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我是降头师

更新时间:2019-02-10 01:56:47

我是降头师 连载中

我是降头师

来源:落初 作者:抽泣的小丑 分类:灵异 主角:穆微穆姨 人气:

《我是降头师》是抽泣的小丑写的一本灵异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我是降头师》精彩章节节选:我是降头师,别来惹我。不然给你下降头。我会的降头术多得很,小鬼降,蛇降,棺材鬼降......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走吧。’

方涯站了起来,偏头示意。

“他还小,还小,帕珠也能想到。”孟蒂咬咬嘴唇,脸有点红,心中默念,鼓起勇气站了起来。

她只是害羞,担心帕珠误会。

帕珠瞪着眼睛,看着孟蒂站了起来,她搞不懂,不知是什么原因让这个闺蜜,竟打算跟一个小鬼去宿舍。

乃猜一脸看英雄的模样,他崇拜死了,一句话,就叫一个学姐跟去宿舍。

下楼,方涯对着紧跟身后的乃猜和帕珠,说道,“你们不用跟着我们,让我们独处一下。”

随后,他对着孟蒂,说道,“我有事问你。”

孟蒂也是一个不傻的人,连忙对着帕珠说道,“帕珠,你先陪一下乃猜学弟,我过后找你。”

乃猜乐了,连点他的头颅,应道。“好的,孟蒂学姐放心,我会照顾好帕珠学姐。”

帕珠摸着乃猜的头,搓了一下他的头发,笑嘻嘻,“乃猜学弟,还真是人小鬼大,你还小。”

乃猜脸上一僵,小孩子脾气,冷哼。

她盯着孟蒂,看得孟蒂脸都泛红了,转身离开,摇手说道,“我先回去,有事再打电话找我,学弟还小。”

一边走,一边笑了起来。

孟蒂对于自己的闺蜜调笑,转头在她背后白了一眼,回头一见方涯走动的步伐,连忙跟上。

只留下乃猜,这个小胖墩。

乃猜一见方涯不带他玩,他转身向小卖部走去。

为了让方涯有一个良好的休息地方,方牧花了一点代价,租下第二宿舍楼,三楼一个宿舍间,让方涯午休。

路上,方涯问道,“你带上这个木链是什么时候,是因红线出现后才带,还是一直都带着?”

话音暗藏降气,声音迷幻,惑人心智。

他需要了解一些情况,他才能做出判断,之所以用迷降手法问话,是为了避免孟蒂问长问短,心生顾虑下,哄骗他。

确实,他想要古曼童木链,但也要了解是否值得,贸然解他人的降头术,是一个大忌,那会得罪一个降头师。

方涯的嘴皮在动。

“四天前,我带上一个这个木链,是因身上出现红线,中间取下一次,身上瞬间长满红线,好可怕,我是不是中了降头术。”

孟蒂愣神,瞳孔有些涣散,顺着方涯的意志引导,说出话。

‘四天,那就是说,这是最后一天,没时间让我选择了。’方涯暗想。

一旦下了降,时间一到,降头没起到效果,降头师一定会查探原因,留给方涯作出选择的时间不多,不到一天。

方涯一停降术咒语,孟蒂就恢复了神志,一点也没有察觉身上的异常,心里忐忑,紧跟步伐。

他只是一个降头师学徒,以他的修为,短时间迷惑心智还可以,时间一长就不行了。

‘红线脓蛊降,只是一种普通生物降,就是不知道施降人的实力如何?’方涯估摸着。

降头分很多种,主分物降,咒降,鬼降,迷降,尸降,以及阴阳降。

物降更分死物降,生物降,这类降头术只要以物品为媒介施展降头,如头颅骨,蛇之类。

红线脓蛊降就是一个生物降之下的一种,以一个腐烂器皿养寄生虫,借头发之类的次媒介施展降头,降头术难度不高,就算是方涯也可以施展。

如果方牧在身边,他可以找方牧,有靠山,啥都不怕。

但问题是,现在方牧不在,降头师多是阴险狡诈,他怕这是一个他应付不了的降头师,那就得不偿失。

下降杀人,那是降头师拿手好戏。

方涯带着孟蒂向校门口而去,穿过街道时,一辆汽车从两人身边经过,来到对面的住宿区。

他没有在意,汽车路过,只是一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进入宿舍后,宿舍不大,三十多平方,一张床,空调,桌椅,家具齐全。

方涯打开冰箱,取出两瓶矿泉水,一瓶递到孟蒂面前,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你中降头了,知道谁是下降的人么,最好把你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方涯一扭瓶盖,喝了一口,说道。

孟蒂提起矿泉水瓶,楞在半空,一时,什么话都没说。

她有一点心里准备,不过,却是第一次有人跟她说中降头,语气还很肯定,不是那些庙宇摆摊人模棱两可的说法。

‘你能救我么?’孟蒂眼睛泪汪汪,问道。

她压制不住,一想起民间传闻,各种降头术邪恶,恐怖,血腥,她担心了。

“只有了解情况,我才能判断是否能救你,说你知道的情况,或许我会救你。”方涯说道。

孟蒂听得很仔细,年纪不小的她,也听出一点,她或许还有救。

“我也不清楚,只是四天前,身上开始出现红线,越来越严重,浑身难痒,更抓破皮肤......”说到这,回想起之前,她一阵后怕。

她继续说道,“偶然碰了一下祖母留下的木链,红线消失了,之后冲凉取下,又出现红线,那一瞬间更加难受,想死的心都有,重新戴上木链,我就再也不敢取下。”

