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极品魅族

更新时间:2019-11-29 10:03:34

极品魅族 连载中

极品魅族

来源:落初 作者:鲁老丁 分类:灵异 主角:孔哲华为 人气:

火爆新书《极品魅族》是鲁老丁所创作的一本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孔哲华为,书中主要讲述了:孔哲,这位妙手画家意外收获了一支银色画笔,也因为这支银笔而获得了一身驱鬼降妖的本领,可是为了这支银色画笔,一批又一批的妖艳女鬼纷纷前来诱惑……“你终究是男人,看你能撑多久,哼哼……”各种心态的女人,哦,不,是女鬼,这里都有,欢迎阅读。ps:还有一本签约的书《乱晋尊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孙洪才”啊”的大叫一声,那白衣女鬼反而被他的大叫吓得一哆嗦。

她没有想到,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竟然会如此尖叫,腔调像极了被阉割后的女高音。

女鬼手一滑,孙乾借势将车向前猛冲,女鬼滚落在车后。

孙洪才哆里哆嗦地将天窗关好。这下好了,彻底完事了。

可是,孙乾将车停下,重新将天窗打开。

孙洪才感觉整个人都要疯掉了:“小孙,你怎么……刚刚把女鬼甩掉,还不快走?”

“孔哲的灵魂还没有完全进来,只有等他的灵魂全部进来才能收工。是不是害怕那女鬼?”孙乾很平淡地说道。

“我倒不怕了,现在,只是很讨厌她的笑声,估计我今后有好久都睡不好了。”孙洪才为自己的睡眠担忧着。

“再喊,三次。”孙乾命令道。

“孔哲,回家了!”声音在车里很大,但传到车外的时候音量并不高,但该听到的还是听到了。

突然后排座椅上传来一声叹息:“哎,终于见着你了,孙老师。”

声音虽然不大,但有强大的震撼力,孙洪才被吓得跳起来,就像被红缨枪捅了屁股的猴子,砰,头撞到了车顶上。

“哎呀,我的妈呀,你回来咋不言语一声,你得把我们吓死啊!这孩子,总是毛毛躁躁的,你就不能稳重一点?”

“嘿嘿,老师,现在是你不稳重,还是我……”孔哲嬉皮笑脸的说。

“快关上天窗。”孙乾果断的打断了他们。

天窗吱吱吱的声音,让孙洪才恨不得伸手去拉那天窗,太慢了。

“孔哲哥哥,别走,做我的男朋友吧!我喜欢你画的仕女图,我要你给我画很多很多的仕女图。别走。”白衣女鬼又趴在天窗上,头刚刚要伸进来的时候,慢心性的天窗终于安全的关闭了。

车外传来一阵声嘶力竭的喊声:“孔哲,别走,孙洪才,我不会放过你的。”

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孙洪才在副驾驶的储物箱里翻动着。

“孙老师,这位是……”身后传来孔哲空灵的声音。

孙洪才这才感觉到不对劲,于是猛然回头看去,只见孔哲被那寿衣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头来,由于车里很暗,只能看到孔哲的头部的轮廓,孙洪才将车顶上的灯打开。

看见了,孔哲的头是呈现半透明状态,就像没有润色的白描。

孙洪才知道要找什么了,是擦汗的卫生纸。不对,还有矿泉水。

他记得前几天落在车里一瓶矿泉水,现在渴得要命。

他又回头看看孔哲,原来灵魂是这样子的,突然萌生了要摸摸孔哲的脸的念头。

“孙老师,别碰他,否则他会有麻烦的,你也会有麻烦。”孙乾一边开车,一边观察着。

真是老司机了,无论是真正的开车,还是捉鬼,不,是招魂,灵魂。

“哦,这位是孙乾,是人民医院的神经外科的实习生,这次要不是小孙……”孙洪才语气很是凝重,竟然忘记了害怕。

“没什么,恰好是让我碰到了,换了谁都不会坐视。况且能遇到一个通灵鬼界的人也是我的福分。”孙乾从后视镜里看看呈现白描状态的孔哲,朝他笑笑,那是同龄人相见,很无间的一种笑。

可是空灵的孔哲并不会笑,只能久久地注视这位小老司机。

“通灵鬼界?”孙洪才虽然胆小,但是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关键信息,“小孙你说说咋回事?”

“这个回去再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说得清楚的,先让医院里的孔哲恢复意识,才是重中之重。孙老师注意了,别让那女鬼再吓着你,她又追上来了,就在车的尾部”孙乾很及时地提醒孙洪才。

孙洪才回头,视线穿过孔哲空灵的头部,看到那白衣女鬼紧紧地追随在车后,就像将线拴在车上的风筝,呼啦啦啦啦的忍受着冷风的刮剥。

孔哲也回头看看:“是她,是殷涵。她老是缠着我让我做她的男朋友,她越是这么热烈,越让我反感,其实她长的还挺入眼的,只是胸小了点。

跟学校食堂里的小馒头差不多,大腿也不够丰腴,还有就是她的脸变来变去的,一会儿血淋漓,一会儿美艳艳让人无所适从。追起你来热烈直接,跟瞿航不一样,瞿航会撩人。”

“……”孙洪才。

“瞿航是谁?”孙乾不停地观察着后方叫殷涵的女鬼。

“哦,是我女朋友,昨天晚上叫别人操了,我俩吹了。操了就操了吧,还说我的尺寸跟那就家伙的没法比,那是真正的器大活好。真他妈淫荡。”孔哲的火气开始爆发。

孙乾一个急刹车,孙洪才被安全带箍住的身体向前倾了一下,后排座椅上的孔哲带着那寿衣向前面飘来,就像充满了空气的气球,撞到挡风玻璃上,又弹回到后座上。

“**,兄弟你会不会开车,把我当球踢。”孔哲仿佛还没有摆脱对女朋友瞿航的愤怒。

只听到车尾,砰,的一阵巨响,孙洪才跟孔哲都回头看去。

风筝不见了,地上是一具尸体趴在地上,头部深深的陷进泥土里,四肢无规则的弯曲着。

孙洪才咧咧嘴:“哎吆,我的车啊。”

孙乾一脚将油门踩到底,发动机的轰鸣声淹没了孙洪才的抱怨。

前方不再是土路,平整的柏油马路上,车子再也不颠簸。

行使了十分钟,昏黄的路灯开始出现在眼前,车里的光线也明亮起来。

孙乾打开汽车音响,一位死去的歌者的苍凉歌声弥漫在狭小的空间里,“人生是美梦与热望,梦里依稀依稀有泪光,何去何从去觅我心中方向……人间路快乐少年郎路里崎岖崎岖不见阳光泥尘里快乐有几多方向……路随人茫茫。”

孔哲突然想哭。

孙洪才说:“许久以来我喜欢这首歌的幽婉,从来都没有理解地这么深刻,今天体验了生与死。小孙我突然不害怕了,懂得了生命的可贵。”

这位在艺术界声望很高的画家,在纸抽里抽了一段纸巾,将眼中的泪水擦干,可是泪水已止不住。

生与死本是一线之隔,不知是谁的手随意就挪动了那条线,让应该活着的人就死去了……孔哲本来该在线这边的……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