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N道贩子康采恩

更新时间:2019-03-25 22:39:42

N道贩子康采恩 连载中

N道贩子康采恩

来源:落初 作者:金戈铁牛6 分类:历史 主角:康采恩沙滩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金戈铁牛6原创的历史小说《N道贩子康采恩》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康采恩沙滩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汉唐有我的商店,宋明有我的商船,春秋与三国更是有我的军队!你问我一个商人要军队做什么?岂不知:下贾贾粮、中贾贾丝、上贾贾国。且看康采恩如何打造一个时空贸易帝国?!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然而,康采恩显然低估了自己的忙碌程度。且不说近在面前的食客们,还等着他继续讲述杨子荣的传奇故事,就说明天要来跟他学习炒菜的厨师、领取话本的杂剧班子,都需要他拿出足够的时间来应对。

所以他只好哀叹一声,将宏大的汴京城游览计划,化整为零一点一点的进行。

于是,他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之中,重新讲起了林海雪原的传奇故事。

“座山雕做寿的这一天,威虎厅里意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众人打眼去看,却发现那是拿证是胡老九提到过的栾平。胡老九是谁众位客官应该还记得吧。那正是我军斥候杨子荣啊。先前他打入匪巢的时候,为了换取信任,便用了这个假身份,还说自己在栾平那里躲过几天风。哪成想这个栾平,竟然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了威虎厅里。若是他被座山雕问起自己的事情,那可就……”

众人听到这里,无不紧张地为杨子荣捏一把汗。

一旁的曹婆婆,却是笑呵呵的已经昏昏欲睡。

今天店里的收入,比平时多出三成不止。五十年来,还不曾有哪样变化,可以带来如此之大的收入提升。

夜色渐深,康采恩的故事却还没有接近尾声,众位食客只好悻悻然的散去,期待明天还能听到这个精彩的故事。

康采恩急吼吼的跑进后厨,咕咚咕咚喝下一碗配汤,这下才将自己从口干舌燥之中解救出来。一旁的叶大叔见到他这副狼狈样子,乐得直不起腰来。

门外的小伙计们,也在暗自议论纷纷,不过他们的对话大都是在感叹康采恩的本事,所以也就没人觉得不妥。

倒是康采恩想要和他们混个脸熟,主动晃悠到他们面前说到:“诸位哥哥,小弟想要写几个杂剧本子,只是不知道哪里有卖纸笔的,还请诸位哥哥帮我一下。”

听他这么问,今早曾经给他端过汤的那位伙计便说道:“这等小事不必担忧,明天我就打发几个没事做的出去帮你采买,你若还有什么别的事情,不妨也一并说了。以后我们就都是一家人了,恩哥儿你又有这等好本事,我们大家自然会帮衬着你。”

康采恩听闻此言,心中颇感温暖,于是就说道:“如此便劳烦诸位哥哥了。”

当下便把一些琐碎的事情安排了出去,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儿,是前往汴京城里有名的蕃坊,找一些远道而来的客人,并试探性的询问合作的可能。

那个伙计将这些事情一一记下,并且表示大部分都能顺利处理,但只有前往蕃坊这件事情,恐怕需要叶大叔亲自走一趟。

后厨里的叶大叔听闻此言,忙走出来问道:“是什么事情需要我走一趟?”

那名伙计便先和他说了康采恩的打算,却不料叶大叔只是哈哈一笑,一挥手说道:“武卌啊,这等小事儿,焉用老夫亲自出手,尔等小辈走一趟,只需报上咱家婆婆的威名,则大事可成矣!”

康采恩不禁有些纳闷,他虽猜到婆婆是个有故事的人,但想来一般人的威名,是不会让番邦之人也感到震撼的吧。再说了,他康采恩想要找的,可是时称一赐乐业人的犹太人。

根据魏千志等学者的考证,早在宋真宗咸平元年,这帮一赐乐业人就打着进贡的名义来到了开封城,并从皇帝那里得到了“居留权”。这个能在后来涌现出爱因斯坦和马克思的民族,并没有在此时就引起北宋政权的重视,但康采恩却知道,他们手中掌握的知识和技能,远比当年进贡的西洋布更重要。

当然,北宋作为全球第一强国,能够为康采恩带来的技术支撑也有很多,比如说彩色套印技术,就是他让几位伙计帮忙料理几件小事儿之一。

彩色套印技术,是用来印刷纸币的上佳之选。会子、钱引、交子、关子都是使用套印技术印刷的。由于技术扩散并不算广,且各大发行方都有自己的“隐秘题号”作为防伪标记,所以具有更好的防伪效果。

