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丝路龙船

更新时间:2020-02-12 21:56:18

丝路龙船 连载中

丝路龙船

来源:落初 作者:倒骑公羊 分类:历史 主角:胡林汕文天祥 人气: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倒骑公羊原创的历史小说《丝路龙船》精彩章节内容的阅读,胡林汕文天祥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精彩内容:念奴娇兴宋重洋浩瀚,千帆渡,护我龙船安定。宝岛琼崖,细安身,满腔恢愎壮志。十万残兵,湟湟百姓,翘首望故乡。烽烟处处,乱世豪杰何觅?蒙元气吞如虎,铁骑踏亚欧,霸道撼天。崖山新政,借丝路,巨舰通连五洋。再复皇宋,岂惧征途险,华夏必兴。此生不负,男儿铁血胸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殿内的三位辅臣和两位殿前大将军此时也同样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十岁的皇帝紧紧拉着自己母亲的衣袖,尚显稚嫩的脸庞上满是坚定的神情。

显然是熟知母亲想法的皇帝此时有了自己的主意,而且肯定是怕太后所做决断有什么不妥,所以年幼的皇帝在离亲政尚早的情况下,竟然在朝堂之上以拉扯太后衣袖的举动明确无误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皇帝想要发表自己的意见了。

因为年幼尚未亲政,真正的朝廷议事、决策大权都还在辅政大臣和太后手中,可是毕竟是名义上的大宋最高统治者,兼之这年余来皇帝沉稳早慧的表现和在朝野越传越玄乎的太祖转世传说,都让太后和几位重臣不自觉的生出了想要听听皇帝见解的想法。

对于此时的大宋来说,无论是在福州坚守还是另寻他地都各有利弊福祸难料,既然如此那么听听年幼皇帝的见解也未尝不可啊。

正好左相和太傅各执已见难分高下,皇帝的想法说不定也会另辟蹊径。皇权天命的思想早就深入骨髓,这就让殿内的文武重臣不觉的对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产生了些许莫名的期待。

也许皇上真是生有宿慧之人,秦时不就有甘罗十二岁登坛拜相吗;也许真的有大宋的先祖在暗中庇佑赵家的骨肉,不然怎么会朝野上下都在流传太祖转世呢。也许真的是大宋天命不绝,可是只有十岁的孩子真的能有什么出人意料的见解吗?

本就犹豫不决的太后在看到几位大臣们都没有反对皇帝发表意见的举动,也在忐忑不安的心情中轻轻拍了一下儿子的小手,示意皇帝可以开口说话了。

第一次可以站在朝堂之上发表自己的想法了,赵昰的内心也同样是忐忑不安激动难捺。从龙椅上起身,向前轻轻踏出几步绕到了金案前,赵昰面对着三位辅政大臣和两位殿前大将军,一时间心情动荡神思飞扬,脑海中电光石火般回想起了种种匪夷所思的往事。

五岁时,原本身体赢弱的广王赵昰在一次玩耍中意外的摔倒落水并撞伤了额头之后,就开始常常在夜里做起一出奇怪的梦。在那个离奇的梦里,赵昰懵懂的小脑瓜里多出了一个奇怪的世界,那里有无穷无尽的星空和宇宙,有深奥无比的知识和层出不穷的先进科技,更有那些飞天入海无所不能的机器和足以毁灭一切的武器。

赵昰脑海中那个奇怪的梦做的越来越清晰越来真实,终于有一天,赵昰明白了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现实,自己原本就是一位后世的普通导游,在组织一次赴西藏登山之行中为救一位失足滑落的游客而牺牲,然后灵魂却莫名其妙的穿越到了五岁的赵昰身上。

前世那个原名叫赵正炎的青年,莫名的变成了名为赵昰的大宋皇子。二十多岁的思想装在五岁孩童的身躯里,随着慢慢的成长,赵昰与同龄孩童的差异慢慢的显露出来,无论是记忆力还是理解能力都显得极为出众,而且精神和精力都变的越来越充沛,让赵昰在幼时常做出些奇怪的举动,倒是让昔年的度宗皇帝对这个长子甚为不喜。

经过了近五年的漫长适应,赵昰在亲历了临安城内的刀兵血火和颠沛流离的逃亡之旅后,终于完全融入了这个时代。前世身为一个孤儿已经没有什么牵挂了,既然邀天之幸能让自己在这宋末乱世重活一回,那么自己又岂能庸碌一生。

因为前生工作的原因,曾经数次带队游览过崖门遗址的赵昰对于南宋末年的典故也算得上是耳熟能详了。

硇洲岛的南宋行宫遗址,宋末三帝,宋末三杰,崖山海战数十万军民跳海殉国,那崖山之后无华夏的千古悲歌。这一切都让前世喜爱中华传统文化的赵昰每到这里就心中郁闷悲愤不已。或许也正是这份深埋在前世心底的激愤,所以上天这才特地给了他一次重回大宋的机会。

现在已经是景炎二年二月了,如果再不做出改变,那么历史上只做了三年皇帝的赵昰就将在景炎三年初丧命了。所以现在的赵昰很清楚,纵然现在这具身躯只有十岁,可是自己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提前从福州撤离,以琼州岛为第一落脚点,与元军隔着琼州海峡对峙,这是前世名为赵正炎的青年在无数个为崖山而叹的网贴和学术推论中早就确定的第一步战略。

