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九龙灵探

更新时间:2019-11-29 09:56:13

九龙灵探 连载中

九龙灵探

来源:落初 作者:奥雷 分类:灵异 主角:木非阮青 人气:

火爆新书《九龙灵探》是奥雷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木非阮青,书中主要讲述了:道书有云:纯阳为神,纯阴为鬼。阴年阴月阴日阴时阴刻出生的木非,天生纯阴之体,在妖魔鬼怪眼中就是一个活生生、香喷喷的唐僧肉般的存在,妖魔鬼灵四道之人恨不能生吞了他。为了不被这些妖魔鬼怪吃掉,木非跟着不靠谱的道士侦探老板修行,开始了在九龙侦探事务所打工的日子。书友群:181475778,有兴趣的朋友们可以来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小萌的堂姐上下打量了一番木非,精致的眉眼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屑神情,开口笑道:“原来是紫苏的同学啊,你好,我是紫苏的堂姐。”

木非局促地对她点头:“你好。”

“紫苏这孩子,一直窝在家里也不去学校,我们大家都很担心她,加上她妈***事情……”林小萌的堂姐微妙的停顿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木非同学你也知道的吧?紫苏妈妈失踪了的事?”

木非看了看一脸淡然的林小萌,点头道:“知道。”

“哎,也不知道姑妈现在到底怎么了,我们家族可都乱了套了,要是她真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

林小萌的堂姐一边说着,一边拉住了林小萌的手,嘴角边泛起凄苦的笑容:“紫苏啊,你可别太难过,家里人都会帮你的,有什么事告诉堂姐,知道吗?”

她转过脸,对木非道:“木非同学,也谢谢你能来看紫苏,本来我们还很担心这孩子一直一个人待在家里会不会有事,现在看来她还有你这么一个朋友,我们也就放心了。”

林小萌轻轻松开她的手,站到了木非身边,一脸冰冷地说道:“青黛姐,你们来找我有什么事。”

林青黛轻笑一声,毫不在意林小萌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依旧保持着和善的笑容:“别急嘛,这么久不见面了,正事一会再说,让堂姐看看,小人儿好像瘦了好多,我可怜的妹妹,一个人很辛苦吧?”

“行了。”一脸严肃的青年打断了林青黛的话,道:“爷爷让我来告诉你,晚上来老家吃饭,大家都会过来,你也一定要来,知道了吗?”

林青黛不满地道:“哎呀,问荆,这么严肃干啥,都把紫苏吓坏了,你看她那张小脸,都吓得发白了呢。”

林问荆道:“话我已经带到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青黛微微一笑,道:“紫苏别生气,问荆公司还有好多事要忙,所以他说话急了点。记得晚上要来啊,大家可都等着你呢。”

说完,两人也不管林小萌是否同意,转身便离开了。

林小萌气呼呼地对着两人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待房门关上后,便大声骂道:“装什么大尾巴狼啊!切!”

“那个,林同学……”木非待她火气稍微消了消,抓准时机问道:“她们为什么叫你……紫苏?”

他刚刚一直听林青黛喊林小萌为紫苏,心中已经好奇了好久了。

林小萌嘟了嘟嘴巴,一脸不高兴地道:“林紫苏是我五年前的名字,现在我就叫林!小!萌!懂了吗!”

看她莫名其妙发火,木非当即改口道:“明白明白,那……你晚上要去老家吃饭?那我和灭迹大师可没办法跟着你去啊,说不定那个鬼道的人会乘机动手,我看……要不还是?”

“有道理,我也不想去,爷爷生气虽然会比较麻烦,不过也没关系就是了……”林小萌眼珠一转,若有所思地问木非道:“他刚才说大家都会来,是吧?”

木非道:“是这样说的。”

“那也就是说……袁万响也会去咯?”林小萌咬着嘴唇,略一思索便下了决定:“晚上回老家,我要去见见那个男人。”

木非吓了一跳,劝道:“别吧,虽然不能肯定,不过那个袁万响就是幕后黑手的可能Xing很大,这一去不是正撞枪口上了吗?”

林小萌不在乎地道:“怕什么,那么多人在,不信他敢乱来!况且……”

她朝木非甜甜一笑:“不是还有你和怪和尚吗?你们会保护我的,对吧?高中生超能力者?”

不等木非同意,林小萌便回了房间,走之前留下一句:“下午三点出发,先休息一会好了。记得通知你老板,告诉他我们回老家了。”

“真是不听人劝的大小姐啊……”木非无奈地掏出手机,准备给林草打个电话,告诉他林小萌晚上要去老家见袁万响的事。

电话响了几声没有人接,过了一会林草回了条信息过来。

“干啥啊?我这忙着呢!”

