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唐末昭宗

更新时间:2019-02-10 01:44:24

唐末昭宗 连载中

唐末昭宗

来源:落初 作者:懒得翻书 分类:历史 主角:李晔杨复恭 人气:

完结小说《唐末昭宗》是懒得翻书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晔杨复恭,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不看说明书,我成了史上最悲催的皇帝。有多惨?不如汉献帝,不如崇祯。等一等,我是新时期的洗衣粉,新时期的人。好吧,让我再造大唐江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要想做大事,就得有一笔启动资金。

可惜李晔的财权全在宦官手里,想要弄出钱来就得走些歪门邪道。

“大家传唤老奴,不知有何吩咐?”

没错,李晔的突破口就是杨复恭。

李晔笑道:“杨公,朕刚刚荣登大宝,宫里的嫔妃、皇子皇女等等还没有赏赐,你看……。”

一谈到钱,杨复恭的脸色就变了,他敷衍道:“大家,如今到处征战,到处用钱,内库也是危危可及,至多拿出十万缗的绢帛。”

一缗就是一贯钱,大唐中后期,全国上下大修佛寺,铜都拿去铸成佛像,朝廷自然也闹钱荒,所以每一贯只有850文钱。

但这也不能解决问题,于是又用绢帛代替货币,可这里头又有个虚估的问题。

本来一匹绢价值在二百到三百之间,但都虚估为五百文,高的时候甚至到八百文。

也就是说,杨复恭的十万缗至少要打个对折。

“呵呵,十万缗的绢帛,杨公何其吝啬?”李晔的脸上满是不屑。“既然杨家拿不出来,那我就问问西门、吐突,或者刘家。”

有人的地方就有派系,宫里宦官当然不能免俗。

为了让自己的势力更稳固,宦官们通过养子、养孙的方式弄出一个个家族来。

杨复恭的杨家虽然势力庞大,但还做不到只手遮天。

“大家,不是老奴吝啬,如今各道赋税断绝,莫说是朝廷开销,就连神策军军饷也毫无着落。不过,再苦也不能苦大家,三十万缗如何?这也是老奴竭尽所能了。”杨复恭退了一步。

三十万缗当然不够,李晔又逼了一步。“既然如此难做,杨公就不要费这个心了。朕看西门重遂、刘季述可以重用,还是问他们要吧!”

杨复恭的职位是观军容使加左神策军中尉,刘季述是右神策军中尉,西门重遂是左枢密使,再加上一个右枢密使刘景宣,就构成了宦官集团的四大牌面,也就是所谓的“朝中四贵。”

因为手里有军权,宦官们把持的北司,就稳稳的压着朝臣们的南衙一头。

可是,没有外敌的威胁,宦官们也变得三心二意。

他们根本不管谁在位置上,只要“四贵”是宦官就行了。

所以,李晔才敢狮子大开口。

“老奴愿奉上一百万缗,解宫中燃眉之急。”杨复恭咬牙说道。

李晔把手一摆道:“杨公刚从度支哪儿借了盐酒两税,一年下来约有税金三百万缗。神策军又在长安两坊市征收税款,一年也在三百万缗以上。除此之外,朝廷还拨付二百万缗的军费。这么多的钱,别说是养区区五十四都,翻一倍都绰绰有余。朕可听说,杨公等上月捐了三百万缗兴建佛寺,该不会是把养兵的钱挪用了吧!”

“大家,老奴……。”杨复恭只觉得浑身燥热。

宦官们之所以气焰嚣张,全凭手里掌握着神策军的军权。

可在对黄巢的战争中,十万神策军彻底崩溃。

虽经前任观军容使田令孜重建,但神策军的人数却只剩下五万四千人,以一千人为一都,分为五十四都。

这些该死的丘八,打仗不行,伸手要钱却比谁都行。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的军饷被宦官修佛寺,不起来闹事才怪!

看火候差不多了,李晔笑道:“杨公扶朕上位,朕心里很是感激,自然要与你共富贵。可如今衣食无着,朕又怎么坐得稳。二百万缗,而且不能是杂色绢帛。”

杨复恭答道:“老奴遵旨,只是内库绢帛不够,老奴想以铜钱结算。”

李晔又不傻,立刻说道:“库中恶钱过多,还请以金银、绢帛、粮食结算。”

杨复恭只能答道:“是。”

看第一个小目标已经实现,李晔又笑着说道:“杨公,可想上朝议事吗?”

