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锁魂夺魄

更新时间:2018-11-27 16:14:32

锁魂夺魄 连载中

锁魂夺魄

来源:掌中云 作者:风一样的男人 分类:灵异 主角:王奶奶叶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锁魂夺魄》是风一样的男人最新写的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奶奶叶,书中主要讲述了:邻家二伯做了四十年孤家寡人,她的老母亲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城里带了个小他十几岁的媳妇回来。结果二伯一个人爽了,全村的人却跟着遭了秧。 黑岩支持第三方一键登陆,只要你有QQ,新浪微博或者百度账号,无需注册,只需要轻轻点一下,就可以直接登陆了,而且登陆后就能评论,投推荐票等,非常方便,希望大家都登陆一下帮忙投张推荐票啥的,不用注册哦,超级方便,大家去试试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碰到这种厚颜无耻的混蛋,即使我读了这么多年书,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想要一刀劈了他。我怎么可能,帮他去害自己的二娘。

“怎么你不愿意?”许道士笑了笑,把我家里的糯米倒了出来,混入清水之后,又把手腕割了下,把血滴了进去。

“你想要干嘛?”隐隐觉得,这个家伙肯定是冲着二娘来的。

“万一你把她带了出去,这只冤魂肯定会害更多的人,要么你选择帮我,要么我就算拼了命,也要把她消灭在这里。”许道士的语气不容置疑。

怎么办?我迟疑了,人生之中,第一次被人这样威胁。我咬着牙,很不甘心,但还是妥协了。

人是铁饭是钢,虽然对这个道士很不齿,但是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咕直叫。胡乱的塞了几口饭之后,我只能按他说的照办。

从许道士手里接过镯子之后,我把二娘再次锁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我集中意念,不停的呼唤着二娘,可二娘压根没有理我,而且她也一直没有说话。如此看来,虽然同属一副身体,可我们之间,就像在太空上一样,即使近在咫尺,也无法听到彼此的说话声。

这下有点难办了,我本来想着,告诉二娘让她在出村之后,就赶紧飞出来,然后走的远远的,再也不要碰到跟这个垃圾道士一样的衰人。

没想到刚出了村子,许道士就锁魂镯摘了下来,然后拿出一件麻衣,披在了二娘身上。

起初我是觉得,许道士是突然良心发现,天气这么冷,二娘又身子单薄,所以会给她披件衣服上去。

可这个臭道士,果然还是死性不改。前往青云观的一路上,不论我再怎么叫喊,二娘都不会理我,甚至连头都不会扭一下。二娘就像是迷失了心智的行尸走肉,一声不吭的跟在许道士身后。

青云观建在青云山山顶,因此而得名。道观人声鼎沸,香火旺盛,极富灵气。在山脚下的那一刻,我就知道这是我最后的机会。

趁许道士一不留神,我用尽全力,狠狠的踹在他屁股上面。许道士一个跟头,栽倒在了路上。我急忙拿下那件麻衣,可二娘身子突然一抖,蹲在地上全身打颤。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用力的摇着二娘肩膀,二娘的嘴唇冷的发白,一直在哆嗦,就是说不出话来。

情急之下,我跑过去揪着许道士的领子,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许道士抬起头,苦大仇深的瞅着我:“你这毛小子,怎么干啥事都这么冲动?”

我低头不语,等他继续发话。

原来这件麻衣,叫做净魂衣,是青云观的宝物之一。披上这件衣服之后,可以去除鬼魂身上的怨气,只有除去怨念的冤魂,才能投胎重新做人。

“既然这样,我二娘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急切的问道。

“你二娘身上怨气未净,你就拉下了净魂衣,她六魄没被带飞,已经算是万幸了。”许道士长叹了一口气,流露出悲天悯人的神情。

听他的口气,是想着给二娘超度,帮二娘重新做人,可他之前口口声声喊着要除掉二娘干嘛,是在吓唬小孩子吗?

我一生气,又是狠狠的一拳,直直的砸向这个臭道士的胸膛,算是报了之前那一掌之仇。

“那你快救救我二娘啊!”我指着二娘,对着许道士疾呼道。

“别看了,这就是两个神经病。”

“就是,居然为了那么一件衣服,大呼小叫成这个样子。”

“你看看他们,一个穿这破麻鞋,跟个土包子似的,还有一个狗模狗样的穿着个袍子,就这身手,装成山上的道士也会有人信?”

“就是,这两个讨饭实在太逊了,估计连弱智都比他们强。”

我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动作,竟然会招来这么多的白眼。不过还好,他们看不到二娘,不然可就麻烦大了。

我只好把许道士从地上拽了起来,问他现在该怎么办。

许道士示意我再次把二娘吸进自己身体,不然山上阳气逼人,二娘那么重的阴气,肯定会魂飞魄散。

看样子,也只能委屈一下二娘了,我抬起头来,满怀歉意的走向二娘。

拥堵的人群中,突然窜出一个人来,捧着只金色的罐子,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二娘就被他收进了罐子里面。

我当即大呼一声:“快放开二娘!”