收回飞转的思绪,赵昰深呼吸了一下给自己打气,为了自己不再成为那个只剩下一年生命的夭折皇帝,为了让美丽温柔的母亲和可爱的弟弟不再受伤害,为了不再让这数十万忠于大宋的军民百姓悲壮投海,更为了不让此时华夏正处于世界巅峰的璀璨文明横遭摧残打断,赵昰在心底奋力发出了对自己无声的呐喊。

站在高高的御案旁,身穿代表着至高无上皇权的龙袍,青涩的脸庞上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坚定,赵昰清脆的童音正式在朝堂之上响起。“朕还是想先听听两位大将军对战事的看法。”

听到皇上正式询问,江万载和石义坚两人对视了一眼后,仍是由江万载上前躬身回禀。“回皇上,若是只论今日实情,则我大宋军中战力确实如太傅所言,新募之卒和新溃之兵过多,兵备不整。若是元贼兵马旦夕而至,则福州城恐怕难以坚守。但若是元贼李桓部三月内不曾南下,而文相又能守住漳州城,则臣定能与军中将校将军队操练重整完毕,以如今城内外十万之众的大军,就是反攻两浙亦非不能之事。”

听完江万载看似不偏不倚的意见,赵昰还是从中感受到了武将们和太后一样心中暗存的侥幸心理。别说蒙古人会不会给自己三个月以上的安稳时间,即便有三月时间,以福州一府弹丸之地供给随朝廷而来的近三十万军民外加本地六十余万百姓,还要加征粮草军备以备征战,这根本就是一厢情愿的事情了。

太后和武将们还都在幻想着朝廷在福州安定后,各地忠于大宋的天下百姓们一定会组成勤王义军前来报效。可是赵昰自己最清楚,元世祖忽必烈这位在整个华夏历史长河中都算得上是雄材伟略的少数民族皇帝现在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别说苟延残喘的大宋,即便是当世所有的王朝加起来都无力去撼动如今已经几乎纵横占据整个亚欧大陆的大元朝。

唯一让赵昰暗中感到一丝希望的事情,是赵昰清楚的知道,整个大元朝的历史上,除了忽必烈以外竟然离奇的再没有出现任何一位与贤明沾点边的皇帝,而现在的忽必烈好像也只有十几年的寿命了。

现在,大宋根本就没有实力与蒙古人做硬碰硬的较量。所以赵昰必须要在朝堂上支持太傅张世杰的主张,让朝廷尽快做出从福州迁居之策。

而怎么让几位大臣们能把迁居之地定到琼州,赵昰也在心底做好了准备,自己一个十岁的孩子突然冒出一段无根无据的长篇大论述说国事实在是让人难以信服,那就让梦里的老祖宗来发表一下意见吧。

利用一下太祖转世托梦的说法来忽悠一把,反正这种说法在这个时代还是很有市场的不是吗?

“两位大将军和陆相一样对是走是留都难以决断,左相之意固守福州,而太傅之意是退往广南东路以避元贼锋锐。两位爱卿各执一词皆不肯退让,然朝廷国策却断不能朝令夕改南辕北辙。恰巧朕昨夜曾做了一个怪梦,与此事倒是有些关联,想来说不定是上天对我朝的一个暗示。”

听到年幼的皇帝在朝堂上议论国家大事时竟然荒诞不经的讲起了自己做的梦,三位辅政大臣和两位大将军都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看来还是自己心中的期望过高了,皇上毕竟还是个十岁的孩子啊,在朝廷决断生死存亡的大事之际居然还要讲故事?

不过太后已经点头应允,又是皇帝第一次在朝堂上主动发言,大家也只好稍等片刻听上一听了。

就在殿下诸位大臣们的淡淡失望中,赵昰却一本正经的将自己苦心积虑编织好的一段梦境,清晰流利的讲了出来。

在这个梦境中,有五爪的金龙飞天引路,有如云的战舰隔绝海陆,更关键的是在这个梦境中,赵昰用前世熟知的知识将琼州的五指山、万泉河描绘的是那样的清晰可见,而无论是太后还是殿内的诸位大臣们却都很清楚,皇帝自出生至今根本不曾到过琼州半步。

皇帝条理清晰的讲述着自己昨天的神奇梦境时,不曾到过琼州的两位大将军和枢相陆秀夫三人还没什么,可曾多次到过琼州的左相和太傅两人却都已经有点震惊的感觉了。

等到皇帝自然流畅的讲完自己的梦境,最先发言的却是原本一力坚持固守福州的左相。

“陛下所言之梦中,金龙指路意在琼州。想来定当是我大宋列祖列宗特意在梦中为陛上解惑,看来臣之愚见果然是浅陋不堪啊。还是太傅大人高见,与陛下梦境如出一辙,臣愿附议太傅之意,还请太后娘娘定夺。”

在这样戏剧性的转折下,杨太后也同样在目瞪口呆之余,仿佛是真感到有先祖庇佑指引一般找到了主心骨。

就这样,景炎二年的这一次决断朝廷方向的重大廷议,在看似荒诞不经的方式中,被十岁的皇帝用“梦话”的方式生生引离了原本的方向。

正式的廷议结果,经过太后懿旨颁发后由三位辅政大臣安排执行,不管怎样,哪怕只是提前了几个月从福州撤离,可是平安的撤离与兵败溃逃会一样吗?

赵昰在忐忑不安中也稍松了一口气,紧握着小拳头狠狠的挥舞了几下,就算是为自己的第一个小小成就庆祝一下吧。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