木非回了条信息:“晚上林小萌要我跟她回老家参加家族聚会,怎么办?那个袁万响好像也在的。”

“那你就和她一起去呗,正好啊,你要把握住这次见家长的机会,说不定就被她家老爷子看中收你当孙女婿了,那咱们就发财了!”

看着这条短信,木非在心中默默问候了一句这个不靠谱老板的女Xing家人,发短信问道:“你也会过来的吧?我到时候把地址给你,记得一定要来啊,我总觉得是鸿门宴,去了就回不来了!”

林草回道:“鸿门宴多好啊,你就当一回张良,小和尚当樊哙,陪着林小萌这个刘邦去赴宴好了,回来后这偌大的林家就是我们的了!”

木非气得想笑,回了句:“我们这场鸿门宴可没有项伯在敌人内部通风报信,所以你记得要来!”

……

独自一人在房间里待了大半天,期间木非也上露台找过灭迹,期待着灭迹大师能够劝劝林小萌不要去参加这个聚会,哪知道灭迹只是回了一句“好的”就闭上眼睛再也不说话了。

木非坐立难安,对于要跟着林小萌回老家参加家族聚会这件事,他总觉得自己和灭迹跟过去好像有些不太合适,更何况灭迹大师长相比较另类,这要跟过去怕是会直接吓着林小萌的家人。

更重要的是,木非觉得自己该用什么身份去参加这个家族聚会?

同学?哪有同学去参加别人家的家族聚会的?

男朋友?那更不行,不要说自己对林小萌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就算是有,以他们的年纪和身份,林小萌的家长不把他赶出来就算好的了!

直接说自己是来帮林小萌调查母亲失踪案件的侦探?问题是对方会相信吗?

木非很苦恼,正纠结难安之时,传来了林小萌的敲门声。

“木非,准备走吧。”

木非揉了揉发疼的脑袋,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林小萌时,木非明显地楞了一下。

林小萌换了一身白色连衣裙,扎了个侧马尾,脚下穿着一双白色的细跟凉鞋,俏生生地站在那里,背着一个斜挎小包,挎包的细绳在她胸前的衣服上勾勒出一道曼妙的沟壑,让少女的身姿显得异常夺人眼球。

林小萌调皮地一笑,朝木非眨眨眼睛,笑道:“看够了没?”

木非听出了林小萌话语里的调笑意味,窘迫地移开目光,小声解释道:“没想到你穿得这么正式啊。”

“嗯,难得回趟老家,当然要穿漂亮一点。”林小萌笑了笑,道:“走吧。”

“啊?这就出发了啊?”木非心中一慌,想了想还是开口说道:“那个,林同学,我还是觉得我和大师跟过去不太合适,你这是家庭聚会,全是你家里人,我们两个外人不尴不尬的,有些不太好……”

林小萌不满地看着木非,道:“你怎么婆婆妈***,就说去不去?”

木非坚定地摇头:“不去。”

林小萌道:“给个理由。”

木非道:“我一个外人,去你们家族聚会不合适;而且大师的长相你也看见了,容易吓到人。”

林小萌嘻嘻一笑:“怕什么啊,有啥不合适的,我都敢带你去参加我们家的聚会,到时候我家人那边我会说明的;至于怪和尚嘛,就委屈一下他,到时候让他守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反正我老家在郊外,周围正好有片大树林,加上天又黑,不会被人发现的。”

“林同学……”

“行了,就这么说定了。”林小萌打断木非的说话,神情变得无比凝重:“自从妈妈失踪后,我还是第一次见那个男人,说实话,我也有点紧张。”

看她态度如此郑重,木非也不再说话了。

“按照你们说的,我估计我妈***失踪十有八九跟他有关,其实我之前就在怀疑他了,不过一直没有证据。这一次,要你跟我一起去看看他,你不是有阴阳眼吗?到时候就请你好好观察一下袁万响,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你们那个世界的人!”

林小萌弯下腰,对着木非行了个大礼:“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危险,不过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拜托你了!”

木非赶忙扶起她,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们走吧。”

林小萌抬头一笑,道:“谢谢。对了,你老板那边怎么办?跟他说了吗?”

木非道:“大草那边我说过了,他应该也会暗中跟来的。”

林小萌点点头,转身下了楼梯,边走边道:“那我们出发!”

木非道:“对了,我们怎么过去?坐出租?”

林小萌的声音在楼下传来:“我叫了爷爷家的司机来接我们。”

“啊?司机?”木非先是一愣,继而想到了这位大小姐的家世,只得感叹一声:“有钱真好啊。”

……

林小萌的老家位于秋山市郊外。

和林小萌并排坐在豪华轿车的后座上,木非十分不自在。

灭迹似乎习惯了独来独往,刚刚林小萌上露台邀请他一起坐车离开的时候,灭迹只是微微摇头,继而身形一晃便消失在了原地。

“怪和尚人呢?”

