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明鹿鼎记

更新时间:2019-03-25 22:29:35

明鹿鼎记 连载中

明鹿鼎记

来源:落初 作者:轩樟 分类:历史 主角:陆轩韦宝 人气:

《明鹿鼎记》为轩樟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天启四年,木匠皇帝只剩下三年寿命,崇祯眼下还只是信王。天启四年,他还在山海卫种田打猎,为他的科举路攒着路费。天启四年,他遥望顺天府,仿佛看到了那里的灯红酒醉,夜夜笙歌。“韦宝,别看了!快点割麦子啊!要下雨了!”韦宝大袖一甩:“燕雀安知鸿鹄之志……行了,别催了,我这就割。”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韦宝听见了郑忠飞的嘲讽,并不以为意,倒是周围的围观民众不乐意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围观者都是泥腿子,都是连学都上不起的人!

郑忠飞在金山里横行惯了,那是因为家里有两个钱,本里的人不敢惹他,但是出了金山里就不算什么了,谁认识他?

围观众人纷纷喝骂!

“泥腿子怎么了?你是什么东西?”

“没觉得上不起学就丢人现眼。”

“敢上去写字的小伙子看着比你强多了。”

“人家小伙长得好看,胆气也足,看你长得像个大葱似的。”

众人一阵哄笑。

紧跟着又是七嘴八舌的一堆指责言辞,都冲着郑忠飞来。

“人家敢上去写就行,你有本事就上去写,在下面放什么屁?”一个五大三粗的庄稼汉子凑近郑忠飞骂道,唾沫都喷到了郑忠飞的脸上。

郑忠飞哪敢回嘴,连眼睛都不敢瞪一下,转过脸,两只手抱着胳膊,走开两步。

明朝管理老百姓的法度极其严苛,斗嘴是一回事,真的动起手,惹得进衙门,那是谁都不想要碰上的事儿,即便是郑忠飞家这种中农富农等级,也进衙门折腾不起几次。

所以常常出现类似后世足球比赛或者篮球比赛,双方队员胸部顶着胸部,脸红脖子粗的扯着嗓门怒吼的画面,却谁也不敢先动手,并不像是有的小说或者影视剧中描述的那样,一言不合就刀剑侍候或者拳头说话的场面。

现在已经没有人再上场写字了。

一方面因为能写字的人本来就不多,而且这比赛从开始到现在也没有几分钟时间,没有这么快的传播速度传的让附近会写字都赶过来比赛。

所以,此时场上只有韦宝一个人了。

刚才有郑忠飞揭韦宝老底的那话,很容易让穷人们产生同理心,虽然没有人看好韦宝,却也不想看他过于出丑,都以为这少年是饿坏了,想赚取那四两银子,才不知进退的在这种场合关公面前耍大刀。

吴世恩也是奇怪,原本以为韦宝跟掌控这一片海路的东江军有关系,是一个中间商人,或者是中间商人家的子弟,现在见郑忠飞像是知道韦宝的底细,没有想到韦宝是一个连学都上不起的泥腿子?

那韦宝的货都是从哪儿来的啊?

一个没有上过学的人,会拿笔吗?

吴世恩满腹疑问的盯着韦宝的眼睛看,也和众人一样,一转不转。

韦宝倒是没有将周围的一切往心里去,气定神闲。

这不是去打架,作为一个现代普通人,打架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写几个字还不至于过于紧张。

如果说有一点点紧张,那是因为他怕等下有人会抗议。

韦宝刚才看了赵金凤的字,觉得赵金凤的字写的很不错,另外有几个书生的字也很不错,自己的字不能说超过他们,如果拿了头名会怎么样?

韦宝排除杂念,饱蘸墨汁,在白纸上写道:

羽檄中原满,萍流四海间。

少时过桂岭,壮岁出榆关。

奇祸心如折,羁愁鬃巳斑。

楚纍千万亿,知有几人还。

韦宝不但能写字,初中的时候还得过街道举办的初中生毛笔字比赛三等奖,写的马马虎虎过得去,放在这时代,童生的毛笔字水平是有的。

这也是他唯一能够想到的将银子洗白的比赛方式了,别的他更加不行,要是武打比赛,他和原先的韦宝都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加之韦宝此时的身体,细胳膊细腿的,哪里能靠武装逼?

