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午夜守灵人

更新时间:2019-02-10 01:29:14

午夜守灵人 连载中

午夜守灵人

来源:落初 作者:码字就头疼 分类:灵异 主角:宋家村房东太太 人气:

主角是宋家村房东太太的小说《午夜守灵人》此文是码字就头疼原创的灵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古人认为,人死后三天内要回家探望,因此子女守候在灵堂内,等他的灵魂归来。我叫唐远,是一位职业守灵人,想跟大家谈谈我的这份特殊工作,以及做职业守灵人这几年遇到的离奇古怪事情。百岁老太、殉情夫妻、失身少女、鬼脸娃娃、夺命河神、荒村骷髅……更多精彩尽在午夜守灵人。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刻我紧张得不行,使尽全身力气想要离开灵堂,但是不管我怎么用力,脚步都始终迈不出去。

无形的力道掐住我的喉咙,我已经快要有些喘不过气来,眼前的事物也在慢慢变暗。

更加让人感到诡异的是,我使出的力气越大,那道无形的阻力也变得越大。

加之门外时不时吹进来的一阵阴风,使得我全身冰冷僵硬,更加使不出多少力气了。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肯定是老太太在作祟,她一定是感觉到蓝色帆布包里有可以克制她的东西,所以想要提前阻止我。

最终,我全身力气用完,被一股反弹力道拽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后脑勺撞在了供桌的桌沿上,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整个人就直接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再次清醒着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直挺挺地躺在供桌旁。

我惨叫一声捂住后脑勺,感觉头骨快要四分五裂,后脑勺已经被撞出了一个大包,摸上去还有些黏黏的,应该是磕出血了。

除此之外,我的全身也都有些酸痛不已,就像是被人给暴打过一顿,浑身软绵绵的就连力气也使不上多少。

我无力的抬起手臂看了一眼,整个人瞬间崩溃。

只见在我的两条手臂上,无端多出了一团团或青或紫的伤痕,仿佛是被人用力掐出来的,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再卷起裤管一看,腿上同样布满了淤青。

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我用手摸了摸这些淤青,竟然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鬼啊!”消失的记忆逐渐回归脑海,我大叫一声,连滚带爬的出了灵堂。

等到我出了灵堂,才想起那个蓝色帆布包还没拿到,于是只能再次返回。

目光所及,此时帆布包正静静侧躺在供桌旁边。

帆布包的拉链不知何时被拉开了一道口子,估计是我刚才摔倒的时候不小心拉到的。

只见帆布包的口子大开,一个圆形的太极图图案正对我刚才所躺的地方。

是它救了我吗?看着帆布包里的那个八卦图案,我有些惊疑不定。

先前我的后脑勺撞在了供桌上,整个人都昏了过去,对于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全然不知。

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老太太是想害我,至于为什么没有成功,应该就是碰巧被那个八卦图案给坏了好事。

看样子老魏果然没有骗我,这个蓝色帆布包里真的有可以克制鬼物的东西,只要照着他所说的去做,穿上那件道袍再佩戴上那枚护身符,应该就可以性命无忧了。

为了自己的小命,此时我也再顾不得许多,再次返回灵堂将帆布包拿了出来。

这一次没有再出现之前那样的情况,拿到帆布包后我很轻易的就离开了灵堂,然后逃到了院子中间。

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打开帆布包,里面果然放着一件道袍。

“我靠,什么鬼东西,怎么这么臭!”我两眼一黑,险些再次晕过去。

帆布包里的这件道袍的年岁似乎有些久远了,颜色也已经变得暗黄,最重要的是它还散发着一股极其呛人酸臭味。

“这老魏也真是的,懒得连衣服都不洗,好好的一件道袍怎么比臭袜子还臭!”我左手捏着鼻子,右手提着道袍,皱着眉头很是不满的抱怨道。

我甚至都有些怀疑,刚才老太太不是被道袍上面的那个太极阴阳图给吓跑的,而是被道袍散发的酸臭味给熏跑的。

嫌弃归嫌弃,为了自己的小命,我也只得硬着头皮穿上这件道袍。

过了好一会儿功夫,我才勉强适应了这股堪比生化武器的酸臭味,总算不至于被它的味道给熏得晕过去。

随后,我又在帆布包里翻找起来,很快就找到了老魏所说的那个护身符。

护身符呈三角形,颜色黑漆漆的,看起来就像是用一块普通的黑布缝在一起,里面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

护身符上也同样绣着太极图案,但和道袍不同的是,这枚护身符上非但没有丝毫酸臭味,反而散发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异香。

把护身符挂在脖子上,再把道袍的腰带系好,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这装扮就跟大街上的那些忽悠人的算命先生如出一辙。