“大师应该有自己的行动方式,我们不用管他好了……”

所以此刻车上只有木非、林小萌和司机三人。

那位沉默而严肃的司机不时盯着后视镜中的木非,似乎是在观赏一件稀奇的东西一样。

刚开始见面时,这位司机大叔表现出了一丝惊讶,不过他什么都没问,只是恭敬地请木非和林小萌上了车。

木非如坐针毡,这还只是一个司机,待会到了林小萌老家,面对她那么多亲戚,自己该怎么说?

汽车驶过一片松树林,伴随着刹车的声音,一座巨大的庄园出现在了木非眼前。

虽然知道林小萌家很有钱,可是眼前这座庄园还是让木非惊讶万分。

看着如同公园大门一般的庄园入口,木非微微眯眼。

如果不是守在门口的两个黑衣保镖,木非一定会觉得自己是来到了人民公园。

汽车毫无阻碍地开进了守卫森严的大门,开过一条林荫大道,来到了庭院之中。

“到了。”司机打开车门,林小萌下了车,对着还楞在车里的木非说道:“你愣着干啥?”

木非看着林小萌,苦笑道:“你老家挺大。”

“是大了一些,怎么了?”

木非道:“没什么,就是觉得跟拍电影似的,居然门口还有两个黑衣保镖守着……”

下了车,木非看到周围已经停了七八辆轿车,除了一辆四个圈的他能认识,其他车的牌子他都叫不出来。

但是光看外形,木非也知道这些汽车绝对不便宜。

一会要面对这样的一群人吗?

木非有些紧张。

林小萌仿佛看出了他的紧张,拍了拍木非肩膀。

林小萌看着他,小声道:“见机行事就好,其他人都不用在意,看到我爷爷的话记得要老实一些,爷爷不喜欢油腔滑调的人。”

木非咽了口唾沫,回答道:“明白。”

说话间,一辆红色跑车呼啸着冲来,引擎轰鸣声中,一个漂移拦在了两人身前。

车里下来一个帅气的青年,摘下墨镜挑眉看了眼林小萌和她身边的木非,不可思议地喊道:“哟!我的天!这不是紫苏妹妹吗?今天怎么没窝在家里,还带着个小白脸回来?”

“这是我的一个堂哥,叫林青果。”林小萌小声对着木非说着,转而声调抬高,冷冷地看着林青果道:“林青果,你知道你很没礼貌吗?有你这么开车的吗!”

林青果不屑地咧咧嘴,道:“这是停车场,我正常停车有错?大小姐,我看是你在家里蹲太久了,都不知道人类的生存方式了吧?来,跟我念,停车场,哈哈哈哈!”

林小萌冷哼一声,拉着木非向前走去。

林青果一个转身拦在两人身前:“诶,别走啊,不介绍一下你身边这位?”

林小萌冷冷道:“好狗不挡道,让开!”

说完一把推开了林青果,拉着木非向着大宅走去。

林青果恨恨地啐了一口,看着林小萌的背影大声道:“林紫苏,你别太横了,现在家里可不是林半夏说了算了!”

明显地感觉到身边的女孩颤抖了一下,木非皱着眉头,小心地说道:“看样子,你在家里的人缘不太好啊。”

林小萌抿着嘴,自嘲一笑:“自从妈妈失踪后就是这样了,一群势利的亲戚而已,早习惯了。”

原来是这样的家庭关系吗?

木非握紧了拳头,心想着:“看来今晚的家族聚会不会太愉快了。”

走进那座大宅,门口正站着三个抽着烟的中年男人。

林小萌小声道:“那是我几个伯伯。”

木非点点头。

那几个大腹便便的男人也注意到了两人,待看清是林小萌和木非后,全都露出惊奇的神色。

“大伯、二伯、三伯好。”

面对长辈,林小萌的态度还是很恭敬的。

起码表面很恭敬。

木非这么想着,林小萌的三个伯伯开口笑道:“紫苏回来了啊!老爷子刚刚还在念叨你呢,你这么久不出家门,我们都挺担心的,嗯,看起来面色还不错,我们也放心了。”

林小萌微笑致意:“谢谢大伯关心。”

说完客套话,林小萌的伯伯们全都看向木非,亲切地微笑着:“这位是?”