谁知这家伙压根没有理我,从容淡静的消失在了人海之中。而我则被周围围观的人,堵了个水泄不通,根本没法从这铜墙铁壁之中突围出去。

那些狐疑的眼睛,像是看神经病似的,直直盯着我,甚至周围还有人说:“这不会是从山里拐来的孩子吧?”

自作聪明的人们,纷纷表示赞同,于是许道士,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大家打死这个骗子!”一个中年大吼一声,不计其数的围观者,一窝蜂的涌向了许道士。

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况,但却能很清楚的听到“嗷嗷”惨叫声。

我没空去管许道士,反正他自以为替天行道,死后也肯定是位列仙班,他肯定不会在意那些拳脚。

我憋足气力,趁着人群散去,连跑了数条街,可依然没发现那个捧着罐子的家伙。

几经搜索没有任何发现,我失魂落魄的原路返回。受伤的许道士正躺在人行道上,身上脏兮兮的,什么鸡蛋,唾液,脚印,还有斑驳的血迹,印的全身都是。

我对天长叹一声,心如死灰的坐到许道士身边:“二娘她,被人给收走了。”

许道士就“哎呀呀”的在那叫着,身体上的痛楚,已经让他听不进去我说的话。

或许是残疾人加土包子的组合,实在太过吸引眼球,我跟许道士坐在路上,还有行人会扔钱给我们。

望着闪亮的霓虹灯,我瞬间觉得迷茫了。原本这样的夜晚,我正在家里,跟爸妈惬意的吃着晚餐,可是这会,我跟着一个被打的惨兮兮的道士,一起流浪在人生地不熟的街头。孤独无依,二娘还被不知名的神秘家伙给掳走了。

许道士奄奄一息的躺着,我扯开身子,靠着电线杆坐着发呆。

凉爽的冷风,吹的脑袋清醒了不少。大约过了几个小时,我静下心来,推了许道士一把,对他说道:“别装了,知道你没死,起来上山。”

许道士被我说的差点吐出口血来,他摇了摇头:“地上的确有点冷,我们还是先上山吧。”

无依无靠,物是人非,赖以为生的家园,也变成了尸体的聚集地。想到这里,我就想拜许道士为师,起码跟他一路上的相处,觉得这个家伙其实算是个好人。

不过我刚说出口,许道士就一口回绝了我。他说我已经算是锁魂师了,隔行如隔山,不可能再让我进入道门。

不过许道士也算是好人,他知道我已经孤苦无依,所以让我在青云观里做起了打扫的工作,道观会付给我开学的费用。

忙忙碌碌的一个暑假,我一边打扫着道观,一边借着休假时间回到村子,埋葬了无辜的亲人。而且在此期间,我也再没见过二娘一面。

期间许道士也来到过村子,不过除了做些体力活,根本没什么用。我很清楚,村里的人都没了魂魄,超度对他们来说,一点用都没有。

要想复活亲人,就只能从太爷爷的棺椁中,把那些被吸收的魂魄解放出来,不过这也就意味着,十大冤将将会同时钻出棺材,到时候只怕是凶多吉少。其实这些也只是后话而已,因为我现在,还根本掌握不了锁魂镯的能力,对于村子,我什么都做不了。

到了开学的日子,许道士带着我去了深夏一中,报完名之后,他就回了道观。

我被分进了一个很奇怪的宿舍,宿舍的位置紧贴女生宿舍楼,就靠一道门从中间分隔开来。

我总是感觉宿舍里怪怪的,可惜没让许道士跟我一起到宿舍看看,这下他走了,我也没有手机,而且在道观的日子,我也发现这个家伙挺忙的,自然不好意思去麻烦他。

开学第一晚,大家聊得很晚,差不多都到了凌晨一点。说话声停止之后,所有人都很快熟睡过去,打呼的声音此起彼伏,唯独我一个人睡不着。

时针越是往后推,我就觉得气氛越是诡异,这种感觉,甚至能跟我初次面对鬼婴的惊悚相比。

我隐隐感到,额头上流过了一丝冷气,鬓角的发丝都被带了起来,然后又自然垂下,轻轻的撞击了一下太阳穴。

空气流动才能形成风,但又是什么引起了空气的流动?我屏住呼吸,睁开了眼睛。

宿舍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但是内心的驱使,还是让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披着件衣服,从梯子上往下爬去。

“咚!”

突然一声震响,架子床剧烈的晃动了一下,惊魂未定之下,我差点从横梯上坠落下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