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科幻 > 末日之你于我在

更新时间:2018-11-27 17:53:44

末日之你于我在 连载中

末日之你于我在

来源:掌中云 作者:一杯暖茶 分类:科幻 主角:叶览叶棋 人气:

主角是叶览叶棋的小说《末日之你于我在》此文是一杯暖茶原创的科幻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关于末日之你于我在: 2012当末日到来的那一刻叶览有一种剩下的那只靴子终于落下的感觉,为了这一天她小心的准备了一年。在那漫天冰雪之下,在那鲜血的浸染之中,她只想要:回家!就算已经站在进化的最顶端,但她还是小心翼翼的披着马甲,在人群中伪装着奢望过平凡的日子直到这假装的平凡都无法维持,那么放开吧!严寒?僵尸?或者是你!谁也无法再阻挡我的归途!看了很多的末世文,就忍不住想自己写一篇没有空间,金手指嘛还是会开一点点,人家是女主总会特殊一些,但不会过分暖茶没有让人为之惊叹的文字功力,只是想讲一个故事,一个在末日,只想守着自己和自己在乎的那人一起安静生活的故事。【公告】:接到编编通知,1月13号(周日)开V,从31章开始倒V,周六停更存稿,开V当天三更,感谢大家支持~~谢谢!!各位亲注意哦~31、32、33、34章是倒V的,看过的亲别买呦~...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章

已经是腊月23,叶览决定在老家过年,就把叶棋从C市叫了回来。

刚装修完得房子还是有点空荡荡,趁着过年,两人跑了几趟超市商场和农贸市场,终于把家里

面收拾一新.

正房三间,再加西侧延出来的一件副房,整个房子占地有一百□□十平米。

前院因为多造了一间出来,院子也就九十多平米,围墙两侧还打了一圈的花坛,因为冬天也没种

什么,还光秃秃的。

院子角落有一口井,那是之前就在的,只是一直没有用,趁着这次造房子,叶览把它重新打理了

一下,把里面的一些枯枝烂叶都捞了起来,又打深了好几米,还做了个井盖,修了水阀,以后要

用只要在上面用压水机压一下就可以打水,省时省力。

后院比前院大上不少,三百来平方,中间用碎石铺了一条小道,右侧边有两颗松树,这还是爷爷

在的时候栽下的,这么多年下来,一直没有管它,倒是长的不错。

整个房子从外面看起来很是普通,水泥墙体,青蓝砖色的琉璃瓦片,一点都不起眼。

唯一觉得有些不同的只是那比别家都要高上几分的围墙,还有不锈钢的结实大铁门。

现在三间房都吊了平顶,南方湿气重如果不常住用木板反而不好保养,所以房间里都铺了青砖。

进门中间大堂已经被改造成了一个客厅,沙发椅用的是木制的,颜色不深,只是用桐油刷上几

遍,还能清晰的看到木头本身的纹路。

而沙发座和靠垫什么的都是叶棋挑的,米灰色,上面放了几个格子的靠枕。

同系列的茶几上放着一小盆水仙,已经冒出几个花苞,发出阵阵幽香.

侧面墙上是个42寸的液晶电视机。客厅后面隔了一间十多平米的卫生间。在叶棋的强烈要求下,

用的是原木的大澡盆.

客厅右拐到东侧房,前半间是个厨房,和客厅风格迥异门边右侧堆的是个土灶,粉的白白的,灶

体还贴了白瓷砖。灶是最传统的两口灶,就是南方江南地区常用的,两边横着放两口铁锅,中间

竖线放两个汤蛊,一般农村人平常只烧一口,但无论是哪个灶眼生火,余热都可以把两个汤蛊的

水烧的温热,这些水就可以用来洗碗什么的。

灶的后方靠墙还打了一排橱柜,上面都用大理石铺了,权当做流理台,这样一边洗洗切切一边炒

菜最是方便不过.

