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冥婚奇谈

更新时间:2020-02-13 21:52:35

冥婚奇谈 已完结

冥婚奇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君卿 分类:灵异 主角:高三文良 人气:

经典小说《冥婚奇谈》由君卿所编写的灵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高三文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一段生命中,出现了意料之外却如惊鸿般美丽的意外,我们称之为——奇迹。 一串红玉手链将我们紧紧连在了一起,一段尘封的往事将萧然带入迷途。 当一个个复杂的谜团交错,在阴阳生死中不断徘徊。 牵扯千年的真相,渐渐地浮出水面。 阴阳相隔也好,注定殊途也罢。 既然爱了,便是爱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清言,你说玄叶道长会回来吗?”我妈已经十分憔悴,她已经没有力气去管那个女鬼的来历,她只想要自己的女儿好好的活下去。

或许她也在逃避着什么,从那个女鬼的只言片语中,我妈知道那是个可怜人,我妈生性一副慈悲的软心肠,可这一次为了女儿也不得不逃避了起来。

我爸也是在强撑着,毕竟好好的家忽然就变成了这样,他自然也是难受的,可妻子女儿还需要他,他也只能故作镇定,看着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的我,沙哑着嗓子说道:“姚华,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道长好心救小然,我们等着吧。”

我爸也不知道怎么安慰我妈了,其实他心里也在打鼓,女鬼的厉害他不是没有见到,连玄叶都差点被附体,纵然这三天她什么都不能做,可是三天以后呢??万一玄叶回不来怎么办??

可我爸不敢对我妈说,也只能说着这些不知是在劝自己,还是在劝我妈的话,可分明是底气不足了。

我妈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捂着嘴轻轻地抽泣:“我们这是造了什么孽了?有什么冲着我来啊!放过我女儿吧!我可怜的小然……”

我妈说道后面,俨然是泣不成声了,我爸也无可奈何,只能轻声安慰:“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我们小然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哒哒哒。”敲门声忽然响起,我爸和我妈一看时间,竟然已经六点多了。可这个点儿来敲门的,可的确是早了些。

我妈赶紧擦了擦眼泪,过去开门。

开了门,一看竟然是隔壁家那对年轻夫妻中的女人,这女人姓刘,三十岁左右,和我妈差不多大,是个典型的有神论者,一进门就对我妈说:“大嫂啊,我听说你们家孩子前几天丢了,自己穿着鞋回来的??”

女人这么一说,我妈脸一下就不好看了,我的事到底也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立刻否定道:“小刘你这说的什么话?那孩子自己能回来吗?还不是我和她爸把她给找回来的!这孩子也是,大半夜的非得到处跑。”

我妈习惯叫女人小刘。小刘也没生气,只是叹了叹气说道:“大嫂你也不用骗我,我呀,也是个倒霉的,虽说不是什么阴阳眼能看见啥的,但是我有一双阴耳,昨儿你们屋儿那么大动静儿,我听得真真儿的。”

小刘说完,轮到我妈震惊了,我妈愣了愣,到最后也知道瞒不住了,无奈道:“大嫂到是看走眼了,小刘你有啥话就说吧。”

小刘和我妈坐在了沙发上,小刘这才说道:“大嫂,你也知道我是农村出来的,我们村子离这儿不远,村儿里有个挺有名儿的老太太,我们都叫他郑老太太,这老太太而是真有本事,我来啊,也是心疼着小孩儿这么小,才跟你说一声儿,不行就先去那看看呢?毕竟孩子重要,对吧?”

我妈有些动摇了,我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了看我妈,一咬牙说道:“姚华呀,小刘说的对啊,玄叶道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那女鬼万一又跑出来了可怎么办?咱们先去看看,不行再回来。”

我妈看我爸都这么说了,也没再犹豫,夫妻俩跟小刘要了地址以后简单的收拾了收拾就去了那个村子,村子离我们家不是特别远,叫六河村,我爸和我妈也听过那个村子,打了出租就过去了。

村子很普通,村口有一口枯井,据说有一年大旱,村长带领着大家挖了这口井,让村子撑到了现在。吃水不忘挖井人,哪怕现在井枯了,也没人去填。

按照小刘给的地址,我爸和我妈找到了郑老太太家。

是一家很普通的民房,院子也不算大,养着几只鸡,一个大概六七岁的小男孩正在院子里喂鸡。小男孩双眼无神,是个瞎子。可那双无神的眼睛却准确的看向了我爸和我妈的方向,用稚嫩的语气问道:“客人是不是一男一女还抱着一个小女孩?”

