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灵胎

更新时间:2018-11-27 17:53:00

灵胎 连载中

灵胎

来源:掌中云 作者:前生 分类:灵异 主角:龙凤胎徐 人气:

完结小说《灵胎》是前生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龙凤胎徐,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听说母亲怀我的时候,本来是双胞胎,但是生下来的时候,却只有我一个人,另外一个孩子哪里去了? 哦,原来它在我肚子里。 上午十点一更,晚上七点一更。 玉佩加一更,皇冠加五更。 等不及更新的亲们请啃一下前生已完本的老书《午夜摸鬼人》http://www.heiyan.com/book/18692 灵胎群:74230803 【喜欢本书的朋友千万记得要把“追书”五角星点亮一下,另外有钻石和票票的亲们万望投一下,感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滴滴的鲜血落在我的脸上,有点腥,有点温热。

往上看,那根被二叔爷攥在手里的东西,还在轻轻地扭动着,那情状像极了从地里挖出来的新鲜蚯蚓,只是与蚯蚓不同的是,这东西是从我肚子里拽出来的。

我完全无法想象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更不敢相信自己的肚子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不过,就在我正一片愕然,神情有些呆滞的当口,二叔爷却是已经迅速地行动了起来。

只见老人家出手如电,先是将手里那东西往桌上一放,揉成了一小团,尔后则是用黑色的小瓷碗一下子反扣住,然后又在那瓷碗的碗底上贴了一张纸符,这才放松下来,回身一边查看我肚子上的伤口,一边从衣兜里取出一个小瓶子。

二叔爷从小瓶子里倒出来一些粉末撒在那伤口上,然后轻轻按摩我的伤口,口中却是低声念叨着道:“好孩子,乖乖的,别怕,别怕,有爷爷在,没事的,睡吧,睡吧……”

当时,二叔爷在我肚子上倒药粉之前,那伤口的确是很疼的,火辣辣的疼,有点让人忍不了,但是,待到二叔爷在那伤口上倒上药粉,然后又进行了按摩之后,却不知道为什么,伤口居然不是很疼了。

我的呼吸也顺畅了不少,精神也渐渐地放松了下来,然后我低头看看自己的肚皮,发现上面的那颗青紫色的大肉球已经消了,只剩下一道指头大的血口子,而且那血口被药粉迷糊了之后,也有点愈合的迹象,再加上二叔爷非常细腻的手法,指肚在那伤口周围缓缓画着圈子,有点痒痒的,这就更加减轻了伤口疼痛感,然后我喘着气,放心地平躺了下来,感觉好了很多。

只是,这个时候,让我有些奇怪的是,二叔爷给那伤口按摩的时候,嘴里一直念叨着一些话语,那话语乍听着似乎是在哄我,但是只要仔细注意一下二叔爷的神情,就会发现他老人家说话的时候压根就没看着我,他一直盯着那伤口呢,那情状就好像他是在哄那伤口,而不是在哄我。

这可就让我有些好奇了,莫非我的肚子也是有灵性的,可以听懂老人家的话?

不过,我已经没心情去管这些细节了,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我一问之下,二叔爷却是一脸讳莫如深的神情,立时低声对我道:“你先好生休息一下,不要多问,以后会告诉你的。”

二叔爷说完话,把我的衣服拉好,又把我拽起来,让我在椅子上坐好,这才转身向那个吓得浑身哆嗦着,一直缩身躲在角落里的老太太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可以想象的是,那个老太太真的是有点被吓坏了。她怔怔地看着我和二叔爷,特别是看着我的眼神,很有一点看着怪物的意思,然后好半天的时间,方才下意识地问道:“徐,徐先生,这孩子,到底是,是怎么了?他那肚子——”

听到老太太的话,二叔爷就微笑了一下道:“对不住哈,白大嫂,让您受惊了。事情是这样的,主要是您这房子的阴气太重,之前我也说过了。而我这孙子呢,天生体质有点异常,比较容易被阴气侵染,方才就是一个不小心,着了道了。不过现在好了,已经没事了,您不用太担心的。”

“真的没事了吗?”老太太依旧不太放心,随即又问道:“我这屋子的阴气真的很重吗?”