角落里放了一台冰箱,旁边靠墙放着一顶方桌,还有三把椅子。

而通过厨房门到后半间,那是储物室,除了这两天从农贸市场搬来的一些蔬菜水果还乱七八糟的

堆在地上,空荡荡的没有其他东西。

客厅的西手间前后分两个卧房,靠前院那间是叶棋的,靠墙是壁橱,中间一张一米八的床,碎花

的六件套,铺着厚厚的床垫和被子。床上还摆着两三个布玩偶。角落里是一个写字台,上面放着

几本书和一台电脑。

靠后院那间是叶览的,格局和装修大致都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土炕,因为这两天叶棋对这个还

抱有很大兴趣,晚上都在这上面睡,所以也铺着床垫被单放着被子枕头,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

一个备用的小床。

而叶览的书桌下有一块两个平方左右的地砖是可以移开的,如果有人掀开这,就可以惊讶的发现

下面一个斜坡连着地下室,面积和房子一样大,也是分为三间,只是高度却只有两米五,装修简

单很多,都只是水泥地和墙,每个房间一盏白炽灯。

叶览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一定要造这么个地下室,并且还是偷偷摸摸的,也没和叶棋说过。

所以叶棋也不知道她房间下面有这么个存在。

这两天,姐妹俩就呆在村里,叶览的父亲和爷爷都是独生子,本来亲眷就少,好像奶奶有个姐姐

嫁在城里,但是在叶览的记忆中好像只有在奶奶过世的时候有人好像是表舅什么的有代替那位二

奶奶来上过香,其余时间都没有见到过,更加别说有什么相互往来。

而母亲这边倒有一个舅舅和一个阿姨,外祖父和外祖母在自己还读小学的时候已经过世,以前和

那边的舅舅和阿姨倒还是经常走动,只是六年前因为父母双双过世,保险公司赔了几十万,再加

上在C市的一个小饭馆一下子近百万的钱都落在叶览姐妹身上,当时叶览还在大学,叶棋更小一

些,还在初中。那些亲戚就有了一些别的想法,跑的更加勤快,丧事还没有结束就明里暗里说要

把两姐妹接过去,替他们保管这笔钱。要不是叶览当时已经成年了,速度比较快,用最快的速度

把钱过户,把父母的饭馆出手,又在C市买了一个房子还不一定会怎么样呢。这中间大家多多少

少都闹了几次,虽说没有彻底撕破脸,但到底不是很好看,这些年姐妹俩又一直呆在C市,也就

渐渐的断了联系。就算过年也基本不走动,所以姐妹俩除了到罗奶奶家串串门,平时都基本上呆

在家里,很少出去。

临近过年,村子里出去打工的人也陆续回来,人也多了起来,罗奶奶家的两个儿子也在年前赶了

回来,大家忙碌了一年终于可以好好休息热闹一下,孩子们也跑进跑出,手上拿着一盒盒的小鞭

炮,随手扔着,惹来小伙伴的阵阵笑声。

叶览靠着窗坐着,拿着个热水袋,因为长时间的失眠,脸色有点苍白,眼下的乌青越来越明显,

却显得双眼越来越沉静。

房子已经有了,纵然C市以后可能不适合再居住,这里确实一个比较完美的后路。

想着几个月来的梦境,叶览不由的抿了抿嘴唇,她知道自己并不聪明,也没有什么多么出彩的能

力。她只能让自己尽可能的比常人想的多些,想的远些。

对于自己的直觉叶览是相信的,自己本身就比一般人预感强烈一点,这一点在6年前付出了惨烈

的代价后得到验证,在加上连着几个月做一样的梦,叶览更加的确认,虽然不知道具体会在什么

时候发生,但却执拗坚定的相信。

过完年,叶棋还是恋恋不舍的回到C市,而叶览却更多的在网上找一些关于末日说的论坛,众说

纷纭。有说会出现丧尸的,也有人说会出现大地震等天灾,还有些人说地球将面临另一次冰河时

期。

叶览一条条的浏览着,但是看的越多却越模糊,说的人多了,但是真正当一个事件来说的却很

少,毕竟在和平的年代,虽然大家都在平常的让人乏味的生活中总想起一些波澜,但是真正的说

要末日,更多的人喜欢用调侃的语调,毕竟那不是真实不是么?只是生活的调剂品而已。

而叶览不是,她是严肃的,因为直觉,因为那几乎每日每夜的梦境,因为那六年前无尽的悔恨.