我爸抱着我上千了几步,立刻说道:“小朋友,你看得见?”

小男孩歪了歪头,说道:“我看不见人,但是看得见其他东西。”

随后又问道:“你们是不是一男一女还带着一个小女孩啊??”

我爸头皮发麻,但是还是应道:“是,我们是来找一位姓郑的奶奶的,你知道她在哪吗?”

小男孩别过了头,继续撒着米,一边撒,一边用稚嫩却又严肃的语气说道:“奶奶交代过,如果客人是一男一女还抱着一个孩子的话,让我转告你们,她什么都不会做的,你们走吧。”

我爸我妈哪里甘心,我妈尽量放柔了语气,轻声道:“小朋友,我的女儿比你小一些,她现在快要死了,阿姨想请郑奶奶帮帮忙,你可以去帮我们传一声话吗?”

小男孩脸上出现了些许不忍,可还是很严肃的摇了摇头,说道:“奶奶说过,她要救的人肯定会救,不能救的人一定不会救,你们说再多也没有用。”

我爸抱着我,也是没办法了,忽然大声道:“郑奶奶!你既然知道我们来了,为什么不愿意救救我女儿??”

我爸声音很大,房门终于开了,一个满头白发脸上也满满都是岁月的痕迹的驼背老太太走了出来,老太太很是消瘦,一双眼睛也很浑浊,声音低哑:“你们走吧,我没说不救,而是救不了,救了她我老婆子的阳寿是要受损的哟!你们走吧走吧,别再来了,她要是命不该绝自会有人救她!”

郑老太太说完就回了房间,再没出来。

我爸和我妈本来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来找郑老太太,可这么一看,这郑老太太也不像是故意推辞,倒像是个真正的高人,玄叶渺无音讯,只有三天的时间,我妈也没办法,只能狠狠咬了咬牙,转过头对我爸说道:“清言,你抱着小然找一家先住着,我留下来,毕竟都是女人,你在这儿也没用,行不?”

我爸有些犹豫,可想想我妈说的也是,我不能没人照顾,而我妈也是个女人,或许更能跟郑老太太说上话,也就点头答应了:“那行,你跟人家好好说说,实在不行的话,咱就等玄叶道长吧!”

我妈也答应了下来,可我爸前脚刚走,我妈就硬生生的跪在了郑老太太家门口。

已经是寒冬了,地面冰冷得很,我妈就那么跪在那,偶尔走过一两个村民,上前劝解了几句,也都被我妈婉拒了。

只说赵老太太不肯帮忙,她就这么一直跪着。

村民也都没招,劝解了几句也就离开了。我妈就那么跪在那,一动也不动。

我爸找了家村民家落脚,自然是给了人家钱的,放心不下我妈也来看了几眼,可我妈的母爱让她执拗的可怕,死活不肯走。

我爸被我妈逼着回去照顾我,而她一个女人就那么跪在寒冬中,从早到晚,滴水未进。

我爸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但是也没办法。

所有人都以为我妈跪跪也就完事儿了,可他们都没想到,我妈这一跪,就是两天两夜!

玄叶说过只能保我三天,而这已经是第三天,我妈不免有些绝望,已经冻僵的脸上的肌肉动了动,沙哑着嗓子说道:“郑家奶奶,你也是当过妈的人,求你救救我女儿吧。”

“吱呀。”门开了。

郑老太太走到了我妈身边,说了句:“可怜天下父母心。老婆子我一把年纪了,就试试吧。”

随后在我妈耳边说了句不知是什么,我妈苦笑了一声,说了句:“好。”

好字落下,我妈就晕了过去。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