“嗨,这些都是小事,有空再说吧,咱们还是先办正事吧,我帮您指指您那孩子的方向,”二叔爷岔开了话题。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老太太立刻就丢开那些疑问,连忙让二叔爷帮忙给算算孩子的位置。

听到老太太的话,二叔爷点点头,走到桌子边上,随手捏了一根筷子,然后一边在那扣着怪东西的小瓷碗上敲着,一边眯着眼睛念道:“天沉沉,地荒荒,一条白水浪打浪,一丝青发也带血,儿行千里有方向……”

二叔爷说话的同时,伸出左手把那反扣的瓷碗给拿了起来,然后用筷子把里面的那个怪东西给挑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再一看那东西,立时心里一动,认出来了。

那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个老太太的孙女子,也就是那个失踪的女孩白小园的头发。

这是怎么回事?

当时明白了这个情况之后,我立刻伸手到衣兜里,把那个包着头发的小纸包拿了出来,再一看那纸包里面,却才发现里面早就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这下我就更加好奇了,我记得,之前二叔爷好像是把那头发交给我拿着的,然后我把它装到了衣兜里,然后我就肚子疼了——

对了,就是这样的,就是我把那头发装起来之后,肚子才疼的,那么,现在看来,之前我出现那种奇怪的状况,很显然就是那头发在做怪了,可是,那头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奇怪的情况呢?它莫不是钻到了我肚子里,想要吸我的血,想要把我弄死?

这到底是头发,还是吸血虫?

此时我心里百思不得其解,想要跟二叔爷问清楚,但是却因为二叔爷正在做法事,不方便问,所以最后只好先忍了下来。

当然了,这个时候,那老太太似乎也看出来那头发的异常,于是她的神情就有些惊愕,站在二叔爷旁边,好几次都张嘴想要说点什么,但是却都被二叔爷打断了。

“现在先不要问太多,先找出孩子的位置,一切自有分晓,”二叔爷说话间,用筷子挑着那缕血迹未干的头发,缓缓地在桌子上拖动着,片刻之后,却只见那桌上点着的蜡烛火光猛然一阵跳跃,发出了呼呼的响声,然后屋门外突然刮进来一阵莫名的冷风,吹得人冷飕飕的,然后,这个当口,二叔爷一下子把那缕头发放到蜡烛的火焰上烧了起来。

一瞬间,随着那头发燃烧起来,一阵黑烟冒了起来,同时散发出了极为怪异的焦糊腥臭味道,冥冥之中,甚至能够听到一丝丝类似女人尖叫声传出。

也就在这个时候,二叔爷猛然伸手将那正在嘶嘶燃烧的头发一把攥住了,然后却是突然全身一僵,翻着白眼就叽里咕噜道:“奶奶,我好冷啊——”

当时,二叔爷说话的时候,我也正看着他,结果,我这么一看之下,却是隐约看到了一个极为怪异的景状,那就是二叔爷手里似乎并不是攥着一缕头发,而是攥着一个人头,那人头甚至还在左右摇摆地晃动着。

这个情状一闪而逝,我还没来及去细想,就感觉肚子猛然一抽,无形中似乎有一只手抓着我的肠子在扭动,然后我惊愕之下,以为自己的肚皮上又要长出肉包来了,连忙翻开衣服看过去,一看之下,发现没什么异常,只是伤口有些出血,这才放心下来,连忙摸起两边草纸把血迹擦了擦,把衣服放好,也就没再多想了。

然后,当我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却才发现二叔爷已经是恢复了正常,也在拿着草纸擦着手,似乎已经是完成了法事。

见到这个状况,那个老太太就走上前,有些下意识地问道:“徐先生,有消息了么?”

“嗯啊,不过具体是什么意思,还要您自己看看才行,”二叔爷说话间,就让到了一边,让那老太太去看桌上的痕迹,我因为比较好奇,也走过去看了一下,一看之下,才发现那桌上竟是隐约有一副类似地图一样的痕迹,似乎是那染血的头发拖曳出来的,最重要的是,在那些痕迹的边角位置,则是一团蓬松的,燃烧了一半的碎头发,那头发竖直着黏在那儿,正好呈现一个奇怪的形状,似乎是两座山峰。

当时看着那痕迹,我倒是没啥感觉,因为压根就看不出来什么,倒是那个老太太看了之后,神情竟是有些激动地指着那团碎头发说道:“是这里,在这里,是了,就在这里,找到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