这个理由或许很可笑,但是叶览能够凭借的只是直觉,她坚信。

三月的时候,年假时间已经到了,叶览去了趟C市,早在一个月前她已经正式向公司提交了辞职

报告,因为年假中,这个时间还是按照正常工作日算,所以也没有扣掉一个月的工资,想到现在

需要的用钱的地方还很多,能够多一点总是好的。

从C市赶回来后,叶览去找了罗爷爷,自己家的那三亩地以前一直荒着,而今年叶览想自己种,

但是她又不是很在行,所以想让罗爷爷帮忙,毕竟自己除了小时候的记忆却从来没有单独种过

田。

但听了叶览的这个想法,罗爷爷抽了两口烟,沉默了一会道,“览览,老实和爷爷说,为什么想

自己种田了?你在城市里面有家有工作,怎么突然间有这个想法?”

叶览有些踌躇,她可以编一些理由来糊弄,但是看着罗爷爷那温和的双眼却怎么都说不出来,张

了张口又看了看罗爷爷,叶览沉默了。

“览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突然跑回家,而且几个月没回去,脸色也一直不好,有什么可

以让爷爷奶奶帮忙的尽管说,别一个人憋着.你这孩子就是太倔。”罗奶奶叹了口气,摸了摸叶

览的头,越加心疼。

叶览一瞬间想把自己这么久以来的不安说出来,很想把自己的梦境和猜测都讲出来,但是他们相

信么?毕竟这只是自己的一个猜测,没有任何证据,贸然的告诉他们说自己担心以后可能会是世界

末日,所以才打算努力的为了那不知道会不会发生的万一做这准备

叶览犹豫了,最后只是低着头说:“爷爷,我只是想试试,至于原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

我觉得这样子会有用处。”

罗爷爷看着叶览,最后只能叹道:”好吧,农村里的孩子多知道点种地的事儿也有好处,别到时

候叫苦就行了”