不过,这还不是康采恩告诉卜吉的防伪秘法,至少这不是全部。北宋的套印技术,只能做到“朱墨间错”这种两色套印技术,而康采恩至少知道明朝人能做到不同颜色分版套印,而且他还知道用松节油清楚版面上多余的墨水,而制备松节油的副产物之一,就是可以作为火漆封缄原材料的松香。

这些,都是他在后世经商过程当中积累下来的。不同工艺的比较以及副产物的价值,都是经商人士经常哟啊面对的问题,而想要做出明智的判断,就必须对技术发展的历史有基本的认知和了解。

说起来,他是不是应该像某些穿越故事的主角一样,将后世带来的知识秘密誊录在一个本子上呢?

不,他应该尽快想办法回到香江,回到1977年,在那个时空里,有不计其数的图书馆资料等待着他去查阅。

然而,根据时光手镯的规则,即便他穿越回去,也只能回到他离开时的位置,也就是那片大海里。

大海里可没有图书馆给他查,难不成他要去南海龙王敖钦的龙宫里问上一问?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武卌和其他几个伙计的对话,传到了康采恩的耳朵中。

“你这厮为人太过忠厚,明天去找雕版匠人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带上我,要不然那工钱还不得涨到天上去。”

“知道了,卌哥儿,我又不是笨蛋。”

“你咋就不是笨蛋了?以前的事儿我就不说了,记住了,明天我要不在店里,就去隔壁的李四分茶找我,我最近常在那里帮工。”

“好,我记住了。”

对话刚刚结束不久,康采恩的脑海中就闪过一丝明悟。生活中寻人找物,尤其是宠物猫狗的时候,往往会习惯性的去他或她或它最经常去的地方,自己为什么不会到海里去,到那位渔民最常打鱼的海域,也就是当年他救起自己的地方,去看一看他是不是在哪里呢?

主意已定,他便立刻回到分配给他的房间里,取出白天已经晾干的后世衣装——早上分配房间的时候,叶大叔见他浑身湿透,在寒冬里极易患上风寒,便取了几件旧衣物让康采恩换下——重新穿好,然后用时光手镯打开光门,而后纵身一跃跳进了1977年的维多利亚湾。

星空如野、四海茫茫,目之所及,周围竟然没有任何参照物,康采恩刚一入水,就意识到自己的这次行动,未免有些准备不足。好在他随机应变的能力也还可以,虽然四周波动的海面无法帮他辨别方向,但天空中的星斗,却并非全然无用。

以前在航行途中,他经常无聊的仰望星空,故而对南天区的状况十分熟悉。

而且他还知道,早期的那些航海家们,都是用南十字座来辨别方向的。所以,至今还有很多国家的国旗上,绘有南十字座的图案。比如澳大利亚、巴西、新西兰、巴布亚新几内亚、萨摩亚,至于某些国家的州和省的旗帜,就更加广泛的使用这个图案了。

康采恩环视四周,很快找到了南十字座,将右下角的两个星连线,并向下延伸四点五倍,便可以找到南天极的位置。

如果向南天极游去,便可以直抵南方,如果累不死,甚至能够见到南极洲的企鹅。但如果向左转向九十度,便可以将航向调整为东方,前往之选定好的目的地,香江!

当然他也可以转身向北,回到那片宽广的神州大地。但康采恩还需要救下患病的妹妹,所以他必须前往香江。虽然家里也在想办法,但那个贫穷的山村里,又能有什么好药材呢?纵然他的父亲是一名下乡的大学教授,恐怕也不能无中生有,变出合用的药材来。

所以,他还是要在心中重复一遍自己的目的地,他要前往香江!

而且,他还要改变已知的悲惨命运!

穿越前的那辈子,在他原本的人生之中,他在香江的最初十年里,并没有条件回到父母居住的钦州。那时候,他每天都生活在担忧之中。不知道妹妹的病情是已然痊愈,还是已经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局面。

待到八十年代后期,他终于事业有成的时候,便趁着招商引资的浪潮,回乡去探望了一番。

然而不幸的是,父母已经离开了当年居住的地方,不知道是已经回城,还是在失去妹妹之后发生了更加不好的事情。

于是焦急的他开始询问周围的村民,但得到的回答却是:那家人已经离开那里十几年了,好像就是在他们儿子出走之后不久,就全家搬走了。

当时康采恩的心里,充满了痛苦的和无助。他就这样失去了和亲人的联系,一直到他活到五十岁,并且在南海周边建立起了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也没有再得到他们的消息。

