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欺世盗国

更新时间:2019-02-10 01:36:22

欺世盗国 连载中

欺世盗国

来源:落初 作者:司史 分类:历史 主角:刘河毛巾 人气:

司史新书《欺世盗国》由司史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刘河毛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五十年前黄巢晚死,五十年后历史变样,这里是架空的五代十国。基层官员陈佑穿越成乱世一将领,是怎样一步步成为国之柱石,又为何蜕变成朝臣口中的窃国大盗。算计、野心、感情、理想,陈佑该如何抉择?景瑞三年四月,外有敌,内不安,上不可依,下不可信,只能靠自己搏出一条生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这么过了一盏茶工夫,原本还十分镇定的周敞渐渐有些不耐烦了,眼神开始乱飘,身体也是隔几个呼吸就微微扭动一下。

但碍于陈佑是他的上司,也不敢动作太大,更不敢直接开口问。

偏偏陈佑还是老神在在地低头书写,仿佛忘了军帐内还有另一个人。

这是他之前常用的手段,在于营造一种压迫的气势,击破对方的心防。不过这仅限于自己占据优势地位的时候才能这么做,毕竟你要是敢跟你上司玩这一套,早早收拾东西滚走吧。

又过了约半盏茶时间,周敞已经坐立不安了,陈佑这才放下毛笔,吹了吹写好的那一张纸。

一抬头,仿佛才看到帐内还有一人一般,略带歉意地笑道:“瞧我!一写起字来就忘了正事!”

周敞自然不敢有什么怨言,只能连声道:“不碍事!不碍事!”

陈佑笑着点点头,又将桌面收拾了一番,这才看看这周敞开口道:“周校尉。”

话音未落,一直处于焦虑状态的周敞一个激灵,猛然站起来大声道:“属下在!”

“坐、坐!”陈佑见怪不怪地伸手下压,示意周敞坐下,“现在就咱俩,别太紧张。”

“是!”周敞也觉得自己太过于紧张了,坐下之后,双手搭在膝盖上不时握紧又松开。

“昨天你说我们应该主动争取守城墙,现在能详细说说吗?”

“啊?是.......是!”听到陈佑的问话,周敞一惊,随即满口答应,接下来就皱着眉想该怎么编理由。

“那个......回禀将军,我、属下觉得,咱们要主动去守城墙,因为,呃,功劳更大.......”他明显没做好工作,说起来结结巴巴,没有逻辑。

但陈佑却一直保持着笑容看着他慢慢说,那神情仿佛在说:编,你继续编。

说着说着,周敞就说不下去了,心中忐忑地等着陈佑发话。同时也在懊恼自己昨天多那个嘴干啥!

谁承想陈佑没有点评他的想法,反而向前探着身子问道:“你觉得这次能打退周军吗?”

“这......”周敞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讷讷不敢言。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甚至以为陈佑会一拍手叫进来一群刀斧手将自己拖出去斩了。

虽然他并没有回答,但陈佑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轻松地靠在椅背上:“行了,你回去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来找我。”

如实重负地吐出一口气,周敞连忙站起来行礼:“那属下就先下去了。”

“嗯。”

恭谨地退出军帐,周敞这才稍微轻松,对着帐外守卫的卫兵挤出一丝笑容,大踏步离开。

军帐里,看着帐门落下,陈佑收回目光。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周敞真的起了献城投降的心思。

但看他刚才的表现,不似那种深思熟虑样子,除非他背后还有人!

会是谁呢?想了一会儿,毫无头绪,随即将此事放下。若他背后真的有人,得知今天自己和他谈话的表现之后,十有八九会来找自己。静观其变就是。

正想着,突然传来一阵鼓声。

聚兵鼓!

将桌上纸叠了几叠夹进一本书册中,顺手拿起头盔、长剑,快速朝外走去。

刚掀开帐门,就见刘河急匆匆地赶来,走到一起后,附在陈佑耳边轻声道:“家里送来消息:周军来了!”

呼吸停了那么一瞬间,随后仿若听到的是一件小事一般,继续朝前走。

走进中军大帐,马西已在主位坐好了,两人对视一眼之后都面无表情地移开眼神,显然是关系已经是差到一定地步了。

三鼓之后,右军五校尉全部到齐,左军则只有三个校尉在,而且左军将军孙副将也没有出现,应该是在巡视宫城。

见孙副将不在,马西皱了皱眉,随即开口道:“半个时辰之后,王上要上城头巡视,咱们宫卫军要随行护卫。”

说着,他转向陈佑,用十分勉强的语气说到:“陈副将挑选一营人跟我一起去见王上。”

原来他刚刚皱眉的原因是不得不让陈佑在南平王面前露脸。

近距离观察南平王的机会陈佑自然不会放过,当下十分配合地拱拱手:“是!”

马西僵硬地点点头,又道:“其他人谨守营地,莫要生事。眼下正是关键之时,不要出了什么纰漏。”

一众校尉自然纷纷抱拳应是。

陈佑扫了一眼坐在自己下首的五名校尉,眼珠一转,开口道:“那就周校尉那个营吧。”

“是!”虽然不明白陈佑为什么叫自己,但周敞还是很干脆地答应,全然不顾主位上黑着一张脸的马西。

想想就知道,一把手让副手安排一件差事,结果副手竟然当着一把手的面直接就安排下去了。无论是副手,还是被选中的那个人,都没有询问一把手的意见。换成你是一把手,你心情会好吗?

其余几人在一旁看着,也是神色变换不定,这实在是有些打脸了。

陈佑这才好似后知后觉地转向马西问道:“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要是此时推翻陈佑的安排,那真的就是撕破脸了,马西只好先记下这一笔,木着脸点头表示赞同。

殊不知陈佑也是一脸懵逼,他定下周敞后正要按规矩问一问马西,谁知道周敞反应那么迅速。

然而这是没办法解释的,换成自己也不会信啊!只能是黄泥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如何准备自不必提,不到一盏茶时间,周敞营两百名士兵已经在校场列好队。马西、陈佑二人骑着马领着这二百多人朝朱雀门行去。

刚到朱雀门前,就有一个宦官迎上来:“马将军、陈将军,你们可算是到了!赶紧的,马上大王就要出来了!”

“放心吧王少监!”马西连忙下马,就差拍着胸脯保证了。

紧随其后的陈佑也下马同这宦官招呼几句。

正说话,只听一阵“吱呀”声,朱雀门打开了。

马西连忙拱手:“少监稍候,本将先准备迎接王上。”

那宦官也是姿态放得很低:“两位将军先去忙,我也是要去驾前侍候。”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