叶览连连保证一定会坚持下去的,说罢就回了家。

后面几天,罗爷爷果然带着叶览跑田埂,因为已经有几年没有种,田里杂草很多,南方种的都是

水稻,两三月就要开始浸稻种,然后犁田灌水育苗,等到长到十几公分高,就要把秧□□分株

种到田里。

从小长在农村,小时候干过不少农活的叶览虽然对这些不是很懂,但是跟在罗爷爷身后,手把手

的教,也算是勉勉强强的知道个大概。

磕磕绊绊的除草,施肥,打农药拔秧种田,从刚开始累的腰都起不来,因为农药还皮肤过敏,

手上起泡出血到现在虽然不能说是一个好手,但也算是熟练了。

随着天气越来越暖,后院也开了菜地,种了些青菜南瓜土豆番薯茄子还搭了个棚种了些豆

角和丝瓜。

“览览,又去镇上了么,都买些什么东西哦,一天到晚的?”村口的张阿姨看着叶览骑着她的马

达三轮车从镇上回来,不仅好奇的问道。

“随便在网上买了些用的。“叶览笑了笑回答。

到了家,直接开进前院,关上院门,叶览才停下,慢吞吞的从三轮上搬东西。几包化肥,还有三

个大纸箱子,叶览从屋里面拿出个小拖车,放了两个箱子上去,打开卧室地下室的隔板,先跳下

一个台阶,然后连拖带拉的往下搬。

真的是好重,还好当时修房子的时候用的是斜坡而不是台阶,不然真的不知道怎么搬上搬下的,

叶览打开灯。

房子一下子亮了起来,从过完年开始到现在,经过了叶览几个月的收集,现在的地下室已经大变

了样,地下都铺着防潮的隔空板架。

下来的第一间角落里用木板隔了二十几个平方出来,码得整整齐齐的是些蜂窝煤饼,几百上千

个,侧边的几个竹箩也堆了几筐煤球。上面用透明塑料薄膜包着防潮,而另一侧堆着很多废木

材,这是去叶览前两个月去市里的木板厂采购回来的边角料,一捆一捆的摞的高高的堆满整整大

半间房。旁边角落还堆放着几十个5升装的汽油柴油什么的。

第二间的一侧堆的都是大米和面粉,各种玉米粉小麦粉都有,大米25kg一袋,叶览足足备了几百

袋,足够几户人家足足吃上好几年。而面粉少一点,各样几十袋的样子。为了尽可能的让保存的

时间变长,买的都是真空包装的,据那店家说不拆开放上两三年没有问题。地上也用了隔空的架

子,从上到下都用塑料膜细细的包着。

房间的其他地方放的都是些油盐酱醋,还有些调料酱菜罐头什么的,几箱几箱的摆着。

叶览推着箱子往最后一间走去,这一间规整的比较干净,靠墙边放的是个四个大的木头箱子,很

实在,是父母结婚时用的,两边有拉环,上面盖子可以打开,有插销。

之前舍不得丢就一直放着,再说以前的东西就是好,这么多年了一点都没有朽掉,只是有点掉

漆。下面两个箱子放的是几床厚厚的棉花被和羽绒被,上面两个箱子还空着。而另外一边堆的就

都是些塑料的收纳箱,超市里面买的那种,密封性比较好,大大小小几十个都放着着生活用品,

还有两箱子常规药。

叶览把纸箱从拖车上放下来,又上去了趟把另外一个纸箱也一起搬了下来,忙完已经出了一头的

汗。叶览买的这家店很有名,据说和军方有关系,所以可以买到一些不错的东西,店家很仔细的

用胶带把箱子封得很严实,叶览找了把剪刀打开。

里面赫然放了四把弩。

两把拉力到达120公斤的森林狼,弓片采用反曲形状,由高强度的特殊钛合金精制而成,射速到

达140米/秒,滑道采用特种合金加工,精确度非常高,特殊表面处理,散着黑色亚光,摸上去就

感觉到冰冷和杀机。

还有两把稍微小巧点的猎鹰反曲折叠弩,拉力80公斤,射速107米/秒

材料也都是用高合金,只是要轻上很多,样子也比较小巧,折叠后可以当成袖箭。但是杀伤力也

不容小觑,可以很容易的射穿八公分厚度的木板。

弩的下面还有两把□□,刀全长42cm,刀刃长28cm宽45cm厚10mm,这家店卖的是全手工

制的进口弯刀,用的是高硬度优质钢,防滑部分用的是红木,那弯曲的弧度和那锋利的散发着阵

阵寒光的刀刃让人不由想到在劈砍的时候那令人恐怖的杀伤力。

而另一个箱子里放的都是一盒一盒的□□,12支一打,叶叶览每个型号各订了50打。

看着这些,叶览才算松了口气,仔细把这些东西都拿出来检查了一遍。

又整理了一下放到收纳箱中,再分别放到两个大木箱里面。

最后检查了一遍,把三个房间的东西都清点了一下,叶览回头看了看这满满的箱子,不由的露出

一个淡淡的微笑,最后才关上灯,走了上去。盖住入口,把写字台退回原位。

做完这些,叶览动也不动的坐在床上,这大半年来,自己一点都不敢放松,一样样一点点像松鼠

一样收集着。虽然为了造房子和准备这些东西,除了没有动用父母用生命留下的最后一笔财产,

但却已经把这么些年的积蓄花掉大半,但叶览却觉得很安心,能够做的都已经做了,掩盖起来的

这些是叶览最后的救赎,剩下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这一天晚上,叶览睡的很香,没有梦。

几天后,叶棋暑假也从C市回到乡下。

每到晚上,叶览门口家的河边总是聚着很多老人,大家搬着椅子拿着蒲扇聊天乘凉,好不热闹

叶棋每天吃晚饭就会拿两个凳子去占个好位子,听老人家唠叨。

“小棋啊,你姐都在家呆大半年了,都没回C市,看你姐又是种田又老买东西,那三轮每天骑来

骑去的,也不知道在忙点啥,问她也不说,你得多和她聊聊知道不?”旁边的王阿姨有点好奇的

问道。

“没事,都工作了这么些年了,难得想休息下,她喜欢种地喜欢买东西就买好了。“叶棋边啃了

口西瓜,边笑眯眯的说.

