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色鬼压床

更新时间:2019-01-12 00:09:49

色鬼压床 连载中

色鬼压床

来源:微小宝 作者:秀儿 分类:灵异 主角:唐宁阳光 人气:

完结小说《色鬼压床》是秀儿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唐宁阳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们有没有鬼压床的经历? 连着半个月,我都在做同一个梦,梦中,有一个看不清模样的男人,对我又亲又摸,我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舌尖划过我的肌肤时,那种冷冰冰的感觉。起初,我以为是在做梦。毕竟,都二十岁了,连个男生的小手都没拉过,有那方面的渴求也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可是,昨天晚上,我竟然梦到他在用舌头舔我的那个地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出事的地点,正是昨天晚上差点把我给勒死的那棵名贵树木,只见一个女生被吊在树干上,她的舌头,伸得很长很长,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舌头,可以那样长。她的眼睛,用力地凸起,泛起了一层诡异的妖红,看上去甚是可怖,而她的唇,早就变成了颓丧的青白,那是属于死人独有的气息。

我知道,她已经死了。

很多人都围在这棵树周围,可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把她从树上抱下来,她十指向鹰爪一样勾起,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手上的青筋高高跳起,当时,定是用了十二分的力道,只是可惜,她什么都没有抓住,手中空空如也。

“暖暖,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女生看上去很眼熟?”想到我昨天晚上差点就要以这副模样死去,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一转脸,刚好看到唐宁在拉我的胳膊。

“眼熟?”我仔细想了一下,确实好像在哪个地方见到过这个女生。看到她高高凸起的眼珠,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唐宁,上次那个女生跳楼自杀的时候,我好像看到过她,对,我记得那个坠楼的女生的眼珠子还滚到了她的脚下!”

那个女生的眼珠子滚到了这个女生的脚下,然后这个女生也死了,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冥冥中早就安排好了的?

为什么,这一切,看起来那么像一条精心设计好了的死亡链,每一个人死去的时候,似乎,都有什么指示。

我说完之后,唐宁的面色忽然变得凝重起来。她看着我,一言不发,但我从她的眼神中能够看出,她在担忧。

“你们看,她的手!”一直保持沉默的凤曦忽然指着那个死去的女生叫道。

顺着凤曦手指的方向看去,我们看到那个女生的手竟然诡异地变了形状,原本,她的手让我想到的是鹰爪,可是现在,她的左手虽然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形状,可她的右手,却攥成了拳头,而她的无名指伸出,正指着某个方向。

江茜!

她的无名指指的,竟然是江茜站立的方向!

这究竟说明了什么?!是不是说,下一个死的人,会是江茜?!

“下一个死的人,是江茜!”凤曦一脸凝重地看着我和唐宁说道,“唐宁,暖暖,我们一定要阻止她!”

我隐隐已经猜出凤曦口中的那个“她”指的是谁,可是,要想阻止她谈何容易!现在秦朗不在,单凭我们三个人的力量,哪里能够阻止她!

我害怕鬼,也畏惧着死亡,可是现在,看着学校里的同学一个接一个地惨死,我心中忽然生出了一种连我都说不出的力量,是的,我想要阻止这一切,以我微小而又渺茫的力量阻止这一切,因为,我讨厌死亡,更讨厌邪恶的力量!

“不对,方才江茜旁边,还站着一个人!”唐宁看了一眼孤零零地站在原地的江茜,看着我和凤曦说道,“如果我没有眼花,方才三班的李艳就站在唐宁的身边!”

李艳?!

我脑海中刚刚浮现出李艳长发飘飘的飘逸形象,就听到有人大声喊道,“不好了,杀人了杀人了!!!”

我心中一震,看了一眼唐宁和凤曦,就急忙向前面跑去,只是,我刚跑了几步,脸上就挨了火辣辣的一巴掌。

“江茜,你干吗打人啊!”唐宁用力推了江茜一下,看着她质问道。

我抚摸上自己的脸,火辣辣地疼,可想到我现在和秦朗住在一起,我自知理亏,急忙拉住要跟江茜单挑的唐宁,低声说,“唐宁,算了。”

“算了?!”谁知,江茜却不愿意就此罢休,她上前一步,指着我的鼻子声音尖锐地骂道,“风暖暖,你这个不要脸的骚货,竟然敢勾引秦朗,我要你死,要你死!”

“江茜,你疯了是不是?!”唐宁知道秦朗就是那只男鬼,不禁为我抱不平道,“暖暖什么时候勾引秦朗了?你没有魅力吸引不了男人,来找暖暖的茬算什么本事!”

