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皇盗之草亭画酒

更新时间:2020-02-12 21:51:54

皇盗之草亭画酒 连载中

皇盗之草亭画酒

来源:落初 作者:刘刘氓氓 分类:历史 主角:齐王王 人气:

火爆新书《皇盗之草亭画酒》是刘刘氓氓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齐王王,书中主要讲述了:《皇盗之草亭画酒》是一部讲述尹氏皇族以及神秘皇盗家族百年兴衰的纯虚构架空历史小说。文中涉及寻墓探险、军事斗争、朝堂权谋、夺嫡上位、灵异巫术、医学理学、武术格斗等多重元素,带你走进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儿臣,叩见母后。”尹晟麟本该回京见陛下后立即见皇后,可事务繁重,竟是忙不过来。

“快起来!我的皇儿,你怎还是这般消瘦,这南境战事复杂,吃了不少苦吧?”

“临行前就便对母后讲过,定要得胜凯旋而来。”尹晟麟说:“儿臣之事过于繁忙,忙完后又去给太后请安,这才刚从太后娘娘宫中赶过来。还望母后见谅。”

“好皇儿,母后怎能责备你的。今晚就留在母后的宫中,母后让膳房为你备好了你平日里最爱吃的。”尹晟麟可是皇后尹王氏的宝贝,虽然当年不太情愿让尹晟麟去南境,但最终还是同意了。男儿之志在保家卫国,也没什么不好。

尹晟麟道:“多谢母后费心,我常年在边境,甚是想念这宫中的佳肴。”

“那就留在长陵,可别再出去了。”

“是,儿臣回京后便将兵符交与陛下,南境暂无大战,而且儿臣这些年在外,也想念长陵的亲友了。”

皇后对太监吩咐道:“传本宫话,请皇盗王爷、太子还有王家姑娘和童家姑娘来。”

尹晟麟笑了笑:“母后对儿臣甚是了解。”

“没有你皇兄和盗王,我这宫里哪留得住你啊。”皇后说:“这次南境凯旋,近些年就不必在行兵了,太后正信天竺佛教,不主张军中之人杀伐太重。你留在母后和你皇兄身边,京城大家都可相互照应,再者说,你年纪不小。和童姑娘的婚约,你还没忘吧?”

“不可能,我说过很多次了,只能拿岸苏当妹妹,这事情没得商量。”

“你出生之时,先皇还未离去,他便做主和童家定下了此门亲事。童丞相如今当权,如能和童家联姻,对你皇兄的前途来说,也是件好事。我是了解你的,你还是很相中童姑娘的,只不过怕一旦童丞相和太子的关系过于紧张,你自己在中间不好调和罢?”

尹晟麟说:“母后误解了,儿臣绝不是这般想法。儿臣并非是一个在乎自我利益之人,若是这门亲事能促使皇兄和丞相关系缓和,儿臣甘愿接受此门亲事。”

“你这样讲,听上去倒是像你皇兄逼的你了。”皇后问:“皇儿,你对这事究竟有什么自己的想法?你在外征战时,是否遇见过心上人,有也无妨,齐王妃又不是只能有一个。”

“母后多虑了,儿臣常年征战,军中之苦,岂是一般女子能承受?我这将军领好了头,豹炬中才不会有携带家眷参军的情况。儿臣先律己后治军,在外自然无女伴。”

“那便是了。童姑娘和童丞相不同,她又不知政事,只是一个女孩子罢了。”皇后说。

“一切都听母后安排。”

……

“臣刘得海叩见皇后娘娘。”

“儿臣尹晟龙叩见母后。”

“小女子岸苏叩见皇后娘娘。”童岸苏容色清丽、气度优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柔情绰态、举止不俗。

尹晟麟虽说有些不情愿,但母后的意愿只得顺从。

“王纹呢?”皇后问道。

“回皇后娘娘,王姑娘被太后娘娘请去了。是否要请太后娘娘和王姑娘一起过来?”