“啊!”听到这话,杨复恭愣住了。

“上朝议事”是宦官们既想掌握,但又害怕掌握的权力。

它就是一把双刃剑,让宦官集团在利益最大化的同时,也把他们逼到悬崖边上。

没错,气焰嚣张的宦官也是有克星的。虽然他们能控制皇帝、压制朝臣,但是遇上那些手握强兵的藩镇军阀,也只能忍气吞声。

比如宦官界的楷模仇士良,一生杀了“二王、一妃、四宰相”。

可就是这样的牛人,在被泽潞节度使臭骂之后,居然没有办法报复。

后来,宦官们也学精了,他们就把目光放在皇帝和军权上。

至于其他的政务、财务,只要不涉及自身利益都不过问。

但李晔遇到的偏偏是宦官界的异类杨复恭,他出生宦官世家,又通过假子、养子攫取了很大的权力。

有了这样的基础,杨复恭当然要更进一步,比如做做皇帝的老师或者干爹。

“杨公想要上朝议事,朕倒是可以想想办法,只是……。”李晔的拇指在食指、中指上来回搓动着,为了让对方看见,还故意举得老高。

“一百万缗。”杨复恭的心都要蹦出腔子,好半天才报出这么个价来。

“四百万缗,延英议事。”李晔说完把手一摆。“杨公不用反驳,朕还要顶住朝臣呢!”

延英议事是指皇帝在延英殿召见大臣,本来北司的宦官是可以侍立一旁的。

但在唐宣宗的手上,宦官被赶出殿外,只能在殿西候旨。

虽然,枢密院可以在奏章上写自己的意见,但这也比不了直接奏事。

而更让杨复恭烦心的是内斗,神策军中尉和枢密使虽然同属宦官,但这一百多年来龌龊不断,相互间的倾轧也很厉害。

很多事情就是杨复恭说了没用,因为西门重遂、刘景宣根本不买账。

如果能临朝议事,今后北司的事就他杨复恭说了算。

杨复恭笑道:“大家,此事涉及到朝中四贵,老奴也得和其他人商量,还望大家宽限些时日。”

李晔笑道:“杨公,朝里的宰相可不好对付,时间拖延得太长,那就不好办了。”

把宦官引入朝堂,当然还有另一重意思。

如今的宰相也分为几派,站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个藩镇。

每逢朝会这些人就会吵成一团,想拿个统一的意见比登天还难。

“既然喜欢斗,那就让你们斗个够。”李晔不无恶意的说道。

宦官、朝臣斗得越厉害,他活动空间就越大,否则只会被吃得死死的。

“老奴告退,延英议事还请大家多多看顾。”杨复恭也知道夜长梦多的道理,他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李晔点了点头,他折回大殿当中,拿起了一支削好的鹅毛笔。

虽然前身的底子还在,但李晔依旧不习惯用毛笔,于是让宫里的小宦官造了一些鹅毛笔。

工艺很简单,无非是脱脂和热砂硬化,再用刀削出笔尖即可。

“法克有复恭,暮幽晓寂寂。”

他胡乱的写了几行字,又画了些涂鸦,然后将那叠纸卷成一个筒。

昏暗的大殿,很快变得明亮了。

在门口侍立的小宦官,惊慌的把头探进来。

当他发现是纸张在燃烧时,又连忙把脑袋缩回去。

皇帝确实不敢拿大宦官怎么样,但要杀他们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小宦官也清楚一个道理,知道得越多,掉脑袋的几率就越大。

“哗!”

李晔拿起一把火钳,拨弄了一下乌黑的纸灰,直到它们变成灰白色,才大摇大摆的走出大殿。

就在这时候,一个人冲到了火炉旁边,伸手在那些纸灰中捞摸着。

“有了。”

很快,他兴奋的叫起来,也不顾灰烬肮脏,伸手将那纸片揣到怀里。

可就在他跑出殿门的一刹,脸上却重重的一记耳光。

“咱家东西也是你个小兔崽子能拿的吗?”

小宦官还没从眩晕中醒来,怀里的东西就被人拿走了。

“刘公公,您……。”小宦官当然不敢抵抗,就是脸上有鲜血流淌,都不敢用手擦一下。

“滚!”那个人掏出纸片之后,耀武耀威的走了。

看着他的背影,小宦官一脸怨毒的说:“等着吧,今天的一切我会十倍奉还。”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