“你啊,得多花点心。她怎么和你说的?“王阿姨还是有点不相信

“没事没事,阿姨,要吃西瓜么,我姐今天买的西瓜特别甜,我帮你去拿一片啊。“还没说完就

往屋子里面跑。

“怎么回来了”叶览正在洗碗,看到叶棋有垂头丧气的走了进来,问道。

“没呢,给王阿姨切西瓜”叶棋从冰箱里面摸出个瓜,刚拿起刀,回头道:“姐,其实我一直在

想,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叶览闻言不禁楞了一下,擦了下手,走过去接过西瓜说“为什么这么想”

“姐,你辞职回家又造房子又要种地种菜的,我一个人在C市,让你过去你又一直说有事。村子

里面的人又说你老是买东西,一车一车的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大学都快毕业了,你不能什

么事都不和我说,爸妈走后,也就我们俩个人”叶棋越说越有点委屈,声音也低了下去。

姐姐对自己一直很好,但同样的却总是小心翼翼的保护着,叶棋想大声的告诉她,自己已经不是

67年前的小女孩,也可以帮她,帮她分担些什么了,这大半年,看着姐姐苍白的脸色,很多时

候半夜起来都发现她的屋子总是亮着灯,知道她整晚整晚的睡不着,但又什么都不说,自己除了

晚上帮她泡一杯牛奶,多弄点好吃的,其他的什么都干不了,这让她非常无力,还有些气愤。

叶览摸了摸眼前的小脑袋,笑道:“我们家的小家伙也长大了呢.”

叶棋看自己说了那么多只收到这么个答案,不由翻了个白眼道:“我都21岁了,别老把我当小孩

似的.我也是能帮上忙的好哇?”

“行,行,不当小孩,那过几天,和我一起去割稻子吧,看看我们家小棋能帮多大忙”说完就拿

了片西瓜往外走去.

“你。。你。。我又不是说这个,别混淆视听啊”叶棋指着,胖嘟嘟的手指头抖呀抖的,气呼呼

猛啃了口西瓜追了出去。

七月,烈日当头,今年的夏天比往年更加炎热,阳光明晃晃的,将近四十度的高温,没有一丝

风,叶棋恨不得成天的呆在空调房里吃冰棍看电视。但是就是这样的天气,却被自己姐姐一大早

从床上挖了起来去田里收稻。

叶览戴着帽子,穿着长袖长裤,后面跟着同样装扮的叶棋,拿着镰刀到了地里,叶览家实打实只

有两亩七分地,用收割机需要排队,两个村子排下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罗爷爷就让叶览雇了

三个小工,五个人从早到晚两天就可以收完。

叶览这半年来田里的事没少做,再加上有意识的每天跑步锻炼,所以还算适应,只是苦了叶棋,

才没割两下就要休息一下,整个人晒的晕晕乎乎的,叶览嘴上没少挖苦她,但还是心疼了劝她回

去只管烧饭送水,但叶棋不干,还是咬着牙继续弯着腰一下一下的挥着镰刀。

割完稻子还要用机器打下稻穗,把谷粒和稻梗分开,再用推车推回家,用风机吹,再次分离,等

谷粒干净了最后还需要再晒,事情别说还真的不少,而且又都是体力活,叶览姐妹每天累的一沾

枕头就睡着,足足忙了一周多,整个人晒脱一层皮,瘦了一小圈才忙完。

近三亩田收了差不多三千斤的稻子,叶览趁着太阳好还多晒了两天,晒得干干的,又买了个铁皮

的屯放在厨房后的储物间,圆柱体,分三托,下面离地三十公分的地方开了个口子,用一小块铁

皮封着,要取时拉开就行,三千斤刚好装满。

割下来的稻草也都扎成一捆捆的晒干,堆在前院副房,这些稻草很有用,可以烧饭,草灰还可以

肥田。

叶爷爷家收成和叶览家差不多,叶览暗地里和叶爷爷说了让他今年别卖,至于原因没有细说,叶

爷爷虽然疑惑,但看叶览慎重的样子倒也答应下来。

暑假过后,叶棋又要回C市,这次她死皮赖脸的硬拉着叶览一起,实在是拗不过她,想想晚稻已

经插好秧,暂时没有什么事要忙,想想叶览也就同意了,走之前把后院的蔬菜都收了,买了好几

个大缸两姐妹忙了好几天把能腌的菜都腌了,能晒成干菜的也都晒了,其余的番薯土豆南瓜什

么的都堆在储物间,又把家里面仔细打扫了一下又细细的锁好门窗,又和罗爷爷打了个招呼,就

和叶棋回到C市。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