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水浒之王族霸业

更新时间:2019-03-25 22:41:22

水浒之王族霸业 连载中

水浒之王族霸业

来源:落初 作者:爱在心醉 分类:历史 主角:王谢 人气:

新书《水浒之王族霸业》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爱在心醉,主角王谢,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推掉几百恶贪奸佞凶蛮,建立大王朝。——意外丧生的王小哥被卷回了宋朝,贪婪,好色,莽撞,残暴,阴险,自私,凶悍,傲慢众生皆混沌。宋宣和末年,昏主佞臣烂招频出,断送大好江山面对势力强大的败类:蔡京父子集团30人童贯武宦集团20人梁师成宦官集团8人杨李王集团18人高俅糜废集团10人朱勔诸族集团23人秦桧妖娆集团27人王小哥:容我先收点会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王昆仑静静的看着孙老丈行事,只想快点结束这一切,却忘了李宝还要守孝,这下急也急不得了,还要在孙家住七,八天?送走二人,孙石头憨厚朝王昆仑一笑,“秀才安心在我家住下,等过了日子我送秀才一程。”

王昆仑笑笑,看着孙老丈,想听他解释一下钱的事。

孙老丈也不含糊,朝儿子一摆手:“去准备晚饭吧,要喝几盅!”石头进屋吩咐一阵提溜着个篮子走了。

“来坐,吃饭还要等一会。”

王昆仑坐在孙老丈对面,孙老丈摊开手指道:“王秀才,你那锭银子成色不错,算作足色五两,咱们这小地方你也懂,只能换来十二贯一百二十钱,去了十一贯契钱,五百文保人钱,还有三百六十文算作你这几日留在我家的饭钱,你看如何?”

王昆仑还能说什么?三百六十文八天的饭钱?现在自己不知道物价,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孙老丈看王昆仑挺好说话,就开始拉家常,说李宝的家事,王昆仑对这个倒是挺感兴趣,细心听着。

“李老三是个踏实肯干的庄家汉,就他手里的二十亩水浇田,二十亩旱地,能比别人多出一成到一成半的收成,他就是太心急了,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山上的贼人也没吃食,跑下几个来打牙祭,正不安稳,硬是要跑去水浇地那里疏通沟渠,要是听我一言留在村里,贼人哪敢乱来?”

“李老三也在村里住?”

“那是当然,村里有他家院子,得了空我领你去看看,以后都是宝儿的,两进的院子,他爹娘都是能干人儿,收拾的不差。”

“唉,那些贼人是来抢粮食的?”

“不好说,贼人抢钱抢粮杀人哪有什么由头,想抢就抢,想杀就杀,要防着贼人还是在村子里最安全,咱们村有五个弓手,七八个会使枪的,铜锣一敲能聚来三四十后生,贼人不敢来。”

王昆仑转了转眼珠,“能不能把贼人引来,挖掘陷坑套索捉之,押送衙门?”

“秀才,很大胆啊,可是这样,村子里永无宁日了,往常的规矩是,贼人派三五人来要多少粮食,我们各家摊好了送过去。”

“哦?那按恁的推断,这些粮食够多少人吃?又是送到哪里去?”

孙老丈笑笑:“秀才,问到点子上了,我看你天庭饱满,人中正气荡然,真说不定明年可以高中,如果还记得这一处害民之贼,愿意为民除害,请记下老朽三句忠告。”

“额,老丈请讲。”

“第一,除恶务尽,不要留祸乡里,亡命之徒最是凶恶。第二,不要以身犯险,都是爹娘骨肉,枉在山野丢了性命,收尸的也没去处。”

王昆仑眨眨眼表示自己记在心里了。

“第三,要听人劝,不要一意孤行,不见兔子就回来。”

这是在说自己吗?好吧好吧,答应就是。

“秀才,你说一遍。”

“额,要除恶务尽,不要以身犯险,听人劝,不一意孤行。”

“好,记在心里,坐过来点,我小声和你说说那些个山贼,这领头的你也听到了,唤作…,原先…”

“这人也是普通百姓,为何变得如此凶恶。”

“人心不古,谁知道,学好三年,学坏三天,不须劳作,饿了下山抢一把,要吃有吃,要喝有喝,无人管束,不用纳税,不用服徭役你说好不好?”