对于孟蒂说的话,方涯有底。

法降宝暂时压制降头,一旦失去压制,反弹就会更加严重,关于降头的各种知识,他都懂一些。

“你想想,四天前,是否给人取走一点血,或是头发之类的私人物品。”方涯说道。

他有一点判断,从降头被压制,没有第一时间上门取人性命,就可得知,施降人的实力不一定强,有很大的可能如他一样,是一个降头师学徒。

极少可能是一个真正的降头师,降头被压制了,本命降会有预警,除非是因其他原因,没有马上上门取人性命。

这种可能性不高。

降头师是出了名,心狠手辣,一般不会拖沓。

孟蒂思索一会,沉默。

“记得,好像之前,我同班同学古帕在六天前扯过我一根头发,是他,一定是他,被我拒绝羞辱后,怀恨在心报复。”

她语气切切,说道。

她立马起身,向门外走去,想要去解火气。

“你想死么,这就走了。”方涯坐立不动,开口。

人虽小,但话却狠。

孟蒂回身望着方涯,此刻,他不大的身躯,在孟蒂的眼中却极为伟岸,她没有失去心智。

通过泰罗国的口口相传,降头术是深入她的内心恐惧。

“你能不能救我?”她再次问道。

“坐吧,能,却要看值不值,我是你们普通人眼中的降头师,一个讲究等价交易的降头师。”方涯说道。

从走上降头师的道路后,他见多了方牧施降,在那个阴森地下室,一点点改变了方涯的心性。

胡乱下降,他不会做,却能做到下降一事。

早在炼出降气后,他就被方牧安排,给人下过降头,更去见过被他下降头的人,见到是一副凄惨的死状。

“我家有钱,我可以给你钱,很多钱。”孟蒂眼眸露出一抹喜意。开口说道。

方涯丝丝盯着孟蒂的胸脯,目光有点火热。“钱,我不缺,我要......”

他的话还没说完,孟蒂抬手止住,低头看着自己初具规模的大豆包,说道,“等一下,我要想想,你还小。”

她想歪了。

“想那里去了,我要你脖子上的木链,可能还有你身上的一件东西。”方涯见到她的动作,就明白了她想歪了,开口说道。

木链,他是势在必得,孟蒂身上的东西,却是有前提,根据后续解决方法决定。

孟蒂拿出木链,直盯着,她也明白木链是一件宝贝,能够压制身上的降头,价值一点不菲,她有点不舍。

“可以,那你究竟想取我什么东西?”沉默一会,她问道。

她懂取舍,木链是珍贵,但她的小命更加珍贵,大不了事后,跟家人说,木链丢了。

“等一下才知道,你去床上躺着,脱掉衣服,我要观察一下红线脓蛊降的情况。”方涯说道。

“啊!”

孟蒂发出一声惊讶,她是没想过,方涯会提出这个要求,略微犹豫的看了他一眼,走到床上,脱去校服。

方涯提着书包,去洗手间,打了一盆水,从书包内取出一灰瓶,上面是一个木塞塞住瓶口,刻了一段细小的咒文。

他打开木塞,一缕黑气,形成一个小人,张牙舞爪,欲夺他的性命。

他的眼眸浮现一抹灰光,吓得黑气缩回瓶内。

“应该够了。”他倒了一点粉末出来,融入水盆,重新塞住瓶口。

降头师,被夏国人视为旁门左道,一点也没错。

灰瓶的粉末,是一个死去四十九天的阴时死亡的尸体,用降头秘术炼制出的通灵粉末。

方涯捧着水盆,走出来,一见,孟蒂脱了一个近乎精光,害羞的上下捂住隐秘部位。

其实,他只是想要孟蒂脱去上衣,让他观察她身上中的降头情况,没想过,让她近乎全裸。

这是一个意外,他忘了孟蒂只是一个普通人,自身降头师经验不足。

放好水盆,方涯来到孟蒂面前,这让孟蒂的脸红了起来,蔓延到耳根。

他的手伸向孟蒂,提起胸前古曼童,嘴里念叨着,古曼童眼眸红光一闪,孟蒂白嫩的肌肤浮现众多红线,密密麻麻,极为吓人,遍布全身。

“是因无人操控古曼童,凭借古曼童散发的能量,暂时压制降头,形成这么多。”方涯暗暗吃惊。

红线脓蛊,原本是不会形成如此多的红线虫,只是因古曼童的庇护,让红线虫无法成熟,却没有足够能量消灭红线虫,让它们繁殖起来。

之前压制越厉害,等古曼童压制不住红线虫后,反弹就越恐怖。

一旦,方涯不出手救孟蒂,估计她最多也是多活一个月,古曼童就无法压制她体内的红线虫。

停下咒语,他放下古曼童,手指碰到孟蒂的肌肤一划,心神一荡,抽出一根红线虫,丢掉水盆内。

“好了,接下来,你一定不能出声,安安静静就好,不然你死了,别怪我。”

方涯恐吓一声。

接下来,他要与未知的降头师隔空碰头,以降头师的礼节去拜谒,试探一下,是否和平解决。

他的实力虽在降头师一行中,实力低微,但架不住他有一个强大的后台,书包内,他有一个小鬼降,是方牧给他的护身之物。

也是方涯的依仗,让他敢跟孟蒂交易。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