他曾经想要回去找寻他们,包括父亲的原单位,他的老家山东,可是都没有得到任何结果。

大海捞针的茫然和失落,让他最终将思念埋藏进了心底之中。

然而,如今这个时间轴上,他似乎又看到了重逢的机会,而且还看到了改变命运的机会。如果自己好好把握的话,或许还可以见到他们。

所以,他立即拿出“会当击水三千里”的高昂斗志,向着东方游去。

皓月皎洁,为波涛起伏的海面镀上一层清辉。游鱼徘徊,似乎在好奇这个游动着的大家伙究竟是什么,斗转星移,似乎所有的恒星,都在卖力地牵引着启明星,也好让它早些从地平线上升起,时光飞逝,康采恩的体力,似乎正在被周围涌动的海水稀释。

慢慢地他开始觉得力不从心,身体正在不听使唤的向下沉去。他甚至有些后悔,如果他在父亲的老家山东长大,或许只会觉得这十几度的海水有些许微凉。其实就算是北方人,也不适合在这个时候下水,因为海风照样能把他们冻出一身鸡皮疙瘩。

康采恩原本还想再等一下,或许那个熟悉的身影,就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然而现实如同海风一样透着丝丝凉意,毕竟原有的历史轨迹已经被他亲手改变,或许曾经的温存不会再重现。

无奈之下,康采恩只好用意念催动时光手镯,回到了那个刚刚接纳他的都市。

回到自己的房间中,他便将湿透的衣服丢尽了脸盆里。而后擦干身上,换上了叶大叔的旧装。

他无聊的躺在床上,心里想着烦心事儿,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金鸡报晓、启明星起,新的一天在忙碌中开始。

肉饼店里的伙计们纷纷忙碌起来,其中不少人都是呼朋唤友,准备出去采买他昨晚列出的东西。

这让他不好意思再赖在床上,于是便披衣起床,想要跟着大伙一起忙碌起来。

然而他才刚刚起床,就被叶大叔一把揪了出来,只听他说道:“婆婆找你有事儿商量,跟我走!”

康采恩一脸懵懂的被带到了曹婆婆面前,只见她正把一件大衣披在身上,显然是有什么事情要出门。

果然就听她说道:“走,跟我去新店看看!”

康采恩微微一愣,昨天才说要成立新店,不应该是四处找房子吗?怎么现在就要带我去看,难道店面早就准备好了?这么说的话,她只是需要自己这个肉夹馍的技能锁定胜局而已。这位老婆婆的经营理念,还真不是一般的保守!

话说自己如果不拿出这一手,那他的门面不就白准备了?难不成精心准备的铺面,在后来就那样租出去了?

或许,在没有自己的那个位面里,这老婆子就是这么做的。

康采恩不免在心中一阵无语。曾经商海浮沉的他,显然不适应这样保守的经营策略。

不过他也没多说什么,左右这间店铺在进入自己的掌握之后,将会以一个前所未有的方式,写入将来的经济史著作。

于是康采恩就跟在婆婆的身后,迅速登上了一辆停在外面的马车。

或许是为了不和老店竞争生意,老婆婆竟然将新店选在了新郑门这边。再往西可就出了开封城,掉到金明池里去了。

这个位置可实在算不上是繁华之地,不过低价也相应便宜了些。

反正铺面看上去要比老店大出好几杯来,而且后面好像还有个大院子,似乎老太太对院子有着别样的爱好。

康采恩率先跳下马车,然后转身准备扶着老太太下车,然而他刚转身,就见到了一幕令他惊讶的场景。

只见老婆婆小短腿一蹬,纵身一跃跳离了马车,而后在康采恩略微担忧的注视之下,非常平稳地完成着陆。

“婆婆好身手。”反应过来的康采恩,忍不住立刻送上了一声赞誉,却不料引来了老婆婆冷冷的一瞥。

但老婆婆见他没有任何阿臾的意思,反而在语气当中带上了几分惊奇,这才迅速收回了自己的眼神,似是表达歉意一般地说道:“哎,我这老太婆在市面上混的久了,总喜欢听话听音,如今已是多年不曾见你这般实诚的孩子了,反而弄得我有些无法适应。”

康采恩不禁苦笑一声,说道:“婆婆那么你这话说差了,我虽然年纪不大,但这些年走南闯北,乌七八糟的事情见了不少。每遇到一次,师父都会把其中的门道讲给我听。如今我已不是什么单纯善良的人了,只是还不屑于使用那些手段来收拾别人而已。”

