪水仍然很凉,但毕竟是白天,比昨夜的感觉好受多了。

太阳已经升起,溪水两岸的林中热闹起来,鸟儿们时而在林梢鸣叫,时而忽地飞过方芳和丑女人的头顶,好像在侦查这两个不速之客。溪水清澈见底,常常能看到鱼儿悬停在水中,一动不动,等方芳走近,想伸手去抓时,它们又倏地游远。

两人逆流而上,在曲曲折折的溪水中行走了一个小时左右,两岸变得陡峭,水流渐渐变得非常缓慢,水深却渐渐增加。即使两人沿着溪流的边缘走,溪水也渐渐淹没到方芳的大腿。

方芳站在原地,不肯再向前走。

“我会被淹死的!”方芳吼道,“虽然我很喜欢屈原,但我还没来得及写出我的《离骚》啊!”

丑女人往回走两步,把被对着方芳,“想要背就说。”

方芳毫不客气地趴到丑女人的背上。

丑女人背着方芳艰难地涉水向前,水越来越深,很快没到了她的腰部。她一只手扶住陡峭的岩石,一只手搂住方芳,一步一步稳步向前。方芳忽然觉得很惭愧,都是女人,为什么自己这个女人却要让另外一个女人背着。

溪水拐一个弯儿,立马变浅了。丑女人站住不动了,“下来吧!”

方芳从丑女人背上下来时,心中一动,假装尖叫一声,一把抓住丑女人的头发。

丑女人的头发应声而落!

方芳手中多了一个假发套,和发套连在一起的,还有一个橡皮面具,在发套下面晃晃荡荡,而丑女人的头上…是一头茂密的、黑油油的短发。

丑女人回过头来。

这哪是“丑女人”,而是一个眉目清秀、脸色略显苍白的青年男子。他的神情似乎有些慌张,大概没有想好怎么应付这个局面。

刹那间,方芳觉得那张脸似曾相识。

“呃,你听我解释!”男子说道,声音尖利,带着一点点金属质感。

一种被欺骗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个…太监一样的男人对自己到底有什么企图?

“鬼啊!”方芳高叫着,向着来的方向奔了回去,一路溅起老高的水花。

大概跑出十来步,她的步子慢了下来,因为溪水渐渐没到她的膝盖,行走变得艰难,而前方的溪水拐弯处,也露出两个人影。

方芳来不及细想就听到了枪声。出于本能,她猛地向左手的峭壁扑了过去,那里有一块凸出的巨石,可以供她隐蔽。她听到耳边有子弹掠过的声音,她眼角的余光看到,前方的两个人影在惨叫声中手腕中弹,手枪从他们的手中跌落到水中。

那两个人很快向下游逃走。

方芳这才发觉自己躲避的地方是朝向那个青年男子的。这么看,自己在内心深处还是觉得那个青年男子安全一些?可惜刚才水花四溅,没有看清追来的两个人是否是向自己开枪,否则就可以判断他们是敌是友了。

她又一步一步踱了回去。

“他们追来了,我们得上山去!”那个尖利的声音说,“我知道你的疑问,等会儿有空了我给你解释。”

男子边说边沿着溪岸的岩石往上攀。等他攀上去后,他把手伸向方芳。

方芳把手递给男子,他一使劲儿,把方芳拉了上去。

上面有一条崎岖的小路,两人一前一后,顺着小路向前走去。

走了大概不到五分钟,两人听到前方传来奔跑声。男子示意方芳藏到路边的草丛中,他自己在衣服下握住枪,一步步迎了上去。

转眼间两个大汉已奔了过来,其中一个大汉拦住青年男子,“这位小哥,有没有见到两个女人?”,他问道。

青年男子点点头,用手指指悬崖下边。

“果然在这里!”那两个大汉对视一下,站到悬崖边向下张望。

青年男子猛然飞起一脚,踹在后面汉子的屁股上,那汉子吃力不住,向外一扑,正扑在另一名汉子身上。

“干什么!”那汉子怒吼一声,险险稳住身子。

青年男子偷袭得手,哪肯给他们喘息之机!抬腿又是一脚踹在后面汉子的背上。两条大汉终于失去平衡,互相抱着从悬崖上跌了下去。幸亏悬崖不高,很快传来“扑通”一声水响。

“快走!”青年男子低声喊了一声,拉着方芳,舍了小路,直接向上爬去。

很快,两人面前出现一片竹林。

茂盛的山竹在晨风中起伏,宛如一片绿色的海洋。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