“是我同学,木非。”

木非刚忙打招呼道:“你们好,我是林小萌的同学,木非。”

三位中年男人眼中都露出些许奇怪的目光,言语中却没有表现出来:“啊,原来是紫苏的同学啊,欢迎欢迎。”

点头寒暄过后,林小萌说道:“爷爷呢?我去见见爷爷。”

“在后院里面呢,说来也巧,紫苑也带了朋友回来,现在老爷子正和紫苑还有她朋友喝茶吧?”

林小萌微微表现出讶异的神情:“小姨也带了朋友回来吗?”

两人向着后院走去,这三个中年男人互相递了个微妙的眼神,聚在一起小声交谈:“这小妮子怎么突然带了个男孩子回来?老大,你看这事是怎么回事?”

“不用在意,小丫头片子一个,能翻起什么风浪?我看那小子也不过就是普通男生,估计是那丫头的小情侣,呵呵,跟她妈一样,看到男人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一会看她怎么在老爷子那交代!”

三个男人露出心照不宣的笑容,各自打着自己的小心思。

走进大宅,木非明显感到林小萌有些紧张,小声关心道:“没事吧?”

“在想怎么跟爷爷介绍你呢。”林小萌吐吐舌头,“就说你是我男朋友?估计爷爷不会高兴……”

木非道:“啥叫不高兴?我有那么差?而且你现在才想怎么介绍我?不合适吧?我以为你都计划好了呢!”

林小萌笑道:“开个玩笑嘛。要真说你是我男朋友,估计爷爷会直接翻脸赶人了……喂喂,别黑着一张脸啊,我说真的,我还小,爷爷哪会同意我谈恋爱啊!一会你别说话,看我眼色行事!”

木非无语地点头。

在这座园林一般的大宅里走着,沿路假山池塘移步换景,越走木非越是暗暗心惊,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名门望族的真实含义。

不知不觉间,木非发现前方景色再变。

池塘边的榕树上,知了在声声地叫着夏天。

就在蝉鸣声中,那座愈显幽静的小院出现在了一颗大榕树下。

院子里有一座小屋。

小屋里传来一个老人的笑声:“哈哈哈,想不到你对这字画也有研究,难得难得,现在像你这么优秀的年轻人不多了。”

“我也只是略懂一二,在伯伯面前献丑卖弄了,实在愧不敢当啊!”

一个很耳熟的青年声音传来,木非心中一惊,正想说些什么,一旁的林小萌已经开心地说着:“看来爷爷心情不错,我们进去吧。”

“等一下……”木非刚说完,已经被林小萌拉着进了房间。

“爷爷,我来看你了!”

小屋里面坐着三个人。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正指着墙上一幅字画,一旁是一位相貌甜美可人的姑娘,姑娘身旁站着一个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面如冠玉、器宇轩昂的青年。

林小萌刚打完招呼,脸上的笑容还来不及褪去,木非已经发现身前女孩的背影微微一僵,明显是林小萌惊讶之下下意识的举动。

他知道林小萌为什么会这么惊讶。

因为他也很惊讶。

惊讶的来源,是小屋中的那个青年。

虽然他将长发梳好扎在脑后,不再是那副兼具艺术家与色情狂气质的飘逸长发,脸上的神情也变得正经严肃,可是那副木非一看就想要踹上一脚的熟悉笑容,除了他那不靠谱的老板——林草,还能有谁?

老爷子看到林小萌和木非,虽然依旧有些惊讶于孙女怎么带着个高中生回来,不过依旧微笑着道:“紫苏来了啊,这位是?”

“嗯,是我们班的班长木非。”林小萌回过神来,脸上笑容不变,“这一年来我没去学校,是木非一直带课堂笔记给我,今天我出发的时候他正好来给我送暑假作业,我就带他一起来了。”

木非微微点头,道:“爷爷好,我叫木非,今天唐突拜访了,也没准备些什么……”

老爷子乐呵呵地一笑:“来者是客!木非啊,今天来我们家随意一点,不用太拘谨。”

林小萌转头看着小屋中的那个姑娘,笑道:“小姨好,这位是?”

说完,她便露出好奇的神色,看着正一脸正经微笑的林草。

林小萌的小姨看上去约莫二十出头的年纪,出落得犹如一朵出水芙蓉一般,纤细柔弱又清丽可人,就那么随便站在那里,都让木非心生亲近之意,真是个少见的大美人。

老爷子笑道:“紫苑,介绍一下。”

林紫苑含羞一笑:“这是我男朋友,林草。”

“初次见面,我姓林,叫林草,野火烧不尽,Chun风吹又生的野草的草。”

林草走上前来,礼貌地和林小萌握手,转头走到木非身前,握手的时候小声地说道:“张良你好,我是项伯。”

木非表面上握着林草的手问好,心里却在暗骂:“死大草,你这又唱的哪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