曹婆婆听完这段话,似乎是勾起了过往的陈年旧事,不禁哀叹一声之后说道:“真是可怜了你这孩子。婆婆当年,也是不愿意太过卑鄙,结果……”

康采恩早猜到她是个有故事的人,话头一起便已经伸长了耳朵等着,但听到一半却突然没了声息,不禁抬头向婆婆看去。哪知道他才刚转过脸去,就见一只蒲扇般的大手向自己抽来,他慌忙之间准备闪躲,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只听一声脆响之后,他的右脸就迅速的红肿起来。

之后耳畔便传来曹婆婆的大笑声:“我还以为自己老得不中用了呢,没想到还是百发百中啊!哈哈哈……”

被抽了一巴掌的康采恩捂着脸,有些惊恐的看向婆婆,若不是昨天见过她突然出手打人,还以为她神经病犯了呢。

然而就在他疑惑的时候,老太太却突然转换成了伤春悲秋模式,忽然用意味深长的话说道:“物是人非,物是人非啊!”

语毕,蒲扇般的大手再一次伸向康采恩,这次没有一巴掌抽上去,而是拧过康采恩的耳朵,表情严肃的叮嘱道:“花有百日红,人无再少年!孩子,前车之鉴,勿蹈覆辙。”

康采恩郑重的点点头,表示对这番话有着深刻的共鸣。只是他也很想大吼一句:“您这位前车,能不能把当年如何翻车的故事讲出来听听啊,省的我们这些后车,掉进相同的沟里。”

当然,这话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毕竟自己高高肿起的腮帮子,还在太阳的映衬下熠熠生辉!

说起熠熠生辉,其实还有另外一件事午夜有这一特征,那就是曹操拿出来的一把钥匙!他反射的太阳光芒,甚至比康某人的腮帮子还要明亮些。

“这就是新店大门的钥匙!”曹婆婆字斟句酌的说道,“从今日起,这里就归你管辖了。你的哥哥们,凡事都会帮着你的,你且放心大胆的发挥你的本事!”

“孩儿记住了!”康采恩接过钥匙,顺手将其别在腰间。还没等他别好,就感觉一片阴影将自己笼罩。他不禁有些纳闷,哪里来的乌云挡住了初升的太阳,然而他转念一想,心中便是一个寒颤,这下他没有抬头看,直接一个侧滚翻闪出了两米远。

到达安全距离之后,他才凝神望去,果然如同他猜想的那样,曹婆婆又举起了她那蒲扇般的大手。

康采恩心中狂汗,幸好自己躲得快,要不然左右两个腮帮子就一样高了。不过从出手的角度来判断的话,这一下如果命中的话,只能加剧两个腮帮子之间的海拔差异。

康采恩不禁可怜兮兮的摸了摸自己的右脸,没想到这举动却把曹婆婆逗笑了。只见她忽然竖起一个大拇指,称赞道:“刚才的反应很快,虽然我没看懂你用的是哪家的功夫。”

康采恩嘿嘿一笑,答:“能看懂才怪,我刚才那是吓得!”

“哈哈哈!”曹婆婆不禁仰天大笑三声,神态间竟如同男子一般。

康采恩正看得出奇,却不料曹婆婆突然收声,猛地板起脸来呵斥道:“你这个蠢货!咱们都走到门前了,你竟然还把钥匙收起来,难道是准备跳窗户进去不成?”

康采恩一捂脸,心想怪不得要抽我呢,这等小事儿都没寻思明白,想来是昨天没有睡好的缘故吧。

于是他憨笑一声,赶紧走上前去把门开了,而后向里面做了个请的手势,恭迎这里的女王大人进去视察。

“我就不进去了。”没想到钢铁女王压根没有登上钢铁王座的意思,只听她说道,“稍后会有四五十号人过来,你也不用管他们,那都是店里的老伙计了。一应家什也早就准备好了,原材料也容易采买。到时候你就直接走人,回老店继续讲你的故事就行了。下午会有人帮你锁好门的。这里明天之后就将正式开业,今晚肯定会留下不少人看守。你就放心的好好休息,明天早点开门,让进城的客人们唱歌新鲜。记住,不要搞什么隆重的开业仪式,我们得闷头发大财你知道不?”

“知道,悄悄地行动,打枪的不要。”

曹婆婆闻言,先是肯定的“嗯”了一声,而后又疑惑的“嗯”了一声,继而问道:“打枪是什么意思?”

康采恩一阵尴尬,心道这时候还没有枪,只好慌忙解释道:“就是一种类似弓弩的武器,发射时能发出爆竹一样的声音。”

曹婆婆一惊,这世间还有这等玩意儿?她怎么没听说过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