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忠国不忠君

更新时间:2020-02-12 01:51:40

忠国不忠君 已完结

忠国不忠君

来源:落初 作者:5月5日周五 分类:历史 主角:布楚师傅 人气:

《忠国不忠君》作者:5月5日周五,历史类型小说,主角:布楚师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乱世人命如草芥!我命由我不由天!既然穿越到了这个乱世,既然知道南宋一定会亡,那我们就自己开山建村!君无道!忠国不忠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布楚就来到大家训练的场地,二队和三队正在进行对抗训练,每个人手中拿着一根沾了石灰的木棍,在场地中不时的对抗一阵,凡是身上沾了石灰的则会灰头土脸的下场休息,一众少年虽然没有学习过系统的战阵厮杀的技艺,但是布楚已经把自己脑袋中所能想到的现代格斗技和在VR游戏中体验到的冷兵器知识全部教给了他们,此时众人打的也是有模有样,颇有几分战阵之上两军对垒厮杀的气势…

布楚正在思索间,大虎押着一个浑身是血嘴里堵着破布的猥琐男子回来了,一队的少年们则是抬着一匹死马,兴冲冲的走到布楚面前,立定站好的说道“报告长官!我队于野马坡上俘获一名黑虎寨贼匪的人!“,自从队伍扩张之后,布楚也按照后世的一些军用的职衔规章来管理约束这帮少年,大家倒是没什么不适应,虽然布楚的年纪才13岁,但是这几个月以来带着大家一起训练,到处想办法找吃的,早已在众人的心中奠定了地位,周边的少年们听到黑虎寨这三个字,立刻红了眼睛围了过来,布楚也是饶有兴致的问大虎”这人是你们抓的?说说怎么抓的?“

大虎挺起胸膛,骄傲的说道“报告长官,是这样的,当时这个人骑着马赶路,俺们正在山上准备撵一头野猪,李林兄弟一眼就看到这个人,认出这个人就是前段时间去过他们村的黑虎寨贼匪,当时我和兄弟们一合计,就绕到山的另一边,在他必经的路上设了一条绊马索,等这厮纵马奔过的时候,俺们就把他拿下了,就是可惜了这匹马了,当场摔死了”

可能这个男子长得贼眉鼠眼的,一脸猥琐之相,所以也特别容易让人记住,这时其他小队里也有几个少年认出来这个男子,顿时操起石头就要打死他,布楚喝了一声“干什么,干什么,你打死他你的就仇就报了吗,黑虎寨几百号人等着你去杀,这个人都别动,我有话问他。”

布楚平时带领大家训练时就一再强调纪律的重要性,一声大喝之后,队伍里也平息了下来,没有人再乱动,布楚走到那中年男人身边,刚把他嘴里的破布取出来,就一阵污言秽语的往外喷“艹你姥姥的,黑虎寨的人也敢动,活腻歪了是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也不打听打听爷爷…”话没说完,布楚又把破布塞了回去,看了看那男子,也不问话,只是叫人去取几根山药过来。

“你是谁小爷是没兴趣知道的,但是有一点你要知道,你死定了,死定了知道吗,接下来我会问你一些问题,你可以选择不说,不管你说不说,是真是假,你都死定了,区别在于你怎么死,不妨告诉你,在你面前的一大半人都想活活咬死你”

那中年男子双目瞪得滚圆喉咙里一阵响动,像是有话要说,不过布楚并没有理会,只是接过旁边递过来的山药,一边用手中的小刀轻轻的削着皮,一边吩咐众人“把他的衣服给我扒了,用水好好的洗洗,”众人不管那男子的挣扎,把他扒的精光,一桶河水泼上去,冬日的河水冰冷刺骨,男子立刻就像虾米一样拱起了腰,这时布楚已经把手中山药皮削了个干净,起身走到男子身边,把山药来回在在他的身上滚动,确定山药上的粘液涂满男子全身,才收了手淡淡的说道“等一下你可能会很痛苦,熬一熬就好,辛苦你了”