北方的生员水平普遍比南方要低一些,明朝官员始终以长江附近,或者长江以南的生员为主,永平府这边人少又荒凉,加上大部分是军户家庭,生员素质又要比一般的北方州府低一些了。

所以,韦宝的字,在今天能排到刚才已经写字了的几十个参赛者当中,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并不是看不下去。

如果没有此前郑忠飞的那一下大声嘲讽的话,韦宝的字不出奇,但是因为有郑忠飞这么一个‘助手’,给人带来的心理反差一下子就加大了无数倍!

众人都感觉韦宝的字苍劲有力,笔走龙蛇、力透纸背、行云流水、铁画银钩、鸾飘凤泊!

“就是这人。”吴世恩在桌下碰了一下廖夫子的腿,轻声提醒。

“哦!好!好字!”廖夫子本来就是请来‘帮衬’的,得到指示,急忙放下茶盏,站起来大声叫好。

吴世恩见有人过来还想写字,急忙站起来,两只手拿着韦宝刚才写的字,亮给众人看,并一锤定音,“诸位,感谢大家捧场,这位小兄弟的字居然如此得到本地才学深厚的廖老夫子的赏识,我也很是喜欢,所以,今天的比赛头名,为这位小兄弟了!”

艺术这种东西,到了大师的水准,能看出高下,中低水平间的艺术品,如果处于同一档次,是真的不好分,同等水平的小说,同等水平的书画,同等水平的诗词,谁的捧场者多,众人心中的天平就会自然而然的倒过去。

嚯!

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喧哗,四两银子呢,谁不羡慕?

众人的惊讶,一方面是缘于比赛这么快就结束了?二是缘于居然是这被人骂作泥腿子,没钱读书,丢人现眼的少年的字最好?

场面忽然变得十分感人,居然有不少围观之人流着热泪鼓起掌来。

倒不是韦宝帅到了人见人爱的地步,只是在大家预先的设想中,夺得头名的人,一定是一位衣衫华贵的富家学子式的人物,韦宝一身破旧黑色粗布衣衫,还有不少补丁,怎么看,都让人清楚是农家贫寒子弟,所以大家觉得韦宝跟他们是一类人,韦宝能够夺得头名,自然更增激动心情。

“谢谢,谢谢大家!”韦宝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得到大家如此爱戴,更没有想到,居然没有人抗议?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韦宝的字没有到压倒性优势的地步,刚才比赛的一些人其实心中不服,只是几个字好的书生,都是家中富贵的子弟,也不会为了几两银子争执。

再加上,一帮穷汉嗷嗷的叫好声,还配上鼓掌声,仿佛这少年夺得头名,是他们夺得了头名一样,群体效应排山倒海。

这种情况下,谁还敢出来争执?等下被穷汉们踩成肉泥了都有可能。

“大脑袋,大脑袋,你听见了吗?韦宝夺得了头名!韦宝真的夺得了头名!”虽然韦宝刚才去逛街的时候拒绝了让范晓琳一起去,但是范晓琳见到邻居家的韦宝居然夺得头名,有四两银子的丰厚奖励,仍然欢呼雀跃不已,攥着范大脑袋的胳膊使劲的嚷嚷,声调都变了。

范大脑袋也紧紧攥着拳头,脸涨得通红,一霎时,脑中一片空白,喃喃道:“这小子,真能藏,以前不知道他会写字呢!偷偷跟老童生练的?”

王秋雅看着韦宝的目光多了一份异样的光华,这是她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自己家的老邻居,忽然发现韦宝长大了,而且是一个很英俊的少年,以前她和范晓琳一样,只是将韦宝当成小屁孩。

赵金凤带着丫鬟小翠也没有走,赵金凤想等会去看看韦宝的书法,而且居然是韦宝夺得头名,这也让赵金凤对韦宝更加感到好奇了。

郑忠飞的脸色青黑,说不出的尴尬,无地自容,羞愤,各种纷繁复杂的情绪作祟,只觉得浑身燥热,想走又不太好意思,因为是同众人一道来的,这么走了,估计人家会在他背后大说他的坏话,但是不走,又……

范老疙瘩和王志辉这个时候过来了,范老疙瘩正好见到韦宝当众从吴世恩手中接过四两银子的画面,惊讶的拍了一下范大脑袋,“大能,怎么回事?那人怎么给韦宝银子?”

“爹,韦宝夺了书法比赛的头名!”范大脑袋还没有说话,范晓琳便抢着道,“奖赏四两纹银呢!”