“太后就喜欢你们这几个孩子,要是都让我抢自己身边来了,她找谁说话谈天去?她年纪大了不方便乱动,就让王姑娘陪着她吧。吩咐膳房,我们先用膳,待到明日,晟龙晟麟你们两个,再一块儿去陪陪太后娘娘。”

“儿臣明白。”尹晟麟和尹晟龙道。

宴席间,尹晟麟向众人讲述了他出兵黑国的英勇战绩……

“你们猜猜井枫县那一战,主意谁出的?”尹晟麟问。

“想必是你师父杨老将军吧?”皇后说。

“我就说你肯定猜不到。是皇盗刘掌尊刘得淏,他的打法总是出其不意。”尹晟麟边说边给童岸苏倒上产自西域的醇酒。

童岸苏赶快拦住了他:“万万不可,您是亲王,怎能给我一寻常女子斟酒。”

皇后说:“姑娘不必拘礼,来我宫里没有那么多礼数,你瞧瞧盗王和太子,多么放得开。”

“小女子虽受教不多,但深知不能让齐王殿下亲自为我斟酒的,这种事情我来就好。”童岸苏从尹晟麟手中拿过酒器,给皇后、太子、齐王、盗王倒上酒。

“晟麟,你看这童家姑娘,知礼数,懂礼节。是个好姑娘啊!”

尹晟麟心想:我知道是好姑娘,那您也没必要这么强调吧?

刘得海说:“我看童姑娘和齐王真的是天造地设,郎才女貌。齐王征战沙场,军功累累,后功成身退,甚是有大丈夫之风度。童姑娘生于名门望族,知书达理,又美若天仙。太子殿下,您觉得呢?”

“甚好甚好。晟麟啊,不是我说你,皇兄都已经纳了太子妃,你可不能落后于我。”

童岸苏被夸地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了头。

尹晟麟环顾四周:好啊你们两个,原来是早和母后商量好,来当说客了,看我出宫之后不揍你们两个。

“这事情还看你们个人,我也不强求,但毕竟不能违先皇之意。”

“儿臣明白。但此事急不得,且等年关过后,让母后或皇兄携儿臣亲自去丞相府商议。”

尹晟龙用一个犀利的眼神看了尹晟麟一眼:呵,终于开窍了。

刘得海也用一个赞许的眼神看了他一眼:不错不错,甚是满意。

尹晟麟回敬了一个鄙夷的眼神:你俩完了。

大约过了几个时辰,便有人看见有三个身着皇家服饰的公子在长陵的小巷中穿梭。其中还有一个喊道:“我让你们两个坑害我,我这终身大事全毁在童岸苏手里了。今天不得活捉你们。”

“童姑娘挺好!你的福分啊。”太子说。

“咱们是多久没这么闹过了?”刘得海问。

“喝得有点多……”尹晟龙扶着尹晟麟:“后面那群太监还没追上咱们呢啊?”

“谁让你们跑这么快。”

“今晚我不回东宫了,就在你齐王府里住,咱们兄弟几个,回去接着喝茶,叙叙旧。”

“那我得给公公们报一声。”刘得海说。

“你齐王府兵还保护不住我不成,不必再麻烦禁军亲自跟着。再说了,以你们两个的武功,我还不放心?”

“走,那就都跟我回府。”尹晟麟说:“我喝得也有点多,还是等公公们和侍卫过来吧,咱们坐马车回去。”

……

腊月十三日。

“念念,前面便是京城了,是我成长的地方、小时候的乐园,是我的归处,但不是我的归宿。”刘得淏说。

芜念问:“这长陵是繁华锦绣之城,你为何一直对此反感?”

“长陵虽代表了繁荣,但也代表着皇权。皇权所在之处,必是人人勾心斗角。我不喜欢这些东西,人情世故,是父亲的江湖。我的江湖,是天涯无尽。”

“你得答应我,不许气你父亲啊,我只是来装样子的,不想卷进你们之间的矛盾。”

“放心吧,我和他没那么……顶多就是打起来。”

“你……”

“不是你想的打,是切磋,切磋。”

“你打得过他?”

“当然打不过!我当年为什么离开长陵你知不知道?”

“你自己说是为逃避练武。”

“对啊,我确实挺喜欢习武的,但是你们刘教头老拿我当他的兵练,那可了不得。确实我不是吃不了苦,就是很看不惯他那种一人独大的样子。”

芜念有些迟疑,拉着刘得淏的衣角问:“那要是真打你怎么办啊?”

“没事,我大哥和二哥护着我。再说了,还有你,你和我大哥联手,能把他打趴下。”刘得淏得意地说。

“我可不敢。”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