“原来山大王这么快活。”

“有懒汉,有愚民,有欠了赌场钱的破落户,也有失手杀了人的地痞闲汉,不想吃牢饭就去那一个去处,那些个人,谁本事高服谁,为了一点钱财能互相杀起来,夜里睡觉都没个安生,真要去了才知道,那是个狼窝。”

“老丈见识丰富啊。”

孙老丈也不客气,继续道:“这附近的山贼,有了差不多十五年了,刚开始十几个人,到现在百十个人,当然这不算寨子里的老幼妻女闲人。本县官差上先后捉拿了三十几个,大多时候是寨子里内讧逃出来的。”

“据这些人说,寨子里有里外两层,还有两处石洞储存粮草,相距超过了五里,所以想破此寨不下狠心是做不到的,还要知州相公做主,百十个亡命贼,起码也要调动两一营兵马吧?”

“那些老幼妇孺也会对抗官军?”

“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会手下留情?”孙老丈看白痴一样看了一眼王昆仑。

王昆仑心下盘算,主寨要三百人围着不能少,两路石洞至少各放五十,外围再布置些拦截漏网之鱼的,没五百人还真下不来,老丈一点没夸张,这么费神下来,就一百多贼寇,五人分一个的确不多,想想后世围捕一个持枪凶犯出动了多少人,还真是没法指责官差们推脱,哪个犯罪团伙不是罪案累累才被绳之以法?官府不下定决心,这问题还真是解决不了,光靠村里所谓的弓手?我看悬。

“爹,王秀才,饭食好了,快来吧。”

孙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两人跟前,两人在黑夜里闲聊半天了,听这么一说还真是有点饿,也不知道这是几点了,孙老丈一起身道:“路不熟,石头扶着点王秀才。”

要去的地方就在隔壁,就是门槛高了点,大脚趾磕得生疼,进了屋已经有一大二小在炕边等着了。

“爹,快上座,贵儿富儿快叫王伯伯。”两个小人儿依言喊了一声王伯伯,王昆仑心里一阵心酸,低头挤着上炕挨着……

“好了,今天是贵客临门,你们也不要太过拘束,王秀才还要住几日,有什么困难,你兄弟二人要多帮手。”

两个中年人满口答应,眼睛烁烁看着王昆仑。

王昆仑看着父子三人在那叨叨,也懒得用心听,中午那一顿看着吃的多,全是干饭,两个小时就都消化完了,现在不一样了,付过钱了!光明正大得吃!应该能看见肉了吧?院子里跑跳的鸡也有,实在不舍得,河里有鱼总得收拾两条吧?

王昆仑坐了老丈右手,对面是二儿子孙成要照顾两个男娃,孙石头倚了炕沿把炕桌上的零嘴往王昆仑跟前推了推。

王昆仑一撇嘴,还不开饭吗?这烘黄豆,杏干,柿干有什么好吃的?

孙老丈点点头,石头去了里间,跟着出来两个妇人,一一向王昆仑行李,礼数不能少,王昆仑不得不跪着起身还礼。

“好了,上饭吧。”孙老丈终于说出了那句王昆仑梦寐以求的话。

撤下零嘴,几个黄褐色的粗瓷盘子一一上桌,这碟是烧豆腐,居然是暗红色的?西红柿酱吗?不对,现在应该没有这玩意。

又一碟这是焯水的芽菜,寸许长直挺挺的白色身形,不大的两片叶子透着黄绿。

这碟,这是猪大肠?可以啊,这是什么东西的嫩芽儿?哦,蒜苗。

这干巴巴的透着黄褐色的是什么?干萝卜条吗?像是蒸过的。

一碟又一碟直上了一十二道菜。看得王昆仑眼睛都直了,可以啊,这钱花的值了,每天有一顿这样的就可以了,味道先不谈,菜色,用心程度就能下饭!石头给王昆仑盛了一碗米饭,王昆仑恨不得马上要开动了。

孙老丈念了几句开场白,当思饭食来之不易的话,然后伸筷夹了一块豆腐,其他人才开始动筷。

王昆仑本来想装一装斯文,但奈何吃着吃着就不顾相了,直到感觉没有其他人的筷子在桌上了,这才发觉不对劲,尴尬的抬起头,三大两小耐人寻味得望着自己。

大脑飞快的旋转,一句:“我娘烧菜的味道!很香!”

四人都释然地笑了,孙老丈想想自己在灶台忙碌的发妻,两个中年人想想自己的娘亲,对啊,娘做饭的味道,最让人难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