“风暖暖,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江茜完全无视唐宁,对着我声嘶力竭地吼道。忽然,她的唇角绽放出一抹温柔的笑,那一笑,像极了一朵罂粟花在风中开放,“你们,逃不掉的!地狱之门一经打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奈何桥畔的曼珠沙华,世间最伟大的神便会重生,你们,逃不掉的,谁都逃不掉……”

江茜的话,在我的脑中轰地一声炸开,逃不掉么?如果,这是命中注定,我风暖暖也要奋力一搏,因为,我从来都不信命!

“暖暖,她在说什么?”唐宁一脸不解地看着我问道。

“她说的,是血神。”凤曦上前一步,忽而紧紧攥住江茜的胳膊,像是在寻找些什么,我和唐宁都是一脸的疑惑,不明白凤曦究竟在做些什么。

不过,血神?血神究竟是什么东东?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凤曦似乎是在江茜的胳膊上发现了什么东西,眸光大亮,可下一刻,她就被江茜狠狠甩开,江茜剜了我一眼,癫狂地大笑起来,“逃不掉的,谁都逃不掉……”笑着,她就大步走开,向鬼楼的方向走去。

“她去了鬼楼?!”

我当下就想拉着凤曦和唐宁过去看个究竟,唐宁制止了我,“暖暖,我们还是过去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好。”我其实也想过去看个究竟,跟着唐宁和凤曦就向前面走去。

“高猛,你疯了是不是!”几个男生使劲拉着高猛,可高猛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力气,一把就将那几个拉他的男生甩开,握紧手中的水果刀就向李艳的头上砍去。

李艳凄厉地叫喊着,她的身上,已经多处被高猛砍伤,鲜血,染红了她天蓝色的连衣裙,她艳丽的脸蛋也被划伤,往常的光鲜亮丽早就已经荡然无存,映衬着她那少了一瓣的耳朵,此时的她,看上去像极了某部恐怖电影中的女鬼。

“啊!!!”高猛的刀没有落到李艳的头上,而是砍在了她的肩膀上,她张大了嘴巴,不断地哀嚎着,美丽的眸中,尽是惊恐。

“警察来了!”很快,警察便来了,看到还在疯狂地砍伤李艳的高猛,几个警察上前将他带走。前一刻,高猛眼中还是狰狞的疯狂,可转瞬之间,他就变得无比的安静,仿佛,方才疯狂砍人的,根本就不是他。

走了没几步,高猛忽然转过身,深深地看了被几个警察架起来的李艳,他的眸光,那般的深邃,像极了一个无底洞,几乎要把人吸进去。

“高猛这是怎么了?他不是和李艳感情很好吗,怎么想要杀死李艳?”

“听说啊,李艳背着高猛和校外的一个男人搞上了,昨天晚上被高猛捉奸在床,所以高猛才会这么生气。”

“再生气也不至于杀人啊,李艳被他砍成了这样,就算是死不了也毁容了,何必呢!买卖不成仁义在,在一起那么久了,这砍啊杀啊的,多伤人啊!”

人群中有小声的议论声穿来,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事实的真相,没有这么简单。

一片树叶落在高猛脸上,高猛伸出舌头,近乎贪婪地舔了一下那片树叶,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警察推着他往前走,可他就像是石化了一般,依旧是不懂分毫。忽然,他猛地将那几个警察推开,转身就将手中的那片细长的树叶向李艳的方向扔去。

那几个警察稳住身子,拔出枪就向高猛射去,高猛缓缓倒在地上,可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他的唇角,绽放出了一抹诡异的笑。

他的笑,就像是罂粟花,铺天盖地的阳光洒在上面,都无法带给他一丝一毫的光明。

“李艳!”

高猛扔出的那片树叶,刚好插入李艳的眉心,一滴鲜红的血液从她的眉心流出,竟飞落到了唐宁精致的红色小皮鞋上,缓缓地与她皮鞋的眼色融为一体。

我张大了眼睛,紧紧定在唐宁的皮鞋上,这,是不是代表下一个要死的人是唐宁?

不,唐宁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绝不能死,就算是我死了,她也绝不能死!

我蹲xia身子,疯狂地用手擦拭唐宁皮鞋上的那滴血,可手上干干净净,哪里有半点血液的痕迹!

“暖暖,不要忙了,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唐宁唇角绽放出一个温柔的笑,阳光下,她就那么浅笑盈盈地看着我,可是,明明近在咫尺的一个笑靥,看上去,却是那么的不真切,就像是,中间隔着万水千山的距离。

“不,唐宁,或许是我们想错了,这滴血,什么都代表不了!”我握紧唐宁的手,安慰她,其实,更是在安慰我自己。

或许,这几个人的死,不过是个巧合,其实,什么都代表不了,一定是我们想多了!

可心中,不断有个声音叫嚣着,暖暖,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这个世上,哪里会有那么多的巧合?!如果上一个死的女生说是巧合,还可以让人信服,可现在,李艳也死了,这一切用巧合来解释,未免就太过牵强。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