众人看着布楚变态一样的行为,面面相觑,不明白拿两根山药在对方的身上涂了涂,怎么就会很痛苦,出于布楚平时积攒的信任,众人只是静静的看着,片刻后躺在石板上的男子忽然全身剧烈的扭动起来,双目中也充满了血丝,红的吓人,手脚被绳子系住的地方因为剧烈的挣扎已经磨出来一道道血痕,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的闷哼,布楚就蹲在一旁看着他“对,就是这样,痒到了极至其实就是痛,你再忍忍,不会很久的”不知道为什么一阵寒风吹过,在场的众人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变态的事不能多做,做多了人就成变态了,布楚只是看了一会,就把手中的山药丢给了大虎,然后吩咐他不要浪费了,晚上煮了喂地上躺着的这货当晚餐,“就这样把,等他不动了,找个地方给他放两床被子,再找两个人盯着,记住,无论他今晚想说什么都不要拿开他嘴里的布团,我们继续训练”

孙德正无助的躺在破草席上,身上盖着被褥,直到现在他还没有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黑虎寨本来就是土匪寨子,平常对大家也没什么管理,自己不过是向往常一样偷偷的遛了出来到县城去找姘头私会,谁知他那姘头见了他并不高兴,反而鬼鬼祟祟的让他赶紧走,孙德正是什么人,虽然长相猥琐了一些,但是身为土匪的他手上也是沾过几条人命的,那里受的的了这气,当时火气一涌就把们推开把事儿办了,事后才听他那姘头哭哭啼啼的说你们干什么不好,非得去屠人家村子,现在好了吧,惹怒了官府,准备派兵清剿你们,孙德正虽然不是很在意,这次大当家做的确实有点过了,为了一个女人整整屠了一个村子,官府有点动静也是正常的,那些个官兵个个贪生怕死,哪次不是被他们打的到处跑,在县城办完事后,孙德正就骑着马准备回村子,一路上却是看到不少官兵设卡检查,孙德正见势头不对,只得抄山道而行,看样子官府这次是来真的了,想着他便加快了速度,想回去报信,谁知道跑着跑着,自己就连人带马飞了起来,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一群十五六的孩子就把自己绑了起来,想到下午往自己身上涂山药的那个少年,孙德正浑身就开始颤栗起来…他不是什么硬汉,那会已经想跪地求饶了,但是那个恶魔般的少爷并没有理会自己,而是把自己扔在了这个地方,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想问什么?想着想着心中的恐惧被一点点的放大….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布楚和众人回到营地,开始升火做饭,这个营地是布楚接纳了这些逃难的少年之后从老族长那里要过来暂时使用的,也就是之前村里搞建设的时候多盖出来的一片房子,环境是差了点,经过大伙的一番修整住人倒是没什么问题,乡亲们可怜这些孩子,你给一瓢米,我给一床被褥的,就把生活用品集齐了,对此大伙心里都很感激,每天训练之余只要村里有人家需要人力,大伙都会去帮忙,晚饭还是米粥,米粥上依稀可以看到一些肉块,这是孙德正的那匹马,剔除出来的马肉大部分被布楚拿出来煮粥给大家吃,两条后腿则是送到老族长那里充公,这也是布楚刻意的在培养大家的集体意识。

米粥虽然不多,每人只能分到一到两碗,但每个人还是吃的非常香甜,布楚放下碗筷,带着大虎走到关押孙德正的屋子里,见这厮居然在这种环境里还能睡着,不由觉得好笑,叫人把他弄醒,走到孙德正的旁边蹲下身子,看着他的眼睛轻声说到:“我有些话想问你,但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配合,还是拿一些假话来骗我,所以我只问一次,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都不会再听你任何说任何话,你明白吗?”

看到布楚的时候孙德正的心里防线其实已经崩溃了,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他是真的怕了,连忙拼命点头,布楚笑了笑“这就对了,好好合作,我不会再给你涂山药了”,说完伸手拔掉孙德正嘴里的布团,孙德正听到山药这两个字,浑身上下就起了一层疙瘩,几乎带着哭腔的说“各位英雄好汉,我说,我全都说,保证配合,保证配合..”

“那我们先从你是谁聊起吧,慢慢讲,不要着急“,布楚从大虎手上接过一根销了皮的山药,放在嘴里咔哧咔哧的咬了起来,一边吃一边听着孙德正的回答..

“小的名叫孙德正,乃是黑虎寨上一名喽啰,前阵子得了些银钱,才想去县城厮混来着,后来听说官府准备派兵清剿我们寨子,就赶紧从县城跑回来准备报信..后面的事各位大爷都知道了,呜呜呜,小的该死,求各位大爷让小的死也死的明白,也让小的知道是落到了那路英雄手里?“

“我们是谁你不用管,我问你,半个月前,你们黑虎寨为什么要去屠了李家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