“啊?”范老疙瘩和王志辉同时震惊的嘴巴张大,俩人干裂的嘴唇都发颤了,直愣愣的看着韦宝,说不出话来。

穷人和穷人之间,也是喜欢攀比的,没有钱可以拿来比,通常都是比谁家儿子多,谁家儿子有出息,尤其是在乡下,今天之前,范老疙瘩和王志辉对于和韦达康之间的暗中比较,一直是占据着绝对的心理上风的,主要就因为韦宝老实到了有点木讷的地步了,似乎啥都不会,可是今天,他们的世界观崩坏了——韦宝能写的一手好字?

在大明,还有什么比有学问,更加让门楣光耀的事情?

吴世恩淡然对韦宝道:“恭喜。”想问韦宝的货是哪儿来的,又不方便当众问。

韦宝似乎看出了吴世恩的想法,他并不在意,自己有货就行,你管我家里是不是农民?他可不知道吴世恩将他当做是东江军的中间商,或者是中间商家中的子弟。

“多谢。”韦宝笑眯眯的对吴世恩眨了眨眼睛,心情大好。

韦宝机灵的表情,让吴世恩暗忖,这少年必定不是一般人,一个农家子弟怎么会有那么多稀罕货物?对,一定是东江军,或者海上什么海盗团伙的中间商,妖孽般,贼精贼精的少年,你也休想瞒过老夫这双阅人无数的眼睛,嘿嘿。

一念而过,吴世恩又看了看韦宝脚上那双乌黑铮亮的皮靴,笃定的微微一笑。

众人见热闹看完了,已经在纷纷退散,韦宝同来的伴侣们则拥过来。

韦宝看见范大脑袋,一下子想起了什么,对吴世恩道:“多谢吴老板奖励的纹银,我送你一车柴火吧?我们今天本来是进城卖柴的,现在也没有卖出去,干脆送与老板!”

范老疙瘩一听一车柴火要白送,顿时不乐意了,大部分都是他们家的呢,又不是韦宝的,但转念一想,韦宝现在有了四两纹银,便不做声了,要不然,依着他往常的脾气,肯定已经大手拍上韦宝的后脑勺去了。

范大脑袋的脑袋转得快,立刻醒悟了,这是以送为卖,就算是人家东家不肯出钱,韦宝也不会白要他家的柴火,急忙赞同道:“对,送与老板。”

吴世恩笑道:“我家不缺柴火,不过既是小官人这么说了,就送我家去也行。”心想跟韦宝八两银子的生意都做了,还为了几文钱的柴火小家子气?不值当。

一车柴火,顶天了就是十几文铜钱,也就买块烧饼的,吴世恩伸手入怀去摸,摸到一小贯铜钱,一大贯铜钱是一千文,一小贯铜钱是一百文,吴老板也不计较了,递给韦宝,“这是柴火钱。”

“说好了是送!”韦宝哪里还肯要人家这钱,坚决不要。

这一下,更是让吴世恩认定韦宝非一般人,真的是一个农家少年的话,一百文铜钱也不是小数目了!快抵得上一分银子了。

“咱们已经是朋友了嘛,不收的话,就是看不起我吴某人!”吴世恩派头十足的道,韦宝给了他信心,如果韦宝是一个畏畏缩缩的人,韦宝的货,定然不是什么好来路,或者货本身有什么问题。他看重韦宝是因为韦宝的货和韦宝这个人,自然不计较一分银子等价的一百文铜钱,这么一点小数目。

这老板跟韦宝已经是朋友了?韦宝同来之人,齐刷刷的望着韦宝,郑忠飞更像是见了鬼一般,暗道韦宝的运气是真好。

“既然吴老板这么说了,那我就却之不恭了。”韦宝笑眯眯的将吴世恩的一小贯铜钱,连同四两纹银一道揣入怀中,“多谢吴老板!大脑袋哥,你帮着送一趟吧?我们在这里等你。”

韦宝平和的语气中,此时因为身家有所增长,居然让范大脑袋乐颠颠的就听话了,大声答应着,暗道一百文铜钱呢!至少得分一半给我家,五十文铜钱,抵得上卖五车柴火了,哪里会不乐意?

这要是放在以前的韦宝,别说是叫动范大脑袋,不挨范大脑袋的骂都是好的了。

众人在一旁看着韦宝举止潇洒的同吴世恩客套,都暗生佩服之心,一个14岁的少年,举止得体,还是同这么大的老板说话!

年过四十的范老疙瘩和年近四十的王志辉自问都做不到韦宝这般谈吐,见到吴世恩这种人,他们连话都说不利索。

赵金凤在一旁一边看韦宝刚才写的墨宝,一边暗自留心韦宝跟吴世恩的谈话,心中愈发好奇,她看得出韦宝年纪很轻,应该比自己小好几岁。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