管他呢,难看归难看,大晚上的也没别人瞧见,只要能保住小命就行了。

做完这些之后,我紧绷的神经也终于彻底放松下来,有气无力的坐在凳子上,连动也不想动一下。

如今道袍也穿上了,护身符也佩戴上了,只能期盼着它们真的像老魏所说的那样管用,可以克制老太太的鬼魂。

片刻后,我逐渐恢复了一些精神,又再次在帆布包里翻找起来,想看看这里面是不是还有其他好宝贝。

找了半天,我最终只在帆布包里找到半包没有抽完的烟。

我以前不抽烟,但是这次却忍不住想点上一支。

第一次抽烟,烟雾才刚入口,我立即就被呛得咳嗽起来,嘴里也传来一股辛辣的味道,许久都挥之不去。

“貌似还不错,难怪有那么多人死都离不开这口烟。”多抽了几口之后,我就被这种刺激的味道所吸引了,不禁有些感叹道。

抽完一整支烟过后,我的精神状态也算彻底恢复。

再次抬头看向灵堂时,我却又再次皱起了眉头。

守灵人的职责是负责替死者守灵,最重要的工作的就是保证灵堂里的香烛和油灯不要熄灭。

摆放在灵堂里的油灯又名长明灯,引路灯,是用来指引死者亡魂回家的,一旦熄灭是一件极其不好的事情。

此时灵堂里不光蜡烛和油灯已经熄灭,香炉里的香也燃到了尽头,只怕再过几分钟就会彻底熄灭。

到底该怎么办,是装作视而不见,还是硬着头皮去把它们都重新点着?

我内心纠结着,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虽然现在已经穿上了道袍佩戴了护身符,但我心里仍旧有些发虚,对进入灵堂还是有些抗拒的,总感觉这两样东西遇到老太太会不起作用。

可要是不把油灯和蜡烛点燃,把香续上,明天一早又肯定会被宋家人发现,到时候免不了会有些麻烦。

思前想后,我最终还是决定大胆一试。

先前老魏说得很是自信,说是只要穿上了道袍佩戴了护身符,就可以保我一夜平安。

老魏应该不会骗我,也没必要骗我,至少这样做对他没有好处。

慢慢走向灵堂,我整个人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双眼一直在注意着供桌上的那张老太太遗像。

我打定主意,如果老太太的遗像再有什么异常,我就立即停下来,哪怕让蜡烛和油灯熄灭一整晚,也绝不去再管它们。

然而,随着我一步步的靠近灵堂,供桌上的遗像始终没有任何变化,它似乎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遗像而已。

我当然不会掉以轻心,遗像现在没有产生变化,不代表过一会儿就不会,老太太那阴森笑容我可是记忆犹新的。

胆战心惊的做完这一切,我一秒钟也不敢多留,直接就离开了灵堂。

不过话又说回来,好像自从穿上这件道袍佩戴了护身符以后,老太太真的没有再找过我的麻烦,甚至连出现都没有再出现过了。

“看样子今晚上真的可以太平了啊。”我自言自语道,心中不免有些庆幸。

老魏他们一伙人替人办了这么多年丧事,看来还真有些手段的,否则早就被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害死多少次了。

一切安定下来,我也开始有些犯困。

自从来到宋家以后,我的神经几乎就一直紧绷着,此刻突然松懈下来,整个人都没了力气,只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上一觉。

夏夜蚊虫很多,睡在外面是不太可能的。

宋家人早已经帮我在灵堂内打好了地铺,就在离老太太棺材不远的地方。

难道今晚上真的要睡在灵堂里?我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穿着的道袍和脖子上的护身符,心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要不真的硬着头皮试一试?

不过还没等我做出什么决定,整个人就躺在凳子上,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这一夜我做了很长的噩梦,梦见一个笑容阴森拄着拐杖的老太太忽隐忽现,梦见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鬼拿着菜刀,在身后追着我喊我大流氓,还说要取我狗命。

第二天一早,我是被早起的宋家人叫醒的。

好在灵堂里的香蜡和油灯都没有熄灭,倒也不怕对方找我麻烦。

拒绝了宋家人留我下来吃早饭的提议,我脱掉身上的道袍取下护身符,放在帆布包里之后就离开了宋家。

尽管已经睡了整整一晚,但我还是感觉到全身疲惫不堪,整个人都好像是虚脱了一样,就连走路也有些腿软无力。

再看手臂上的那些紫黑色淤青,此时已经消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过。

离开宋家后不久,我看到五六个宋家村村民围坐在一块大青石旁,大声的交谈着。

起初我并没有在意,以为他们只是在寻常聊天。

只是当我走过他们身旁时,却忽然听到一位老汉说道:“你们听说了没有,昨晚老裁缝家里闹鬼了,老裁缝被吓了个半死,他儿子半夜就把他送去了医院。”

“这个我知道,今天早上还特地去他家看了一眼,你们猜我看到什么了,满院子的死鸡死鸭,就像是得了瘟病。”另一个老汉紧接着说道。

“你们说的都是听来的,这件事情我最清楚。”一个抽着旱烟的老头,很是不屑的说道。

“你知道,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有人不服道。

“我听老裁缝的儿媳妇儿说,是老裁缝自己半夜起来上厕所,看到了鬼吓得尿了一裤裆。最后又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发了疯,大哭大闹的拿着棍子,把满院子的鸡鸭都给活生生打死了。”那抽烟的老头说道。

“你们说这件事情会不会是李老太太的鬼魂在作祟?我听隔壁的宋老三说,他半夜回家的时候看到有人在村口的老槐树底下乘凉,那背影和李老太太一模一样。”又有人小声嘀咕道。

“你说的是醉鬼宋老三?他哪天喝一斤多白酒,他说的话你也信?”有人不以为然。

或许是注意到我这个陌生人走过,那些村民的交谈戛然而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要说这宋家村有鬼,恐怕也真的只有宋家刚死去的那个百岁老太了,这是我亲眼见过的。

我不由得加快脚步,想尽早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